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07章 威迫利诱

作者:卧龙生

小叫化道:“师伯夸奖,不过,这不是小叫化的主意,小的是奉命行事。”

天虚子道:“老叫化呢?坐在家里纳福么”小叫化道:“家师早察警兆,已经离去三日了……”

天虚子吃了一惊道:“他到哪里去了,怎么三天没有消息小叫化道:“到哪里去,小叫化子不知道,但家师临去之际,吩咐小叫化每日夜两次,在齐家寨外面察看,遇有警兆,就以火急信花传警,小叫化不敢误事,只好遵命施放。”

天虚子道:“老叫化临去之前,只讲了这么些?”

小叫化道:“是的,只讲了这些,师伯知他性格,他不愿说明的事,小叫化就算斗胆,也不敢问什么,说不定反招来一顿臭骂,所以,小叫化就只好不问了!不过……”

天虚子道:“不过什么?”

小叫化道:“小叫化从来没有见过家师离去时候的严肃神色。”

天虚子心头一震,道:“小叫化,你说清楚一些,老叫化离开时,什么样子?”

小叫化道:“神情很严肃,小叫化的记忆之中,从来没有见过老叫化那等严肃的神色。”

天虚子沉吟了良久,道:“你想想看,他还说些什么?或是有些什么暗示小叫化道:“没有。小叫化也觉着奇怪,所以,我很留心听他老人家的吩咐,但却一直瞧不出什么?”

秋飞花突然说道:“师伯,李姑姑的出走,和倪老辈的离去,这中间似是有很多可疑”“包小翠也霍然警觉。迢:“秋师兄说的是,事情大巧了?”

小叫化道:“怎么?翠姑娘,李师姑也走了?”

包小翠点点头。黯然说道:“我们原只怀疑姑娘不愿卷入武林是非之中,但倪老前辈的突然离去。这就使人怀疑了。”

刘小玉没有说话,但一张脸却变成了苍白颜色!

显然,她内心中正有着无比的震动。

小叫化常带着笑容的脸上,也不见了笑容,圆睁着双目出神。

天虚子道:“李姑娘傲啸松月,突然离去,倒还可以说她不喜欢再手沾血腥,由三小代他作事,但倪兄生贝侠肝义胆,嫉恶如仇,怎会在此时突然离去?这就有些可疑了。”

小叫化急道:“师伯之意,可是说他老人家有了麻烦了。”

天虚子道:“小叫化。敌人来得大突然,也很强大,咱们对人家了解大少了,令师和李姑娘发生了什么事?贫道无法预测,也不敢妄言,不过,眼下有一件事,你们都要留心听着……”

语声一顿,接道:“从此刻起没有我的令谕,都不许擅自离开齐家寨。”

小叫化子道:“小叫化要去找老叫化子,还望师伯成全。”

天虚子道:“不行,老叫化不在此地,贫道就不能不管你了?”

小叫化道:“小侄不敢,我……”

秋飞花轻轻一扯小叫化的衣服,小叫化才把慾待出口之言,硬给咽了下去。

天虚子虽然尽量保持着镇静的神情,但如是留心一点的人,都可以瞧出他目光不定,愁锁眉头,心中还有着无比的怒意。

但闻天虚子缓缓说道:“飞花,未得我之命,任何人,都不许轻易离开。”

秋飞花一欠身,道:“弟子遵命。”

天虚子目光转到齐元魁夫妇脸上,一挥手,道·:“年纪老了,不中用啦!贫道要先告退,去坐息一下。”

齐元魁一抱拳,道:“观主请便……”

目光一掠东方雁、秋飞花等,接道:“诸位少侠,也该休息一会了。秋飞花道:“齐寨主请便吧!我们还要聊一会。”

其实,齐元魁阅历丰富,眼看天虚子避席而去,分明有用心,自己搅混在此,一旦发生了什么事,很难自处,立刻示意齐夫人双双退出大厅。

东方雁自从和秋飞花对了一掌,彼此心存敬慕,感觉自己身分超然,大可不必遵从天虚子的命谕,说不定,有些地方。可代秋飞花担当一些困难,所以,坐着未动。

大厅中,只余下了五个年轻人,秋飞花反而轻松多了。

年经人,朝气蓬勃,虽没有老年人那份持重,但却有一股不避险难、不畏敌势的豪气。

秋飞花为小叫化引见了东方雁,小叫化有些惊奇地说道:“兄弟武通,想不到今日竟有幸得会东方兄。”

