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04章 棋高一着

作者:卧龙生

齐元魁不便再问,放下手中垂。

齐夫人低声道:“天色怎么黑得这样快?现在不过是太阳刚刚下山的时刻!”

齐元魁道:“天色变了,浓云密布,太阳一下山,那就和深夜一般了。”

然间,一道闪光,紧接着雷声隆隆,雨滴如珠,打在车篷上。

齐夫人大声说道:“小黑,下雨啦!。你……”

小黑子接道:“多谢夫人关注,我带有一件衣,这等急雷夏雨,下不久的,何况已到了玄妙观。”

说话之间,车子已停了下来。

小黑子站在车前面,伸手揭开了垂。

齐元魁飞身一跃,人从车厢中,跃落在观门的屋檐立下。

齐夫人正待下车,齐元魁已高声说起:“夫人,别下车。”

举步又登上篷车。

齐夫人道:“怎么回事?”

齐元魁道:“守门的道长说,玄妙观主于雨前片刻,已被王府的篷车接走了。”

放下车子垂帘,接道:“小黑子,车改王府。”

小黑子跃上车辕,篷车又转向王府驰去。

齐夫人低声道:“元魁,咱们处处晚了一步。”

齐元魁道:“是啊!就是顿饭工夫之差。”

齐夫人道:“你可明白为什么?”

齐元魁怔了一怔,道:“是咱们运气不好,来得慢了一步。”

齐夫人道:“咱们来的不算慢,因为,时间只有这些,小黑子的篷车不但走得平稳,而且快速得很,但是人家比咱们棋高一着,少堂赶到王府时,王天奇可能己同时派车子来接玄妙观主。元魁,这是很精密的安排啊!”

齐元魁道:“照夫人的说法,王天奇似是早已知道了咱们会来看玄妙观主,故而早一点来,把他接走,不让咱们见到。”

齐夫人道:“大概是吧,至少咱们无法把刺客进入府中的事,告诉天虚子道长。也许他们的伎俩,还不止此!”

齐元魁道:“那是说,王天奇不但对咱们动了杀机,也对天虚子起了怀疑?”

齐夫人道:“王天奇如是莫冲,岂是容易对付的人?”

齐元魁道:“会不会故意接走了玄妙观主,然后,在途中伏杀咱们?”

齐夫人道:“不错,此事大有可能。”

齐元魁豪壮一笑,道:“来吧……咱们夫妇多年没有合手对敌了,有机会再试试也好。”

事情是那么诡异莫测,出人意外,篷车一路驰到王府,竟未发生一点事故。

王府的大门前,就挑着四盏风灯,桐油浸白绢制成的灯罩子,使得风雨难侵。

篷车在大门口处停下,立时有管车的迎了出来。

赶车的小黑子,自有管事接待,齐元魁和齐夫人却直入大厅。

两人熟悉王府形势,快步行去,使得守门人来不及通报入厅。

大厅中,烛光辉煌,十二盏垂苏宫灯,照得广敞大厅十分通明。

但整个大厅中,摆一桌酒席,玄妙观主高居首位,王天奇坐在主位上。

一桌八人,除了玄妙观主天虚子和王天奇外,其馀六个人齐元魁全不认识。

陡然见齐氏夫妇行入厅中,王天奇似乎闪掠过一抹讶异神色,但只不过一刹那间,立刻恢复了平静,霍然起身,快步迎了上来,道:“兄弟、弟妹,快请入席,小兄还认为两位不赏光了。”

玄妙观主眉宇间,微现愁绪,因齐氏夫妇的出现,忽然开展。

这是极度微小的变化,不全神贯注、留心观察的人,很难看得出来。

这一次,齐夫人于桂兰,倒有着出奇的镇静,笑一笑抢先说道:“亲家请客,我们怎能不来……”

目光转动,回顾了一眼,接道:“嫂夫人没有出来么?”

