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11回 群邪丧胆

作者:卧龙生

关中岳不自禁地打一个寒颤,暗道;一个人能在三十六妖人聚集于一处时,把他们一举杀死,自然是要同时抗拒三十六妖人的合力围攻,这人的武功可算是当代中武林第一高人了。

须知那三十六妖人,虽非是武功纶高之人,但在江湖上,也非弱者,尤其三十六人,常年聚集一处,联成了天罡阵合捕之术,曾用合搏之法,击败了少林三大高僧,名噪一时,武林中黑白两道上顶尖儿人物,对这三十六妖人,也有着几分忌惮,不大招惹他们,这就更使得他们变得气势器张,凶名更甚了。

想不到,这三十六人,竟然会在同时间中,一齐遭人杀死。

心念转动,人却极不自然地跟着阴阳双煞,走到大厅一角之处。

原来,入厅之人,似乎是早有默契,绕过那木案之后,鱼贯走到大厅一角,排列得整整齐齐。

六七十个武林人物,静悄悄地站着,听不到一点声息,只有任院外,不时传入来一声声的马嘶。

足足等了一顿饭的工夫,仍不见有何动静。

关中岳正感到难以忍耐,忽然响起了一个清冷的声音,道:“鲁中四恶。”

人群中响起了四个粗哑,颤栗的声音,道:“我们四兄弟都遵命来此。”

关是岳抬头望去,大厅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头戴黑巾,身被黑色斗篷的人,那人面对着一堵墙壁背着群豪而立。

看那人一身装束,正是传言中的镖旗主人的衣着。

只听那清冷和声音,道:“出来。”

四个面目凶悍的大汉缓缓地由人群是行了出来。

四个人的腿不停的抖动。步履也仍是极为沉重,大有着举步维艰之感。

那黑衣人头未回顾,但背后像是长了一对眼睛一般,冷冷喝道:“快一些。”

四人齐齐应着,但连声音。也有些颤栗不清,心中虽想走决一些,但苦两条腿不肯听命。

黑衣人冷冷道:“可以停住了。”

鲁中四恶应声停住,但全身的科动,更加厉害,衣袂摇摆,人人都可以瞧的清楚。

黑衣人背对群豪,无法瞧清楚他的神情、形貌,只能够听到那清冷的声音,又道:“你们自报罪名。”

鲁中四恶,依顺序由左至右,并肩而立。

只听那老大说道:“我们兄弟抢过财物,也犯过色戒,两手血腥,满身罪恶……”

那清冷和声音,忽又响起,道:“我问你们今年中秋那天的事。”

最左一位接道:“那一天我们是抢劫了一辆篷车,伤了车主。篷甲中老少四口,加上一个赶车的,都死在我们兄弟刀下。”

黑衣人冷笑一声,那正在滔滔不绝,自数罪状和老大,突然住口不言。

他的冷笑声特殊,也不特别刺耳,只是在此情此景之下,却给人一种震动的感觉。

那位自数罪状的老大,直待笑声消失了很久之后,才缓缓接:“我们事后才瞧到那辆篷……车……上,插着了……盘龙……镖……旗。”

那清冷的声音,又传入耳际道:“你们的眼睛瞎了。”

鲁中四恶齐声应遵:“在下等该死。”

黑衣人道:“好!你们死吧,自巳动手,可以落下一个全尸。”

鲁中四恶睑上流现出绝望的神色,相互望了一眼,同时举掌击天灵要害之上。

四个尸体,同时向地上倒去。

鲁中四恶自绝而亡,那黑衣人仍然是连头也未转一次,冷冷地说道:“鄂东七虎。”

七个中年大汉,应声行了出来。

黑衣人道:“先搬开鲁中四恶的尸体,送到那长桌下面。”

七个人战战兢兢地移开了鲁中四恶的尸体,重又退回原位站好。

黑衣人道:“你们知罪吗?”

鄂东七虎声音也被吓得哑了起来,同时答道:“我们知罪。”

大约是七个人已被吓得魂飞魄散,答话之时,先后不齐,听来语声错落。

黑衣人道:你们既然知罪,那很好,自己手了断吧!”

