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58章 一念之差

作者:卧龙生

南宫玉真听得很用心,但却一句也听不懂,忍不住问道:“他说的什话?”

东方亚菱道:“天竺话。”

南宫玉真道:“你听得懂?”

东方亚菱道:“一点点。”

南宫玉真道:“秋飞花怎晓得天竺话?”

东方亚菱道:“这就是咱们要追查的事了。”

南宫玉真道:“他平常会不会说天竺话?”

东方亚菱道:“这段时间中,我一直注意他,他应该不会说。”

南宫玉真道:“但他能听得懂,果然如此,这个人的心机太深沉了,深沉得叫人害怕。”

东方亚菱道:“表姐,现在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咱们就是帮助他找回自我。”

南宫玉真道:“小表妹,有这个可能么?”

东方亚菱道:“只有十之二三的机会。”

南宫玉真道:“小表妹,他如不是一个伪君子,而是为天竺奇术所制,这代价岂不是付得太大了?”

东方亚菱道:“的确是太大了,但咱们非付出这些代价不可。”

南宫玉真道:“小表妹,本来,咱们可以不必付出这样的代价,只要咱们能阻止金元庆施法。”

东方亚菱道:“表姐,你认为这样做,就可以保全了他?”

南宫玉真道:“至少,可以使他不伦魔道。”

东方亚菱道:“心魔乘虚而入,如是一个人,能够坚定自己,虽然有魔,亦可逐魔保身,他如逐不去心中之魔,咱们能保全他又有何用?”

南宫玉真道:“亚菱,这想法是不是估量过高一些,那是一种制心术,他心为所制,如何有反抗之能?”

东方亚菱道:“所以。我们要助他一臂之力,但最重要的还是要靠他自己,他如意志不够坚定,我们就算是肯帮助他,也无能为力。”

这时,秋飞花突然翻转身来,手执长剑,举步行过来。

耳际间,已响起不金元庆的声音,道:“东方亚菱,这是你最后一个机会了。”东方亚菱哦了一声,道:“教主的意思是……”

金元庆冷冷接道:“亚菱姑娘,秋飞花是你的什么人?这是不是一个隐秘?”

东方亚菱淡淡一笑,道:“不是隐秘,你可以说出来,事实上,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秋飞花是我的丈夫:“这答覆颇出了金元庆的意外,不禁为之一呆。东方亚菱淡淡一笑,接道:“金元庆,我不受你任何威胁。”

金元庆道:“好:那我先要秋飞花杀了你。你想得到么?你的爱侣,却要用手中之剑,取你性命。”

东方亚菱道:“杀我的不是他,而是你,在场中人,都能看得出来。”

金元庆皱皱眉头,道:“看你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竟然是如此坚强。”

东方亚菱道:“教主夸奖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我也要郑重劝告你一句话,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苏百灵埋伏的人,大概也快要有所行动了,他们一旦出动,那时后悔已迟了。”

金元庆笑道:“姑娘,这些话,很难叫在下相信。”

东方亚菱道:“你对苏百灵了解得太少,你不过只是摆在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这盘棋一开始你就是败方。”

金元庆道:“至少,我在这盘棋上,已然占尽了优势。”

东方亚菱道:“表面上看去,确是如此,不过,你如能仔细的想一想,就会觉着我说的不错了。”

金元庆道:“这么说来,本座倒要听听高见了。”

东方亚菱道:“你最好听听:“语声一顿,接道:“你现在的所有,并非是你自己走出来的路,而是苏百灵替你铺好的路,你只不过瞧着路走罢了:“金元庆”哦“了一声,道:“说下去。”

东方亚菱道:“你的武功,得自苏百灵留下的手本;你用的毒,得自苏百灵的配方;你霸统江湖的谋略,亦得自苏百灵的设计。鹰图、玉佩、金塔秘录,这些含沙射影、乱人耳目的方法,无一不是苏百灵所留下的办法,想想看,哪一件不是苏百灵留下来的?”