王天奇道:“唉!她怎能和弟妹相比,年老多病,一年有半年躺在床上……”

话题一转,道:“两位快请入座。”

厅中两个侍酒童,未待主人吩咐,已然加上了杯筷、座位。

齐元魁先步入座位,齐夫人也紧傍丈夫身侧而坐。

两人紧邻着王天奇。

王天奇端起酒杯,道:“兄弟,贤弟妹,恕小兄失礼,听少堂说,贤弟妹对接回宝莲一事,有些不悦,小兄误认两位不会来了,所以,未多等候片刻,小兄该罚,我这里先乾一杯。”

举杯就chún,一饮而尽。

齐元魁道:“不敢,不敢,咱们奉陪一杯。”

也端起酒杯,喝一个点滴不剩。

目睹玄妙观主在座,齐夫人似是开朗了不少,目光转动,打量了六个大汉一眼。

只见这六个人,分穿六种不同颜色的衣服,两个穿着蓝衫的中年人,头戴中,就像两个落第的秀才。

只是脸色苍白,似是久病初愈。

两个穿着黄色衣服的粗壮大汉,凶眉暴目,手背上,长着黑茸茸的长毛。

另外两个穿着淡灰色长衫的汉子,一样的身材,瘦骨如柴,但却有一个很特异的地方,那就是两人的脸色,似乎是由两种不同颜色的皮肤拼起来的,一面微红,一面淡紫,虽然是两种颜色,相去不算大远,但在同桌共餐,明亮的灯光下看得十分清楚。

打量过六个人之后,齐夫人心中己有了个鲜明的印象。

这六个人分成三对,年龄相若,形态神情每一对都似由一个模子烧出来的。

世界上也许有无数的双胞胎,但却不会这么巧的,六个来客,刚好是三对双胞胎,而且,又都认识王天奇,这么巧的同一天赶来王府中赴宴。

除了先天的双胞胎外,还有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那就是,两个年龄相同的人,在同样一个环境之下长大,练习着同样的武功,吃着同样的食物,后天的长期培养,也可能使得这三对人成了一个相同的类型。

最重要的,还要练着同一样的武功,才能使得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有着同样的神韵。

打量过六个人后,齐夫人心中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六个人有着一个同样之处,每个人部有些阴森森的带着三分冷煞之气。

只看看六个人的形态,就使人心生寒意。

王天奇放下酒杯,先来一阵哈哈大笑,道:“兄弟,弟妹,我来替你们引见几位朋友……”望着两个穿蓝衫的人,接道:“这两位姓刁,人称阴阳双秀才。”

齐元魁一抱拳,道:“久仰,久仰。”

阴阳双秀才冷漠一拱手,道:“不客气。”

王天奇目光转到另两个穿着黄色大汉的身上,道:“这两位姓焦,常年在云贵边区走动的朋友,江湖上称他们为左右二金刚。”

齐元魁又一抱拳,道:“幸会,幸会。”

左右二金刚同时喝了一声,道:“少礼,少礼。”

王天奇目光转向两位淡灰衣着、瘦骨昀、阴阳脸的人身上,道:“世上事,真有这么一个巧法,他们两位也是一对兄弟,两位姓石……”

王天奇话到此处,哈哈一笑,转过话题,道:“他们六位,和兄弟多年不见了,不知怎的会知道了少堂的喜事,千里迢迢地赶来此地,真是难得啊!”

齐元魁轻轻咳了一声,道:“王兄,这两位石兄没有一个绰号么?”

王天奇只说出了他们的姓氏,没有说出他们的名字,但却都说出了他们的外号,只有这两个人,没有提到称号。

两个灰衣人中坐的左首的一位,冷冷地说道:“有!咱们兄弟外号水火双煞。”

左首灰衣人道:“用不着来这一套,咱们兄弟,很少在江湖上走动,知咱们兄弟的人,不会大多。”

这等当面不留馀地的做法,实在叫人很难承受,何况,金鞭大侠齐元魁,又是要面子的人,脸色一变,道:“听阁下之言,确实未在江湖上走动过,而且,说话也没有一点分寸。”

目光微转,投注在王天奇身上,希望王天奇能出面排解一下,大家找一个下台的梯子。

但见王天奇端然而坐,微闭双目,对两人争吵之事,来一个充耳不闻。

左首灰衣人,一半淡红的脸上,红色突然浓烈,一半淡紫的脸上,也变成了深紫色,冷冷地说道:“你说什么?”