鄂东七虎已被吓得连争辩的勇气也完全消失,各自从怀中摸出了一粒毒葯,吞入腹中,片刻之后,脸色转青,毒发而亡。

原来,七人早已有了准备,身怀毒葯而来。

那黑衣人只说了几句话,已然逼死了十一个著名的绿林大盗。

关中岳也看的心生寒意,暗道:“这些人,都不是省油灯,怎的一个个竞甘听命自绝。”

但闻那黑衣人道:“陆七娘。”

一个细小的女子声音,答道:“奴家在此。”

黑衣人冷冷地说道:“你出来。”

人群中微微波动,挤出来一个年约三十一二的蓝衣妇人。

关中岳心中一震,暗道:“好啊!九尾狐陆七娘也在这里,这她人作恶多端,勾引了很多正派中人,先犯婬戒,后入魔道,但她藏身有术,少林、武当等数大门派,也曾遣出很多的高手,追杀于她,竟是无法找到她的行踪,而且她妖媚婬荡,房中有术,虽然面首无数,但凡是与她有过一次肌肤之亲的人,仍是念念难忘,所以,到外有为她效命的人。

只见陆七姐颤声道:“奴家妇道人家……”

黑衣人冷冷接道:“我知道,所以,你可以吊颈自绝。”

陆七娘道:“奴家一定要死吗?”

黑衣人冷的冷道:“嗯!你以美色诱人,作孽无数……”

陆七娘道接:“这都是他们心志不坚,胸怀慾念,心甘情愿,奴家以后,决不再犯,如能饶我一死,从此归隐庵院,削发为尼,青灯仟梅以度余年。”

这陆七娘是一位久历风尘的妖媚妇人,唱做俱佳,说的婉转啼泣,直叫人忍不住生出恻隐之心。

那黑衣人却是不为所动,冷冷说道:“盘龙镖旗在江湖上,自人它的规戒,你作恶虽多,但只要不妨害到盘龙镖旗的威名,我也不会管你,但你藐视盘龙镖旗的罪行,却是不能饶恕,念你是一个女流之辈,让你落个全尸,你自己吊颈死去吧!”

陆七娘眨动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高声说道:“盘龙镖旗在江湖上,隐失了数十年之久,打我出生那年起,就未再听过盘龙镖旗的事,有道是不知者不罪,纵然瞧到了盘龙镖旗,我也不能辨认。”

关中岳心里暗道:“这陆七娘虽非好人,说的话倒也有理。”

但闻那黑衣人冷冷地说道:“这么说来,错不在你了。”

陆七娘道:“如若你肯讲理,那就不该逼我自绝。”

黑衣人道:“你的师长为什么不告诉你盘龙镖旗的事情,你如无罪,祸便连及师门。”

陆七娘道:“可是,我那授业的恩师,已作古人。”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陆七姐,你不用设词狡辩,就算你那授业的恩师,当真已经死去,但你师长门中,必然还有别人,盘龙镖旗的主人,岂是轻易受人蒙骗的人,但盘龙镖旗的主人,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留在这里,我带你到师门求证,不过,你如是讲的谎言,我要让你经历最悲惨的死亡。”

陆七娘征了一怔,道:“看来,我如不死,你是心中不甘了。”

解下身上的汗巾,纵身而起,把汗巾搭在横梁之上,挽了一个活扣,黯然泪下,道:“你真是连我一外妇道人家,也不放过了吗。”

黑衣人冷冷道:“放过你岂不是开了侵犯镖旗的不死禁例?”

陆七娘长叹一声,道:“江湖上很多恶毒的人物,但毒辣莫过你嫖旗主人,赶尽杀绝,一个不留。”头一伸,钻入了活扣之中,松开双手,整个游躯,吊在横梁上,悬空打转。

黑衣人那索魂断魄的清冷声音,又传入耳中,道:“阴阳双煞。”

凶狠绝伦,恶名极著的阴阳双煞,应了一声,垂手行出人群。

黑衣人道:“你们两人知罪吗?”

阴阳双煞齐声应道:“我们知罪。”

黑衣人道:“好!你们自作了断呢,还是要我动手?”

死亡临头,这两个凶名极著的魔头,惊怯的心神,反击镇静下来,左首阴煞干笑一声,道:“我们不想死,希望你老人家,例外施恩……”

黑衣人冷冷说道“那陆七娘是妇道人家,一样要死,你们两人是男子汉!”

