《摇花放鹰传》

第35章 班门弄斧

作者:卧龙生

东方亚菱道:“千百年来,以情字误人最深,不知道多少雄、豪杰,都无法逃过此关。”

南宫玉真道:“表,千古恨事唯铸情,大都伤在不能忍之下,如是都能忍一步,我相信形而上学唯物主义的根本缺陷就是不能把辩证法应用于认识 ,可减少了天下不少恨事……”

举手理了一理鬓边的散发,接道:“咱们本来是研商应对武林大局之策,这扯又扯到别处去了,我这就派人去请他们三位来此。”

片刻之后,天虚子、傅东阳、倪万里鱼贯而来。

对三位武林前辈,东方亚菱和南宫玉真都保持了相当的尊重,齐齐欠身,礼人席位。

三人刚刚落座,东方雁也适时而至。

南宫玉真先说明了和敌人动手经过,接道:“目下江湖情形,八方风起云涌,平静了十几年的江湖,似是又开始了大动乱。不幸的是,诸位和南宫世家,一开就卷入了这场混乱之中,目下的处境是,咱们正面对着这么一个庞大的神密组合……”

沉吟了一阵,道:“敌我双方之间,处境似极微妙,他们不像是要全力对付咱们,但却又处处和咱们接触、对抗,真叫人想不出他们的用心何在……”

目光转注到书剑秀才傅东扬的身上,又道:“傅前辈见多识广,对此等晦暗不明的局势,有什么看法?”

傅东扬笑一笑道:“有东方姑娘在座,要我傅某人评论天下大事,岂不是要我班门弄斧么?”

东方亚菱一欠身,道:“老前辈,言重了,晚辈一直匿居,坐井观天,对江湖中的事务,了解的太少,这方面,还要老前辈指点一二了。”

傅东扬道:“既然如此,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接道:“就在下所知,江湖上的情势、变化。目前应该还未到爆发的时间,所有心存争夺武林霸业的组合,似乎是都有一种顾虑,因此,它们组合的名称,尚未公开于江湖之上。”

东方亚菱点点头,道:“老前辈所见甚是。”

南宫玉真道:“既是还未到爆发的时机,他们为什么又提前发动呢?”

傅东扬道:“就在下所见,似乎是肇因于鹰图、玉佩……”

碍目沉思了片刻,接道:那鹰图不知是何人所留,但却牵扯到整个江湖,鹰图为人所绘,自然是不会错了,绘图人又如何能够使一幅图画,把整个武林中人,都牵扯进去,那就非在下所能了解了。“南宫玉真道:“鹰图之,已为晚辈所揭穿了……”

东方亚菱接道:“表姐,图中留的什么?”

南宫玉真道:“武功!很多种完全不同的武功。”

傅东扬点点头,道:“这么说来,有一种武功秘本,藏在鹰图之中了?”

南宫玉真道:“不是一种,而是七种,大都是绝传之学;有几种,只要具有武功基础的人,很快可以练成。”

东方亚菱道:“表姐练成了几种?”

南宫玉真道:“四种,分由四个方面的成就,第一是两招剑式,第二是一招指法,第三是一招闪避的身法。”

东方亚菱道:“还有三招又是什么绝学呢?”

南宫玉真道:“那是一招剑式,一招腿法,和一招拳法。”

东方亚菱道:“表姐,一共是三招剑式,一指、一掌、一腿法,再加上一式闪避身法,合计七招,对么?”

南宫玉真道:“不错,只有七招,不过,小表妹,这七招却是完全不同的武功,由完全不同的人留了下来,所以,剑招虽是三招,却是互不关连。”

东方亚菱道:“那是说,这七招武功,是七个不同的人留下来的!”

南宫玉真道:“是七个完全不同的人,留下来的,就表姐所见,每一招,似乎部是一人一生的精萃之学……”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就以那剑招而言吧!每一招的剑法,都含有很多种不同的变化。”

东方亚菱哦了一声,道:“小妹,对这一点想不明白,表姐,可否解说得清楚一些?”

