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52章 无影三刀

作者:卧龙生

江万里却脸色沉重,缓缓说道:“好小子,你不错!”

秋飞花道:“夸奖,夸奖……”

忽然间,振腕而起,连攻三剑。

这三剑威势如山,竟然把江万里击退了两步。

江万里神情愈见凝重,缓缓把刀收隐肘后。

覃奇道:“秋少儿,他要施展无影之刀了,你要多多小心。”

秋飞花举剑平胸,神与剑会。

江万里高声说道:“覃奇,你不妨多告诉他一些,你根本没有见过我的无影三刀,谅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覃奇冷冷说道:“江万里。你自甘堕落,如今有机会使你脱离天罗教的护法院,但你竟然不敢,事实上。你在护法院中,地位虽然是比我们稍高一些,我相信你过的日子,不会比我们快乐。”

江万里淡淡一笑,道:“覃奇,你纵然舌头莲花,也一样无法把我说服,我要把你生擒回去,据背叛本教的规律治罪。”

覃奇道:“这一个,在下可以担保,你无法如愿。”

江万里道:“为什么?”

覃奇道:“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江万里道:“你是说,我不是你的敌手?”

覃奇道:“那倒不是,平心而论,阁下的武功,比起贾某人来。似乎是高明那么一点,不过,真要打起来,在下相信可以支持这几个十招。不致落败。”

江万里道:“覃奇,你有机会试试的!而且,就在眼前。”

秋飞花冷冶说道:“江万里,区区正在恭候阁下的无影三刀。”

江万里道:“阁下稍安勿躁,很快,你就可以尝到无影三刀的滋味了。”

秋飞花嗯了一声,道:“如果阁下,再要拖延下去,区区就只好先出手了。”

江万里道:“好!阁下小心了。”

忽然一刀削了出去。

这一刀,并无什么出奇之处,但刀出如电,快速异常。

秋飞花道:“这就是无影刀法么?”

口中说话,人却霍然向后退了五步。

江万里哈哈一笑,道:“这一刀很平凡,阁下为什么不接下来呢?”

秋飞花道:“阁下这一刀,暗藏变化,不是真正的无影刀法。”

江万里道:“哟!阁下见过无影三刀?”

秋飞花道:“没有。”

江万里道:“没有见过,你又怎知那不是无影刀法?”

秋飞花道:“在下虽然没有见过无影刀法,但在下相信阁下的技术绝不止此。”

江万里点点头,道:“看来,在下今日真的遇上劲敌了!”

突然刀光一闪,劈了过去。

这一刀,来势极怪,刀光是削向前胸,但秋飞花却感受到。一股冷厉的刀气,斩向了双腿。

这就是无影刀。

秋飞花早已凝神戒备,忽然向后退开七尺。

他全神凝聚,连剑待敌,但仍然晚了那么一刹那。

刀光削破了裤管,而且,伤到了肌肤。

秋飞花感觉到腿上一阵巨疼。

显然,腿上的伤势不经。

江万里淡淡一笑,道:“阁下。你受了伤?”

秋飞花道:“我知道,伤得不算大重,至少,我还可以和你动手。”

江万里道:“这才是第一刀。”

秋飞花道:“是!找大意一些,所以,受点小伤。”

江万里道:“阁下请接我第二刀。”

话说完,刀已出手。

秋飞花这一次,早已有了戒备,江万里向前一欺身时,秋飞花也同时发动,长剑出手,化成了一片光芒。

寒光如带,还罩了全身之上。

但闻当当两声,两人霍然分开。

江万里的无影刀法,果然是快速异常,轨这一瞬间,他已经攻出了七刀。

这七刀威猛绝伦,但却无法在秋飞花浑身剑光环绕中,找出一点空隙。

江万里叮了一口气,道:“好剑法!”

秋飞花亦自暗暗惊心,忖道:“这无影刀的确凌厉,适才刀气连攻了我数处要害。如非全力防守,这一阵,必然会伤在他的刀下了。”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彼此,彼此,无影刀不但攻势奇幻、快速,而且,还具有着强烈的摧坚之力。”

江万里道:“阁下剑气如岂,已到了相当的成就了。”

秋飞花还禾来得及答话,江万里又抢先说道:“无影三刀,在下只攻出了一刀。”

秋飞花道:“哦!”

