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02回 不可思议

作者:卧龙生

他说得很含蓄,但刘大人却已听懂他弦外之音,淡淡一笑,道:“这也不能怪你们,你们已经尽了心力,生死有命,我姓刘的虽然不懂武功,但也不会把生死之事看得很重。”

那黑衣人臂上伤势虽不致命,但亦不轻,他却不顾伤势,低声对红娘子道:“点了那女人穴道,解开那包袱瞧瞧。”

红娘子应了一声,点了刘夫人的穴道,解开包袱。

方振远虽然很想瞧瞧那包袱中收的是何物,但他数处穴道被点,身子动转不,无法瞧到那包袱中包的是什么?但他凭借着丰富的江湖阅历,却从黑衣人的神色中,瞧出那是一件很贵重的东西。

只听那黑衣人自言自语地说道:“不错,不错,还有一件,咱们仔细搜搜。”

红娘子匆匆收起包袱,低声笑道:“大哥,东西已到手,你不用再烦心了,你的伤势不轻,小妹给你包起来如何?”

黑衣人微微一笑,说道:“好!那就有劳三妹了。”

红娘子取出金疮葯物,很仔细的包裹。

黑衣人点头一笑,道:“三妹,事情发展如此,咱们和虎威镖局,已成了势不两立之局,这个梁子是结定了,方振远如非调度错误,今日一战,很难说鹿死谁手。”

红娘子道:“大哥的意思我明白。”

老江湖方振远,也听出了黑衣人的弦外之音,已准备在找全了慾得之物,然后,杀人灭口,不留一个活的。

他心中虽已明白,但又不便说出口来。

刘大人虽在宦海浮沉半生,但他却不知江湖中事,听不懂两人言中之语,仍然背着双手,卓立在大雪之中。

这当地,那蓝衫文士,突然跑了过来,低声对黑衣人和红娘子,说了数言。

几句话声音奇低,低得连方振远也听不到一点声息。

但那黑衣人和红娘子脸色同时大变,呆了良久,那黑衣人才缓缓说道:“有这事,二弟没有着花了眼吧!”

蓝衫文土肃然应道:“小弟看的很清楚,大哥三妹如是心中有些怀疑,不妨同去看过。”黑衣人点点头,道:“咱们瞧瞧去。”

这变化太意外了,方振远虽然无法了解是怎么回事,但却瞧也了南天三煞心中都有着无比震动。

方振远用尽了力气,使目光能够看到南天三煞,只见他们行向最后一辆蓬车中。

这使得铁掌金杯大吃一惊,暗道:“那是刘姑娘的坐车,难道南天三煞还是好色之徒……”

转念一想,又觉得清形有些不对,如是那蓝衫文上发觉了刘姑娘生得美貌,要奉献给老大,似是用不着一起告诉红娘子,也不应有那等震骇的神情,心头顿然一宽。

刘大人眼看南天三煞奔向爱女坐车,心头大急,喝道:“小女年方及笄,对我们作为之事,全然不知,你们不能加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南天三煞哪里理会他的呼叫,那蓝衫文土一抬手,打开了车帘。

陡然间,那黑衣人和红娘子,如同触及了电雷一般,呆在车外。

那刘大人已然放步奔了过来,准备拚了老命,拦阻三人,但见几个并未向车中侵入,也就停下脚步了。

但见那黑衣人恭恭敬敬,对那篷车抱拳一礼,道:“得罪了。”

伸手拉下车带,低声说道:“老二,去招呼冷箭邵杰把那位李少镖头送回来。”

蓝衫人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黑衣人一面举步,一面吩咐红娘子,道:“三妹快解开刘夫人的穴道,送入车中,再把虎威局几个受伤的人,替他们敷葯包伤。”

红娘子奔向刘夫人,那黑衣人却快步行近了方振远,放下兵刃,拍开方振远的穴道,低声说道:“方兄,不知者不罪,我兄弟卤莽之处,还望方兄见谅。”

这没头没脑的几句话,只听得方振远如坠入五里雾中,但他究竟是走镖多年的老江胡,什么样光怪陆离的事,全都见过,心中明白,今日之事如不硬着头皮,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不南天三煞,又会改变心意,杀的不留一个活口。

心中像风车般,打了几个转,轻轻咳了一声,道:“兄弟本应该先说明的……”

