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44章 腾龙七绝

作者:卧龙生

南宫玉真道:“单以我的获益而言,这一月来,使我的武功,增强了一倍,我们离开这地下古堡时,比来时的实力,增强了很多倍……”

突然放低了声音,接道:“亚菱,有一件事,我劝劝你。”

东方亚菱道:“我锋芒大露。”

南宫玉真道:“是!刚才,你校正了腾龙七绝上的三个手法,连我也十分震惊,事实上,你只要暗中告诉雁表弟一声就行了。”

东方亚菱道:“表姐,这时刻,我要他们对我绝对敬服,有时候,内心中的敬服,才会产生全力效命之效果。”

南宫玉真道:“看来,你每一件事都有用心。”

东方亚菱笑一笑,按动了机关。

但闻一阵轧轧之声,一道石门升了起来。

东方雁手横青月,当先翻滚而出。

这时,正有两个人向石门冲来。

东方雁刀如闪电,寒芒一闪把两个人拦腰截断。

强烈的刀气,震住了后面上来的人。

就这一性工夫,南宫玉真等一行人全都冲出了石堡。

人力加上时间,一样可以改变山川的形势。

眼下,这小谷的形势,就有了很大的变化。

那高可及人、满谷的荒草不见了,沿着石堡计算,横宽直近山坡,两侧约有出许的野草,都被清除了。

如今是视界辽阔,一眼间,可以看清楚四面形势。

日正当中,快近正午时份。

一道尖厉的呼啸声,划过了长空。

石堡四周,突然出现了不下百位以上的人,四面把石堡围住。

正西方位上,人群分裂,缓缓行出了四个银衣人来。

四个人高举着一只虎皮金蛟椅,上面端着华一坤。

四个银衣人越众而前,缓缓放下了金蛟椅。

华一坤站起身子,冷冷说道:“诸位之中,哪一个人是领头的,出来和老夫答话。”

东方亚菱低声道:“傅前辈,上去应付他?”

傅东扬笑一笑,低声道:“难免一场恶战,但不知在下能作多少主意p·”东方亚菱笑一笑道:“老前辈全权作主,不打最好,非打不可,人手亦由老前辈调遣了。江湖经验,晚进总是不如老前辈的。”

傅东肠道:“好!秀才当仁不让。”

口中说话,人却快步向前行去。

越众而出,拱手一称,道:“华前辈,傅东扬给你见礼。”

华一坤冷冷说道:“傅秀才,你真能作了主吗。如若老夫的记忆不错,我记得由南宫世家和东方世家两个女娃儿作主。”

傅东扬道:“货真价实,阁下如是不信,不妨当面试过。”

华一坤冷冷说道:“好吧!老夫姑且信之,你准备作何打算?傅东扬道:“这正是秀才要请教阁下的话。”

华一坤道:“这四面都已被我们包围,因为时间充裕,我们设下很多的埋伏,别说是人了,就是鸟雀也不容飞渡。”

傅东扬道:“人和鸟雀不同,人有智慧,可以判断真假,也可以情急拼命。”

华一坤哈哈一笑,道:“傅秀才,你可是在威胁老夫么?”

傅东扬道:“我是实话实说,信不信是华老的事。”

华一坤双目转动,打量了群豪一眼,冷冷说道:“你在这地下石堡之中。住的时间不短啊!”

傅东扬道:“一月多些吧!”

华一坤道:“我想这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吃乾粮度日,生活一定过得很清苦吧!只怕也影响到体能。”

傅东扬道:“很叫你华老意外,这地下石堡之中,不但有着绝世武功,还储存了很多的酒肉之物。”

华一坤哈哈一笑,道:“老夫很佩服你的口才,就老夫的记忆而言,你们似乎是都消瘦了不少。”

傅东扬道:“我们太忙……”

华一坤哦了一声,接道:“忙什么?”

傅东扬道:“忙着练武功,那是琳琅满目的武功……”

华一坤冷冷接道:“一个人,如是体能不及,就学得了一身武功,又能如何?”

傅东扬道:“华老,在下不想辩论此事,因此,咱们是否还具有体能,很容易证明。”

华一坤冷笑一声。道:“傅东扬,你的意思是想硬冲过去了?”