江万里道:“还有两刀,阁下是否还要等在下先攻呢?”

秋飞花道:“无影三刀,在下才见识了一刀,岂不是一大憾事?”

江万里道:“这么说来,阁下还要接在一刀了秋飞花道:“不错!”

江万里哈哈一笑道:“小心了。”

话出口,突然一刀,劈了过去。

秋飞花吸一口气,长剑疾划出一道银虹封住了对方的刀势。

眼看刀剑就要相触在一起,江万里突然刀势一沉,由下面向上翻起,刺向秋飞花的小腹。

这一刀,十分奇怪,完全脱离了常规,刀势从一个绝不可能的角度,攻了过来。秋飞花心头骇然向后退了两步,剑招如电,刺向江万里的前胸。

原来,那一刀无论如何,已无法用剑势封开,只好一吸气,向后避开,乘势还击一剑。

刀光掠过秋飞花腿上扫过。秋飞花的剑势,也顺着江万里前胸掠过。

剑光掠着前胸,衣衫破裂,前胸上也渗出了一片鲜血。

秋飞花这一剑,也出了剑法常规,正是无难翁传他的武功。

江万里一退八尺,冷冷说道:“阁下的剑势也很怪异!”

秋飞花点点头,道:“咱们也领教了阁下的无影刀了,果然是刀路怪异,现在,你还有一招了。”

江万里嗯了一声,道:“阁下和无难翁有什么关系?”

秋飞花道:“那是在下的再传恩师。”

江万里呆了一呆,道:“你跟无难翁学过武功么?”

秋飞花道:“不错!”

江万里轻吁一口气,道:“难怪你能破解在下的无影刀。”

秋飞花道:“阁下还有一刀,可以攻了,如是再不出手,区区就要反击了。”

江万里道:“无影刀一招九变,第一刀,在下攻出了六变,第二刀,攻出了三变。第三刀也有九变,在下倒要试试看,能用出几变?”

秋飞花道:“江万里,我说过要见识你无影三刀,一定会给你一个施展的机会。”

江万里突然举刀一挥,幻起了一片光幕。

对无影刀的利害,秋飞花已经领教,眼看他刀幻塞已,心中大为紧张,立时举剑戒备。

只见那幻起的寒芒,突然分射出一道寒芒,疾向秋飞花射了过去。

秋飞花身子一例,长剑斜立,护住了身子,刀光掠着剑锋而过。

就在江万里刚刚掠身而过,秋飞花突然挥剑击出。

但甩剑光一闪,鲜血喷洒。

江万里一条血淋淋的左臂,被斩了下来。

好快的一剑。

在一个绝下可能的逆势中,攻出了闪电的一剑“江万里霍然收住向前奔行之势,道:“无难翁的逆浪剑招。”

秋飞花道:“不错,阁下的刀法很可怕,江湖上的经验,更为可怕了。”

江万里道:“好说,好说!”

突然,飞身而起,闪电流星一般,飞射而去。

秋飞花道:“阁下的无影刀,还有一招未用,怎能就此离去?”

纵身慾追。

覃奇急急说道:“秋少兄,不可穷追!”

秋飞花停下脚步,道:“为什么?”

覃奇道:“这人是护法院中有名的杀手,无影刀下很少有全身之人。秋兄斩下他一条手臂,杀得他落荒而逃,实已很难得。”

秋飞花道:“既是如此,何不在乘他受伤之时,一举取他之命。”

覃奇道:“深山之中,夜色幽暗,他为了逃命,全力征奔,就算能追杀了他,怕也会迷途深山之中了。”

秋飞花一抱拳,道:“多谢指教。”

夜色中人影一闪,南宫玉真出现身前,道:“飞兄,好剑法!”

目光落在秋飞花身上受伤之处,道:“你受伤了?”

秋飞花道:“几处皮肉之伤,算不得什么。”

南宫玉真一招手,追风、摘星行了过来,道:“姑娘吩咐!”

