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45章 白芒交织

作者:卧龙生

天英夫人道:“你准备怎么办?”

覃奇道:“说不得,在下只好叛离天罗教和傅东扬他们合而为一了。”

天英夫人道:“别人,只怕未必肯收留你!”

傅东扬笑一长,道:“傅某人很欢迎覃兄的合作。”

天英大人道:“覃奇,傅东扬他们这一些人,又怎能保得你的安全?”

覃奇道:“我不用他们保护,事实上,他们面对的敌势、压力,比过去并未增多,如是我贾某人有一分的重量,他就减少了一分压力。”

天英夫人道:“在他们未受到压力之前,你先受到了这些压力……”

覃奇接道:“我知道,但这和我须想的结果,并无不同,只不过早一步、晚一步罢了。”

天英夫人道:“这么说来,我们只有先杀你了。”

覃奇道:“你已下令梁、汤二兄,对在下出手了。”

天英夫人道:“至少,现在还有挽回的机会。”

覃奇冷冷说道:“夫人,这些事,我经历的太多,你不用再耍花招了。”

天英夫人怒道:“梁兄,出手……”

但见人影一闪,秋飞花突然拦在覃奇的身前,迫:“贾前辈,事由晚辈而起,这一阵还是由晚辈接下来吧!”

覃奇道:“他们杀不死我,不会甘心,还是在下先和他们一决胜负……”

傅东扬接道:“覃兄,年轻人多多活动一下筋骨,对他们有益无害,咱们这把年纪了,还是让他们先试试吧!”

覃奇道:“夫人、梁兄,瞧到了么?这就是正邪不同之处,也就是君子和小人的区别……”

天英夫人冷冷接道:“覃奇,你敢骂我们是小人?”

覃奇道:“在下是实话实说,夫人心中也明白,用不着生这么大的气了。”

这时,梁护法已然拔出了身上的长剑,冷冷说道:“小子,你不觉太狂了么?”

秋飞花道:“梁护法,大名怎么称呼?”

梁护法道:“你师父告诉你覃奇的剑中藏刀,难道没有告诉你老夫是什么人?”

傅东扬笑道:“没有,上燕兄,覃奇的剑中藏刀,天下闻名,兄弟是早已知晓了,但上燕兄隐技自藏,兄弟确还不知梁兄有些什么过人的能耐。”

覃奇道:“梁兄号称千臂神魔,一手燕子追魂嫖,江湖上堪称一绝。”

傅宗扬道:“哦?”

梁上燕道:“算不得什么?”

突然一剑,扫向了秋飞花。

这一剑快速无匹,剑势有如一道闪光,直落而下。

秋飞花一闪身,长剑一挥,直迎上去。

梁上燕原本不想和秋飞花的剑势相撞,但秋飞花出剑太快,快得梁上燕没有法子抽出长剑。

双剑相触,铿然金铁交震中,梁上燕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力道,传了过来。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力道,并非很大,但却如触电一般,使整个身躯震颤了一下。

这一刹间,他全身没有了还击的力道。

高手过招,就这一制时间,已经够了,秋飞花剑如电闪,冷厉的寒芒,已然指向了梁上燕的咽喉。

梁上燕也是绿林道上名动一时的人物,想不到交手一招,就被人用剑逼上了咽喉,不禁一呆。

事实上,又何止是梁上燕,整个场中,敌我双方之人,都看得微微一怔。

秋飞花神情冷肃,缓缓说道:“梁兄,阁下可以下个决定了!”

梁上燕征了一怔,道:“决定什么?”

秋飞花道:“决定生死,阁下如是想死,在下只要一送长剑,立刻可以成全阁下,如是阁下不愿死,那就只有听在下的吩咐了。”

梁上燕这一生中,从没有遇上过这样尴尬的事,一时间呆在当地,不如如何是好?

秋飞花的冷厉,好像没有商量的余地。骤然间,面对着生死的抉择时,梁上燕也有着难以适从之感。

那位姓汤的护法,就在梁上燕的身侧,距离不远,但他做梦也想不到,梁上燕竟然连一招也接不下来。

事情完全出人意料之外。

秋飞花冷笑一声,道:“梁上燕,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下希望阁下能够早些有个决定!”

