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15回 报恩之人

作者:卧龙生

葛玉郎道:“不用等了,我如不在此地,他们会把消息传入城中。”

关中岳道:“葛公子可是要去找方振远?”

葛玉郎道:“是的,适才那人的身法武功,实为江湖上罕见的高手,兄弟估计,我很难在他手下走过二十招,因此,兄弟觉得这个人很重要,在下必得先把他的来路摸索清楚不可。”

关中岳道:“葛公子对于那人,似乎是极端重视。”

葛玉郎道:“如若那蓝衣人从中作梗,和你关兄弟合作,兄弟就要退出去,咱们合作的一事,此一笔勾销。”

关中岳皱皱眉头,道:“好!找我那方二弟证实一下也好。”

葛玉郎道:“事不宜迟,咱们要动身,就得快些动身。”

这当儿,瞥见两条人影,急急奔了过来。

关中岳一皱眉,道:“又有人来了。”

葛玉郎一跃出室,凝目望去。

只见正北方白雪地上,两条人影,疾如流星一般,飞驰而至。

关中岳金刀出鞘,道:“在下迎上前去,挡它一阵。”

葛玉郎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来的是自己人。”

两人来势甚快,眨眼之间,已到了茅舍前面。

关中岳凝目望去,只见来人竟是火神万昭和燕山五鬼中的老大苗一堂。

火神万昭似乎是已被葛玉郎收服,神态十分恭敬的微微一欠身,道:“属下追踪那黑衣女,到了一座古木耸立的大坟园中。”

葛玉郎大感意外地道:“你没追入那大坟园中吗?”

万昭道:“属下没有立刻追入,因为那墓园外面,有人活动,属下恐怕行踪为人发觉,不敢紧追而入,相距也不过是一盏热茶的时光,属下再追进去时,已然打不到那辆马车的行踪了。”

万昭道:“还有,林边是一片草地,深入园中四五丈,就是高大的青冢,拦住了去路,马车无法越渡。”

葛玉郎道:“那就奇怪了,难道会飞上天去不成。”

关中岳道:“上天未必,太地倒是大有可能。”

葛玉郎道:“他们连人带车隐入了一座大青冢之中?”

万昭道:“属下也这么想,所以,曾以很仔细地勘查了那几座拦路的青冢……”

葛玉郎道:“可曾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征?”

万昭道:“没有,属下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之处,因此才觉得奇怪。”

葛玉郎道:“两位还记得那大坟园的所在之地吗?”

万昭道:“这个自然记得!”

葛玉郎道:“那很好,你们再去,隐身监视,明天日落以前,赶回城里,见我复命。”

万昭应了一声,道:“属下等可是到三号会所,晋见公子。”

葛玉郎一挥手,道:“对!知道了,你就不该再问一遍。”

万昭不再多言,带着苗一堂转身而去。

葛玉郎目睹两人远去之后,才回头看了关中岳一眼,道:“关兄,想那火神万昭,也是江北道上一代果雄人物,但在兄弟的眼里,却觉得他是心智不健的人物。”

关中岳道:“看情形,万昭和燕山五鬼,都已归服你葛公子的麾下了。”

葛玉郎笑一笑,道:“还有南天三煞,鬼手搜魂苟不全,神偷沈志山等,江北道上几个有名的物人,都已和兄弟合作,至于中原和江南道上,兄弟一向是走动很多,那是更不在话下了。”

关中岳道:“甚公子如是庆心和关某合作,彼此之间,最好是不要多用心机。”

葛玉郎笑一笑,道:“合作么?兄弟倒是诚心诚意,不过,兄弟和关兄在想法上,却是有着很大的距离,这一点,兄弟得先说明白。”

关中岳道:“公子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葛玉郎道:“兄弟为人,主张见风转舵,不做完全冒险的事,总得有几分把握才干。”

关中岳微带讥嘲地笑道:“葛公子能到今日这番地位,也全凭这副生性之功了。”

