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17回 督帅夜访

作者:卧龙生

关中岳站起身子,来回在室中走动了一阵,道:“如是沈百涛把事情禀明了督帅,这位官场中的大人物,必然会有所措施,我们等等明天的消息,再作道理。”

方振远站起身子,道:“大哥,你休息,小弟告退了。”拉着林大立而去。

一夜匆匆,第二天,中午时分沈百涛匆匆而至。

关中岳迎人大厅,低声说道:“沈兄,和督帅提过了吗?”

沈百涛道:“兄弟上午,和督帅密谈半日,内情尽告督帅。”

关中岳心头大为震惊,表面上仍然维持着平静之容,道:“督帅怎么说?”

沈百涛道:“督帅对关兄一直十分赏识,对关兄的一番用心,更是赞赏不已,他说虽然他极力在澄清吏治,使他布政所及之地,民无怨言,但这连年军荒,却使他束手无策,纵倾帅府所有,也难救千里赤旱,如是牧羊图的财富,真有那等庞大,他愿意亲赴少林一行,请托少林寺内高僧,出维护这笔财富,用于求助贫苦。”

关中岳道:“唉!好官啊!好官。”

沈百涛微微一笑,道:“督帅对府中可能潜伏的绿林巨凶一事,极表愧疚,觉得是他德能鲜薄,才有此事。”

关中岳道:“这个,这个……”

沈百涛道:“因此,督帅希望能和关兄长谈一次。”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这个么?兄弟如何能担当得起,但督帅定要召见,兄弟如多推辞,未免有此不识抬举了。”

沈百涛道:“督帅觉得帅府中既是可能潜伏有人,他要到镖局来,探望关兄。”

关中岳一下子跳了起来,道:“这怎么行?”

沈百涛道:“督帅说,要搅扰你关中岳一顿午饭……”

关中岳接道:“明天来吗?”

沈百涛道:“今天,也许督帅已经到了镖局门外。”

关中岳道:“这怎么得了,咱们快去迎接。”

沈百涛道:“督帅是以私人身份,来镖局拜访关兄,事先已经交代了兄弟,要关兄把他视作一般的朋友,事实上,此事也不便张扬出去。”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好吧!兄弟是恭敬不如从命。”

沈百涛站起身子,道:“在下去带路。”

转身出室而去。

片刻之后,带着青衣不帽的徐督帅快步入厅。

这时,关中岳已作了紧刀的安排,杨四成、林大立等众镖师,都已暗中戒备,数十位匣弩箭手,也带了匣弩,分布在镖局各处要道的捷径上。

大厅里,只有关中岳和方振远两人垂手恭侯。

徐督帅进入厅时,抢先了一步,走在沈百涛前面,道:“关总镖头,别把我当官看,咱们是私人论交,快些请坐。”

关中岳长揖肃客人座,才管方振远引见。

方振远整整衣帽,要行大礼,却被徐督帅一把拦住,道:“咱们是私人论交,你们把我当官看,那我只好告辞了。”

关中岳道:“兄弟,督帅既然吩咐了下来,你就从命吧!”

方振远口中连声应着,施了一个长揖,才退到关中岳身侧坐下。

徐督帅咳了一声,道:“这两天听百涛说了很多事,才知道替你找了不少麻烦。”

关中岳道:“关某无能,无法达到督帅之愿,说来惭愧的很。”

徐督帅微微一笑,道:“百涛兄把大致情形告诉了我,你对蓉儿有些……”

突然住口不言。

关中岳道:“四周都有安排,督帅有话,但请吩咐就是。”

徐督帅道:“百涛说明了诸般经过之后,我听得也觉著有些可疑,不知我能如何帮你,可以查明此事。”

关中岳道:“在下对刘姑娘确有一些怀疑,只不过是怀疑而已,无法找出证据。”

徐督帅沉思了片刻,道:“我明白了这件事,会慢慢想法于查问。”

语声一顿,接道:“至于那幅牧羊图,我已经想了一下,存心夺图的人,都是高来高去的人物,就算调集大这,也未必能保护住牧羊图,因此,本座觉着,应该把图交给少林高僧。问题是,本座和少林并无渊源,不知他们是否会答应这件事情。”