东方雁道:“不敢,武兄言重了。”

武通道:“他们都叫我小叫化子,你最好他这样叫我。”

东方雁微微一笑,道:“那兄弟恭敬不如从命了。”

东方雁目光转注到秋飞花的身上,道:“秋兄,天虚子老前辈严令秋兄等不许离此一步,兄弟似可不受此限,诸位如有什么事?需要兄弟效劳,但请吩咐一声。”

秋飞花道:“东方兄的盛情,兄弟这里先行谢过,天虚师伯约为人,在下知之颇深,倪老前辈和李姑姑的突然离去,似非巧合:此事对天虚师伯的震惊,尤过我等,他虽力持镇静,但诸位想必早已瞧出,他有些心神不宁,他暂时约束我等,不许离此,必有他的用意,兄弟推想,一个时辰之内,师伯必有第二道令谕传下。”

东方雁道:“这样快么?”

秋飞花点点头,道:“天虚师伯,是一位道基深厚的人……只因倪老前辈突然离去一事,使他联想到李姑姑的离去,非比寻常,骤然间的大转变,使他暂失自持,只要给他一刻静坐,必可复常。”

包小翠低声道:“小妹听家师说过,天虚师伯精通六壬卦,同卜一个人的吉凶。”

秋飞花点点头,道:“不错,但那必须要心神平静之下,才能说通卦理的玄妙。”

刘小玉低声道:“秋兄,天虚师伯,为什么不早些卜一封呢?”

秋飞花道:“六壬卦,是卦理中最浅的一种,如若没有一定对象,怕是无法卜得准确。”

刘小玉道:“原来如此。”

秋飞花轻轻叹息一声,目光转到武通的脸上,道:“小叫化,你刚看到的都是些什么人?”

武通道:“所有的人,都穿着黑袍,其中有两个老者,脸上还带着面纱。”

秋飞花道:“你放两支信花,他们都有些什么反应?”

武通道:“他们似是想对我展开围袭,但见到另一支信花之后,立刻向后撤退。”

秋飞花道:“这么说来,常师兄敢情是已经赶到了。”

武通道:“这小子,一定瞧到了我,为什么不肯现身相见呢?”

秋飞花道:“也许他别有用意,常兄既擅易容之术,又精通各种暗器,应变之能,也非咱们能及,决然不会有什么危险,咱们不用替他担心。”

东方雁突然站起身子,道:“诸位谈谈,兄弟出去瞧瞧。”

秋飞花微微一征,道:“东方兄意慾何往?”

东方雁微微一笑,道:“小弟在这齐家寨,住了数年之久,各处形势十分熟悉,我出去瞧瞧各方面的布署。”

秋飞花道:“好!东方兄早去早回。”

东方雁道:“不劳挂怀。”

举步向外行去。

秋飞花一跨步,紧随在东方雁的身后,行了出去。低声道:“东方兄,目下的情形,十分奇诡,我那李姑姑为人冷僻,不去说了:但倪老前辈,却是位满怀仁义的豪侠,两位老人家突然离此,显然是已有了非常之变,小叫化虽然不拘俗礼,但他们师徒情意,尤过父子,三位小师妹,也都虑着姑姑的安危,小弟是用尽方法,把他们稳住,希望东方兄给小弟帮个忙。”

东方雁道:“秋兄言重了,要兄弟如何帮忙,只管吩咐一声,水里水中去,火里火中行。”

秋飞花苦笑一下,道:“那倒不敢,兄弟希望东方兄暂请留在厅中,除非敌人扑进来,情势迫人非拼不可,最好暂时忍耐一下,等候天虚师伯的裁决。”

东方雁微微一笑,道:“兄弟从命。”

秋飞花长长吁一口气,抱拳一礼,道:“兄弟谢过了。”

语声甫落,突然一尖厉哨声,传了过来,一起数和,彼起此落。

秋飞花脸色一变,苦笑道:“看来,是免不了一场搏杀了……”