黑衣人接造:“这个兄弟知道,方兄生性高傲,说出一弱了虎镖局的名头,但正是为兄你这份豪气,使我兄妹造成大憾之事,唉!总算还未弄到不可收拾之境。”

方振远道:“阁下说的不错,兄弟事先未说明白,也不能怪到你们兄妹头上。”

黑衣人道:“方兄明事知理,实在是叫兄弟佩服……”

挽手在怀中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葯物,接着:“这是铁鬼手内毒针的独门解葯,方兄请服下一粒,兄弟给你起出毒外。”

方振远接过丹丸,一口吞下,黑衣人又从怀中取出一块磁铁,先在方振远伤处附近,施展推宫过穴手法,推拿了一阵,把磁铁置于伤处片刻,突然拿起,长长吁一口气,道:“还好,一则是方兄内功精纯,运气闭住了穴道,使毒外停留原处,二则是间不久,总算被兄弟起了出来。”

方振远微微点头,口中不再接言,心中忖道:“南天三煞已然功成,而且准备杀人灭口,远道而去,不知何故,突然改颜相向,包伤奉葯,口中连连赔罪,虎威镖局,万万没有这份能耐了,事情自然有和刘家有关了。

付思之间,那红娘子已然包扎好四五个趟子手的伤势。

杨四成也被红娘子解了穴道。

几个被红娘子拍活穴道,包扎好伤势的趟子手,简直是被闹的糊糊徐徐,一个个站在那里,呆如木鸡,望着红娘子出神,既不敢多问红娘子,也不敢问那刘大人。

杨四成伸展了一个双臂,缓步行近方振远,低声说道:“副总镖头,这是怎么回事?”

那黑衣人抢先说道:“这是一场误会,我们极感抱歉,在下已对方兄解说过了,承蒙方兄大量包涵,彼此已握手言欢。”

方振远站起身子,轻步走到刘大人身侧,低声说:“大人请登车吧。”

刘大人茫然地望了方振远一眼,登上蓬车。

他心中虽然充满了疑问,但他为官半生,学了常人不及的矜持功夫,轻轻吟了两声,道:“很好,很好。”

黑衣人解下了身上的白段包袱,恭恭敬敬地交给方振远,道:“方兄,你收着。”

方振远接过包袱耳际却听得蹄声得得而来。

转眼望去,只那蓝衫文士牵着三红匹马,快步跑来,左右两匹马上,分坐着李玉龙和于俊,两人的兵刃,都已佩在身上。

马近篷车,李玉龙和于俊齐齐飞身而下,齐齐欠身,道:“二叔……”

方振远一摆和,接道:“你们站开。”

两人不敢再说,欠身退到一侧。

红娘子缓步走了过来,道:“方副总镖头,那大个镖头的穴道,小妹子不敢解,怕他闹起来没完,好在他身无别伤,解了穴道就成,我们兄妹去后,偏劳你副总镖头动动手。”

方振远微微颔首,道:“姑娘顾虑得不错,那张大豪确然带有几分浑气。”

黑衣人一抱拳,道:“方兄,伤的已包扎敷葯,都无大碍,六个死去的人,兄弟无法使他们复生,你方兄大度海涵,兄弟永远感激在心,但能守今日之秘,日后我们必谋一报,诸位珍重,我们兄妹就此别过。”

当先纵身上马,一提缰绳,勒转马头,如飞而去。

那蓝衫人和红娘子,也随着跃上马背,红娘子挥挥玉手,笑道:“方副总镖头,日后再能见面,小妹定要陪你喝一盅。”

方振远一向严肃,不苟言笑,红娘子这两句话,顿使方振远瞠目不知所对。

直待两人去远,背影消失于大雪之中,方振远才长呼一口气,目光一掠杨四成、于俊、李玉龙等三人一眼,道:“三位受伤了吗?”

