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55章 调配实力

作者:卧龙生

轻轻吁一口气,接道:“东方姑娘,请分配小妹一个位置,他们很快就会有所举动了。”

东方亚菱道:“连姑娘,我先带他们熟悉一下阵法,便于出入,我们虽然得连姑娘之助,增加了不少的实力德与和平,曾两次访问德国,研究“德国社会主义运动”;五 ,但和对方比起来,仍然是十分微弱,我们不希望硬拼,所以,人手调配上,要衡情调度。”

连吟雪道:“小妹这几个属下,都是极为忠心之人,都会遵从姑娘的调度。”

聚然间增加了很多人手,固然是加强了不少的实力,但人手调配上,又费了东方亚菱不少的心机。

直到日升三竿,东方亚菱才算将人手重作一番安排。

出人意外的是,天罗教一直没有行动,阵外人影晃动,显然是他们的大队人马已到。

东方亚菱更沉着,不许任何一个人到阵外探视。

双方都在利用这大风暴前的片刻宁静,希望能多一分准备工作。

得了倪万里和连吟雪一批人手相助,使得人手上,充实了不少。

日正当中,南宫玉真已经有些忍耐不住,低声对东方亚菱道:“小表妹,他们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一直不见有什么举动?”

东方亚菱道:“他们也在准备,尤其是连堂主背叛了他们,处理这些内务,就要花去了他们不少的时间。”

南宫玉真道:“亚菱,咱们要不要出去瞧瞧?怕他们有什么阴险的布置。”

东方亚菱道:“这里地形,我瞧过了,三十丈内,他们没有办法埋伏,如不是他们在等那位教主,即可能在准备攻击咱们的计划。”

南宫玉真道:“小表妹,如若他们使用火攻呢?”

东方亚菱道:“自然是一种顾虑,不过,目下的风向不同,不利火攻,我想华一坤也知道这个道理。”

南宫玉真道:“小表妹,我总是有些不放心,应该出去瞧瞧!”

东方亚菱略一沉吟,道:“表姐,既是不放心,你出去瞧瞧,不过,不许离开三十丈外。”

南宫玉真道:“好!我去瞧瞧就回来。”

东刀哑菱道:“表姐,要飞花和连姑娘跟你一起去。”

连吟雪道:“敬领吩咐。”

三个人行出阵外。

这时,负责守护了望的是覃奇和天虚子。

南宫玉真凝目望去,只见阵外数十丈内的草木,都被清除,变成了一片光秀的沙石地。

轻轻吁一口气,缓缓说道:“老前辈,有动静么?”

大虚子道:“在目力所及约三十丈内,只见敌人来回走动,不见敌人有攻击的行动。”

原来,这片地形,只能看到三十丈的距离,三十丈外,却被一片山崖挡住。

南宫玉真道:“我去瞧敌势。”

天虚子道:“东方姑娘交代过贫道,不许私自出阵。”

南宫玉真道:“晚进等正是奉了东方姑娘之命来。”

大虚子道:“好!姑娘请吧!”

南宫玉真当先而行,直到三十丈外的转角之处,目光到处,不禁一呆。

只见各色旗帜飘扬,强敌聚集一处,不下二百人之众。

华一坤正在和几个服色不同的大汉,低声商讨。

连吟雪低声说道:“玉真姑娘,华一坤正在和七堂堂主研商,连大合堂主也到了,天罗教的实力,大概已十之七八集中于此了。”

南宫玉真道:“天罗教下,一共有几旗堂主?”

连吟雪道:“原有八位堂主,红、黄、蓝、白、黑、紫、绿,七旗堂,再加上一个大合堂,如今小妹叛变了,只余下七位堂主了。”

南宫玉真低声道:“哪一堂的实力最强?”

连吟雪道:“大合堂。”

南宫玉真道:“亚菱的推断不错,他们已经准备攻击了。”

连吟雪道:“咱们退回去吧!告诉东方姑娘,要她早作准备。”

南宫玉真道:“连姑娘,咱们要不要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连吟雪道:“姑娘的意思是……”

南宫玉真道:“小妹会两种暗器手法,颇有心得,乘他们不备时,施放出去,也许可以伤他们一两位堂主。”

连吟雪道:“玉真姑娘,就算伤了一两位堂主,也未必有大效,还是早一些回去,告诉东方姑娘,由她安排个拒敌之策。”

南宫玉真微微一笑,道:“姑娘说的是,咱们回去吧!”