金元庆呆了一某,道:“看来姑娘确然是知道的不少。”

东方亚菱道:“在下确然是知道很多。”

金元鏖道:“姑娘,老夫在江湖上走动了数十年,这些话是第一次听人说起。”东方亚菱道:“因为,这件事整个的详细内情,我先知道。”

金元庆道:“如若我现在杀了你,还有什么人知道内情呢?”

南宫玉真冷冷说道:“只怕你,还没有这份能耐。”

金元庆道:“你是南宫玉真?”

南宫玉真道:“是我曰”金元庆道:“南宫世家十八招杀人手法,号称江湖一绝,但在区区的眼中,认为这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南宫玉真道:“我不会用南宫世家的杀人手法对付你,我会用得自苏百的武功对付你,我们已经对付过边无届和华一坤,他们都未讨得好去,对付你,也会让你有着同样的感觉。”

金元庆轻轻吁一口气,道:“老夫原本还存有一份仁慈之心,想放你们一条生路,武林道上,何止数万同道,少你们几个,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南宫玉真道:“现在,你改变了想法?”

金元庆点点头,道:“不错,完全改变了心意。”

东方亚菱道:“最坏的改变,莫过是想杀了我们。”

金元庆道:“很不幸的是,老夫就是有了这个想法

东方亚菱道:“金教主,只怕你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金元庆仰天大笑三声,道:“东方姑娘,如若咱们现在是一场豪赌,至少,老夫的资本,比你雄厚一些。”

东方亚菱道:“金元庆,你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金元庆道:“这要请姑娘指点一下了。”

东方亚菱道:“我太犹豫。如若你早在半年前发动,今日情形,又自不同了。”金元庆道:“姑娘的意思是说,如若我全某人早在半年之前发动大变,你们也不会抗拒老夫了?”

东方亚菱道:“不错,那时,我们还没有进入地下古堡,对江湖中事,知晓不多,那时间,也没有人知道苏百灵的计划,没有人知道苏百灵在江湖上设下了埋伏,那时,你如发动,江湖上没有一股力量能阻止你,但现在不同了。”

金元庆道:“有什么不同?”

东方亚菱道:“我们不但在地下古堡中知道了苏百灵的计划……金元庆接道:“你找到了他埋伏的人手么?”

东方亚菱道:“找到了。”

金元庆道:“他们现在何处?”

东方亚菱道:“就在附近。”

金元庆道:“如若我现在全力施为,在两个时辰之内,把你们全数搏杀,那是个什么局面?”

东方亚菱道:“他们会及时驰援而来。”

金元庆道:“他们能够来得及么?”

东方亚菱道:“来得及,如若他们要来援手,能够在片刻间来此地。”

金元庆道:“那座黑色的古堡,就是苏百灵埋伏的地方么?”

东方亚菱道:“不错,这就是我把你引来此地的原因。”

金元庆道:“如若他们会施援手,他们早就该来了,对么?”

东方亚菱道:“目前,他们还不该来。”

金元庆叹息一声,道:“东方亚菱,我第一次见你之时,就应该杀了你的,但我没有下手,想不到,一失足成千古恨,竟被你找到了地下古堡。”

东方亚菱道:“你不杀我,那是因为你想利用我帮你找到地下古堡,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们不但找到了地下古堡,且我们也进了地下古堡,在那里看到了苏百灵留下的一局残棋,我们都是他棋盘中的棋子,整个江湖,被他玩弄了一百年……”

金元庆道:“姑娘,至少,老夫目下的处境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姑娘,似是还不到这个境地。”

东方亚菱道:“金教主的意思是……”

金元庆接道:“姑娘既然明明知道是苏百灵棋盘上的一颗棋子,为什么又甘愿为人所用?”

东方亚菱道:“苏百灵是很厉害的棋师,他把咱们都燮成了过河的卒子,有进无退,上了他棋盘的人,都很难自作主意了。”

金元庆道:“听姑娘的意思,好像不肯让老夫一步了?”

以天罗教之尊,挟天下无与伦比的实力,竟要求对方相让,内心中的沉痛,可想而知了。

东方亚菱道:“你手握江湖霸权数十年,难道不满足么?”

