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48章 血雨腥风

作者:卧龙生

流星剑虽然是快如闪电,但却一直无法冲破大虚子那凌厉的剑势。

秦琪一连攻出了九十六剑,才停下了手。

天虚士封过了九十六剑,脸上已见了汗水。秦琪更是脸上苍白。似乎是用尽”卜月,天虚子吁一口气,道:“阁下怎么不攻了?”

秦琪道:“在下已攻出了九十六剑……”

天虚子接道:“我知道,这就是闻名天下的流星七快剑么?”

秦琪冷冷道:“七剑只有七招,但我攻出了九十六剑。”

天虚子道:“秦兄的流星剑法,果然非凡,一出手,就不容人有还手的机会,只可惜,秦兄只攻了九十六剑,如若你秦兄能再多攻几剑,贫道只怕就封挡不住了。”

秦琪冷笑一声,道:“老道士,少说风凉话,我一口气攻出九十六剑,已尽了我最大的力量,流星剑高的成就,也不过能在一口真气运转之下,攻出一百八剑,我能一口气攻出了九十六剑,老实话,那已经是很高的成就了。”

天虚子道:“你如能在一口真气运转之下,攻出一百零八剑,也许贫道就接不下了。”

秦琪叹口气,道:“老道士,秦某有一事,想不明白,清教阁下……”

天虚子道:“秦兄情说。”

秦琪道:“秦某人一口气攻出了九十六剑之后,一口真气运转不及,露出了很大空隙,那时间,你如乘机反击,秦某至少可以伤在你的剑下。”

天处子微微一笑,道:“贫道接下九十六剑,也是勉力而为,老实说,贫道也看出了你的空隙,但那时间,我也没有反击的馀力了?”

秦琪黯然一叹,道:“老道士,你可以接下我流星九十六剑,但你无法挡住我二十四位飞剑手。”

天处子道:“哦!”

秦琪道:“二十四位飞剑手学的武功,都是杀人的方位,他们不论究江瑚规矩,只讲究杀人的技术,二十四个人,兵刃,暗器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个人,武功再一口匹,也无法阻止他们二十四个人的联手合攻。”

天处子道:“多谢指教。”

这时,秋飞花、南宫玉真拥护着东方亚菱,缓步行了过来。

东方亚菱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低声对天虚子道:“老前蜚,请他们能够作主的人,出来和我谈谈。”

天虚子微微颔首,道:“秦琪。这一位,就是东方姑娘,你来见过。”

秦琪一拱手,道:“在下秦琪,久仰东方姑娘之名,今日有幸一会。”

东方亚菱道:“秦兄在天罗教中,是什么身分?”

秦琪道:“在下只是一位堂主。”

东方亚菱道:“天罗教辖有八堂一院。但不知道阁下是哪一堂。”

秦琪道:“在下是执掌黄旗堂?”

东方亚菱道:“原来是黄旗堂主。”

秦琪道:“不错,姑娘有什么吩咐?”

东方亚菱道:“晚辈很少在江瑚上走动,这一次可算得初出茅芦,不知道秦兄何以知晓晚辈之名。”

秦琪似是未料到她会有此一问,不禁一呆。沉吟一阵,才缓缓说道:“不瞒姑娘,在下听到姑娘的大名。是由敝教的命谕上得到。”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我本是藉藉无名之人,如若说我有点名气,那也是贵教主赐予,他能在一夕之间,使我成名江,只可惜,知晓我东方亚菱的人,只限于你们天罗教。”

秦琪道:“这就行了,你在天罗教中成了名,和在武林中成了名,并无不同。”

东方亚菱淡淡一笑,道:“这么说来,贵教已自栩为可代表整个江瑚了?”

秦琪道:“天罗教虽然不是整个江瑚,至少拥有了目下江上一大半的宝力,你所可以遇上的江瑚人物,大概都会是我们的人,人人都会知道你姑娘的大名。”

东方亚菱道:“这个我相信,天罗教一天不星散江瑚,一天就不会放过我们。”

秦琪道:“东方姑娘,如若天罗教放过了你姑娘。你姑娘会不会放过天罗教中人呢?”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我们一直被贵教追逐。”

秦琪道:“在下只是一个堂主,对教中的事物,知晓不多。所以,在下无能回答。”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秦堂主,你如一点也不能作主,咱们就不谈正事了。”

秦琪道:“不谈正事,谈什么?”