梁上燕道:“我……”

秋飞花冷然接道:“梁兄,我不听解释,也不愿再等下去,我要听结果。”

梁上燕轻轻吁一口气,道:“秋少兄,千古艰难唯一死,至少,在下现在还不要死。”

秋飞花道:“那很好,阁下如是不愿死,那是愿意和我合作了。”

梁上燕道:“阁下似乎是只提出这两个条件,在下也只能告诉阁下,我不愿意死。”

秋飞花道:“够了,现在,阁下可以弃下手中长剑。”

梁上燕还剑入捎,道:“秋少兄,这地方,在下个能弃去手中的长剑;刀剑如林中,杀机弥漫,在下如若放下兵刃,只怕连性命也无法保住了。”

秋飞花点点头,道:“好,你过来吧!”

天英夫人冷笑一声,道:“站住,梁上燕,看起来,你还不如覃奇了。”

梁上燕道:“夫人,护法院中人,都是老江湖了,他们对利害之事,看得很清楚……”

天英夫人接道:“这一次,只怕你看走眼了。”

突然一扬手,一道寒芒,雷射而出,直射向梁上燕的背心。

天英夫人距离梁上燕不远,这一次突然袖中出刀,快速绝伦,刀一闪,人已到了梁上燕的身后。

眼看,这一刀就要射中梁上燕的背心,秋飞花却长剑一挥,当的一声,把一柄短刀,震飞开去。

梁上燕一回身,右手疾抬。

三枚燕子缥,疾向天英夫人射去。

天英夫人长袖一挥,呼的一卷,竟把三枚燕子镖,卷入了长袖之中。

但梁上燕已大步行了过去,和覃奇并肩而立,低声道:“覃兄,刚才多有得罪,请多原谅。”

华一坤冷笑一声,道:“天英夫人,护法院中的人,都是江湖上极有名望、成就的人,老夫也不便插手,夫人自己处置。”

天英夫人扬了杨柳眉儿,道:“华老放心,我自会对你和院主作个交代……”

目光转注到汤护法的脸上,接道:“汤元兄,你准备作何扫算?”

汤元笑一笑,道:“天英夫人的意思是……”

天英夫人接道:“你和梁上燕形影不离,情同手足,梁上燕背叛了天罗教,你阁下有什么感想?”

汤元道:“梁上燕入院之时,立过重誓,他不守誓约,必有报应。”

天英大人道:“嗯!那也许要等上三年五载,我觉得最好就是立刻处置了他。”

汤元道:“夫人说的是。”

天英夫人道:“阁下和梁上燕的武功,哪一位强些?”

汤无道:“找们各有所氏……”

天英夫人接道:“如是找要你出手杀他,你是丹能够胜他?”

汤无道:“找们机会各占一个,生死一战,行准的运气好了。”

天英夫人道:“好!你向梁上燕叫阵,我经看着你们分个生死出来!”

汤元应了一声,拔出长剑,道:“梁兄,你听到了?”

梁上燕道:“兄弟听得很清楚。”

汤元道:“咱们进入护法院中时,都已立下重誓,今日你竟敢背叛天罗教,难道不怕应了誓约么?”

梁一燕道:“汤兄,咱们相处数十年,对兄弟的为人,汤兄应该知晓了。”

汤元道:“这个,兄弟自然知道了。”

梁上燕道一汤兄既然知道兄弟的为人,应该知道梁上燕早已死了!”

场元怔了一怔,道:“你还好好的活着,为什么说足死了?”

梁上燕道:“兄弟已被大英夫人杀了,汤兄应该明白,兄弟躲不过从一刀的,那一刀是秋一飞花秋少兄挥剑挡开的,兄弟这条命被秋飞花所救”

汤元道:“不管什么人救了你,但你现在还活着。”

梁上燕道:“大丈夫恩怨分明,我梁某人这条命既是人家所救,自然是应该听命于人!”

汤元道:“梁兄的意思是……”

梁上燕接道:“梁上燕死了,咱们的交情也完了,所以,汤兄,也不用和在下套旧交了。”

汤元道:“这么说来,咱们之间,是视苦阳路!?”