傅东扬道:“华老,除此之外,秀才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华一坤道:“有!只要你们肯答应,老夫相信,可以保住你们性命。”

傅东扬道:“请教?”

华一坤道:你们留下石堡中得到的东西,大开石堡之门,老夫也想进去瞧瞧!”

傅东扬道:“华老可知道这石堡是何人所建么?”

华一坤道:“苏百灵。”

傅东扬道:“看来,华老,果然是有些见识了。”

华一坤道:“谈正题,你们答不答应?”

傅东扬笑一笑,道:“华老,你看我们这个样子,会不会答应你?”

华一坤四顾了一眼,道:“看样子,你们似是准备打一架了。”

傅东扬道:“打一架倒谈不上,不过,咱们不愿意受到太大的屈辱,也不愿束手就缚。”

华一坤突然放声而笑,道:“傅秀才,老夫与你闲谈数言,感慨很多。”

傅东扬道:“什么感慨?”

华一坤道:“对牛弹琴。”

傅东扬笑一笑,道:“华老,你不觉着,你气势咄咄,强词夺理,有些儿逼人过甚?”

华一坤冷笑一声,道:“傅秀才,如若咱们话不投机,立刻就将是一个血流五步的局面,还谈什么气势?词锋?”

傅东扬道:“士可杀,不可辱,咱们虽不能以侠士自居,但区区一行之中,即是有骨气的人,所以,咱们不能接受屈辱。”

华一坤沉吟了一阵,道:“好吧?那么老夫想听听你阁下的意见?”

傅东扬道:“条件要合理……”

华一坤接道:“你请讲吧?”

傅东阳道:“秀才斗胆作主,只要阁下能负责让开一条路,咱们可以告诉你进人地下古堡办法!”

华一坤摇摇头,道:“傅秀才,地下古堡不会跑,咱们今日进不去,还有明口,明天进不去,还有后夭,这不能算是公平条件。”

傅东扬道:“华老说的不错,地下古堡不会走,但里面机关重重,除了东方姑娘具有的才慧之外,当今之世,再无第二个人能够破去那机关埋伏。”

华一坤道:“阁下的意思是,只要我们放你们离开,你就可以留下东方姑娘。”

傅东扬道:“不是东方姑娘,是区区在下。”

华一坤道:“你也会开启那机关埋伏?”

傅东阳道:“不错,除了东方姑娘之外,区区是唯一能够开敢那机关的人。”

华一坤笑一笑,道:“傅秀才,你可知道欺骗老夫的后果么?”

傅东扬道:“想当然耳,不过,在下自信可以活进古堡,生离此地。”

华一坤沉思了一阵,道:“不行,除非留下的是东方亚菱,这条件咱们也不接受。”

傅东扬道:“这是咱们付出的最高价钱,阁下如是不能接受,那只有一条路走!”

华一坤道:“打!”

傅东扬豪情奋发,纵声一笑,道:“华老准备下令一拥而上呢:还是约定分胜负之法?”

华一坤道:“阁下可否说得清楚一些。”

傅东扬道:“咱们可以约定以几阵分出胜负。”

华一坤道:“以后呢:“傅东扬道:“咱们如是胜了,只要阁下让开去路。”

华一坤道:“如是你们输了呢?”

傅东扬道:“咱们留下来,听凭吩咐,不但咱们可以带你们进入地下石堡。而且,也可以为贵教所用。”

华一坤笑一笑,道:“很大的赌注,不过,在下不相信你能够作得了主。”

傅东扬道:“怎么样华老才能相信?”

华一坤道:“要东方亚菱和南宫玉真作保!”

傅东扬道:“可以!不过,华老先决定,你是否能作主答应这个条件?”

