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57章 预测角度

作者:卧龙生

这说明了一件事,这些人不想打,但又不能退。

秋飞花手执长剑,缓缓向前带进。

他心中充满着忿怒,脸上也充满着杀机。

那些人开始动了,缓缓移动身躯,布成了一个方阵。

虽然是一个方阵,但可轻易的看出来,这些人,分成了两组。

大阵之中,又分成了两个小阵。

南宫玉真低声道:“秋兄,等等我。”

娇躯一闪,人已到了秋飞花的身侧,接道:“既然要杀人,那就索性大开杀戒。杀个痛快吧!反正,这些人,也都是该死的人。”

秋飞花道:“咱们介左右攻入,使他们布下的阵势,不能兼顾。”

南宫玉真点点头,道:“好!我由右面攻入,你由左面攻上,咱们双方联手,希望能在中间汇合。”

秋飞花还未来得及回答,南宫玉真已抢先发动,只见她娇躯速闪,人已冲入了阵中。

随着闪动的身躯,飞起了一道寒芒。

她发动得太快,而且,出手的剑招,又凶诡绝伦。

对方阵势还未来得及变化,惨叫声中,已有一人,死于剑下,被一剑腰斩两截。

南宫玉真一出剑伤了一个人,但却并没有停手,第二剑连绵挥出。

地出手的剑势不但快如星火,而且剑路极怪,完全出人意料之外。

阵势还末开始变化,第二个人又倒了下去。

她一连挥土三剑,杀死了三人。

敌人愣住了,南宫玉真也愣住了。

原来,南宫玉真也未料到自己竟然能三剑连伤三人。

这一次施展出学得的剑法,竟然是如此的凌厉,剑剑断魂,招招追命。

比起南宫世家十八招杀人手法,似乎是更为凌厉十倍。

秋飞花还末出手,敌人已完全战志瓦解,齐齐地站着末动。

敌人似乎是都已经完全放弃了抗拒的用心,每个人都垂首而立,兵刃托地,愣愣的站着。

武功相差不多,全力拼持,这些身经百战的人,都会挺身力斗,但遇上了南宫玉真这样的杀手,完全使人没抗拒的余地,那就有如从容就义一般,有着任人宰割的感觉。

这时,不论南宫玉真或是秋飞花,只要一挥长剑,立刻可以把这些人完全杀死。

傅东扬摇摇手,栏阻了秋飞花和南宫玉真,道:“你们既自知没有再战之能,可以走了。”

那些人互相望了一眼。缓缓转过身子,缓步而去。

死亡究竟是一件可怕的事,全无生存机会的搏杀,纵然是一个江湖人,也会丧失去勇气。

站在一例的千拙大师,低喧了一声佛号,道:“好凶厉的剑式,老纳久闻南宫世家的杀人手法,今日算大开了一次眼界。”

南宫玉真摇摇头,道:“老前辈,那不是我们南宫世家的武功,南宫世家也不会有如此高明的杀人手法。”

千拙大师道:“那姑娘的武功是……”

南宫玉真道:“得自地下古堡。苏百灵留下的一套剑法。”

千拙大师道:“像魔鬼的剑法一样,凌厉、迅捷,完全由无法预测的角度出手,根本使人无法防备。”

南宫玉真道:“学习这套剑法时,还不觉着如何,但施用起来,竟然是如此的凌厉。”

傅东扬回顾了覃奇一眼,道:“覃兄,你看下一阵,应该由什么人出手了?”

覃奇道:“护法院主,和护法院中的精锐。”

傅东扬道:“除了那位院主之外,护法院中,是否还有强过尚无行的人呢?”

覃奇道:“除了院主剑上的造诸过人之外,尚无行并非护法院中武功最强的人,天英夫人就不在他之下。”

傅东扬道:“像天英夫人那样武功的高手,护法院有好多?”

