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46章 断事明确

作者:卧龙生

覃奇道:“东方姑娘,天罗教对付武林中四大世家一事,已然准备了数年之久,迟迟不肯行动,是因为他们自觉准备的工作,还嫌不够。还有南宫世家突然在江湖之中消失了所在。”

东方亚菱道:“覃兄,如若他们对武林四大世家下手,相信也不会是同时发动,但不知道他们准备先对哪一家?”

覃奇道:“对付武林四大世家的事,就由护法院设计负责,但在下在护法院中的身份,还不够高,无法参与机密,所以,无法了解详细内情,在下听到的,只是一些皮毛而已。”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举一可以反三,覃兄只要把听到的告诉我们就行了。”

覃奇道:“就在下听到的一点消息,是先对付东方和南宫两大世家。”

东方亚菱道:“如若我是天罗教,如若我想动武林四大世家,也会决定先动东方和南宫两大世家……”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覃兄,他们既已有了计划,也有了准备,为什么迟迟不肯动手呢?”

覃奇道:“就在下听到的,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还未查出突然迁居的南宫世家现在何处?二是东方世家的防护,非常的严密,无法打入暗桩。”

东刀亚菱道:“天罗教只是个虚无飘渺的名字……”

覃奇一皱眉头,接道:“姑娘,这话在下不敢苟同,因为,天罗教可拥有上千的人手,都是江湖上的高手;单是一个护法院中的护法,就有一百多个,那些人都是江猢上黑、白两道中的高手。”

东方亚菱道:“覃兄,你都见过他们么?”

覃奇道:“我见过了十之七八,每半年,我们有一次全体聚会,所有的护法,都要参加。其中,大部分都是武林中有名的人。”

东亚菱沈吟了一阵道:“覃兄,见过你们教主么?”

覃奇道:“没有,但那不足为奇,副教主华一坤,七旗坛主,再加上一个护法,难道还不够真实么?教主也可能是故作神秘,但那统率着这么多的人,那是不会错了。”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这件事,咱们暂时不谈,我想先知道,他们是否已派人混入了东方世家。”

覃奇道:“如若有人混入了东方世家,他们就可能早已下手了。”

东亚菱道:“看来,天罗教主,是一个很谨慎的人:“覃奇:“不错,就在下听到的内情,如若没有内应的人,绝不轻易动手。”

东方亚菱道:“覃兄,你知道了天罗教不少的秘密,看来他们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了?”

覃奇:“护法院在天罗教中,是一个比较随便的地方,所以,我们也听到很多的消息,因而,天罗教不会放过我们……”

语声一顿,接道:“尤其是护法院中人,一旦叛离,他们会不计任何代,必予追杀而后已。”

东方亚菱道:“覃兄,你是否愿意和我们走在一起呢?”

覃奇苦笑一下,道:“在下已经和诸位同行了。”

东方亚菱道:“我们的处境很险恶,你们留在此地,我们是欢迎得很,但别对我们寄望大深,那会使你失望:“覃奇道:“久历江瑚上的风险,使我学会了应付死亡的方法。我们对天罗教的追杀,已不存逃避希望,和诸位走在一起,只是把力量集中起来,多讨回一些死亡的代。”

东方亚菱道:“两位能把生死置于度外,晚进十分敬佩,只是,任何一个团体的行动,都必须有一个发号施令的人……”

覃奇道:“我明白姑娘的心,对姑娘的才慧、断事,更是由衷的敬服,附随骥尾,自是愿听命行事。”

东方亚菱道:“既是如此,我们很欢迎两位的合作。”

覃奇笑一笑,道:“姑娘在此地留下了多少人手?”

东方亚菱道:“有数十位之多。”

覃奇道:“姑娘对找不出他们留下暗记一事,看法如何?”

东方亚菱道:“他们无法抗拒天罗教全力攻击,但也不致于被他们杀得不留一人,不论任何惨烈的搏杀,他们郁该有留下暗记的时间和机会。”

覃奇道:“天罗教能把江瑚上很多归属不同的人,组合在一起,主要的是他们有一套完整、精细的驭方法。”

东方亚菱道:“覃兄之意,可是说他们会派人清除留下的暗记?”