东刀亚菱道:“谈谈家常话。”

秦琪道:“家常话?这个,在下就不知从何说起丁?”

东方亚菱道:“如若你秦堂主连家常话也不会谈,请换个人出来,最好是能作主的人。”

秦琪道:“单是谈目下场中的事,在下倒可以作得一点主意。”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好:那咱们就谈谈现场的事了。”

秦琪道:“好:姑娘隼备如何?”

东方亚菱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秦琪道:“相当的多……”

东方亚菱接道:“几位堂主?”

秦琪道:“把区区在下也算上去,大约有四位具有堂主身分的人。”

东方亚菱道:“去告诉他们,现在立刻撤走。”

秦琪道:“为什么?”

东方亚菱道:“一盏热茶工夫之内,还不见贵教中人撤离,我会立刻大开杀戒。”

秦琪笑一笑,道:“姑娘无所不能,布下了五行奇门阵法,咱们江瑚草莽,还真的无法识得阵势变化,无法攻入,识阵之人未到此之前,咱们只有把姑娘围困在此。但如姑娘要遗人出阵,那也是给咱们一个机会了?”

东方亚菱冷笑一声,道:“你可是觉着我们只能怖阵拒敌,武功上无法胜得你们了?”

秦琪道:“那也不错,但如此动手,大家相拼,我们也至少有动手一战的机会了。”

东方亚菱:“秦琪,我只是不愿意大开杀戒,闹出一片血雨腥风,但我也不愿坐待你们集中了全力,再行发动攻击。”

秦琪道:“所以,姑娘要先发制人,准备破围而去?”

束刀亚菱:“破围而去,或是觅地再和你们一抉死战,这个由我决定,不劳你们费心。”

秦:“咱们奉有令谕,严密围堵,不许你们有一人离开。”

东方亚菱点点头,道:“这就是了,贵教主不知几时可以到?”

秦琪道:“敝教主的行踪,一向无人知晓,他也许早来了。”

东刀亚菱道:“秦琪。华一坤和贵教主率领的护法院中高手未到之前,你们还不是我的敌手,现在,我要你们立刻下令撤退人手,不可再拖延时刻。”

秦琪冷笑一声,道:“姑娘,你这样咄咄逼人的口气,不觉着欺人太甚?”

东方亚菱道:“那总比一个人,去了性命好些。”

秦琪笑一笑,道:“东方世家也许真有绝世之学,不过,咱们人数众多,两相抵消,在下相信,至少咱们可以打个平手……”

东方亚菱淡淡一笑,接道:“秦琪,你是执迷不悟,这些人,可都是你的属下么?”

秦琪道:“不错,他们大都是黄旗堂下的人。”

东方亚菱道:“好:先击溃你的黄旗堂。”

突然,举步向外行了出来。东方亚菱不会武功的事,天罗教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当她举步走出来时,不但秦琪一怔,就是秋飞花和南宫玉真,也都吃了一惊,急急随行身后,追了土来。

秦琪冷笑一声。道:“姑娘,天罗教中人,都知你不会武功,你唬不倒人。”

东方亚菱道:“你可敢试试么?”

秦琪冷冷说道:“有何不可?”

举手一挥,身后两个大汉,快步行了过来,迎向东方亚菱。

南宫玉真和秋飞花,分左右抢了出来。

但东方亚菱未容两人出手,右手一抬,两个大汉突然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

秦琪脸色一变,道:“姑娘好高明的暗器手法。”

东方亚菱道:“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你如不立刻撤走,我们立刻取你们的性命。”

秦琪道:“就凭姑娘这手暗器么?”

东方亚菱道:“这不过是手法之一罢了。”

秦琪口中虽然强硬,内心之中,却是震动不已,这暗器手法,精妙无比,简直无法闪避。

如是东方亚菱对他出手,老实说,秦琪也没有垛开的把握。

东方亚菱的目光,突然转注到秦琪的脸上,冷冷说道:“秦琪,你瞧出来没有?”

秦琪微微一怔,道:“瞧出什么?”

