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56章 天罗教主

作者:卧龙生

百灵道长道:“住口,贫道和千拙大师的妙计,岂是尔等能明了的。”

傅东扬道:“这算不上什么妙计,至少,你们先要对付了我们,才能取得天罗教的信任。”

但闻步履声响,东方亚菱和南宫玉真并肩行了过来。

傅东扬回顾了东方亚菱等一眼,道:“东方姑娘来了,道长有什么事,可以和东方姑娘谈谈了。”

百灵道长目光抬处,也不禁看得心中一动,立刻吸一口气,把它压了下去,一拱手,道:“哪位是东方亚菱女施主?”

事实上,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东方亚菱身着长裙、白罗衣。

南宫玉真却是一身紫色疾服,身佩长剑。

二人身后,紧随着追风、摘星二婢。

东方亚菱停下脚步,一挥手,道:“我就是东方亚菱,道长是……”

百灵道长道:“贫道武当掌门人,百灵。”

东方亚菱道:“原来是武当掌门人,晚进失敬了。”

百灵道长道:“听说姑娘才慧过人,进入江湖不过年余时光,就造成了一段奇迹。”

东方亚菱道:“所以,天罗教主也很看重找。”

百灵道长道:“姑娘,贫道和大师合计过了,目下情形,只有我们这一个办法,这办法不算好,不过,实在地想不出别的好办法了。”

东方亚菱道:“道长可否把你们的妙计,说给晚进听听。”

百灵道长道:“简明点说。我们准备拖延时间,把你交给天罗教之后,我们就可以取得一部份解毒的葯物,以解救少林、武当两派,有了这些人手,我们就能守住少林寺和三元观,只要这两个地方不被天罗教占去,咱们就有对付大罗教的办法,这件事,关系天下武林同道的兴亡大事,希望你东方姑娘帮咱们一个忙。”

东方亚菱道:“要我如何一个帮法?”

百灵道长道:“咱们一起去见那天罗教主。”

东方亚菱道:“哦!”

百灵道长道:“听说姑娘的才慧绝伦,想来定然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了。”

东方亚菱道:“我是深明大义,因此大义大节,丝毫不苟……”

百灵道长接道:“那好极了,姑娘能知晓厉害,就要他们放下兵刃,和在下同去见天罗教主。”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道长,你想错了。

百灵道长一皱眉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东方亚菱道:“天罗教主是何许人物,他们怎会很认真的和你们讲斤两,道长难道真的相信他们的话么?”

南宫玉真道:“拿道长的用心来说,也是其心可诛,你要用我们的命,去救贵派中人……”

百灵道长接道:“也不是只有武当一门,还有少林弟子,姑娘,天下门派,以少林、武当两大门派的实力最为雄厚,如若这两派垮了,还有什么人能够支撑大局?”

东方亚菱道:“我想两位目前的作法,不是为武林大局效命,而是为天罗教的霸权效命。”

百灵道长道:“看来,女施主也是强词夺理的人。”

南宫玉真低声道:“小表妹,这老道士别有用心,你别管了,让我杀了他。”

东方亚菱道:“天罗教主这一计叫一石两鸟,就希望我们打一个两败俱伤。”

南宫玉真道:“小表妹,这老道士太妄自尊大了,这时,他还在摆武当山三元观中,当他掌门人时一样的架子,要好好的教训他一次才行。”

东方亚菱道:“他如是正气浩然,能明大是大非,就算他是三元观中的香火道人,咱们一样敬重他,如若他不辨是非、藐视江湖正义,就算他是武当掌门人,咱们一样不把他放在心上,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间,不教而诛谓之虐,咱们先把道理讲清楚,让他明白之后,咱们再出手不迟。”

南宫玉真点点头,未再多言。

东方亚菱目光转动,望了百灵道长一眼,道:“道长,你应该明白,武当派所以受人敬重,是他们传统的义侠精神,绝不是他们那凌厉的剑法。”

百灵道长道:“是的!”

