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13回 神秘莫测

作者:卧龙生

青衣人冷然一笑,道:“那很简单,关总镖头如肯交出牧羊图,我等立刻撤走。”

关中岳道:“阁下果然是为那牧羊图而来。”

青衣人道:“事情既已说明,而且又早已在你关总镖的预料之中,应该如何?想阁下决定了?”

关中岳笑一笑,道:“关某想先说明一件事,那牧羊图在我关某这里,而且就在我的身上,诸位,如何能取到,那就要一点本领了。”

青衣人冷冷说道:“关总镖头,你要小心了。”

突然一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关中岳的前胸。

关中岳吃了一惊,暗道:“来的好快。”

形势迫人,关中岳已然来不及拔出背上的金刀拒敌,疾快地向后门退了五步。

青衣人双掌连环,如影随形,不待关中岳身子站稳,攻势又到。

关中岳连连后退,青衣人掌势却招招逼进,一口气攻出了八掌。这八招一气呵成,虽是分进施袭,但却混如天成,八掌连环,有如一掌。

关中岳避天了八掌,那青衣人似是甚感意外,略一停顿,道:“阁下之名,果不虚传。”

其实,关中岳虽然把八掌避开,但已累得满身是汗,只要那青衣人再能速攻两招,关中岳就要伤在对方的掌势之下。

关中岳轻轻咳了一声,道:“朋友这人掌连环攻势,倒也不雷霆万钧之势。”

青衣人道:“夸奖,夸奖。”

身子一侧,又攻了上来。

关中岳这次有了准备,哪还容他得手,右手一抬,金刀出鞘,一挥手间,划出一圈刀光。

凌厉的刀势,带起了一片冷森的劲风。

青衣人突然收回了向前冲奔之势,停了下来。

显然,他亦被关中岳这凌厉一刀的气势震骇,不敢再向前硬闯。

飞轮王宣钊,目睹关中岳的出刀气势,心头亦不禁为之一愕,忖道:“这关中岳的金刀之威,果非小可,出手的刀风气势,分明已得刀法大家真传。”

青衣人不敢再行托大,一探手由怀中抖出一打黑色的长鞭。

关中岳望了那长鞭一眼,心头一震,道:“追魂神鞭”……”

青衣人接道:“不错。”一伸手,拉下了脸上的蒙面黑纱,火光下,露出来一张青渗惨的马脸。

飞轮王宣钊哈哈一笑,道:“我道是何方神圣,原来是你,咱们二十年不见了吧!”

迫神鞭道:“兄弟也想不到,宣兄竟会淌这次混水,咱们相近三十年了,宣兄此刻退出,还来得及。”

宣钊摇摇头,道:“话虽不错,但兄弟与关总镖头,已有承诺,大丈夫一言如山,岂能出尔反尔,童兄如若肯念咱们相交三十年的份上,那就请贷给兄弟一个薄面,带人离开此地。”

追魂神鞭冷笑一声,道:“关中岳不过是一个保镖的,不论何人,只要肯出钱,他都得替人卖命,宣兄在江湖上声名卓著,似乎是用不着把得来不易的声誉,孤注一掷。”

宣钊笑道:“兄弟为人行事,一向是言出必践,我不知道来的是你童兄,但我已先得答应了关总镖头,童兄不肯赏脸,那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追魂神鞭冷冷地说道:“关中岳给你好多的银子——

宣钊微微一征,问道:“童兄此言何意?”

追魂神鞭道:“关中岳出好多钱,兄弟愿加上一倍,如是宣兄是为钱,谁出的银子多,你就该帮谁了。”

宣钊摇摇头,道:“不是在下小看你童兄,关总镖头的价码,你出不起。”

追魂神鞭道:“也许兄弟出不起,但有人出得,宣兄尽管开价过来。”

宣别道:“牧羊图上一半宝藏,它能值好多银子,兄弟无法计算,照传言中估计,说它十万两黄金,不算太多吧!”

追魂神鞭呆了一呆,道:“这么说来,你宣兄是架定了这次梁子。”

宣钊道:“如是童兄这么想,那也是没有法干的事了。”

追魂神鞭突然一振手腕,手中的黑色长鞭,带起了一股划空的啸风之声,幻起了一片乌云似鞭影。

飞轮王一松腰间扣把,手中已多了一把五尺六寸的缅铁软刀。

软刀一抖,闪起了一片刀花,内家其力由把柄直透刀梢,一把软刀,在飞轮王的手中,有如铁棍一般,笔直而立。

追魂神鞭轻轻咳了一声,道:“宣兄你可知今夜里主持这次强取牧羊图的,是谁吗?”

