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42章 曲折花纹

作者:卧龙生

这时,群豪的目光,已然完全适应了这厅中的黑暗。

在很近的距离下,彼此可瞧见脸上神情。

南宫玉真暗暗吁一口气,低声对秋飞花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连兰兰似是也在那纵横交错的花纹中,寻得了什么?”

秋飞花道:“她长年追随亚菱,也许学到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

南宫玉真声音更低,说道:“秋飞花,你摸出了什么没有?”

秋飞花道:“没有。”

南宫玉真道:“我也摸不出那是什么?但我感觉中好像是一座阵图。”

秋飞花道:“哦!”

南宫玉真道:“就我手指触及的纹路,有如一片蛛网,盘转交错。”

秋飞花道:“我摸那一片的花纹不同。”

南宫玉真道:“是什么样子?”

秋飞花道:“好像是一道曲转的河流,经过了不少的湖泊,流人大海,自然,那不是具体的形象,是那曲折的花纹,使人产生出一种感觉。”

南宫玉真道:“以后呢?”

秋飞花道:“没有以后了,河水流入了大海。就变成了一片汪洋,似乎是已至尽处。”

南宫玉真道:“可惜,那花纹太过细小,这室中又无灯火,如若加上眼力之助,也许有助咱们对这些花纹的了解。”

秋飞花道:“那苏百灵可算得一位奇人,这座空室,只不过五丈方圆,他只在地上雕了一些花纹,居然能给很多人,完全不同的感受。”

南宫玉真道:“令师和亚菱表妹,必有惊人之论,但不知别人的感觉如何?”

目光转注到东方雁的身上,道:“雁表弟,请过来。”

东方雁缓步行了过来,道:“表姐有什么吩咐?”

南宫玉真道:“这地上花纹……”

东方雁摇摇头,接道:“我好像行走在一道路径上,只觉愈行愈高,至到峰顶。”

南宫玉真道:“那峰顶之上,还有些什么?”

东方雁道:“路至峰顶,再无去处,断了。”

南宫玉真叹口气,道:“为什么亚菱表妹能和咱们的感觉不同,我看她身子已移出三尺,那说明了,她已找出了一道线索,正在追索。”

忽听傅东扬长长叹一口气,停下了手。

这时,仍然不停地在上摸索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东方亚菱,一个是她的从婢兰兰。

南宫玉真缓步行了过去,低声道:“老前辈,发现了什么?”

傅东扬苦笑一下道:“我似是被引入了一座深谷、大泽之间,里面有小溪交错,巨岩连绵,一直不停的伸延下去……”

秋飞花低声道:“以后呢?”

傅东扬道:“以后,谷逢绝壁拦路,溪汇一座水潭之中。”

南宫玉真道:“为什么不登山?”

傅东扬道:“山是一座孤峰,四面没有任何连接的峰岭。”

南宫玉真道:“为什么不下潭?”

傅东扬道:“潭是一片死水。”

南宫玉真道:“那是说,老前辈找的一条线索断了?”

傅东扬道:“断了,不过,苏百灵雕刻的才能,不但人显明的纹路,而且,也能启发人引人一种幻想的境界之中,这地上的花纹,使人有着立体的感受,精湛的雕刻艺术,实已到登峰造极的境界,如就雕刻的艺术而言,在下不能不佩服他了。”

这时,兰兰,也停手站了起来。

南宫玉真举手一招,道:“兰兰,你过来。”

兰兰雀步行了过去,一躬身,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南宫玉真道:“你在地上,摸到了什么?”

兰兰道:“我摸到了一道幸福之路。”

南宫玉真道:“幸福之路,什么叫幸福之路?”

兰兰道:“姑娘,也许婢子不会说话,我想不出更好的名词。”

南宫玉真道:“告诉找,那是一条什么样子的路?”

兰兰道:“姑娘,我知道那不是真的,只是由心中泛起一种幻想。”

南宫玉真道:“不要解释了,说出详细的经过就是。”

兰兰道:“我走在一条开满百花的小径上,那地方绿草如茵,到处是鸟语花香,只可惜啊!可惜……”

南宫玉真道:“可惜什么?”