东方亚菱道:“道长,我已点破了阁下的计划,此时此地,道长的计划行不通。”

百灵道长道:“贫道的计划行不通,姑娘有什么高见呢?”

东方亚菱道:“计划倒有,怕道长不肯听从。”

百灵道长道:“姑娘请说吧!”

东方亚菱道:“刚道长亲自出手,试过家兄的武功,比你们武当弟子如何?”

百灵道长道:“令兄很高明。”

东方亚菱道:“家兄的武功,在我们这群人中,算不得顶尖人物。”

百灵道长道:“贫道领教过了。”

东方亚菱道:“那很好,咱们既然不比贵派中人差,道长似乎是也不用牺牲咱们换取贵派弟子的性命了。”

百灵道长道:“贫道并非只为木门设想,而是为了江湖大局。”

东方亚菱道:“天罗教主,要你们把我带去见他,那就说明了一件事。百灵道长道:“请教?”

东方亚菱道:“在天罗教主的心目中,我东方亚菱的份量,比两们还要重一些,对么?”

百灵道长道:“哦?”

东方亚菱道:“为今之计,道长有两途可循。”

百灵道长道:“哪两途?”

东方亚菱道:“一是你们率领目下弟子,不用再回去,和我们合于一处,共同对付天罗教中人,二是彼此放手一战,分个高下出来,道长也好回去交差。”

千拙大师突然说道:“女施主,少林、武当两门,还有数百位弟子的生死掌握在天罗教的手中。”

东方亚菱道:“大师认为带我去,天罗教主真的会放了他们么?”

千拙大师道:“本来,老纳对天罗教主也不信任,不过,这中间,有一个保人,老纳就不得不信了。”

东方亚菱道:“什么保人,能使你们少林、武当两大门派的掌门人,轻轻易易的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千拙大师道:“那个人,不但老纳和百灵道兄信任他。就是诸位,我想他应该很信任他了。”

东方亚菱道:“什么人有这样好的信用?”

千拙大师道:“无难翁。”

傅东扬道:“无难翁一生不打证语,这个人,倒是可以信任。”

东方亚菱道:“哼!无难翁,这个老怪物。一生怪僻自命,轻淡名利生死,想不到老迈之年,竟然说了这一次谎言,把他一生的节操,毁于一旦。”

秋飞花道:“亚菱,无难翁在江湖上极具清誉,没有证据的事,不可武断。”

东方亚菱道:“一个人,过去从未说过谎言,但不能保证他永远不说谎言,我不是怀疑他,这明明是谎言,叫人如何能够相信……”

微微一顿,接道:“不过,有一件事,叫人想不明白,无难翁一身绝技,轻淡生死,不重名利,什么事,会迫得他如此说谎呢?”

千拙大师道:“一个人的信用,需要无数的事实证明,武林中人,谁不知道无难翁不轻作任何承诺,一言如山,出口的话,绝不反悔。”

东方亚菱道:“他怎么答应你?”

千拙大师道:“他保证天罗教主不会失信,以你东方姑媳交换百粒解葯,以解救本门和武当门下弟子百位之命。”

东方亚菱道:“这些弟子,现在何处?”

千拙大师道:“都在这山谷外面。”

东方亚菱道:“他们早就落在了天罗教的手中?”

千拙大师点点头,没有说话。

东方亚菱道:“中毒之人,包括你大师和百灵道长在内?”

千拙又点点头。

东方亚菱道:“我明白了,你去请与难翁来见我!”

千拙大师怔了一怔,道:“请他来见你?”

东方亚菱道:“不错,你只要告诉他,我东方亚菱要见他,我相信他会来。”

百灵道长道:“大师,不用和这个丫头扯了,我看今日之局,大约只有动手一途了。”

千拙大师轻轻吁一口气,“道兄,咱们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后生可畏,老纳今日总算见到了下一代英雄才人。”

百灵道长道:“大师,你……”

千拙大师道:“老呐想改变心意了,东方亚菱率领这一批人手,虽然不多,但他们有一股不屈的浩然正气,而且,个个武功高强……”

百灵道长道:“大师,你难道真的相信,他们这区区数十人,真能重光武林?”

