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53章 隐居百年

作者:卧龙生

覃奇道:“姑娘,这么长时间,黑堡中没有动静,如是咱们要逃离此地,应该有很大的机会。”

东方亚菱道:“贾前辈,晚进相信,目下咱们的一切举动,都早已在他们的监视之下了,所以实证哲学即孔德的实证主义哲学。见“孔德”、“实证主 ,他们迟迟不肯发动,因为,没有发现咱们逃走,对咱们这些布置,他们也有些孤疑,必须要研究一番。”

傅东扬道:“在下有一事,想不明白,这些人隐居黑堡,是心甘情愿呢?还是受着某一种控制。”

东方亚菱道:“这实在是一个神秘的问题,晚进地想了很久,就人性而言,他们绝不愿常守黑堡,而且,隐居黑堡的人,也不可能活了一百多年,乃有一套完美的接替方法,和控制他们不出黑堡的手法,大概不入黑堡,很难了解这些内情了?”

覃奇道:“姑娘,不是在下长他人的志气,减自己的威风,我们如若想以武功打入黑堡中,怕很难接近黑堡的大门。”

东方亚菱道:“艰难危险,自在意料之中,不过,咱们非要进入黑堡不可,这是咱们此行的目的,纵然难免重大伤亡,也是在所不惜。”

覃奇摇摇头,道:“姑娘,在下走了大半辈子的江湖,经过无数次凶险的恶战,平心说一句话,咱们进入黑堡的机会不大。”

东方亚菱道:“我明白了……”

只听秋飞花高声说道:“谁说黑堡中人不能离开黑堡三丈以外,他们大队人马出来了。”

这时,群豪都站在东方亚菱的奇阵之外。

转头看去,只见四个身着黑色长衫的人,腰着白色的带子,和八个身着白色良衫、腰中横束着一条白色带子的人,快步行了过来。

长衫人腰中挂着一把短刀,是长仅一尺五寸左右的短刀。

白色长衫的人,却是身佩着三尺二寸的长剑。

十二个人,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每一个人,都带着黑色水晶石的眼镜。

覃奇低声道:“一寸短,一寸险,那些人腰中之刀,如此之短。定然有十分辛辣的诡异招数。”

他和那黑衣人动手过一次,深知这黑衣人的厉害,目睹那黑衣人佩刀而来,心中已生畏惧。

东方亚菱低声说道:“诸位,和对方动手时,不可大过逞强,觉得不敌,立刻退入阵中,由我对付他们。”

一面说话,一面站起身子,行入了阵中。

兰兰、秀秀紧随在东方亚菱的身后,行入了阵中。

她颇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如若站在阵外,群豪必将为地分去了不少心神。

这时,排在阵外的是傅东扬、夭虚子、秋飞花、东方雁、梁上燕和覃奇。

南宫玉真却被东方亚菱招入了阵中。

十二人很快的行到阵前,距离傅东扬等人五尺处停了下来。

傅东扬轻吟了一声,道:“诸位之中,哪一个是领队之人,可以答话的?”

一个黑衣人缓缓向前行了两步,道:“阁下有什么话,请对我说吧!”

傅东扬道:“请教贵姓。”

黑衣人道:“黑堡中人,早已不用姓名了。”

傅东扬哦了一声,道:“不用姓名,是否有一个称号呢?”

黑衣人道:“阁下一定要问称号,就叫黑刀三品吧!”

傅东扬呆了一呆,道:“黑刀三品,代表了什么?”

黑衣人道:“在黑堡中的身分等级。”

傅东扬道:“三品黑刀,想来,不是只有阁下一个人了。”

黑衣人脸上泛现出了难得一见的笑意,道:“不错,三品刀,只是一个等级,在我这个等级的人,都称为三品刀。”

傅东扬道:“那又怎能代表阁下呢?”

黑衣人道:“自然,我们还有分别的称号,但那是属于黑堡的事,和阁下似乎没有大大的关系了,正像我们不问敌人的姓名一样。”

傅东扬道:“这么说来,贵堡杀人的用心,并不在乎对方是什么身分?好人、坏人?”