梁上燕道:“好像是这个样子了。”

汤元冷笑一声,道:“这样很好,兄弟也不用顾虑咱们的交情了。”

梁上燕道:“看来,咱们真要有一场火拼了。”

汤元道:“梁兄,看起来,这一战是无法避免了。”

梁上燕道:“好吧!阁下一定要向兄弟挑战,在下只好奉陪。”

汤元适:“好!你请出来吧!”

梁上燕回顾覃奇一眼,道:“覃兄,兄弟要去一趟。”

秋飞花笑一笑,道:“不敢有劳阁下,这一阵在下领了。”

梁上燕道:“秋少侠,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条命是检来的,既然找上了我,还是由我自己应付吧!”

一面说话,一面快步行了出来。

汤元大喝一声,飞身而起,扬剑随身,直扑过去。

这一剑,用出的力道,强大无比。

秋飞花很想替梁上燕接下这一到,但又恐梁上燕责怪于他。

就在秋飞花稍一犹豫,梁上燕已腾身飞了过来。

双剑悬空相交,响起了一声金铁大震。

两个飞腾于半空的人,突然间跌落下来。

贯注在剑身上的强大内力,撞击对消之下,两个人,都失去了维持自己在空中停留的力道,砰然一声,跌落在实地之上。

这一招交接;两个人半斤八两,秋色平分。

因为,两人空中硬接剑势的内力对消,无法再提聚真气,由丈余高的空中摔下来,两个人都摔得鼻青脸肿。

秋飞花正想上前出手,傅东场却冷冷喝道:“飞花,不许出手。”

秋飞花慾动的身躯,突然停下。

但就是这一刻工夫,梁上燕和汤元,都已挺身而起。

几乎在同时间,两个人,都抓起了手中的长剑。

同时向前冲去,同时举剑攻敌。

这说明了,两个人的武功,确在伯仲之间。

再度交手,双方都使出了全身解数,但见剑光飞闪,有如一团交织的白芒。

棋逢敌手的恶斗看起来特别的激烈。

不大工夫,双方已恶斗百余招。

天英夫人一皱眉头,冷冷喝道:“住手。”

汤元疾攻一创,通外梁上燕,收剑退开。

梁上燕冷冷说道:“汤元,咱们还未分出胜负,为什么不打下去了?”

汤元道:“兄弟并非怯战,怕了你梁兄,只不过受命而退罢了。”

天英夫人冷笑一声,接道:“梁上燕,汤护法的剑招,不在你之下,但小妹觉着,这样打下去,无味得很,所以,我要他停下来。”

梁上燕道:“夫人的意思是……”

天英夫人接道:“我该杀了你,但久战身疲,杀你不死,要覃奇先出来受死吧!”

覃奇淡淡一笑,道:“夫人等不及了?”

天英夫人道:“覃奇,我要在十招之内,取你之命,不知你信是不信?”

覃奇道:“信!”

天英夫人怔了一怔,道:“你不敢应战?”

覃奇道:“你是护法院中第四高手,一招内可以杀我是一回事,但贾某不怕死,又是另一回事。”

一面答话,一面缓步向前行去。

天英夫人的武功,傅东扬等记忆犹新,那是江湖上第一流的高手。

覃奇自己也承认,难抵十招。

傅东扬心中在想,一个人出手,接下天英夫人,最好的人选,自然是南宫玉真,但华一坤还未出手,必须留下南宫玉真对付这一位头号强敌。

不能眼看覃奇死于天英夫人之手,又想不到遣什么人迎战强敌。

正感为难之间,秋飞花已缓步而出,道:“覃兄且慢!”

覃奇停下脚步,接道:“秋少兄……”

秋飞花笑道:“覃兄还是客卿身份,这一阵么?由在下出手。”

覃奇道:“夫人指名挑战我。”

秋飞花接道:“贾前辈别忘了,此刻已非天罗教护法院中人,为什么还要听从别人的安排呢?”

口中说话,人却快行了两步,超越过覃奇,迎向天英夫人。

天英夫人目光如电,一掠秋飞花,冷冷说道:“你非我之敌,退下去,我不和你动手!”

秋飞花淡淡一笑,道:“夫人,在下也许非夫人之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 白芒交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