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49章 惊天动地

作者:卧龙生

她的心情似是很坏,已经失去了平日的镇静和平衡。

东方雁也发觉了东方亚菱有了很大的转变,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

她失去往日的欢笑。也失了那一份聪明中不失娇稚的少女情态。

她好像长大了很多,也多了大多的愁,难道这生死经历,使她大早的迈入老境?

只见东方亚菱挥挥手,道:“就在这地方休息一夜,分成三队守卫,休息的人,要好好的休息,尽量使体能恢复,我们可能随时会再遇上天罗教中人的袭击,随时可能会发生一场激战。”

她神情冷厉,就是南宫玉真也不敢再去多言。

群豪退了下去。

东方亚菱四顾了一眼,道:“兰兰、秀秀扶我到四面瞧瞧去。”

南宫玉真望着东方亚菱缓缓而去的背影,轻轻叹息一声,道:“秋兄。你瞧出来没有?秋飞花道:瞧出来什么?南宫玉真道:“亚菱变了,变得充满伤,她已逐渐失去了控制自己的能力。”,秋飞花尴尬一笑,好像有那么一点。

南宫玉真道:“不止一点,而是变得很多,咱们所有的人,都瞧了出来。”

秋飞花道:“姑娘的意思是……南宫玉真低声说道:“秋兄,好好的对待她、安慰她,为了武林大局,为了天下苍生。”

秋飞花道:“我!不知从何着手?”

南宫玉真撇撇嘴,道:“你感做出来那等惊天动地的事,难道不敢说几句缠绵慰藉的话么?”

秋飞花双颊飞红,黯然一叹,道:“姑娘指教。”

南宫玉真示意追风、摘星退远一些,席地而坐,道:坐下来,咱们仔细的谈谈,不过,别让人瞧出了破绽。“秋飞花依言坐下,道:“玉真,我也觉着她变了,她才慧过人,一切都是那么莫可预测,我真不知如何才能给她一些慰藉。”

南宫玉真道:“亚菱表妹虽是个非常人物,但她是女人,是女人,都喜欢听一些甜言蜜语,难道你几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么?”

秋飞花道:“我,我……”

南宫玉真奇道:“飞花,你好像很怕她。”

秋飞花苦笑一下,道:“你们只是看到她外型的苦……”

南宫玉真哦了一声,接道:“你,难道还发现了什么?”

秋飞花道:“她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我看得出,她似乎是有意和我保持一段距离。”

南宫玉真听得一某,道:“有这等事?”

秋飞花道:“是……”

南宫玉真道:“为什么?”

秋飞花道:“在下如若知道为什么?也不感觉惊奇了。”

南宫玉真道:“这就奇怪了,你为什么不问问她?”

秋飞花道:“怎么问呢?”

南宫玉真道:“好,我去问她?”

秋飞花道:“玉真,算了,也许她是被天罗教这等强敌困扰得心神不宁,人人都敬重她、依靠她,那就加重了她心上的负担,倘若在此时此刻又增加她心中不安呢?”

南宫玉真沉吟了一阵道:“说的倒也有理,不过,我想,这件事我一定要问清楚,等她心情好的时候,我再问她。”

秋飞花道:“咱们身在天罗教的大包围申,一日不能脱围,她恐怕就一日不能心情开朗。”

南宫玉真道:“我会尽量的忍耐。”

秋飞花道:“但愿姑娘以大局为重,别和亚菱有所冲突。”

南宫玉真笑道:“这一个,你放心,我们不会冲突,老实说,对小表妹,我是由内心中生出敬重,只有她的才慧、智能,才能领我们渡过难关,也只有她可以保存下武林中这份正义。”

秋飞花道:“姑娘心有此想,那就好说了。”

南宫玉真轻轻吁一口气,道:“秋飞花,别把我看成个任性的女人,我会作最大的忍让,所以,你心中不要顾忌什么,全心全意的去对待她。”

秋飞花叹息一声,慾言又止。

东方亚菱已巡视过四周回来。

遣退了兰兰、秀秀后,缓缓对傅东扬,道:“傅前辈?”