宣钊哈哈一笑,道:“追魂神鞭童世元,武林中有谁不知,何人不晓?”

童世元道:“你错了,兄弟有多大道行,我心中明白!我虽不惧关中岳,恐怕也无法抢得他手中的牧羊图。”

宣钊说道:“这么道来,是别有其人了,但不知那人是谁,能使你童世元服服贴贴的听命行事?”

童世无道:“这话倒是不错,能使兄弟唯命是从者,你飞轮王大约也得听他的吩咐?”

宣钊冷冷一哼,说道:“兄弟相信还有几根硬骨头……”

只听一声冷森的冷笑,传了过来,道:“好大的胆子,我倒要数数看,你身上,哪几根是硬骨头。”

这声音,似是来自很远的地方,但话说完,人已到了五尺以内。

火光之下,只见来了个身着黄衫,满头白发的老妪,手中执着一根龙头拐杖,竟是名震江湖的龙婆婆。

龙婆婆左右两侧,随侍着两个三十三四的中年妇人,青衣长辫,手中各执着一支长剑。

这是有名的左右二婢,两人十二三岁时,就随龙婆婆闯荡江湖,双剑之下,不知毁去了多少成名武林的高手,两人一直追随龙婆婆,未曾嫁人,徐娘岁月,仍保着处子之身,梳着两条大辫子。

这龙婆婆在江湖上,似乎手段冷酷,震骇一时,行人做事,常以自己好恶为主,说起来,虽一个介于邪正之间的人物。

十五年前,龙婆婆威名正着时,却突然隐息江湖,十五年来,武林中未再传出她的消息,想不到,今夜竟会陡然在开封出现。

关中岳和飞轮王宣钊,千思万想,未想到来的竟是龙婆婆,两人都不禁为之一呆。

龙婆婆轻轻一顿手中的龙头拐杖,目注飞轮王宣钊,道:“你过来。”

她的声音不大,但却有一种低人的威势,宣钊不由自主地向前行了两步,一欠身,道:“龙婆婆有何吩咐?”

龙婆婆冷笑一声,道:“你叫飞轮王宣钊。”

宣钊道:“正是在下。”

龙婆婆道:“替我办事的人,都不是硬骨头,是么?”

宣钊道:“在下不知童兄是为婆婆办事!”

龙婆婆微微一笑,道:“这些年来,老身修心养性,火气消了很多,你到说说看,你如知晓了他为老身办事,那将如何?”

宣钊在龙婆婆盘法追问之下,心中极为难过,但想到这龙婆婆在江湖的毒辣手段,只好说道:“在下如晓他为婆婆办,不敢出言讥笑。”

龙婆婆突然间一整神色,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准备如何?”

宣钊心中暗暗忖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般咄咄逼人,未堍是太过他了。

心中念转,不觉间激起了斗志,暗中提气戒备,道:“婆婆准备如何发落在下呢?”

龙婆婆道:“老身一向不逼人走入绝路,给你人选择的机会。”

宣制造:“在下洗耳恭听!”

龙婆婆道:“你放下手中缅刀,带着你的属下离开。”

宣钊征了一怔道:“还有一条呢?”

龙婆婆冷冷道:“帮老身办事!对付虎威镖局中人!”

宣别道:“还有第三条路吗?”

龙婆婆道:“有!接我十把龙头拐,或是接我左右二婢联手十招快攻。”

宣钊心中暗自盘算,道:“接她十招龙头拐,大非易事,接左右二婢联手十招快攻也许可以对付。

主意暗定,缓缓说道:“如若在下接过了左右二婢联手十招,婆婆又准备如何呢?”