华一坤道:“可以!敝会主不在此地,老夫全权作主。”

傅东扬道:“只要你能答应,咱们三阵分胜负,区区立刻……”

华一坤摇摇头,道:“老夫就算要答应,也不会以三阵作主。”

傅东扬道:“我们只有这些人,除了东方姑娘,不会武功之外,你可以把我们人数算,有一个算一阵,多胜为赢。”

华一坤淡淡一笑,道:“但老夫这方面人手大多,要如何才能调配,倒使老夫大费心意了。”

傅东扬道:“华老不用费心机了,咱们只要求是单打独斗,至于人选,阁下可以随意调派。”

华一坤冷冷说道:“这个,老夫倒可以考虑一下了。但不知你们第一战,先派何人出手?”

傅东扬点点头,道:“华老,要我们先派出人去,你再选一个人出手?”

华一坤道:“不错,老夫要量才派人,你们如若无法先派出人来,只怕,老夫就很难考虑了。”

傅东扬暗暗忖道:“这些时间之中,我们学到了很多的武功,但却一直没有和人动过手,学得的武功,如若无法发挥出来,徒然间和人动手,岂不是要吃大亏?”

默然估算敌人的形势,不论谁胜谁负,都将是一个很悲惨的局面,如若能在单打独斗中,先胜敌人几场,挫挫他们的锐气,也可使没有出手的人把自己学得的武功,和实际动手的情形,比较一下,对自己方面,可说是一件很大的收获。

心中念转,已作决定,笑一笑,道:“好吧!华老既然觉着我们的处境不同,你们已占得优势,我们处于劣势之下,咱们如若不愿和阁下争执,只好一切从命了。”

华一坤哈哈一笑,道:“傅秀才,时间未必对你们有利。”

傅东扬道:“何止无利,简直是根本对我们有害。”

华一坤道:“老夫就是想不过这一点,明明对你们无利的事,你们为什么还要如此决定?”

傅东扬笑道:“一来,咱们是尊重华老,二来,咱们不希望造成大大的杀劫,我们希望在几场公平的搏斗之中,分个胜负出来。”

华一坤道:“好!你先派出第一阵的人来。”

傅东扬还未来得及接口,秋飞花、南宫玉真、东方雁,已齐齐接口说道:“弟子、晚进愿打头一阵。”

目光一掠东方亚菱,缓缓说道:“好!我看飞花出战第一阵好了。”

秋飞花一欠身道:“弟子遵命。”

东方雁道:“傅前辈,我这笨乌先飞,打旗的先上,这第一阵还是由晚进出出的好,第二阵再派秋兄。”

傅东扬沉吟了一阵,道:“好吧,那就有劳东方少兄了。”

东方雁手捉青月刀,大步而出,一拱手,道:“在下东力雁,先打头阵。”

华一坤道:“东方少君,家传武功精深博大,老夫得找一个像样的人物,陪陪东方少君才行。”

东方雁道:“华老也不要把在下估计得过高了“”华一坤道:“东方少君不用谦虚了……”

目光一掠身侧一个银衣人。道:“请闪电手洪风出手。”

那银衣人一欠身,高声道:“有请洪护法。”

正西方位人群中,缓步行出来一个五旬左右的青衫老者。

这人长得很白净,看上去文文秀秀的,完全没有江湖人的样子。

只见他对着华一坤微一欠身,道:“副会主有什么吩咐?”

华一坤道:“这位是东方世家的少君,家传绝艺。博大精深,此刻,向本会挑战,洪护法会他一阵。”

洪风一欠身,道:“属下遵命。”

华一坤道:“不可轻敌。”

洪风道:“属下会全力以赴。”

转身行到东方雁身前,笑一笑道:“阁下是东方少君了?”

东方雁道:“不错,朋友是……”

洪风接道:“在下洪风,东方少君是准备找在下比试拳掌呢,还是比试兵刀?”

东方雁道:“比试兵刃,阁下请亮兵刃吧。”

一面仔细打量了洪风两眼。

此人生相秀雅,但却有一点与人不同之处,双手特长,古人有双手过膝之说,但这洪风双手,却尤长过膝下五寸。

只见洪风缓缓由衣袋之内,取出了一只手套,套在了双手之上。道:“东方少兄,请出手吧!”

东方雁道:“你怎么不亮兵刃?”

洪风道:“这双手套,就是在下的兵刀。”

东方雁道:“洪兄,在下的刀很锋利,如若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 腾龙七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