覃奇道:“至少有八人。”

南宫玉真道:“这么说来,单是对付护法院,也要一场火拼了。”

罩奇道:“是!不过,这一战杀死尚无行,已寒了他们胆气。”

千拙大师低喧了一声佛号,道:“贾施主没有说错,果然是护法院主来了,不过规模更大一些。”

傅东扬抬头看去,只见护法院主,带着金冠四王、天英夫人和另外两个黑袍老人,一行走来。

另一行是华一坤,带着八个白衣剑士。

第三行是一个锦袍老者,带着八个五旬以上的老人行来。

华一坤居中,左面是护法院主,右面是耶锦袍老者。

来的人,不算太多,合计不过是二十五人。

秋飞花低声道:“贾前辈,那锦袍老者是什么人?”

覃奇道:“大合堂主,他虽只是一个堂主的身份,但却极受教主的敬重,事实上,整个天罗教中人,连那护法院也算上,都无法和大合堂的实力相比。”

傅东扬道:“大合堂主难道还高过七旗堂主的身分不成。”

覃奇道:“是!大合堂表面上看来,属于庞杂的一支,事实上,他是完全没有限制的一个堂主,不论多少人,他都可以收留,他可以任意处份大台堂中人,也可以不经教主的认可,就派遣出重要的职位。七旗堂主,论实力,和大合堂相差何止百倍,具有的权力,双方更是不能相比。”

连吟雪接道:“事实上,教中的堂主,都已知道,他才真是本教中的第二位人物,华一坤只不过是徒具虚名罢了。”

覃奇道:“不错,护法院中,早有此说。”

南宫玉真道:“一剑擎天边无届,和这位大合堂主,都带有中年以上的高手,为什么华一坤只带了一批年轻的剑手。”

连吟雪道:“那些白衣剑手,都是教主培养的新锐,他们虽然年纪不大,但都是教主亲自指点,每个人的造谓,都相当的高深,诸位和他们动手时,不可以掉以轻心。”

南宫玉真道:“多谢指教。”

这时,来人已到了两丈左右处。

傅东扬望望千拙大师和连吟雪,道:“未听得在下的命谕之前,不许人轻易出手。”

来人已到了七尺处。

也都停下了脚步。

一剑擎天边无届首先开口,道:“什么人杀了尚无行?本座手下的副院主。”

口中说话,目光却已投注在秋飞花的身上。

秋飞花一上步,道:“区区不才,杀死了尚无行。”

边无届笑一笑,道:“他已经死了,世上无复生神丹,老夫能做的,也只是替他报仇。”

秋飞花道:“在下候教?”

边无届道:“年轻人,好大的口气。”

秋飞花道:“边院主,不用多费口舌了,你想替尚无行报仇么边无届道:“怎么样,你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秋飞花道:“劳阁下说说看,那是什么样的路?”

边无届道:“偿命!杀人者死,老夫要为尚无行亲自报仇,你出剑吧!”

南宫玉真低声道:“傅前辈,这一阵由晚进出手如何?”

傅东扬点点头,道:“姑娘小心。”

突然提高了声音,道:“飞花,你退回来!”

秋飞花手已握住了剑柄,但听到师父之命,只好退了下来。

边无届冷笑一声,道:“秋飞花。你不敢和老夫动手么?”

傅东扬道:“阁下用不着使激将之法,事有主从,双方对阵,权在调度之人,阁下想动手,自有奉陪之人。”

南宫玉真一闪身,·道:“边无届,听说你有一剑擎天的称号,在武林之中,也是大有声望的人,想不到,竟然也甘心为人作爪牙。”

边无届冷冷说道:“当今之世,敢如此对我说话的人不多,你这丫头的胆子很大,说!你叫什么名字?”

南宫玉真淡淡一笑,道:“南宫玉真。”

边无届道:“你是南宫世家中人?”

南宫玉真道:反正!你先接我们南宫世家十八招杀人手法。“说打就打,一掌拍了出去。南宫玉真剑未出稍,边无届也不便出稍,举手对去。南宫玉真左掌被封,右手一探。五指如刀抑向边无届的咽喉。这一击快速绝伦。而且,充满着杀机。南宫世家的杀人手法,果然是凌厉绝伦。边无届神情冷肃,双掌速环挥击,封挡南宫玉真的攻势。南宫玉真这一次,果然完全施用的南宫世家武功,十八招杀人手法,绵连出手。边无届虽然是一弋武林名宿,旦也被南宫玉真一阵紧连女势,迫得手忙脚乱。边无届吁一口气,道:“久闻南宫世家的武功别走蹊径,今日一见,果然不错。”