黑衣人道:“不错,不论是谁,可能是江湖上第一流的大侠,也许是绿林中的大盗,但他只要不侵犯黑堡,我们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只管对付侵犯黑堡的人。”

傅东扬道:“有理天下去得,无理寸步难行的江湖规炬,也不适用贵堡了。”

黑衣人道:“我们经年躲在暗无天日的地方,不见大阳,不见月光星辰,自然也没有什么江湖规矩束缚了。”

傅东扬道:“这么说来,咱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但不知动手搏杀时,贵堡是否有个规戒呢?”

黑衣人道:“什么规戒?”

傅东扬道:“咱们动手之时,分阵相博,一对一,各凭武功,以分胜负。”

这位黑衣三品刀,似乎是这般人中的首脑领队,一直在由他出面答话。

但他又似乎没有绝对的统率权威,回头和八个白衣剑士商量了一阵,道:“好吧!可以给他们一个单打独斗的机会,不过,要你们先派出人手,我们再决定派出人手迎敌。”

傅东扬道:“贵堡中人,虽然是住在经年不见天日的地方,但也一样懂得动用心机……”

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道:“哪一位,愿意先出手?”

秋飞花一欠身道:“弟子愿打头阵。”

傅东扬冷冷说道:“头一阵,只许胜,不许败。”

秋飞花道:“弟子会全力以赴。”

傅东扬心目中,也是要秋飞花打第一阵,这一群人中,也以秋飞花的武功最高。

听到覃奇形容过黑堡中人的武功,秋飞花也不敢稍存大意之心,一面暗中运气,一个缓缓行前几步,一抱拳,道:“在下秋飞花,哪一位愿意赐教。”

一个身着白衣的剑士,缓步行了出来。

秋飞花两道目光,凝注在那白衣人的身上,发觉那白衣人脸色一片苍白,苍白得不见一点血色,他不禁心中一动,暗道:“这人的脸色苍白如雪,不知练的什么怪异武功?”

就在他心中念头转动之间,那白衣人已然长剑突出,“删”的一剑,刺了过来。

这一剑的快速,几乎令人有目不暇接的感觉。

秋飞花吃了一惊,一面闪身躲避,一面拔剑击出。

白衣人剑势如电,掠过了秋飞花的前胸,剑花划破了前胸的衣衫。

秋飞花长剑,也还击出手,由下向上斜撩过去。

这不是出剑的角度,但却具有无与伦比的威势。

白衣人回剑想救,已是晚了一步,寒芒闪动,斩落了白衣人一截左臂。

断去一截手臂的白衣人,连眉头也末皱一下,似乎是那一截手臂,不是他的一样,回击长剑,“删”的一声,横里斩去。

秋飞花心头震动了一下,迅速的退后三步。

断臂白衣人一上步,一剑直刺前胸。

这一剑,快如闪电,剑光一闪,寒芒已到前胸。

秋飞花一侧身,剑锋掠着了左肩刺过,划破了肌肤,鲜血流了出来。

但秋飞花的长剑,又从下面,向上撩了起来。

只见血光一闪,白衣剑士的右臂,连同握着的长剑,一齐跌落在地上,鲜血迸流。

白衣剑士片刻间,断去了两条手臂,鲜血泉涌,呆在了当场。

秋飞花轻轻吁一口气,道:“阁下已失去了再战之能,你话退回去吧!”

白衣剑士神情冷肃,不言不答,只是冷冷的站着。

忽然间,听得一声怪叫,那白衣人一伏身,猛向秋飞花撞了过去。

一个失去双臂的剑士,谁也想不到他竟会以此血肉之躯,作最后的一击。

秋飞花闪身避开,左掌拍下,正击中了白衣剑士的后背。

鲜血由口中流了出来,体倒摔在地上。

黑衣三品刀,笑一笑,道:“黑堡之中,没有失败的剑士,只有战死的勇士。”

秋飞花冷冷说道:“果然是很悲壮。”

黑衣三品刀说道:“黑堡之中的剑士,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战胜,一条是战死,他们永远不会有失败。”

秋飞花道:“对一个剑土来说,死亡也是失败之一。”

黑衣三品刀,缓缓说道:“黑堡是这种规矩,他们战死了,是一种荣誉,如若他们战败了,那就是一种耻辱。”

秋飞花道:“在下看不出,他有什么非死的理由?”