千拙大师道:“也许他们不能,不过。他们至少不曾比咱们差,所以,咱们不能再为天罗教主的鹰爪……”

百灵道长接道:“难道大师也不信那无难翁的保证了?”

千拙大师道:“本来,我就对那无难翁的保证存疑,只不过,老纳太低估了东方姑娘集合这一批人的实力,如是他们全无抗拒之能,咱们就擒她去见天罗教主碰碰运气,至少,可以逼死无难翁,或使他反助咱们一臂,但老纳见到的这批人手,个个都是后进之秀,强过咱们多了,所以,老纳不得不改变主意。”

百灵道长苦笑一下,道:“想不到啊,大师,咱们计议得好好的,你竟然改变了心意。”

千拙大师冷冷说道:“就算咱们不改变心意,咱们也未必能胜过人家。·”百灵道长道:“至少,咱们可以全力一试。”

千拙大师道:“咱们不能胜,但却消耗了他们不少的力量,对人对己,都是有害无益。”

百灵道长奇道:“大师,你……”

千拙大师道:“我已经想通了,咱们受了天罗教主的愚弄。”

百灵道长道:“但无难翁他誉满江湖,望重武林,年近古稀,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谎言,难道他不珍惜自己的一生清誉?”

千拙大师道:“他不会稀罕清誉……”

百灵道长接道:“大师既有这等看法,还有什么顾虑呢?又为什么要改变了初衷?”

千拙大师道:“老呐想通了。”·百灵道长道:“但是贫道还末想通。”·千拙大师道:“无难翁虽然是做了保,但他挽回清誉的办法,还可一死,他既敢作保,为什么却又不肯和咱们同来见东方姑娘?”

百灵道长道:哦·千拙大师道:“咱们被他一语空言保证,以带毒之身,和仅余不多抗拒天罗教的力量一搏,如是老柄和道长战死了此地,无难翁的诺言,又有谁知道?百灵道长呆一呆,道:“这一点,贫道还末想到。”

千拙大师道:“千古艰难唯一死,道长如若觉着回去还有一线生机,那就请便吧!”

百灵道长呆一呆,道:“大师呢?”

千拙大师道:“老纳已决定率领随来的几个少林弟子,留下来,助东方姑娘一臂之力。”

百灵道长道:大师,你可知道咱们身中之毒,几时发作么?“千拙大师道:“知道,今大日落之前。”

百灵道长道:“既然大师知晓,你留在此地,又有什么用处呢?”

千拙人师道:“虽只有半日时光,但这半日,已然全为老纳所有,我已经解开了心灵之结,也看破了生死之关,时间虽然不多。但却勉强够用了。”

百灵道长道:“大师的意思是……”

干拙大师道:“目下,老袖虽有自己的打算,但必须和东方姑娘商量过以后,才能决定。”

百灵道长苦笑一下,道:“大师,贫道呢?”

千拙大师道:“悉凭尊便,道兄去留,老纳无法作主。”

百灵道长沉吟了一阵,道:“好!我回去。咱们分在两处,也许用处会更大一些。目光一掠东方亚菱接道:“贫道能为姑娘效劳么?”

东方亚菱道:“想法子把无难翁诱来此地,我要问他几句话。”

百灵道长道:“好!大师既然决定留在此地了,贫道先行告退一步。”

目光转注到东方亚菱的身子,接道:“姑娘,贫道如若一个时辰之内,还不能带无难翁来见姑娘,姑娘就不用再等贫道了。”

东方亚菱明知故问,轻轻吁一口气,道:“道长意思是……”

百灵道长道:“华一坤不好对付,天罗教主更是高深难测,我如说不动无难翁,自然也无颜回来见姑娘,但我会和他们据理力争,一个时辰还不回来,在下活命的机会不大了。贫道告辞。”

东方亚菱道:“道长请吧!”

百灵道长带着武当门下弟子,急步而去。

望着百灵道长的背影,消失不见,千拙大师突然合掌当胸,低吟了一声佛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天罗教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