葛玉郎笑道:“关兄不用话里带刺,目前咱们是否能携手合作,还是未定之数,在下遣人请你到此,至少让你见到有十二个,或许更多一些的神秘人物,打算找你牧羊图的麻烦,对你关兄而言,应该是不虚此行。”

关中岳笑一笑,道:“何止是不虚此行,而是大有收获。”

葛玉郎道:“兄弟本想和关死同时返回城中一行,但想一想,觉得咱们还是分道而行的好。”

关中岳道:“好!关某先走一步,葛公子有什么决定,遣人到开封分局通知一声就是了。”

关中岳道:“关某先行告别。”

葛玉郎高声说道:“莲花,代我送关总镖头一程。”

何莲花应声而出,旁行于关中岳的身侧,笑道:“你还能记得来路吗?”

关中岳举步而行,一面应道:“来时坐车,路是记不得了,但我可以分出大概的方向。”

何莲花道:“葛公子口齿刻薄,但他为人很好,希望你不要生他的气。”

关中岳哈哈一笑,道:“何姑娘,你言重了,葛公子是聪明绝顶的人,既不会冒无把握的险,也不会做不沾光的事……”

何莲花摇摇头,道:“你不了解葛玉郎,这一次很反常,他似是有些害怕。”

关中岳征了一怔,道:“害怕,怕什么?”

何莲花道:“我也不明白,但我瞧出他心中有些怕。”

关中岳沉思了一阵,道:“你是说,他害怕那位蓝衣少年。”

何莲花道:“也许不错。”

关中岳道:“为什么呢?”

何莲花笑一笑,道:“你应该明白,咱们都在一侧观战,我能见到的,你也见到了。”

关中岳道:“那人武功,比葛玉郎强一些,是吗?”

何莲花道:“嗯!不止武功,似乎哪一样都不在葛玉郎之下。”

两人边走边谈,不觉之间,已经走出了二三里路。何莲花停下脚步,道:“恕我不送了,你一直往北走,再走三五里……”

关中岳接道:“姑娘不用担心在下迷路,关某人走了半辈子江湖,岂无认路之能,倒是姑娘送在下这一程,送的我有些茫然了。”

何莲花道:“为什么?”

关中岳道:“我不信姑娘别无用心。”

何莲花微微一笑,道:“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难道你还不明白。”

关中岳道:“姑娘可否再说的明显一些。”

何莲花道:“我的用心是,葛玉郎是一个可以合作的人,你们如是真的合作了,两得其利。”

关中岳道:“这要姑娘从中解说了,在下已答允了葛玉郎的条件,葛玉郎陡然改变了心意,使在下有些茫然。”

何莲花道:“你如能杀了那位蓝衣人,或是生擒那人,都可使葛玉郎和你全心合作。”

关中岳道:“在下明白了,姑娘留步吧!”

一抱拳,转身行走。

何莲花高声说道:“关总镖头,希望你很快的有个回音。”

关中岳道:“在下无法找到姑娘。”

何莲花道:“我会到虎威镖局去找你。”

关中岳道:“好!姑娘找到在下时,会给姑娘一个满意的答复。”

转过身子,大步而去。

何莲花等关中岳的背影,一直消失不见,才转身退去。

关中岳认定方向,一口气赶到城中,直回开封分局。

大厅中灯火明亮,方振远、林大立等,都在相对而坐。

显然,这些人,都一直挂念关中岳的安危,寝食难安,索性坐在厅中,等待消息。

关中岳步入厅中,群豪起身相迎。

林中立道:“夜寒露重,总镖头可要饮杯酒逐逐寒气。”

关中岳笑道:“不作了……”

目光转到方振远的身上,接道:“方兄弟,有人来找过你吗?”

方振远征了一怔,道:“找我,有什么人来找我。”

关中岳道:“一个身着蓝色劲装,体型潇洒,面目英俊的年轻人。”

方振远道:“没有,大哥怎会晓得有这么一个人要找我呢?”

关中岳道:“小兄看到过他,告诉他兄弟在镖局中。”

方振远道:“太阳下山之后,就无外人来过镖局。”

关中岳又道:“飞轮王宣钊师徒,也没有来过吗?”