覃奇道:“他们也可能全遭屠杀。”

傅东扬道:“这,有些不大可能吧?”

覃奇道:“在下之言,并非是无的放矢,他们确然具有着这样的能力。”

东方亚菱点点头,道:“我相信覃兄之言,不过,我相信他们大部份是天罗教主生擒而去。”

南宫玉真:“生擒这些人比杀了他们还要困难一些。”

东方亚菱道:“天罗教有这份力量。”

南宫玉真道:“咱们应该如何?”

东方亚菱道:“不论他们的遭遇如何?用不着咱们去找他们了:“南宫玉真道:“为什么?”

东方亚菱苦笑一下道:“他们会来找咱们。”

南宫玉真道:“你是说天罗教?”

东方亚菱道:“我相信,天罗教会利用那一批人质胁迫我们就范。”

南宫玉真道:“菱表妹,眼下情势,咱们应何以自处呢?”

东方亚菱道:“表姐有何高见?”

南宫玉真道:“目下情势已成了水火难容之局,咱们不找人,人也会找上咱们,那就不如掌握主动,和他们拼一场算了。”

覃奇道:“恕在下多口,姑娘准备如何对付他们呢?”

南宫玉真道:“约集一批人手,找一个机会和他们决一死战。”

覃奇道:“这个,这个不是上策。”

东方亚菱道:“覃兄的看法呢?”

覃奇道:“天罗教人多势众,而且他们作事又一向不择手段,所以,只宜智取,不能硬拼。”

东方雁道:“彼此已经照了面,除了放手一拼之外,在下就想不出还有什么辨法能够避免这一场恶战。“覃奇道:“东方兄,不是我姓覃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单是我们这点实力,完全没有取胜机会。”

南宫玉真道:“不论胜负的结果如何,这一仗已经无法避免了。”

覃奇道:“至少,咱们应该尽量不打这一仗,最好别打。”

南宫玉真道:“就算咱们可以忍辱负重,但无法避开天罗教的追踪,一旦被他们追上了,还是要非打不可,咱们总不能束手待毙吧:“覃奇苦笑一下,道:“以姑娘气功之高,确可和华一坤那样的人物一拼,但咱们这群人中,能够和姑娘媲美的,只怕难再选出几人?”

南宫玉真道:“覃奇,人家要打,咱们别无选择,只有非打不可一途,天罗教人多势众,百日灵通,咱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东刀亚菱轻轻吁一口气。道:“表姐,我想过了覃奇的话,咱们不能打,定要打,也得另一个打法。”

南宫玉真道:“怎么一个打法?”

东方亚菱道:“尽量避免和他们对手相搏,用奇门阵图和重重埋伏,阻挡他们的追击。”

南宫玉真道:“以表妹之才,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但咱们又能逃得多久呢?”

东亚菱道:“逃一天是一天,只要咱们能够逃,就不和他们打:“南宫玉真道:“蛤蟆、毒蛇垛端阳,垛过一刻是一刻么?”

东方亚菱道:“表姐,多一刻,咱们就多一刻机会。”

南宫玉真道:“我还是不太明白,表妹可否说得清楚一些。”

东方亚菱道:“他们人多,也不重视人命,伤十个八个,也无关紧要,但咱们却伤不起,咱们只有这些人。”

南宫玉真道:“哦……”

东方亚菱道:“所以,我们要打也不能打硬仗……”

目光一掠南宫玉真,接道:“表姐,能者多劳,我调配人手时,可能会不太公平,远望表姐担待。”

南宫玉真点点头,道:“我明白。”

东方亚菱道:“好,咱们立刻动身。”

傅东扬原想走的山道,断涧绝壁,再加上东方亚菱奇门布置,自然是可以阻挡追兵,却不料东方亚菱是哪里热闹,哪里行,穿城过府,越是人多地方热闹越好。不论他们一行人如何走法,但只要一停下来,就有人送过一封慰问辛苦的书信上来。