南宫玉真道:“那是说剑招中,含蕴着很多不同的变化,明明是一剑刺向前胸,但很可能剑势及身时,刺向了小腹、大腿。”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我清楚了,这是声东击西之术?”

南宫玉真摇摇头,道:“小表妹,不是这样简单的事,剑术造诣到了某一种程度之后,剑招变化,能够随同心意,但不于离谱大远,但这一招剑法,却是发时有备,全脱规范。”

东方亚菱道:“这就是它的奇异之处了?”

南宫玉真点点头,道:“那虽然是一种绝学,七人留下的,但它却不知花费了前人多少心血,才研究出这样一招剑式。”

东方亚菱道:“咳!看来,如武功一道,也是深博得很,如是没有一点基础,听起来也是有些困难了。”

南宫玉真淡淡一笑,道:“小表妹,我倒希望你能够把你的绝世智慧,用一点在武功之上。”

东方亚菱点点头道:“表姐如若有这个需要,小倒也愿意在这方面费点精神。”

南宫玉真道:“日后如有疑难,我会向表妹请教……”

目光一掠傅东扬、天虚子、倪万里,道:“三位老前辈对江湖上目下局势,有什么高见,我们又如何自处,希望能给晚辈一点指示。”

傅东扬笑一笑,道:“道兄,你潜居南阳玄妙观,默查天下变化二十年,对这情势了解的最为深刻,此刻可以把你的高见发表一下了。”

天虚子轻轻咳了一声,道:“不要听秀才的话,贫道二十年潜居南阳,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对天下事务,了解的不多,但老叫化没有闲着,二十年来,不停地奔走,对江湖上的事务了解之深,很少有人及得……”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但贫道,也有一得之愚,愿意提供诸位为参考。”

南宫玉真道:“晚进等洗耳恭听。”

天虚子道:“自魔刀会出现于江湖之后,武林中开始了暗杀的行动,贫道等联合了九大门派中人,展开对付魔刀会的行动,百场搏杀,费尽了心机,才算把魔刀会剿灭,但在消灭魔刀会后,贫道就发觉了一件事。”

南宫玉真道:“什么事?”

天虚子道:“贫道发觉了所谓魔刀会,只不过是一个外围组合,真正的主持人,却是隐在幕后。所以,贫道一直在担心很快会有另一个魔刀会出现江湖,但事隔如此之久,才萌出乱象,倒是出了我的意料之外……”

东方亚菱道:“老前辈,可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拖延如此之久么?”

天虚子道:“这个,贫道倒是不太清楚了。”

东方亚菱道:“晚辈的看法是,这些神秘的组合。都在寻找一样东西,那时候的目标,可能是鹰图、玉佩,但晚辈行入江湖之后,又发觉了一件奇怪的事。”

天虚子道:“姑娘可否说个明白呢?”

东方亚菱道:“进发觉了江湖上这些神秘的组合,不但是追求玉佩、鹰图,而且,他们在追求一样更重要的东西。”

南宫玉真道:“那是什么东西?”

东方亚菱道:“现在我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我相信,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把它找出来。”

南宫玉真道:“表妹,你有把握能够找出来么?”

东方亚菱道:“有!至多一年,少则三个月,我就可以找出来了。”

南宫玉真道:“小表妹,听你说得如此有把握,好像已经胸有成竹了,是否以先告诉我们一二眉目。”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表姐,很抱歉,小妹无法答应你,因为,到目前止,小妹还是一张白纸,我唯一的资料,就是一张图画,我相信这张画,牵动很多的人与事,必须从这张画上找出他们的来龙去脉。”

南宫玉真道:“一张画,就能有这样大的力量么?”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小妹只是这样猜想,我大胆的说一句,这些猜想应该不会有错,不过中间的隐秘太多,没有足够的时间,小妹实无法找出线索。”

南宫玉真道:“小表妹,想一想,真不能不佩服你,一个人的智慧,怎能超越常人许多?”

东方亚菱道:“表姐,别给我戴高帽子,我会全力以赴。”

傅东扬突然接口说道:“东方姑娘,我想到了一件事请教姑娘。”

东方亚菱道:“不敢当,老前辈请吩咐!”