黑衣三品刀冷冷说道:“黑堡中有的是人,他死了,我们可以替他报仇。”

“删”的一声,抽出短刀,缓缓说道:“阁下,我领教你的剑术。”

秋飞花一手两招奇学,由下而上撩击出手,斩下了白衣剑士两条手臂,只看得覃奇和梁上燕,目瞪口呆。

那是两个绝对不可能出手的角度,但秋飞花出手了,攻无不中。

更利害的是,长剑向上撩击之前,完全没有一点徵候,所以,那白衣人虽然吃了一次亏,第二次,仍然被斩下了一条右臂。

这黑衣刀客的沉静,和那白衣剑士的攻进,却是完全不同。

傅东扬轻轻咳了一声,道:“飞花,你退下,这一阵让我来。秋飞花道:“弟子还有再战之能。”

傅东扬道:“我知道,不过,这一阵让我出手。”

秋飞花道:“弟子遵命。”

缓缓后退向一侧。

傅东扬吸一口气,拔剑在手,缓步向前行去。

黑衣三品刀,单刀横胸,脚下不丁不八,两道冷峻的目光,一直盯住在傅东扬的双目之上。

这是第一流的杀手具有的才慧,任何一个武林高手,出手之前,最先动的不是手中之剑,而是那两道眼神。

傅东扬经验丰富,已窥知黑衣人的心意,冷冷说道:“阁下何不出刀?”

黑衣人道:“剑先出,刀后攻,是咱们黑堡的规矩。”

傅东扬道:“哦!贵堡还有这种规矩,在下先行出剑。”长剑一摆,刺了过去。

黑衣人直待长剑近身,仍然不肯出手。

傅东扬虚招变实,一剑刺了过去。

黑衣人静如泰山,动如脱免,身子微微一侧,避过一剑,长刀突然一短转,横削过去。

这一刀快如闪电,直划前胸。

傅东扬虽然早已戒备,仍然无法避开这快如电火的一击。

寒光划过前胸,衣衫碎裂,鲜血喷出。

傅东扬一咬牙,长剑进攻三招。

但见一阵金铁相触之声,传入耳际。

黑衣人刀如迅雷。

刀光闪动中,封开了三剑。

傅东扬疾退五步,冷冷说道:“好高明的刀法。”

黑衣人道:“阁下剑招不过如此,本品在十刀之内,取你性命。”

傅东扬暗中运气相试,发觉前胸伤势虽重,还未伤到筋骨,吸一口气,冷冷说道:“至少,区区还未死在你的刀下。”

黑衣人道:“本品已搪出了你的斤两,十刀之内,如不能取你之命,本品就弃剑认命,甘受剑戮。”

傅东扬心中暗忖道:“这黑堡中人,不论是刀招、剑法,无不是诡异绝伦,每一招,都是致人于死的杀手。”

忽然间,想到了地下古堡中见到的武功,和这黑堡中的武功,似是有一股气脉互通。

心中念转,忽然想到了地下古堡中所得的剑法,大喝一声,又攻上三剑。

黑衣人短刀疾挥,又把三剑封开。

傅东扬出手的剑招很快。但那黑衣人的刀势更快。

黑衣人点点头,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短刀。

耳际间,突然响起了南宫玉真的声音。道:“东方姑娘之命,请诸位即刻退入阵中,这位黑衣人,由我应付。”

这时,那黑衣人已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短刀。

看样子,已到了蓄势待发之境。

但见寒芒一闪,挟一股凌厉的剑气,扑向那黑衣人。

傅东扬等就在那剑光攻向黑衣人的同时,疾快闪身退入了阵中。

但闻一阵兵刀交击之声,南宫玉真已和那黑衣人互拼了五招,攻上三剑,接下两刀。

五招交接,南宫玉真才落实地,但她未再攻敌,吸一口气,返身掠回阵中。

黑衣人也末追击。

这时,傅东扬等都已围集在东方亚菱的身侧。

南宫玉真剑还末入稍,直待到了东方亚菱的身前,才还剑入稍,道:“厉害啊!厉害,如若单凭武功,咱们绝无法冲入黑堡。”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表姐,慢慢的说,他们的武功,真的能强过你么?”

南宫玉真道:“至少,那个黑衣用刀的,能和我打个半斤八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章 隐居百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