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41章 白衣剑手

作者:卧龙生

东方亚菱似是有意的让人听到,反而提高了一些声音,道:“那驼人飞行的巨鸟,晚辈曾经仔细的瞧过,它已经不是单纯的巨鹰形貌了,其体形有如传说中的鹏鸟。”

傅东扬点点头,道:“姑娘,观察入微,在下好生敬服。”

东方亚菱吁一口气,道:“这等事,有自然法则,所以,晚辈觉着,那鹰首鹏身的巨鸟,可能不是自然生出之物。”

傅东扬不能不承认了,点点头,道:“姑娘说的有理,只有人参与其中,才能使自然的法则改变。”

南宫玉真等都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但还未完全了解两人谈的什么?也许是怕解释起来,有些困难,东方亚菱突然改变了话题,道:“那古堡门户,可能就在那金椿附近,有劳前辈带我去找找看了。”

傅东扬点点头,道:“金椿距离,大约有十丈左右。”

兰兰、秀秀一伏身,抬起了滑竿。

东方亚菱道:“不用了,我自己走过去。”站起身子,追着傅东扬身后行去。

这一带坡度虽然不大,但崎岖不平,走起来,十分吃力。

兰兰伸出手来,扶住了东方亚菱的右臂。

轻轻一挥手,示意兰兰退下,东方亚菱回头对南宫玉真说道:“表姐,华一坤可能已经动了疑心,所以,你要全心监视着他。”

南宫玉真道:“表妹,我不知道你发现了什么,难道这片荒草绝谷,就是咱们的久居之地么?”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至多一个时辰,小妹就可以给表姊一个明确的答案了,眼下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别让华一坤带人追下来。”

南宫玉真道:“华一坤已然调动了人手,把这座荒谷围了起来,此地狭小,只有咱们来时一条出路,易守难攻,而且,咱们食用之物,已然用完,就算华一坤不攻过来,咱们地无法支撑过三天。”

东方亚菱道:“小妹也了解我们的处境,如若小妹的推断有误,只有仗凭表姊的武功,趁那华一坤还未布置完整,突围而去。”

南宫玉真轻轻叹息一声,道:“表妹,这座荒凉的绝谷之中,真有一座古堡么?”

东方亚菱道:“很快就可以证明。”

说完,举步行入了荒草之中。

东方雁苦笑一下,道:“我这位妹妹,太聪明了,也太相信自己。”

南宫玉真淡淡一笑,道:“雁表弟,亚菱表妹,才慧绝世,她的一举一动,自非我们所能够完全了解,不过,这片荒地绝谷之中,就算真有一个古堡,那也是很多年的事了,想来,那古堡之中,绝不会存放着食用之物。”

秋飞花低声道:“华一坤逼得太紧,其实,咱们进入了这座山谷之后,就陷身绝地之中,两面山谷中,虽然形象不同,但处境则一。”

天虚子拂髯一笑,道:“南宫姑娘,贫道的看法是,东方姑娘正在和对方斗智……”

南宫玉真哦了一声,道:“老前辈,可否说得清楚一些?”

天虚子道:“咱们耳闻、目睹,对东方姑娘的作为,就有着莫测高深的戚觉,对方看在眼中,自然是更难明白了,也许就因为这一点,华一坤才对咱们再三的忍让,不肯施下毒手,也可能就是为此所惑了。”

南宫玉真微微一怔,道:“老前辈说得是,咱们跟在她的身侧,就被她闹得迷三倒四,华一坤遥遥相望,更是莫测高深了。”

天虚子叹息一声,道:“姑娘,你认为华一坤,真的是没有法子对付咱们么?”

南宫玉真道:“晚辈也觉着,他们没有真下毒手之心。”

天虚子道:“因为,他们不愿伤到东方姑娘。”

南宫玉真道:“老前辈,但咱们长守于此,亦非良策。”

天虚子道:“傅秀才在我们几人之中,素以才智见称,他对东方姑娘的才慧,有着敬如神明的感觉。贫道觉着,他们已可能真的发现了什么?姑娘,请静下心来,咱们已陷身绝地,如想单靠武功,破围而出,机会不大,只有仰仗东方姑娘的智慧了。”

南宫玉真道:“多谢前辈的指教,晚辈几乎躁急误事了。”

天虚子道:“姑娘言重了,这一代江湖正邪之争,看来,已操在你们几位年轻人的手中了……”

且说傅东扬和东方亚菱行入了草丛之中,傅东扬停下脚步,直等到东方亚菱行到身侧,才低声说道:“姑娘,还有一段路,深草过人,行动不便,我扶着你走吧!”