龙婆婆脸色冷肃,道:“老身率人离开此地,冲着你飞轮王三年之内不找虎威镖局的麻烦。”

宣钊道:“好!在下就赌它一下。”

龙婆婆回顾了左吉两个中年妇人一眼,道:“你们出去,这人不知天高地厚,该给他一些苦头吃了,你们只管施展,枪杀勿论。”

宣钊暗暗吁一口气,缅刀斜斜摆出门户。

两个中年妇人,缓缓行了出来,褪下剑鞘,分左右向宣钊逼了过来。

二女举步很慢,也始终未开过口,但脸色严肃,剑身上似是散发着阵阵杀气。

关中岳突然抢前两步,道:“慢着。”

二女逼进之势一缓,停下脚步。

关中岳金刀出鞘,道:“宣兄,这是虎威镖局的事,不能让你宣兄打头一阵,宣兄请退后一步,兄弟先接这一战。”

二女神情肃然,望了关中岳一眼,但却一直没开口。

关中岳金刀平胸,道:“在下关中岳,虎威镖局的总镖头,先领教两位姑娘的高招。”

龙婆婆冷笑一声道:“关中岳,你可是自信强过那飞轮工吗?”

关中岳淡淡一笑,道:“左右双剑,二十年前已名动江湖,十余年的潜修苦练,想必早已经登峰造极,炉火纯青,在下如何是敌手。”

龙婆婆冷冷说道:“你还有自知之明!”

关中岳金刀根胸,道:“龙婆婆息隐了十几年,今夜中陡然在开封出现,如若是不能把想得的取到手中,只怕是不肯善罢甘休。”

龙婆婆道:“老身十几年末在江湖上走动,火气已消退了很多,只要你肯献上牧羊圈,老身不愿多作屠戮。”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婆婆之命,在下应该遵从,不过……婆婆既知牧羊图在我手中,当知此图非我所有?”

龙婆婆怒哼一声,怒道:“不管这幅图是何人所有,现在你身上,最好能拿出来,免得大家翻脸动手!”

关中岳道:“如在下幸能逃避过左右二婢,还得试试老婆子手中的龙头拐杖,不然,就得交出牧羊图,但你如因交出牧羊图,受到什么迫害,老身答应你遣人支援。”

那飞轮三宣钊,本来是势气万状,但自龙婆婆现身之后,突然间变的噤若寒蝉。

关中岳轻轻咳了一声,道:“婆婆既不肯为关某留步余地,那是逼在下拼命一途。”

龙婆婆一顿龙头拐,道:“反了,反了,一个小小的总镖头,也敢对老身如此顶撞,你们还不出手,在等什么?”

左右二婢应声出剑,两道白光,闪电般刺了过来,关中岳金急疾出,一式“封侯挂帅”,左右二婢一剑未中,第二剑立时攻出,双剑吞吐,幻起了朵朵剑花,顿时把关中岳困入了一片剑光之中。

关中岳半生之中,不知斗过多少强敌高手,但却从未遇到过像二婢这等迅快如风的剑法,关中岳金刀舞出一片护身的刀幕,但在二女双剑着着逼进之中,刀法渐呈应接不暇之势。

左婢长剑突出一招奇学,剑尖颤动起点点很芒,抵隙而入。

关中岳想待回刀封架时,金刀却被右婢的剑势封住。

匆忙之间,急急一吸真气,向后退开了两步。

他应变虽快,但仍是慢了一步,长剑划过左臂,衣裂皮绽,鲜血涌出。

关中岳吃了一惊,金刀一摆,人随刀转翻身避开了五尺。

但右婢的长剑,如影随形,追踪而至,划向关中岳的后背。

关中岳刚刚足落实地,剑势已到,匆匆之间,向前一伙身子,右手的金刀“腕底翻云”,向上撩去。

闪身出刀,同时动作。”

可是右婢长剑,有如雷光石火一般的迅快,擦着背上掠过。

剑尖冷芒,划破了关中岳的衣衫,也划破了关中岳的肌肤,鲜血淋漓而下。

关中岳闯荡江湖二十年,也遇上过几场势均力敌的搏杀,但从未有过像今日这等局面,左右二婢双剑出手,数把之间,使他两度负伤。

关中岳一招“起风腾蛟”,泛起一片刀光,封住了左右二婢的剑势。

这一招势道十分凶猛,左右二婢,追进之势,顿为刀光所阻。

关中岳一刀阻止了二婢的攻势,大声喝道:“小心了。”

突然一挥金刀,迎面劈了过来。

这一刀势乍看上去,不成章法,但却浑然天成,拙中藏机。

左右二婢眼看那一刀劈来,势道古朴,但也未放心上。

正待挥剑而进,忽然觉得那刀势有如散花盖顶,方圆数尺都在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神秘莫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