金元庆道:“你劝老夫放手?”

东方亚菱道:“得放手时且放手,何况,过去,你一直是觉得这份霸业是自己所闯,日下,你已明白了,这都是那苏百灵的设计,现在,已到棋势尽处,黑、白要分出胜败的时候了……”

金元庆冷笑一声,接道:“姑娘,老夫已是骑上了虎背的人,放下权势,可能成为武林道上追杀的对象,但姑娘……”

东方亚菱接道:“我不能眼看你荼毒江湖,何况,日下我已经掌握胜算,我答应你,你若放下屠刀,可以平安离去。”

金元庆叹息一声,道:“东方姑娘,你如此追逼,那就别怪老夫下手毒辣了。”口中说话,右手挥动,口中连连发出怪异的啸声。

原本已在途中停步不动的秋飞花,在听到了金元庆的怪啸之声后,突然又向前冲了过去。

拦在他前面的是覃奇,长刀一挥道:“秋少侠,你儿胥……”

秋飞花长剑一堆,“当”的一声,推开了覃奇一刀,顺手一剑,刺了过去。

这一剑,来势怪异,覃奇竟然封架不住。

剑光过处,鲜血迸溅,覃奇人震退了两步,又被剑芒刺入了右胯之中。

如若秋飞花这时行上前去,补刺一剑,立刻可以把覃奇刺死创下。

但他志在东方亚菱,所以,没有追杀覃奇。

东方雁双目尽赤,大喝一声,道:“秋飞花,你这个疯子:“他声音响亮,震人耳鼓,倒是听得秋飞花怔了一怔,两道目光,町注在东方雁的脸上,不停的眨着眼睛,似是要看清对方是谁。东方雁冷笑一笑,道:“秋飞花,你瞧什么,难道你不认识我么?”

秋飞花仍然似是没有听懂东方雁的话,脸上的神色,既无惊奇,也没有惭愧之色,只是呆呆的望着东方雁。

南宫玉真低声道:“亚菱,他好像还能保持了一点清醒,神智没有完全受人控制。”

东方亚菱道:“是:他是个意志坚强的人,神志虽然已经受到强力的控制,但他仍然能保有一点神志不昧。”

南宫玉真心情激动无比,整个脸上的肌肉,都起了微微的颤动东刀亚菱表面上,还能维持着镇静,但事实上,她却用尽了全身的气力,紧咬着牙齿,没有出声。

金元庆冷笑一声,道:“束方蛄,你现在如若肯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如是再沉久了,我下了第三通令谕,那就没有挽救的机会了。”

东方亚菱道:“笫。二道令谕下了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情形?”

金元庆逋:“杀了你,他已动了杀机,而且,也找到了耍杀的人,只不过,他的志还不够坚定,以要等他下定了决心,那就非要取你的性命不可了。”

东方亚菱适:“金教主,你能肯定他龙冲过这么多的阻拦,杀了我么?”

金元庆道:“不知道,但我知道结果。”

东方亚菱道:“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金元庆道:“他杀不了你,但你可以杀了他,不论你们那一个死了,都是人间悲剧,不过,最好的是,你们两个人同归于尽。”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金教主,当初你摆下这一步棋子时,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大的作用吧?”

金元庆道:“我是个善奕棋的人,摆下的棋子,自然不止他秋飞花一个。除了中途夭折的人外,都或多或少的发挥了作用,这些人,都经过了我特殊的训练,平常时间,他们和常人无疑,所以,绝不会露出马脚。”

东方亚菱道:“这些人,除你之外,贵教中还有什么人可以召用他们?”

金元庆道:“当今之世,虽然有不少的人,学习移魂大法,但能练到我这等成就的人,实在不多,所以,没有人能够用他们,除我之外,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

东方亚菱道:“你这样作,是不是太过冒险了一些,如是你不幸死了,你这么辛苦的安排,岂不是付诸东流?”

金元庆道:“我如不幸死了,他们大都会变成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8章 一念之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