华一坤突然回过头来,望着南宫玉真等藏身之处,冷冷说道:“回去告诉东方亚菱,就说本教立刻将攻她摆下的奇阵。”

南宫玉真闪身而出,道:“华一坤,我们已恭候多时了,你如果是英雄好汉,就放单和本姑娘一决生死。”

华一坤道:“南宫玉真,令尊成就高你何止十倍,他既是老夫手下败将,老夫还会把你放入眼中不成?不过,老夫是统率大队的主帅,岂能小不忍乱了大谋,咱们早晚会有一场搏杀。”

南宫玉真道:“好!你是杀我爹的凶手,咱们两笔账,集中在一块儿算。”

华一坤冷笑一声,道:“南宫玉真,有的是机会,你稍安勿躁,咱们总会碰头,就在这一两天内。”

语声一顿,接道:“本教中叛徒连吟雪在么?”

连吟雪一闪而出,道:“我在这里,副教主有何见教?”

华一坤道:“教主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背叛木教呢?”

连吟雪淡淡一笑,道:“因为,我看不惯本教的作为,早有脱离之心,只不过昨天才实现罢了!”

华一坤道:“连吟雪你可知道,背叛本教的处罚么?”

连吟雪道:“我知道,要受五刀分尸之苦。”

华一坤道:“背叛本门的弟子,从没有一个人在背叛了本教之后,能逃过这个刑罚。”

连吟雪道:“我没有准备逃避,不过,也不会束手就缚。”

华一坤道:“你敢反抗?”

连吟雪道:“我为什么不敢,我既然敢背叛你,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华一坤点点头,道:“很好教主特别交代下来,把你留给他。”

连吟雪道:“我不怕,不怕你,也不怕教主。”

华一坤脸色一变,气得微微颤抖,一时间,竟然讲不出话来。

连吟雪一转身,大步而去。

华一坤未再喝阻。

连吟雪、南宫玉真行到阵外,东方亚菱早已迎了出来,道:“表姐,连姑娘。看到了什么?”

南宫玉真道:“果然不出表妹所料,他们确已准备了攻击我们的行动,因此赶紧回来以便你完成最后的部署。”

东方亚菱道:“该准备的均已准备齐全,除你们两人外,各人任务均已分配妥当。”

南宫玉真笑一笑,道:“我已和那位华一坤约好了,准备和他们决一死战。东方亚菱道:“他不会和你单独一战的,除非他迫不得已……”

语声一顿,道:“表姊,在阵前三丈外、十丈内,设下了不少的埋伏,我相信,可以给他们一点伤害,在阵前三丈左右处,和他们动手,这地形对我们有利,他们一下子,无法冲进来大多的人,而且,距离阵门很近,一旦需要,可以一跃回入阵中。”

南宫玉真道:“对!天罗教中,不少认识奇阵的人,咱们能够在阵外阻止他们一会,他们就少一些了解奇阵的时间,我们也可以支撑几日。”

东方亚菱道:“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是小妹要在阵外,杀他们一部份人手。”

轻轻吁一口气,接道:“不是小妹准备大开杀戒,但震服人心,使强敌丧胆的,还是武功的杀伤手法,而不是阵前埋伏,如是咱们真的撑不住了,才退入阵中拒敌。”

南宫玉真道:“小表妹,找也是这个意思,但不知哪一位守第一阵?”

东方亚菱道:“天虚老前辈,和覃奇、梁上燕,再加上神剑崔方、魔刀铁不。南宫玉真道:“傅前辈呢?”