关中岳道:“督帅官声清正,天下皆知,少林寺距此不远,自然是早已知晓,只要方法得当,少林寺不会拒绝。”

徐督帅道:“百涛说,你这结日子内,遭遇了很多强敌。”

关中岳道:“不错,草民确遭遇了很多麻烦,而且,这些人物,都是极少在江湖上走动的人,所以,甚多事都出了草民的意料之外。”

徐督帅微微一笑,道:“那当真难为你了。”

关中岳道:“草民无能,有负督帅重托。”

徐督帅摇摇头,道:“不用太自谦,我说过,这次全是以私人身份造访,什么话,咱们都可以详谈……”

语声一顿,接道:“关于帅府中潜伏有江湖大凶一事,本座希望能知晓的更为详尽一些。”

关中岳心中暗道:“事已至此,看来是非得说个明白不可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督帅想知晓什么?”

徐督帅道:“经过的详细情形,和那人的大约形貌,不知他们是否还会记得。”

关中岳道:“大概不会忘……”

语声稍顿,接道:“找杨镖师来。”

片刻之后,扬四成进入厅中,欠身一礼,道:“总镖头有何吩咐?”

他心中虽已知晓,穿青衣的人是徐督帅,但却放作不知。

关中岳道:“你那日追踪一个来咱们镖局下书的人,可曾见他的去处?”

杨四成道:“属下见到了,他先到一家杂货店中,更衣而出,直回到督帅府中。”

徐督帅道:“你可记得那家杂货店吗?”

杨四成道:“自然是记得。”

徐督帅道:“那人的形貌呢?”

杨四成道:“在下的认人之能,在江湖县有盛名,自是不会看错。”

徐督帅道:“那很好,你能不能把那人的形貌,仔细地说给我听听?”

杨四成道:“在下丹青之术虽然不好,但也许可以画出那人的八分形貌。”

徐督帅道:“那很好,你画来瞧瞧。”

杨四成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幅图形,道:“在下早已画好了。”

徐督帅打量了杨四成一眼,微微颔首,接过图形,仔细的瞧了一阵,道:“画的很好。”

关中岳道:“四成,图画留这里你下去吧!”

杨四成一欠身,悄然退了出去。

关中岳低声说道:“徐大人瞧出了一点眉目没有?”

徐督帅道:“这个人我似乎是见过,是我府中人,大约是不会错了。”

沈百涛探过头去,瞧了一阵,道:“好像是厨下的副手老张。”

徐督帅点点头,道:“不错,很像厨房的下手老张,但奇怪的是,这老张的督府中,做了十几年了……”

关中岳道:“那是说,这人和刘姑娘应该没有什么关连了。”

徐督帅道:“就事实而论似乎是确然如此。”

关中岳道:“督帅是一位极明事理的人,关某人倒是不敢藏私了。”

徐督帅道:“关总镖头,但讲不妨。”

关中岳略一沉吟,把桔林之内,藏身雪中的经过之情,很仔细地说了一遍。

徐督帅、沈百涛,似乎都听得十分神往。

听完了经过之后,徐督帅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如是这两下一印证,事情确然有些使人迷惑了。”

语声微顿,回头对沈百涛道:“百涛,你想个法子,去把那老张生擒送此。”

沈百涛道:“属下回去试试。”

关中岳道:“慢着……”

徐督帅道:“为什么?”

关中岳道:“如是府中那位厨下助手,不是强敌的耳目,擒他来此,冤枉了他;如是强敌耳目,很可能是位会武功的人物,打草惊蛇,反为不美。再说,真有江湖上大凶巨恶,潜伏帅府,这一来,必定会惊动他们。”

徐督帅道:“十分有理,但关总镖头,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关中岳道:“内姦不除,何以御外,但如督帅紧迫追逼,可能起萧墙之祸,肘腋之变,所以,督帅最好装作不知。”

徐督帅微微一笑,道:“你不用为我担忧,为了千百万的百姓,本认就是冒点凶险,也是很值得的。”