南宫玉真的心中也是暗暗震动,忖道:“我自出江湖以来,从未一口气连问出十八招杀人手法,也从没有一个人,能够在一口气下,封开了十八招杀人的手法。”

但边无届做到了。

如是南宫玉真在未进入石堡之前,这十八招手法用完之后,也就是尽出了南宫玉真的绝招。

但此刻的南宫玉真完全不同了,武功造谓上,已经更上层楼。

边无届也震惊于南宫玉真的武功,不敢再让先机,所以,南宫玉真一停手,立刻,挥掌攻出。

他掌势连环,一招快过一招。

南宫玉真五招失去先机,立刻完全陷入了被动。

边无届连绵的攻势,使得南宫玉真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但见掌影幻起,南宫玉真完全被困入了一件掌影之中。

秋飞花一皱眉头,就想出手。

但却被傅东扬示意阻止。

秋飞花缓步行到了师父身侧,道:“南宫姑娘已失先机,我要去助她一臂之力,师父为何阻止?”

傅东扬道:“不行,敌势众多,你一出手,怕会引起群战,那岂不是有悖亚菱姑娘之意么?”

两人谈话之间,边无届的一轮攻势,已然用完。

就在边无届掌势将要变招之际,南宫玉真突然出手攻出一指。

边无届冷哼一声,挥掌拍去。

南宫玉真一挫腕,收回了掌势,屈指弹出了两缕指风。

边无届冷然一笑,道:“姑娘这点年纪,艺事倒是博杂得很。”

突然握拳击出,硬接下了南宫玉真的指风。

但闻“波波”两声,两缕指风,击在了边无周的拳头之上,竟然被弹震开去。

南宫玉真吃了一惊,忖道:“这老儿的武功,似是已到运劲若钢的境界了。”

边无届右手封开了南宫玉真两缕指风,左手一拳直捣了过来。

南宫玉真挥掌一接,拳势和掌势接触在一起。

只见拳上力道强猛,有如巨杆撞来。

这一拳力道之猛,凝聚了边无届毕生功力。

南宫玉真立刻感觉到自己无法承受这一拳的压力,急急一提气,整个身躯,随着那刚猛的拳风,向后飘去。

一直飘退了一丈开外,才卸去了边无届拳上劲道。

脚落实地,南宫玉真立刻拔出了身上两柄剑。

边无届也亮出了兵刃。

他号称一剑擎天,剑上的造诸,尤过拳脚。

傅东扬低声道:“南宫姑娘,受伤了么?”

南宫玉真道:“多谢关注,晚进还好。”

陡然飞身而起,双剑划起了两道寒芒,直向边无届射了过去。

边无届长剑起处,忽然间泛起了一团光幕,有如千百只长剑同时飞了起来一般,边无届整个人都包花了那团剑光之中。

但见两道剑光一闪,触接在一起。

飞扑向边无届的南宫玉真,似是遇上了极大的阻力,忽然间又弹了起来。

边无届剑光收敛,南宫玉真却如鹰集一般,忽然间落了下来。

再一次,边无届挥出长剑。

金铁交鸣声中,双剑再度触接在一处。

就借那支剑相触的瞬间,南宫玉真换了一口气,借对方剑势上弹动之力,立刻又飞了起来。

就这样南宫玉真悬空下击,使出了“燕子十八翻”。

边无届也连续挥出了一十八剑。

每一剑上,边无届都运足了真力。

一连十八剑,封挡开南宫玉真的攻势,但边无届在挥出十八剑后,也不禁有些真力不继的感觉。但南宫玉真悬空下击的攻势,却是越来越快。

这是武林极为罕见的搏杀,只看得双方,都为之震骇不已。

傅东扬轻轻吁一口气,道:“飞花,南宫姑娘这等打法,是不是很费精力?”

秋飞花道:“她不会累,那是一种很奇怪的飞击之法,藉那翻转飞腾之时,调息真气,使体能一直保持着很佳的状况。”

傅东扬道:“这也是地下古堡中的武功么?”

秋飞花道:“是!不过,弟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章 预测角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