东方亚菱道:“傅前辈正传授他们武功,他有一套很有效的传授之法,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他胸中所知武功,让学习者了然。事实上,这几日中,群豪互不藏私。互授武功,每人都有了很大的进境。”

东方亚菱低声道:“表姐,你快回阵中坐息一阵,你和飞花可能要接上第二阵,我们以最少的人、最少的伤亡,对付强敌。”

她简略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令令令

中午时分,山崖下一片静寂。

但那种山雨慾来风满楼的紧张,却充塞于山崖、旷野之中。

阵外一片空阔的砂石地上,忽然出现了一群人,佩带着刀剑的劲装大汉。

这一群三十二人,分作四行,带头的是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大汉。

连吟雪和东方亚菱守在一起,两人选择了阵中一片最高的地方。

那可以看清楚,山崖前面数十丈外的景物。

东面是峭壁,高近百丈的峭壁,西面虽无山壁阻路,但近阵三十丈处,却突起了一个高约三丈、宽仅丈余、长过百丈的石岩,若上一片光秃,寸草不生,正好把东方亚菱摆下的奇阵,给环围起来,也成了一道屏障,构成了阵势的天然门户,也构成了一种易守难攻的形势。尤其阵前数十丈处。地形忽然开阔,忽然又收缩,形成了一种葫芦形。

那一身白衣的大汉,已率人越过了中间收缩的部份。

距离阵门处,只余下十余丈的距离。

东方亚菱低声道:“连姑娘,那白衣人是何人物?”

连吟云道:“白旗堂主郑中,人称”一天飞钱“,一身暗器,叫人防不胜防。”

东方亚菱道:“这些人,可都是白旗堂下的人?”

连吟雪道:“白旗堂下,有三十二勇士,大概就是这些人了。”

东方亚菱突然举手一挥,发出暗号。

隐在阵外的兰兰、秀秀,突然间发动埋伏。

只见那泥石地上,突然间,飞射出一片弩箭。

这些弩箭散布于数丈之中,有些就在那些武士的脚下。

箭是用尖竹削成,但因距离很近,郑中虽然在严密戒备之下,仍然有了很大的伤亡,三十二人,竟被这一片箭雨,伤了半数。

混乱中,兰兰和秀秀突然由这道旁的空沿中飞跃而起,奔回阵中。

东方亚菱低声道:“连姑娘,去观察一下,要郑中投降我们如何?”

连吟雪道:“这个人,脾气刚正,怕不易。我们平常来往不多,也不知他对眼下处境的观感如何?小妹去问他一声。”

东方亚菱道:“去告诉他,我们的埋伏很多,虽是就地取材,但却很实用。”

东方亚菱利用地形,在途中设下了很多隐身的穴洞,看上去,不见一点痕迹。

连吟雪缓步行了出来,单枪匹马的直向郑中迎了上去。

两个人在距离一丈左右处,停了下来。

连吟雪一抱拳,道:“郑中,小妹连吟雪,给郑中兄见礼。”

郑中冷笑一声,道:“连堂主,你很大的胆子。”

连吟雪道:“小妹不是胆子大,而是觉悟得快一些。”

郑中道:“连堂主,刚发动埋伏,伤了本堂中一半精锐,现在出手拦截了?”

连吟雪笑一笑,道:“出手拦截,大约还轮不到小妹出手,东方姑娘手下有的是高人,至于说,小妹发动埋伏,那又完全是郑兄高抬了,小妹是何许人,怎会有这等才能?”

郑中冷笑一声,道:“连吟雪,你明说吧,究竟是什么用心?”

连吟雪道:“好!小妹恭敬不如从命,郑兄在教中的时间不少,想来,定然也知道教中的详细情形了。”

郑中道:“了解又怎么样?”

连吟雪道:“了解了,就不用小妹多作解释,郑兄可以作一个抉择了。”

郑中拔剑出销,准备硬拼一招。

但见连吟雪飞起的身子,突然一个翻转,直向阵中飞去。

郑中怔了一怔,忽然间纵声大笑起来,道:“连吟雪,你害怕了,是么?”

连吟雪已闪入阵中,连头也末回一下。

郑中轻轻吁一口气,高声说道:“连吟雪,你变了,你不是这样的人,为什么竟然不敢和我姓郑的一决生死呢?”

他眼看对方发动了一次埋伏,就使自己的人手伤亡了一半,心中实在有些害怕,希望能和连吟雪作一场缠斗,以拖延时间,等待援手。

却不料连吟雪竟然一改往常的为人,直入阵中而去。

回头看去,又一队人手,正缓缓向前行了过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章 调配实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