信上的措词,都很客气,尤其对东方亚菱和南宫玉真,更是极尽奉承之能事。每一封信上,都是特向两人致候。

每封信都是由兰兰拆开之后,先行检查了一遍,然后再交给东方亚菱。

每封信上的口气,都大致相同。

每到一个地方,都有那么一封信,都及时而至,这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论他们走到哪里,都无法脱离天罗教的监视。

这一日,走的是一个荒凉小径,南宫玉真特别留心,但却一路上,未发现可拟的事物。

这日,中午时分,在一个小镇的饭店之中。

进入小店落座之后,却有一个店伙计捧着一封信来,道:“哪一位是东方姑娘?”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我!什么人留给我的信。”

店伙计道:“一个穿着长衫的先生,他交了这封信给小人,也交了十两银子,告诉小人说,姑娘等一行,午后必到。”

东方亚菱道:“他替我们预付了饭钱?”

店伙计道:“是,他先付了钱,要小人替你们准备一下,因小店地处偏僻之境,客人不多……”

东方亚菱接道:“我知道你们要准备一下。”

店伙计赔着笑,道:“我们已替诸位买了鸡鸭鱼肉。”

东方亚菱伸手接过书信,道:“你去吧:替我们准备酒饭。”

店伙计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东方亚菱展开书信,凝目望去,只见上面写道:不管天涯海角,都有我们的人,希望姑娘三思。

东亚菱随手把信笺交给南宫玉真,道:“表姐,他们口气已经有了转变,看来,很快会以武相对付了。”

南宫玉真道:“亚菱,他们是不是在选择什么?”

东方亚菱道:“是:他们在选择一个适当的地方,然后下手。”

南宫玉真道:“表妹,那么说来,咱们坐以待敌了?”

东方亚菱道:“是:咱们原先的打算全都用不上了……”

覃奇苦笑一下,接道:“姑娘,看来天罗教对诸位确然是很费心机了。”

傅东扬笑道:“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亚菱姑娘。”

覃奇沈吟了一阵,道:“这一次的行动,以华副教主领头,动员了大合堂和四旗坛主,护法院只是从旁协助,这和以往的情形大不相同,对付武林同道,江瑚高手,大郁由护法院中之护法出手,而且,都是用的霹雳手段,人数不多,暗中攻击为主,这一次,对诸位却是人反常态,动员了数百人,摆出了很大的阵势,老实说,雷声大雨点小,这是天罗教中,从来没有的事。”

东方亚菱道:“不错,他们只是想,亮出了强大的实力,使我们屈服在那强大的实力之下,这连绵不绝的函笺,也只是一种心战罢了。”

覃奇道:“姑娘对他们十分重要了?”

东方亚菱道:“好像如此,不过,他们不会对我永远忍耐,这封短短的信上,已然露出杀机,如是推想不错,这餐饭后,就可能要彼此照面了。”

覃奇说道:“他们能对姑娘如此容忍,在下已经觉着有些意外了。”

东亚菱道:“来吧!要来的,总归要来。”

覃奇道:“姑娘,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请教?”

东方亚菱道:“覃兄情说!”

覃奇道:“姑娘,咱们走这一条路,不知行向何处?”

东方亚菱道:“找几个人。”

覃奇道:“找人?找什么人?”

柬力亚菱道:“天罗教实力如此强大,但恐怕咱们这几个人自然足无法和他们抗衡,所以,我们要一些帮手。”

这几句话,不但听得覃奇一呆,就是傅东扬,也都听得大惑不解。

覃奇苦笑一下,道:“姑娘,当今江湖之上,除了少林寺倾力而出之外,在下想不出,当今之世,还有什么人,能够阻止天罗教?”

东方亚菱目光转动,环顾了群豪一眼,笑道:“那人住在一个江瑚上无人知道的地力,但他是唯一能阻止天罗教的高人……”

南宫玉真接道:“表妹,他既住在一个无人所知的地,咱们又要去哪里找他呢?”

东方亚菱道:“不知道,表姐,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 断事明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