阳明二煞当年同出同行,联手对敌,彼此心意相通,阳煞在阴煞开口时,已然暗中运气,黑衣人言犹未了,阳煞已然发动,右手一标,拍向黑衣人的背后“命门”要害。

阴煞同时一扬手,一蓬银芒,飞了过去。

以阴阳双煞的武功而论,这等很近的距离,突起发难,掌力,暗器,几乎是一齐出手,武林能够避开的,实是不多。

但闻那黑衣人冷笑一声,回身挥剑,剑化一片森森寒光。

只听两声闷哼,阴阳二煞双双中剑。身躯摇摆,一齐倒跌在地上。

剑由两有的前胸刺过,等待两人倒摔在地上,鲜血才由前胸外流了出来。

黑衣人转身扬剑,几乎是一个动作!

没有人看清楚那黑衣人的形貌,也没有人瞧出他用的什么剑法,只觉他挥动之间,随着涌出一股逼人的剑气,击落了一蓬银针。

一眨眼间室中又恢复了原来的寂静。

大厅中人,有不少人希望一见盘龙镖旗主人的风采,但却竟无一人如愿得偿。

原来,那黑认人转身一剑,动作快的使人无法瞧得清楚。

关中岳睁开眼看,竟然也未瞧出什么。

厅中人眼看他挥剑一击间,杀死了阴阳双煞,心中更是敬畏。

只听那清冷的声音,传入耳际,道:“你们今日来此,都是轻藐镖之故,但你们心中虽对旗不敬,但尚愿悬崖勒马,姑念初犯,我网开一面,借你们之口,把今日之事,传入江湖……”

语声微微一顿,道:“你们可以去了。”

厅中数十个人没有一个答话,但却轻手轻脚地向外行去。

关中岳和方振远也随在人群后,向外面行去。

突然间,听那黑衣人喝道:“身上带兵刃的留下。”

关中岳征了一怔,停下脚步。原来,他身上金刀未解,人人瞧得清楚,想马虎一下也是不成。

方振远眼看关中岳停下,也跟着停了下来。

厅中人虽然无人出声,也不敢争先抢路,但个个都走的很快。

片刻工夫,厅中只余下关中岳,方振远和那黑衣人。

关中岳轻咳了一声,道:“在下关某。”

黑衣人道:“虎威镖局的关总镖头,金刀神铃镇八方。”

关中岳道:“不敢,不敢,关某人久闻盘龙镖旗的威名,今日有幸得会。”

黑衣人道:“看到盘龙镖旗的人,一向是祸多得少,关总镖头何以和别人的看法不同?”关中岳道:“就在下的看法,盘龙镖旗的主人,不过是借旗之名,行仁侠之事,关某人自问一生之中,未做过亏心事,虽然是面对镖旗,但却是心无畏惧。”

黑衣人冷冷说道:“阁下太自信了……”

关中岳呆了一呆,还未来及答话,那黑衣人又抢先接造:“你们虎威镖局,承接的生意,有不少贪官污吏,搜括民脂民膏,你们却竟然保送他平安无事,再说,你早已听过了镖旗传说,想必早已知晓晋见那镖旗主人的规矩了。”

方振远心知关中岳只在答错了一句话,立时就可能引起一场纷争,连忙抢先接道:“请问那是什么规矩?”

黑衣人道:“你是什么人?”

方振远道:“在下方振远。”

黑衣人轻嗯了一声,道:“虎威镖局的副总镖头。”

方振远道:“不错。”

黑衣人道:“江湖上有一个人尽皆知的规矩,那就是晋见镖旗主人时,不得身佩兵刃,携带寸铁,你们不但身藏暗器,而且公然带着兵刃。”

关中岳道:“此一规戒,我等早已知晓。”

黑衣人道:“那是说两位明知故犯了。”

方振远淡淡一笑,道:“见着阁下之前,我们并不知此事是晋见阁下,就拿此刻说罢,阁下自称是镖旗的主人,但我们也只能从你衣着上瞧出和传言相合……”

黑衣人冷笑一声,接道:“照你的说法,我这个镖旗主人是假冒的了。”

方振远道:“这个么?在下是不敢妄言,看你杀死阴阳二煞的剑道,非镖旗主人,很难有那样高的成就。”

黑衣人沉吟了一阵,道:“好!不知者不罪,你们去吧!”

关中岳拂拭一下脸上的汗水,抱拳一礼,道:“多谢阁下大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群邪丧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