关中岳道:“督帅有救世之心,但也不用冒险,请修一封秘函,再加上一封机密的公函,遣派一名心腹人物,兼程赴往少林寺,面见方丈,要他带几位高僧,在一定的地方会晤,地方以方便督帅为主。”

徐督帅点点头,道:“这点很好,希望少林僧侣,会给我这个面子。”

关中岳回顾了方振远一眼,道:“就目下情形而言,他们当然是志在牧羊图,大人暂时不用把图带回去了,你约好了少林寺僧之后,再派人通知在下一声,区区携图赶往会晤之处。”

徐督帅道:“那岂不是又为你增加了不少的烦恼?”

关中岳道:“关某并非畏惧,而是经过了连番的事故之后,在下觉着,倾尽我们虎威镖局之力,也很难护住那幅牧羊圈了,草民尽力施为,万一失去此图,还大人勿怪。”

徐督帅笑道:“能从你手中抢走牧羊图的人,江湖上,只怕还不多呢?”

关中岳道:“过去,草民也确有此种想法,但现在,草民再也不敢存此念了,开封府中,卧虎藏龙,不但很少在江湖上出现的高手,纷纷出现,而且还有很多后起之秀,身扶绝技而来,草民这点武功,实不足论了。”

徐督帅谈谈一笑,道:“说的也是,我打扰贵局一顿午饭,不知道沈百涛告诉你没有。”

关中岳说道:“沈兄说过,只是时间太仓促,我们准备不及,只好随便吃一点了。”

关中岳吩咐厨下,摆上酒菜,徐督帅放怀大吃了一顿,起身说道:“我要告退了。”

沈百涛接造:“关兄不用送,督帅是私离帅府,走的越隐秘越好。”

关中岳抱拳应道:“关某是恭敬不如从命。”

徐督帅挥挥手,举步而去。

沈百涛远远追随,暗中保护。

方振远目睹二人去远之后,右手一拍大腿,伸了伸大拇指,道:“好官,好官。”

关中岳轻轻叹息一声,道:“兄弟,看样子,咱们是无法置身事外了。”

方振远道:“这等好官,就算是为他丢了性命,也是甘心情愿。”

关中岳道:“兄弟,小兄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如是咱们能够清到一个人相助,牧羊圈就万无一失了。”

方振远道:“什么人?”

关中岳道:“铁梦秋,可是他居无定所,有如见首不见尾的神龙,咱们到何处可以找他。”

方振远道:“就是找到了他,也未必能够说服他。”

这当儿,突然有一个趟子手,行入厅中道:“见过总镖头,有个小叫化求见。”

关中岳道:“快些请他进来。”

那趟子手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片刻之后,带了一个衣服褴褛,蓬发、革履的小叫化子,大步行了进来。

那小叫化子正是丐帮中两位后起之秀之一,名动武林的天龙包青。

包青遥遥一抱拳,道:“关总镖头,咱们久违了。”

关中岳大步迎了出来,道:“稀客,稀客,包少侠肯光临虎威镖局,真上蓬草生辉。”

包青微微一笑,道:“不敢,小叫化不速造访,希望不要唐突了关总镖头。”

关中岳抱拳肃客,把天龙包青让入大厅,道:“包少侠请坐。”

包青落了座位,淡淡一笑,道:“小叫化奉命而来……”

关中岳道:“何人之命?”

包青道:“弊帮帮主。”

关中岳道:“好极了,在下也正想一见贵帮帮主。”

包青道:“那真是巧得很了,小叫化不早不晚的赶来。”

关中岳道:“贵帮主现在何处?”

包青道:“弊帮主有要事他去,但三天之后,走回开封,特命小叫化子先来与关总镖头定下一个会面之约。”

关中岳道:“目下情景,寸阴寸金,三天时间太长了,不知会有些什么变化。”

包青轻轻一笑,道:“弊帮主离开开封时,曾以有所安排,但不知是否为关总镖头所需?”

关中岳道:“愿闻高见。”

包青道:“弊帮主临去之际,交代小叫化子,召集丐帮中的高手,保护贵局,不让受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督帅夜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