东方亚菱道:“我用的什么暗器?”

秦琪道:“这个么?在下未瞧清楚。”

东方亚菱冷笑一声,道:“试试看,你能不能垛过我的暗器?”

秦琪心中虽惊骇莫名,但面子上却又不下去,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姑娘既如此说,在下只好试试了。”

语气之间,充满着勉强。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秦琪,去吧:告诉他们,就说我说的,要你们立刻撤走,如是不肯听我之言,你们将付出最大的代。”

秦琪冷笑一声,道:“杀人一千,自损八百,姑娘杀咱们十个人,换你们一个人,你们也拼不过我们。”

东方亚菱道:“如是我杀你们数十数百,自己一人不损呢?”

秦琪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东方亚菱道:“不信,咱可以试试,但你作不了……秦琪接道:“至少,在下可以指挥黄旗堂中人。”

冻方亚菱脸色一变,冷冷说道:“好:那就先行消灭黄旗堂。”

话声甫落,两条人影,已由东方亚菱身后,疾飞而出,直奔向秦琪。

秦一吸气退后八尺,喝道:“杀上去:“二十四名飞剑手,突然一齐出手,二十四把长剑,寒光闪动。东刀亚菱双手齐扬。当先而行的四个飞剑手,突然倒了下去。南宫玉真、秋飞花紧随着冲了出来。这些飞剑手,本已有一套对敌之法,但一上来,先倒下四个人,整个阵势的发动,立刻缓了下来。就那一缳之间,秋飞花和南宫玉真已冲了出来。两个人剑如闪电,寒芒过处,响起了数声惨叫。南宫玉真一剑如虹,三个飞剑手,丧命剑下。秋飞花也杀了两个人。先发后至约两条人影,是追风、摘星,在剑手混乱之下,两人也各自伤了一人。这些夸誉江湖的飞剑手,阵势还末摆出来,已然伤了一半之多,不禁阵法大乱。南宫玉员之剑招奇幻,闪转飞剑手中,剑战掌拍,眨眼间,又伤了三个人。秦琪眼看自己苦心训练的剑手,来不及施展所学,已伤在对方的快速剑招之内心中那份焦急、痛苦,简直是如刀搅、剑穿。过度的惊痛,使他一时呆在当地,连话也说不出口。二十四位飞剑手,是整个黄旗堂中的精锐,如是这二十四位飞剑手,全数被杀了,黄旗堂就完全没有和人争胜的本钱。他痛惜自己十年的苦心,废于一旦。南宫玉真和秋飞花飘忽的身法,有如魔影飘风一般,闪转在剑手群中,使得那些剑手,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只要再有片刻工夫,这二十四位剑手,必将完全死伤在两人的剑下。这时,东方亚菱却突然大声喝道:“两位请住手了。”

南宫玉真和秋飞花应声而退。

虽然如此,但二十四名剑手,已然死了九个,伤了七个,还馀下八个好的。

秋飞花和南宫玉真的剑诣,出手很绝,不是伤了那些人的关节,就是破了他们的气功,使他们没有再战之能。

秦琪急急奔了过去,查看地上伤死的人。

他只每人看了一眼,已知死者无救,伤者难再派上用埸:一十四个剑手,只馀下了八个。

如非东方亚菱及时阻止,这八个看来也难以留下性命。

看过了秋飞花和南宫玉真的出手方法,秦琪心中也有寒意。

十六个剑手的死伤,使得秦十分伤心,虽然十分伤心,但却没有追究的勇东方亚菱道:“秦琪,你还想试试么?”

秦琪知晓二十四剑手的武功,这些人如是联手对敌,秦琪地无法撑过十回合。

这一阵快杀、急攻,使得秦琪完全丧失了抗拒的勇气。

轻轻吁一口气,秦琪缓缓说道:“姑娘,撤退了黄旗堂中人,于事无补。”

东刀亚菱道:“这么说来,你作不了主?”

秦琪道:“谁也作不了主,我们都是听命行事的人。”

东方亚菱微微一皱眉头,笑道:“你二十四个剑手,死伤了十六个,此后再无法和另外六旗堂主一争高下了。”

秦琪道:“姑娘不但胆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血雨腥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