傅东扬缓步行了过去,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东方亚菱道:“晚辈心中有一件疑问,一直想不透。”

傅东扬道:“姑娘想不通的事,怕傅某人地想不通了。”

东方亚菱道:“晚辈也不寄望老前辈能够一口答覆,晚辈只是想和老前辈讨论一番罢了。”

傅东扬道:“姑娘吩咐,在下洗耳恭听。”

东方亚菱道:“你看天罗教中人,今夜会不会攻来?”

傅东扬道:“在下相信姑娘,选择此处宿营,乃有拒敌之策。”

东方亚菱道:“有过了那一次困于匣擎手的教训,晚辈自信会小心多了。”

傅东扬道:“这就行了,姑娘胸藏玄机、手握智珠,在下相信姑娘你会有妥善的安排了。”

东方亚菱举手理一下安边飘浮的秀发,走到傅东扬一处生了下来,缓缓说道:“老前辈,晚辈想请教一件事,不过,我可先要老前辈说一句话。”

傅东扬怔了一怔,道:“什么话?”

东方亚菱道:“我要老前辈答应,咱们谈的事,不告诉任何人,也不立刻追究!”

傅东扬警觉到事情严重了,哦了一声,道:“好,在下答应。东方亚菱道:“老前辈,尽你所知的告诉我,秋飞花的身世来历。”

傅东扬怔了一怔,道:“秋飞花有什么问题?”

东方亚菱道:“老前辈,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是希望多了解他一些。”

傅东扬道:“他是一个孤儿,自幼流浪江湖,无家可归。东方亚菱道:“老前辈,你认识他时,他有几岁?”

傅东扬道:“大约有八九岁吧?”

东方亚菱道:老前辈,你为什么要把他收入门下?“傅东扬道:因为,他生俱了一副很好的练武骨骼。”

东方亚菱道:“只有这点原因么?”

傅东扬道:不错,那时他年纪大轻,还瞧不出别的什么!“东方亚菱道:“老前辈,像秋飞花这样的人物,武林之中,应该有很多人希望把他收入门下。傅东扬道:应该如此。东方亚菱道:他在江湖上流落很多年,别人为什么不收他,一直等到遇上老前辈才把他收入门下?”

傅东扬道:“这个,这个,秀才从未想过这件事。”

束方亚菱道:“现在,老前辈想到了,看法如何?”

傅东扬道:“姑娘,在下末想过这件事,不过,秋飞花跟了我十几年,秀才从来役有发觉过他有什么可疑之处。”

东方亚菱道:“老前辈,秋飞花这个名字,可是你给他取的么?”

傅东扬道:“这倒不是。”

东方亚菱突然转过头去,双目盯注在傅东扬的身子,道:“傅前辈,那名字是如何取的?”

傅东扬道:“他颈上挂着一个玉牌,玉牌之上,写了‘秋飞花’三个字。”

东方亚菱道:“那玉牌上,除了这三个字外,还写了什么?”

傅东扬道:“没有,后背只有一幅图案。”

东方亚菱道:“画的什么?”

傅东扬道:“这个,秀才倒没有仔细瞧过,事实上,秀才也没有瞧清楚。”

东方亚菱道:“老前辈,那玉牌,放在何处?”

傅东扬道:“年轻的时候,他一直挂在颈间……”

东方亚菱接道:“我怎没有看见过……”

忽然间,觉着话有语病,双颊泛红,立时住口不言。

傅东扬道:“以后,他长大了,觉着在颈间,挂一个玉牌。不大好看,所以,就把它收了起来。”

东方亚菱道:“原来如此……”

傅东扬道:“姑娘,能不能告诉我,秋飞花有什么不对?”

东方亚菱道:“老前辈一定要问,晚辈也不能不说了,我对秋飞花有些怀疑。”

傅东扬道:“怀疑什么?”

东方亚菱道:“我忽然觉着他来路不明。”

傅东扬道:“姑娘,秀才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这一点,我相信姑娘会信任我。”

东方亚菱道:“有两点可疑;他曾经有两次应该遇上很大的凶险,但却安然无事。”

傅东扬道:“这个,姑娘,能说得详细一些么?”

东方亚菱道:“老前辈,你可是不相信我的话么?”