兰兰道:“可惜那幸福之路不长,很快就到了尾处。”

南宫玉真道:“尾处又是什么样子?”

兰兰道:“是一片穷山恶水,所以,小婢一直可惜那一条幸福之路太短了。”

南宫玉真嗯了一声,忖道:“不过是在石板上雕开了一些花纹,竟能把不同的人,引人千变万化的幻觉之中,这人雕刻之术的高明,确是罕闻罕见的事了。”

这时,只东方亚菱一个人,仍然不停地在地上摸索,而且。也不时的缓移着身躯。

突然间,东方亚菱缓缓移动的身子停了下来,道:“哪一位还有火摺子?”

傅东扬道:“我有。”

东方亚菱道:“在大门这边有一座倒立的鼎,可能那里有一盏油灯。”

傅东扬行了过来,果然见一座小鼎,立在门后。

一晃火摺子,燃起了鼎中一座油信。

顿然间。火光熊熊,耀如白昼。

群豪低头看去,只见地上是一片混合的图案,但仔细看去,才发觉是很多小图,合成一幅大图,脉络分明,各成一格。但小图与小图之间,却有连接的纹路。

除了东方亚菱之外。所有的人,都摸完一幅独立的图案之后,无法再饺接下去。

南宫玉真凝目望着图纹。心中奇道:“这样一片交错图纹。怎会把人带入一种虚幻的想象之中?”

如若这室中点着灯光,只怕谁也没有耐心,伸手去摸索那些图纹。

没有光线,目难见物,能给人一种强大的耐心。

事实上,视线清明之下,就算有耐心摸索图纹,雕刻的高低不平,曲折有致的图纹,也很难带给人那么美丽的幻想。

回头看去,只见东方亚菱紧闭着双目,一双纤巧雪白的玉手,仍然在那交错的图纹上移动。

经移莲步,行到了傅东扬的身前,南宫玉真低声说道:“老前辈,亚菱表妹,怎知道这里有一座鼎形之灯?”

傅东扬道:“也许是她在这图案中摸出来的?”

南宫玉真道:“这图案中,是不是藏有很多的东西?”

傅东扬道:“大概是吧!你看。东方姑娘蹲身、弯背,十分辛苦,但她脸上,却泛起了一种喜悦之色,一定摸到了宝藏。”

东方亚菱突然停下手来,轻轻吁一口气,站起身子,道:“傅前辈,找找看靠南边的墙壁上,是否有一座六星罐?”

傅东扬道:“北斗七星杓,南斗六星罐。”

东方亚菱道:“对!那是储粮的地方。”

傅东扬应了一声,举步向前行去。

除了地上的花纹之外,这四壁都有着雕刻的图。

在一面墙壁上,雾迷云缕的壁中,找到了六星座标。

自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若对天文星象学,没有一点基础的人,很难找到这一座六星标。

因为,那壁上之画,不是整个星象显示,只是隐隐约约的一点迹象,要凭天象学的丰富学问,才能找出那星座之位。

轻轻一按星座,画壁上,突然有了变化。

斗转星移,忽然间,现出了一座门户。

一座可以容人进出的门户,一股寒气,由门内透了出来。

傅东扬吸一口气,行了进去。

这是一座复室,寒冰积集之下,分放着白银打的箱子。

事质上,整座复室,四壁一片光亮。都是用银片制成。封闭严密,深藏地下,才使这些积冰不化。

傅东扬暗中数了一下,共有七口白银箱子,高约三尺,横长三尺,形若方柜。

这七个高大的银箱子,如若放置着食用之物,其存量,实有相当的数量。

这时,南宫玉真、秋飞花、天虚子,都快步行了过来。

望望室中的银箱,南宫玉真恍然大悟,道:“千年寒冰,冷气直透银箱,可保食用之物,百年不坏。”

傅东扬道:“道理很浅明,但也并非是全无学问,这地方本无积冰,运入这些冰块不难,难在要它保持永久不化,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南宫玉真道:“积冰寒气多重才能保持食物不腐,也不致使食物冻坏,只怕都要有一番计算了。”

傅东扬道:“不错,要有一番计算,这室中所有之物,全用银子作成,想和此事有关。”

南宫玉真道:“老前辈,咱们是否要打开一座箱子瞧瞧,这里面究竟放的什么?”