傅东扬道:“目下纷乱,是很多个同一的组合所构成,一幅画,能够代表那么多人与事么?”

东方亚菱道:“老前辈,不觉得他们有很多相同之处么?所以,我想乱象纷争,很可能是同出一源。”

傅东扬道:“姑娘的意思是说,这些人,来自同一个缘起之处?”

东方亚菱道:“不错!晚进是这样想,因为他们顾虑的都是一样东西。”

傅东扬点点头,道:“姑娘这么说,在下倒有着茅塞顿开的感觉。”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老前辈,咱们见到了很多人,但他们是不是一个组合呢?”

傅东扬微微一怔道:“这个,这个,很难说了。”

东方亚菱道:“至少,目下我们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不论有多少组合,但有一个特别庞大的组合,这个组合,在一个人领导之下,他们有着足够的力量,可以争雄江湖上。但他们却一直潜伏不动,一是他们可以继续不动声色的扩展实力,二则是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件东西,这东西,对他们的影响很大,也使他们一直不敢出面争雄江湖。”

傅东扬道:“听姑娘如此一说,在下心中很多疑难之事就迎刃而解了,这样简单的事,我竟然想不出来,经姑娘这么一说,使人能豁然贯通。”

东方亚菱道:“老前辈夸奖了。”

傅东扬道:“目前局面,咱们应该如何应付?”

东方亚菱道:“我想,那个神秘的组合,还不会全力应付咱们,因为,他们还不愿意在目下暴露出他们全部的野心。”

南宫玉真点点头,道:“不错,他们不敢全力对付咱们的原因,是还不愿暴露他们的身分和实力。”

东方亚菱接道:“还有一点是,咱们目前武功高强得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他们认为派了四毒人来,就可以使我们全部击败,或是让我们屈服在他们威胁之下,但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千辛万苫训练的四个毒人竟然被表姐轻轻易易的杀死,而且,表姐还没有中毒。”

南宫玉真道:“表妹,谢谢你的灵丹和精湛医术,如非小表妹在此,只怕此刻,我骨已寒了。”

东方亚菱道:“若非表姐功力深厚,小妹纵有灵丹,只怕也无法相救了。”

南宫玉真微微一笑道:“现在,我们应该如何应付目下的局面,还小表妹出个主意。”

东方亚菱道:“表姐,目下咱们没有主意好出,一切要等候别人发动了,咱们只有等。”

南宫玉真道:“咱们自己又应该如何行动呢?”

东方亚菱道:“表姐把属下召集起来,重作怖置,咱们尽量节省人力。”

南宫玉真道:“表妹的意思这些人集中一处?”

东方亚菱道:“尽量把人手集中,我想,他们重来此地的机会不大!”

南宫玉真接道:“为什么?”

东方亚菱道:“因为,他们发觉咱们不是好惹之人,除非,他们决心合力和咱们一决胜负,使大家知难而退了。”

南宫玉真道:“咱们集中了所有的人手,又作什么呢?”

东方亚菱道:“你传授他们武功,让他们的武功增进,多一份对敌的能力,我传授他们一种阵法,让他们能把力量集中起来,一旦遇到强敌,也可以自保。”

秋飞花突然接口道:“菱姑娘,练一种阵势,就可以自保么?”

东方亚菱笑道:“秋兄,那阵势,只能把若干人的力量,集中于一处,至少可以把威力增强三倍;一个人的武功,能够在陡然之间增加了三倍,自然可以对付强他们三倍的敌人,如是敌人的力量强出太多,自然就无法可拒了。”

傅东扬道:“合搏之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能够在攻防之中,把联手人的力量集中在攻拒之间同时发挥出来,就在下所知,最好约合搏之术,也只能加到一倍的力量,姑娘能把一个人的力量,突然间提高三倍,那是另一种境界约合搏之术。”

东方亚菱道:“合搏之术自然无法在一瞬间,提高他们的武功,其妙处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班门弄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