忽然,流下来两行清泪。

傅东扬吃了一惊,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傅某人说错了什么?”

东方亚菱道:“不是,这不干你的事,是我自己的感觉。”

傅东扬叹息一声,道:“姑娘受的委屈大多了,在下也明白,像你这样的年龄,负担了如此多的痛苦,如加于我秀才的身上,傅某人也是一样的承受不了。”

东方亚菱叹息一声,道:“老前辈,面对强敌,能使我一展胸中所学,老实说,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件痛苦事,还有你们这么多一流高手,为我之助,我心中只有高兴,我痛苦的是我自己大过没用……”

傅东扬笑一笑,接道:“姑娘说笑话了,像姑娘这等人才。放眼人间,能有几人,你如自谦无用,我们岂不是完全成为废物了。”

东方亚菱道:“傅前辈,我不悔恨作过的什么错误,但我为情所牵,不能放手施为,那份幽深的痛苦,对我这样的人,实是人残酷了一些。”

傅东扬忽然间,变得脸色凝重,肃然说道:“姑娘,你肯定秋飞花靠不住么?”

东方亚菱仰望一天星光,缓缓说道:“可怜的是,他自己也可能不知道,这是千古未有过的设计,你是武林中有名的义侠人物,饱学多智,极受武林同道的敬重。在你的身侧,安排下一个伏兵,一颗死子,也许有一天,会发生叫人意想不到的力量。”

傅东扬冷肃的脸上,闪掠过一抹悲痛之色,道:“姑娘,就算秋飞花是他们派来的人吧?但秀才观察了他十年,至少,他心术还不大坏,这些年来,跟着我,虽然武功没有学好,但他却读了不少的圣贤书,应该有着分辨是非的能力了,姑娘如若同意,咱们干脆就揭明了这件事,要他自作抉择!”

东方亚菱摇摇头,道:“老前辈,这个不大可能,他们如没有绝对的控制把握,怎会安排这样一个伏兵。”

傅东扬道:“大是大非,正邪分明,十几年教养亲情,我不信他会冥顽不灵。”

东方亚菱道:“太多的原因,会使一个人犹豫难决,会使一个人,临时生变。”

傅东扬道:“姑娘,以你的绝世才慧,想想看,会有些什么事,能使他背弃良智、背弃师徒之情。”

东方亚菱道:“亲情母爱,就可使他动摇,咱们对他的来历一无所知,怎知他真是一个孤儿,怎知父母早已不在人间?”

傅东扬沉吟不语。

东方亚菱幽幽接道:“最可怕的,他可能早被人在身上动过手脚,意志和心神,都难自主。”

傅东扬道:“这个,可能么?世上最好的葯物,也该有一点蛛丝马迹可寻,这些年来,我怎会一点也瞧不出来?”

东方亚菱道:“前辈可能有所疏忽,因为你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傅东扬咬咬牙,道:“我相信姑娘的智慧,如是咱们真的无法防止他为害大局,那就先把他除去。”

东方亚菱道:“杀了他?”

傅东扬道:“未尝不可,再不然废了他!”

东方亚菱道:“傅前辈,你知秋飞花是我的什么人?”

傅东扬一怔,道:“这个,他大有福气,算是你的情侣吧!”

东方亚菱道:“不是情侣……”

傅东扬接道:“那就更好办了,为了大局,傅某人可以不顾师徒情份。”

东方亚菱道:“但我不能身犯大逆,设计谋害亲夫。”

傅东扬怔了怔,道:“谋害亲夫……”

东方亚菱这个柔媚的小姑娘,遇上大事时,却有着过人的勇气,凄凉一笑,通:“傅前辈,我和飞花之间,只缺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许世俗人间,还不承认我们是夫妻,但我的内心中,已把他视作了我的丈夫,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活得心安一些,坦然一些,不论将来的后果如何,也不论秋飞花对我是否真情真意:但我会对自己做下任何的错误事情负责。我这样说,老前辈应该了解。”

她脸上是一片肃穆、庄严的神情,她说的是那么认真、直率,毫无隐瞒,大有一副慷慨赴义的味道。

需知在那时代中,礼教十分森严,男女授授不亲,虽然是武林中儿女,不大受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惊天动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