傅东扬道:“这个,等亚菱决定吧!苏百灵智慧绝人,咱们揣测的未必全对。”

南宫玉真还未来得及答话,耳际已然响起了东方亚菱的声音,道:“室门已开,就算再把室门关上,世很难保持它当年的密不通风,室中积冰,势难久存,这箱中之物,原本就是要给进入这古堡中人所用,咱们自然可以都打开瞧瞧了。”

回头望去。只见东方亚菱脸色苍白,缓步而入。

室中久年寒冰,寒气甚重,东方亚菱以疲弱之躯,难对阴寒,身体微微抖颤。

南宫玉真伸出手去,轻轻弹了秋飞花一指。

秋飞花心中明白,脱下外衫,披在了东方亚菱的身上。

东方亚菱没有拒绝,也没一声“谢”字,只是回头望望秋飞花,盈盈一笑。

那一笑,表示出无比的感激,无比的愉悦,千般的温柔。

天虚子就在一座银箱旁边,伸手抓住了箱盖,用力一推,银箱应手而开。

群豪伸首看去,只见箱中放着碗盘,和早已做好之大饼。和上好白米。

每一个盘中,都配好了切成的菜肴,只要一口锅,生起火来,炒一炒,就可以食用了。

傅东扬笑一笑,道:“苏百灵替咱们想得很周到,一共替咱们配了一十二种美肴,现在咱们找到厨房所在。有火有锅,就可以尝到这位前辈奇人,配菜的手艺如何了。”

东方亚菱望着箱中之物,缓缓说道:“老前辈,你估算一下,这箱中食物,够咱们这些人,几日之需?”

傅东扬心中一动,暗道了两声惭愧,忖道:“不论大事小事,我总似乎是比她的思虑少那么一层,我想到的是佳肴美食,可供朵颐,地想的却是这食物能够食用好久。”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这银箱很大,如若只是存放食物,就咱们目下之人,一箱可食用个十日半月,但他配得太讲究了。整桌的碗盘,不下百件,佳肴美酒,米贩点心,看上来,似乎是只是一桌很丰盛的酒席。”

东方亚菱道:“一箱一席,七箱七席,吃了七顿丰盛的酒席之后呢?咱们又该如何?我想苏百灵,不会再存有食用之物。”

傅东扬道:“姑娘说的是,虽然是七桌丰盛的酒席,但我们要把它当作存粮之用。”

东方亚菱道:“为难的是,咱们在这座地下古堡之中,工作十分紧张,不但需要冷静的思虑,而且,需要充沛的体能,所以,我们也不能吃得太少,老前辈请算算这批存粮,在维持咱们适当的体能之下,能够食用几日?”

傅东扬沉思一阵道:“两日食一席,可能维持半个月。”

东方亚菱道:“能不能再多几日?”

傅东扬道:“姑娘需要多久时间?”

东方亚菱道:“三十天如何?”

傅东扬道:“勉强一些,但可能将就了。l东方雁道:“妹妹,这古堡共有几层?”

东方亚菱道:“五层。”

东方雁道:“我们现在已经上了两层,还馀下三层而已,照这样的进度计算,我们停在此处,至少两三天也就够了。”

东方亚菱道:“这一层的事情,咱们只作完了十之一二,至少还要十个时辰,才能了然全局,苏百灵这地下古堡设计得虽然精密,但还留约有活门,这一层和上一层,有着很严密的关系,所以,我要完全知道了这一层中的内容之后,才能更上层楼。”

东方雁道:“好吧!越上越难,上面三层,一层花你两天,也不过六七天罢了。半个月足足有馀了。”

东方亚菱道:“哥哥,我们尽力而为,我说一个月的时间。地并非全无所据,因为,就我已知的部份内情,至少要我数日时间,才能想通,哥哥。妹妹无能,我不能太过夸口。”

南宫玉真道:“亚菱表妹,你究竟在那图纹上找到了什么?可否说给我们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 曲折花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