指指秋飞花低声道:“快!替秋爷敷葯包扎。”

不容秋飞花同意,二婢已一齐动手,拉着秋飞花走了下去。

南宫玉真目光却转到覃奇的脸上,道:“覃兄,无影刀负伤而逃,会不会招请援手?”

覃奇道:“看来不曾,天罗教中戒规甚严,只有护法院中,可以稍有逾越,无影刀江万里此来用心,大约是想杀我和梁上燕以执法行刑,却落个断臂之伤而逃。”

南宫玉真道:“那大树之后,似是还有两个和他同来之人,为何不见现身,就落荒而去?”

覃奇道:“江万里的无影刀法,还有两个副手,一向出手,十击九中,这一次,伤在秋少儿的手中,连副手也未及出动。恐非他始料所及了。”

南宫玉真说道:“那两人也逃走了?”

覃奇道:“两个副手,一向紧随江万里。”

这时,秋飞花已包扎好身上伤势。

南宫玉真目光转注到摘星的脸上,道:“秋公子的伤势如何?”

摘星道:“三处刀伤,不算大轻,但都未伤到筋骨。”

一条人影疾奔而至。

是兰兰。

末待南宫玉真开口,兰兰已抢先说道:“姑娘之命。咱们要连夜上路。”

南宫玉真道:“什么时间?”

兰兰道:“立刻登程。”

南真宫玉哦了一声,道:“追风、摘星,你们也用一个竹兜,抬着秋相公走。”

秋飞花急急道:“不用了,在下这点皮肉之伤,不会影响到行动。”

南宫玉真道:“有一刻时间,你就要把握一刻时分,需知,咱们随时可能和天罗教中人作生死一战,随时可能被人团团围住,这一点皮肉之伤,如不及时的调息,很可能会因失血大多,而影响到体能,不单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危,你是担当大任的人,必需珍惜。”

一番话,说得十分动听,秋飞花似是无法反对,轻轻吁一口气,道:“我怎么好意思坐滑竿赶路?”叩肛

南宫玉真道:“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你就只好委屈一下了。”

追风、摘星的动作很快,片刻工夫,已然做了一个滑竿行了过来。

秋飞花没有法子,只好坐了上去。

这一次的行动,十分快速,东方亚菱走在最前面,群豪鱼贯相随。

傅东扬一拉东方雁,低声道:“走!咱们抢在亚菱姑娘前面。”

东方雁点点头,加快脚步,超过了东方亚菱乘坐的滑竿。

这一阵急速行进,一直走了两个更次,越过了七座峰颠。

兰兰、秀秀,两个抬着滑竿的女婢,已走得满身大汗。

东方亚菱轻轻吁一口气,道:“兰兰,停下来吧!”

兰兰、秀秀,应声放下滑竿。

这是个三面高峰拦路的山谷,一面却是一片数十亩大小的草原。

缓缓行下坐兜,东方亚菱低声说道:“傅前辈,咱们这一阵,行了多少里路?”

傅东扬道:“大约有六十几里吧!”

东方雁道:“妹妹,你这么一阵急赶,用心何在?”

东方亚菱道:“希望我没有算错,天亮之后,我要看看四周的环境,才能回答你。”

这一阵急赶,群豪都有倦意,各自选了隐秘之处盘坐调息。

傅东扬坐息了片刻,立刻起身,巡视方圆五十丈内的形势,发觉西面那片平原草地上,似乎是有着一幢耸立的房舍,不禁一呆。

照着傅东扬的计算,已经深入了山区,这地方,群山中一片平原,如是聚居了几家腊户,不足为奇,但傅东扬看来看去,只有一幢孤立的房舍。

这是一件十分可疑的事。

阅历丰富的传东扬,并未立刻赶住那幢房舍查看,只叫醒群豪。

这事。自然应该先和东方亚菱商量一下但东方亚菱倦睡得十分香甜。

兰兰不肯唤醒姑娘,黯然说道:“自从进入了这座山区之后,姑娘就一直没有好好睡过一次,难得她这样好睡,叫醒她实有不忍。”

南宫玉真低声道:“不用惊醒小表妹了,我们去查看一下就是。”

傅东扬道:“那是一幢孤立的房舍,这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章 无影三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