方振远道:“没有。”

关中岳道:“太行驼叟呢?”

方振远道:“也没有。”

关中岳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也许他们都不愿在夜里打扰咱们。”

他虽是自说自话,但方振远却瞧出了一点破绽,低声说道:“他们可是和大哥约好了,来这里的时间吗?”

关中岳答非所向地,道:“开封府云集了黑、白两道中高手,随时都可能出事,咱们早些休息,明天也许还有事情。”

方振远道:“小弟给大哥带路。”抢先而行,直入关中岳的卧室。

关中岳随后而入,方振远却首掩上房门,燃起室中烛火,道:“大哥,有一桩奇怪事,小弟百思不解。”

关中岳按耐下激动的心情,镇静一笑,道:“什么事?”

方振远道:“小弟卧室之中,被人留下了一封信,小弟想不通,这封信,怎么会送进来的,因为镖局中,一直有着很森严的防守,那人如何进来,而且又把信放在我的卧室中,事虽不大,但却有些惊世骇俗,因此,小弟觉得这件事十分重大,不知大哥的看法如何?”

关中岳道:“这件事,林镖头是否知晓。”

方振远道:“小弟没有说出去。”

关中岳道:“那很好,信在何处?”

方振远由怀中取出一封信,双手捧了过去,道:“在这里,大哥过目。”

关中岳接过书信,就灯下看去,只见上面字道:“书奉方振远老前辈亲拆。

字迹很草,显然是写信时,走笔很快。

信还是原封求拆,关中岳在手中掂了一掂,道:“你没有拆开瞧过。”

方振远道:“这世间,写信给我的人不多,信上字迹,更是从未见过,因此,小弟不想破坏,等大哥回来鉴别一下。”

关中岳持信沉吟了一阵,道:“这封信送到不久,是吗?”

方振远道:“对!小弟发觉这封信,不过一盏热茶工夫,大哥就回到了局里。”

关中岳把书信交不给方振远,道:“信封上既然指明了要你拆阅,那你就不用客气了,先看看再说。”

方振远依言拆开了信封。抽出信笺望去。

关中岳却缓步行近壁边,解下背上金刀,挂在壁上,又脱下了葛玉即设计的那一身羊皮衣服。

这时,方振远已看完了那封信,脸上是一片惊异之色,缓缓道:“写信人岂不此理。”

关中岳道:“怎么回事?”

方振远道:“他劝我退出虎威镖局,如果我愿离开,黎明时分,他在北关等我;如果我不愿离开,明日中午时分,要我到又一村饭庄会面,信上特别佛明我一个人去。”

关中岳轻轻咳了一声,道:“有这等事?”

方振远道:“是的!小弟亦觉得十分奇怪,百思不解。”

关中岳道:“那人是谁呢?”

方振远道:“小弟不认识他。”

关中岳哦了一声,霍然站起身子,但他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坐下身子,道:“那信尾上没有署名吗?”

方振远道:“有。”

关中岳道:“写的什么?”

关中岳道:“报恩人!小弟想这报恩人三个字,大概不是一个人的名字?”

关中岳接过信笺,凝目望去,果然,那信下署名报恩人三个字。

方振远道:“大哥,小弟觉得这封信,来的有些奇怪,所以,小弟不理会他了。”

关中岳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明日中午时分,不妨到又一村去瞧瞧吧。”

方振远道:“大哥,是否同往一行呢?”

关中岳道:“我不去啦!信上既然指名要你一个人去,你就一个人去吧!”

关中岳本想把那蓝衣人,找寻方振远的事,说出来,继而一想,觉得这封信极可能是那人所写,因此,忍下未言。

方振远道:“好吧!小弟去瞧瞧,尽快回来,禀报大哥。”

关中岳道:“也不用太急……”

微微一笑,接道:“时间不早了,咱们该休息一下。”

方振远应了一声,欠身而很。

关中岳急行两步,把手中的信笺,关给方振远,道:“带着信笺。”

随手掩上房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报恩之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