话禾说完,一条人影,疾如鹰爪般,直冲而来。

东方雁怒喝一声:“站住。”

飞身而起,迎了上去。

来人有如一只巨大的飞鸟般,不但动作迅快,而且灵活得很。

他没有硬接东方雁的掌势,飞行的身躯,突然一拳双退,悬空一个跟斗,横里飞出去七八尺远,落着实地。

是一个全身黑衣、身佩长剑的年轻人。

秋飞花身躯一转,栏住了黑衣佩剑人的身前。

东方雁一招扑空之后,立刻转到了黑衣人的身后。

两人布成了挟击之势。

黑衣佩剑人,只不过二十三四的年纪,除了脸色略现苍白之外,长得很英俊。

但见人影闪动,包小翠、刘小玉、武通全都飞出大厅。

黑衣人很镇静,目光环扫了秋飞花等一眼,道:“哪一位叫武通?”

武通一挺胸,道:“小叫化子就是。”

黑衣人道:“倪万里是你的什么人?”

武通心头一震,立刻满脸大汗,道:“是我师父。”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你想不想救他的性命?”

武通长长吸一口气,强自镇静一下心神,缓缓说道:“如何救他?”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等一会我会告诉你。”

语声一顿,接道:“包小翠、刘小玉、廉小红,在么?”

包小翠警觉到有些不对,所以,忍着气,没有发作,经轻吁一口气,很柔和的说道:“我是包小翠,三姐妹中的老大。”

黑衣人一掠刘小玉,道:“她是刘小玉还是廉小红?”

包小翠道:“是刘小玉。”

黑衣人道:“廉小红呢?包小翠道:“她不在这里。”

刘小玉道:“我们三姐向由大姐作主,你有什么话只管对她说。”

黑衣人点点道:“那很好,有一位李雪君,你们是否认识?”

包小翠心头大震,道:“是我们的姑娘。”

黑衣人微微一呆,道:“不是你们恩师?”

包小翠道:“也可以说是我们的恩师,她怎么了?”

黑衣人语声又转冷漠道:“她和倪万里一样,被我们囚起来了。”

包小翠粉脸变成一片苍白,道:“是真的?”

黑衣人道:“要如何你们才肯相信?”

一直末开口的秋飞花,缓缓接口说道:“朋友贵姓啊?”

黑衣人目光转到秋飞花的脸上,道:“你是什么人?”

秋飞花道:“兄弟秋飞花!”

黑衣人冷冷说道:“听说你武功不错。”

秋飞花笑一笑,道:“夸奖了。”

黑衣佩剑人一抬手,长剑出销,道:“在下不信邪,阁下请亮兵刃吧!咱们先试一百招!”

秋飞花笑一笑,道:“阁下想动手,在下依然奉陪,不过,在下希望在动手之前,先把两件事说得清楚?”

黑衣人道:“什么事?”

秋飞花道:“自然是关于倪老前辈和李老前辈的事了!”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你可是想证明一下在下说的是真是假!”

秋飞花道:“不错,阁下如不能证明他们两位确实被你们暗算擒囚,在下等很难相信。”

黑衣人仰天打个哈哈,道:“最好的办法,是你去瞧瞧。”

秋飞花点头,道:“朋友,你能够带我去么?”

黑衣人,道:“朋友,不过,我先要办好两件事情。”

秋飞花道:“什么事”黑衣人目光一掠武通和包小翠、刘小玉等身上,道:“三位是否愿意同住见见倪万里和李雪君。”

武通忍住一口气,道:“自然要见!”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要见也可以,不过,有条件!”

武通道:“什么条件?”

黑衣人道:“三位应该带一点见面礼去。”

武通已听出黑衣人别有用心,这见面礼,必然是困难万端,一时沉思不语。

但包小翠却接口说道:“你要什么样的见面礼。”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长不如短,还不如近,就以眼前这两位兄台,作为三位晋见令师的礼物如何?”

包小翠目光一扫秋飞花和东方雁,道:“秋大哥和东方兄……”

黑衣人接道:“不错,他们两位就在眼前,三位下手时方便不少。”

包小翠百些明白了,但还不大清楚,颦了颦柳眉儿,道:“把两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威迫利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