东方亚菱道:“正要借重前辈。”伸手扶着傅东扬的肩头,缓步向前行去。

一面说道:“老前辈,这等荒凉的山谷绝地,有那么一道金椿,自然是有些奇异了。”

傅东扬道:“秀才仔细的看过那根金椿,那是用来固定一件物体之用。”

东方亚菱道:“用来固定一座古堡,以免山川变形,使古堡形体消毁,虽然大地变化,自然间,威力无穷,但有金柱固形,至少也可以多过一些岁月。”

傅东扬道:“乌金铳蚀不重,用金为柱,时间可能更久一些,只是,用这等名贵的乌金作为柱石,这份气魄、豪华,实为不可思议的事。”

东方亚菱道:“因为,那古堡中的藏物,贵重过金柱十倍,只有那些藏物,才配用乌金作为柱。”

傅东扬道:“哦!姑娘可知那古堡中藏么?”

东方亚菱道:“还不敢有太大的把握,所以,我们一定要进入古堡求证,也值得冒这一次大险。”

谈话之间,已然行近了金椿附近。

傅东扬伸手拨开乱草,果然见一个碗口粗细的金乌椿。

东方亚菱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拂动着乌椿,道:“就是这一个了。”

傅东扬点点头,道:“秀才曾经沿着乌椿,找寻了三丈方圆,但除了这根金椿子之外,再也找不到一点可疑的蛛丝马迹了。”

东方亚菱道:“金椿既现,其门不远,不过,那一定是很难找的地方。”

傅东扬道:“秀才倒有一个笨办法,我们顺着金柱挖下去,也许能找出古堡,只可惜,这工程太过浩大,咱们的时间不够。”

东方亚菱仰首望着天上飘浮的一片白云,道:“老前辈,别说山石坚硬,掘地不易,就算咱们有利器、时间、足够的人手,也不能掘地寻屋。”

傅东扬道:“为什么?”

东方亚菱道:“那古堡不但坚固无比,而且,必藏有很多的机关,如若挖掘不慎,触动机关,很可能使那座古堡,整个垮了下去,也许古堡中的藏物,也一次毁去。”

傅东扬道:“怀壁其罪,如是古堡藏物,全数毁去,至少,华一坤也不会这么紧追不舍了。”

东方亚菱道:“傅前辈,这情况,有些不同,如是进的想法不错,这古堡所存放的藏物,可能关系着整个江湖的命运。华一坤和那个组合,已然有着庞大无比的威力,就目下所见而言,就算是少林、武当,这两个武林中最大的门派,地无法和他们比拟,但他们一直按兵不动,这又为了什么?”

傅东扬道:“姑娘意思是……”

东方亚菱接道:“晚进的意思是,这座古堡中,可能隐藏着一种他们害怕的东西。”

傅东扬道:“姑娘觉着,那是一种什么东西呢?”

东方亚菱淡淡一笑,反问道:“老前辈的看法呢?”

傅东扬道:“可能是一种制服他们的武功。”

东方亚菱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说的十分有理,不过,如若单纯是一种武功,他们也未必这样害怕了:…”

语声微顿,接道:“武功一道,固然是招招相克,但上乘武功,必需第一流的人才,才能练成第一流的武功。就算这古堡中,真的藏有克制他们的武功,那又需多少的人才,多少的时间,才能训练出一批克制他们的人手。”

傅东扬叹息一声,道:“姑娘的高论,不得不叫人心折,秀才佩服极了。”

只有具有智慧的人,才会佩服一个更具智慧的人。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老前辈,目下,我还无法想出,这古堡中收藏着什么?咱们先找出门户再说吧!”