三人齐声应道:“没有。”

杨四成道:“方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振远摇摇头,叹道:“目下我也不太明白,你看看几个受伤的伙计,能不能赶车,死去的暂时把他们理起,做个记号,送完这趟镖,再设法来运他们尸体……”

语声一顿,接造:“四成,你去看看大豪怎么样了,解开他穴道,要他不要挣扎,嘱咐伙计们不许把今日的事情泄漏出去,整修车辆立时上路。”

杨四成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李玉龙、于俊虽未得方振远的吩咐,他却自动的帮助杨四成检查那些趟子手的伤势,替他们推穴活血,重新包扎伤势,方振远让出了自己蓬车,把几个重伤者放入车中。

好在拉车的健马,只有两匹受伤,李玉龙和于俊,让出了坐马,改拉篷车。

张大豪和杨四成,就道旁不远处,挖了几座大坑,理好了尸体,砍了一棵小树,削成木牌,用刀子刻了记号,插入墓前。

方振远虽然没有动手,但却一直站在雪地上看着,直待马儿上套,才低声说道:“上路吧!”

李玉龙权代车夫,坐在第一辆篷车前,一场长鞭,健马起步,向前行去。

张大豪、杨四成也让出了坐骑,给轻伤的趟子手代步。

方振远眼看一切就绪,蓬车起行,才走到刘大人蓬蓬前面,轻轻咳了一声,道:“刘大人……”

刘大人一掀车帘,接着:“方副总镖头,上来吧!咱们聊聊。”

方振远心中也正有许多不解之处,希望能问个明白,刘大人这一让,打蛇随棍上,一举步跨上了篷车内。

这辆蓬车内,原来只有刘大人和一个书童,这时,那书童又到第四辆篷车中去,车中只坐着刘大人一个人。

方振远捧着白缎子包袱,递给刘大人,道:“唉!这一次方某人栽到了家,也连累了你刘大人,方某心中极为抱歉。”

刘大人接过包袱,淡淡一笑,道:“你们已经尽了力,我们人财无损,受了一点虚惊,算不得什么,贵局中却伤亡不小,这一点,我也该表示一下,我想死难的,送你们家属一百两银子,伤的五十两,到了开封府,我就付现。”

方振远只觉脸上一热,尴尬一笑,道:“大人言重了,虎威镖局保护不周,使大人和夫人受惊,我们已感到极为不安,哪里还敢再受厚赐,至于死难者和受伤的伙计,局子里都定有抚恤的办法,我们吃的卖命饭,死伤的事,平常得很,这个实不敢再劳你刘大人破费……”

轻轻叹息一声,接道:“再说,今天方某和几个镖师能够不死,也全仗大人的荫护……”

刘大人呆了一呆,道:“仗我荫护……”

微微一笑道:“久闻贵局中,镖师众多,人材济济,你们江湖上追镖复仇,手段的残酷,胜过官府,想是他们心有所惧,才中途改变心意,交还原物。”

方振远征了一怔,暗道:这位刘大人倒是真人不肯露像,南天三煞,明明是在刘姑娘的车中瞧到了惊异之事,才改变心意,交还原物,他竟然推到我们镖局子来。

心中念头转动,口里问道:“大人当真是不懂武功吗?”

刘大人道:“武功之事,我是一窍不通。”

方振远道:“令媛呢?”

刘大人脸色一整,道:“小女虽然随我转官上任,走了不少地方,但她不是乘车,就是坐轿,抽荆家教甚严,平日里难得离开内宅一步,别说武功了,读得一点诗书,还是拙荆亲自教她,此事万无可能了。”

方振远看他神色郑重,不像虚假,心中暗道:他说的倒也不错,想那刘姑娘不过是十几岁的丫头,就算她学过武功,也不会在江湖上行走,南天三煞只启车帘,未见出手,刘姑娘即使真是身负绝技的高人,但她既未在江湖立威,又未在武林扬名,也不致使南三煞一见之下,吓的还镖退走,这中间,究竟何故?倒是叫人想它不透了。

但他究竟是老江湖,略一沉思,道:“大人可曾和武林人物有过交往吗?

刘大人摇摇头,道:“没有交往,但我昔年曾在知府,处决了两名江洋大盗,今日这些人,拦路行凶,也许和昔年那段公案有关。”

方振远道:“那是什么时间。”

刘大人道:“十几年以前的事了。”

方振远眼看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甚是不服,忖道:“我不信我几十年江湖历练,竟然从你口中关不出一点眉目。”

当下话题一转,道:“大人,方某有几句不当这言请教,如有不妥之处,还望大人海涵。”

刘大人道:“好!你说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不可思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