齐元魁转看王天奇并无制止事端之意,已明白他是有意的坐视其变,不禁心头一怒,一掌击在木案上,道:“我说你不知好歹,不通人情事故。”

灰衣人道:“好!这么说我石老大的人,不是没有,只可惜,他们只能说一次,就永远不能再说话了。”

突然离开席位,缓步向齐元魁行了过来。

齐夫人突然高声道:“我说王天奇,我们的好亲家,你是存心看热闹么?”

王天奇睁开双目,道:“贤弟妹,石老大有一个惹不得的脾气,如是谁惹了他,不分个青红皂白出来,谁也劝不住他。”

齐夫人冷冷说道:“这不是酒宴,这是一场有计划的屠杀。”

王天奇道:“贤弟妹,言重了,小兄实是无能为力,但小兄倒奉劝贤弟妹一句话,这件事,既是和你弟妹无关,最好你不要插手。”

齐夫人道:“夫债妻还,我们是夫妻,怎么会无关。”

另一个灰衣人突然站了起来,道:“夫人,还有我石老二,你最好不要插手,水、火合璧之后,只怕你们夫妇难挡一击,但夫人如能不管,在下也不插手。”

这时,石老大已然逼近到齐元魁身前三四尺处。

玄妙观主天虚子突然合掌当胸,高喧一声:“无量寿佛,善哉、善哉,齐大侠、石施主,请听贫道一言如何?”

{为你牛鼻子老道士,是一个哑巴呢!想不到你还会说话。”

天虚子冷笑道:“贫道惜言如金,如非重大重事,向不轻言。”

石老大冷笑一声,道:“你要是看不顺眼,何不站出来说话?”

天虚子未理会那灰衣人,目光却转到王天奇的脸上道:“天奇兄,你坐视不管,难道真要眼看着血流五步么?”

王天奇笑一笑,道:“道兄武功高强、智慧如海,这场纷争,还是请道兄排解一下,兄弟这点道行,实在是排解不了。”

天虚子笑道:“天奇兄,就算贫道能够忍下不管,他们夫妇死伤之后,也会轮到贫道是么?”

齐夫人道:“王天奇,这已经是明显不过的事了……”

淡淡一笑,王天奇缓缓接道:“贤弟妹,什么事啊?”

齐夫人厉声喝道:“你真能装得下去啊!你这个丧心病狂、全无人性的……”

王于奇脸上泛起了一阵冷肃的杀气,接道:“贤弟妹,你说话最好客气一些,有一句俗话说,祸从口出,你这么口没遮栏,难道不怕招来杀身之祸么?”

齐夫人冷冷说道:“如若我们要招来杀身之祸,只怕不说话,一样也逃不了命,是么?”

石老大冷笑一声,道:“不错,你们夫妇今天是死定了!”

天虚子微微一笑,道:“石施主,贫道呢?是不是也死定了?”

石老大冷冷说道:“看来,你牛鼻子老道,颇有自知之明。”

天虚子双目中神芒一闪,道:“齐大侠,你让让,什么事,都有个先来后到,贫道先两位来了一步,如是一定要死,也该贫道先两位而死了。一齐元魁道:“这个……”

这时,天虚子已离开了座位,道袍飘飘的挡在齐元魁的面前,缓缓说道:“石施主,贫道虽然从未听闻过水火双煞的大名,但贫道相信两位都是有着一身非常功力的人,贫道这一战是非死不可,但不知阁下可否把名字见告?”

石老大冷冷一笑,道:“用不着,反而你就要死了,知不知道在下的姓名,有何不同?”

一面举起了右掌。

灯光下,只见他右掌心赤红如火,显然是有着特殊的武功的人。

齐元魁骇然说道:“赤焰掌!”

石老大冷冷一声,道:“想不到,竟还有人认出赤焰掌来。”

玄妙观主冷笑一声道:“石老大,你提足了赤焰掌力么?”

石老大道:“提足了。”

天虚子道:“提足了掌力,为什么还不出手?”

石老大冷哼一声,道:“那你小心了。”

“呼”的一声,劈了过来。

随着那推来的掌势,涌来一股热流,直撞向前胸。

天虚子肃然而立,既未发掌还击,亦未纵身闪避。

他带热流的赤掌力,砰然一声,正击在天虚子的前胸之上。

强猛的掌力,震得天虚子身不由己的摇了两下。

元魁大吃一惊,道:“观主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棋高一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