傅东扬一皱眉头,道:“姑娘,草丛中十分阴湿,到处是鹅卵石,那说明了这个地方,经过了一段相当年月,山洪冲集了这些石块,堆积了相当多淤泥,就算真有门户也被淤泥、乱石掩去了。”

东方亚菱道:“我知道,但他能留住这根金椿,就可能……”

突然住口不言,双目凝注在金柱之上瞧着。

傅东扬也不打扰,只是静静地站在一侧。

这景象,给了他一个很大的启示,一个人的智慧,总有着它的极限,渊博的学问,精细的视察,不放弃任何一个细的关节,才能是发挥智慧的根源。

自己曾在这金椿旁侧,沉思了良久,在这金椿的周围寻找,希望能找出进入古堡的门户。

但想来想去,就没有想到关键可能在这金椿之上。

东方亚菱高明处,就在能一眼间,看出了关键所在。

事实上,淤泥积石,如若不把关键安排在这金柱之上,又如何能够保留下进入古堡的隐秘呢?

这荒草积石的山谷,和另一面山谷只不过一岭之隔。

但却有着极大的不同。

深一层想,也就是那留下这古堡之人的设计,这是一座积土甚深的山谷,才能长出高可及人的荒草。

山坡形势,会使这谷地积土渐深,野草也愈深。

山洪冲积的乱石,会掩去可能留下的一切痕迹。

只有这一根黑色的金椿。除了乌金的本色,可以掩人耳目之外,那人也许还有着一层更深的用意,土裹藏金,尘裹埋珠。

这是多明显的启示啊!

但自己竟然想不起来。

这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的错误。

但闻东方亚菱轻轻吁一口气,道:“傅前辈,看来,得把这金柱上洗一冼,才能瞧出个中的隐秘了。”

傅东扬笑道:“这个,秀才来。”

嘶的一声,脱去了身上的一片长衫,用力在金椿上擦试起来。

他内力强劲,片刻工夫,那黑黑的金椿,竟被他擦得油光明亮。

东方亚菱道:“可以了,也不能擦试得太利害。”

傅东扬道:“姑娘,老朽在擦试这金椿时,感觉着这金椿之上,确有一些存在的花纹。”

东方亚菱道:“这就对了。”

伏下身去,仔细查看起来。

傅东扬也凝目望去,只见那金椿上,隐隐有着很淡的花纹。

但他却瞧不出那花纹上,画的是些什么?”

东方亚菱看得很入神,似乎是在欣赏一幅名画,看得很仔细。

傅东扬也很用心的,瞧了良久,瞧不出什么名堂,只好放弃。

这时,突然间,草丛中,响起了一阵簌簌之声。

傅东扬突然间一吸真气,凝神戒备。

转头望去,只见南宫玉真和秋飞花,一先一后的行了过来。

南宫玉真疾行一步,到了金椿旁侧。

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原来,她发觉了东方亚菱全神贯注,不敢惊扰。

又过了一刻工夫之久,东方亚菱突然站起了身子,回头一笑,道:“老前辈,找到了……”

忽然发觉,站在身侧的竟然是南宫玉真。

微微一笑,南宫玉真缓缓说道:“小表妹,找到了什么?”

东方亚菱道:“找到了古堡的入口之处!”

南宫玉真道:“什么古堡?”

东方亚菱道:“这地方有一座古堡,就是华一坤他们要找的地方。”

南宫玉真道:“这是真的?”

东方亚菱道:“表姐,大概十有八九了,等我找到了门户,咱们就可以进去了。”

南宫玉真道:“这地方,这样荒凉,怎会有什么古堡?”

东方亚菱道:“表姊,这古堡建筑在地下,很难叫人想到,所以。华一坤他们花费了很大的工夫,仍然找不到这古堡所在。”

南宫玉真道:“表妹,这些事,听起来。实在是叫人难以相信……”

东方亚菱接道:“所以,任何人,都想不到这地方,如是很容易被人找到,华一坤他们也不会找上我了。”

南宫玉真道:“表,看来,你确有过人的智慧,华一坤他们花费了很多年的工夫,找不到的地方,却被表妹几个时辰就找了出来。”

东方亚菱道:“不!我花了很多天的工夫,这几日中,我一直不停地在想,一直想到了昨天,才算把事情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白衣剑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