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20回 妙手奇计

作者:卧龙生

沈百涛心中暗道,他身上携带的葯丸,岂是对症之葯,用葯如此随便,如何能轻易服用。

心中念转,人却回顾了关中岳一眼。

关中岳低声说道:“这位王大夫医道精深!听他的先把葯丸眼下。”

沈百涛对大夫没有信心,但对关中岳却是十分信任,应了一声,招人送上来一杯开水,调化葯丸,捏开了督帅的牙关,把葯水灌入了徐督帅的口中。

他神情紧张,灌下了葯水之后,一直目注着督帅的反应。

铁梦秋原本是极有信心,但见那徐督帅很久不醒过来,心中亦不禁有些紧张起来,目光转注到徐督帅的脸上。

关中岳轻轻咳了一声,沉声道:“王大夫,督帅……”

铁梦秋伸手拦住关中岳,缓缓说道:“不用急,我如医死了徐督帅,自会给他偿命。”

沈百涛正想发作,却被关中岳暗里拉了一把,口中连声应是。

铁梦秋又等了片刻,仍不见徐督帅清醒过来,挥手一掌,拍在督帅的前胸之上。

但闻徐督帅缓缓吁一口气,突然睁开了双目。

沈百涛心中大喜,急急叫道:“督帅……”

徐督帅不知是否听到了沈百涛的呼叫,微微一笑,重又闭上双目。

铁梦秋长长吁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沈百涛道:“怎么回事?”

铁梦秋道:“他被人下了一种复合的毒葯,除了那人配制的解葯之外,别人是很难成得出解葯的配方。”

沈百涛点点头,道:“王大夫果然高,竟然能很快的找出病因。”

铁梦秋道:“病源是找出了,但,我却无法医好。”

沈百涛焦急急说道:“大夫,督帅自中毒时起,一直没有清醒,适才大夫能让他醒转过来,足见高明,大夫……”

铁梦秋摇了摇头,接道:“你不用求我,求我也没有用,我们不知晓他们配制的葯方,实是无人下手。”

沈百涛道:“难道真的没有法子吗?”

铁梦秋摇摇头,道:“没有,除非找到那复合的配方,或收藏解葯的人。”

关中岳道:“徐督帅会有危险吗?”

铁梦秋道:“不会,他们用葯的分量很适中,只是不让他清醒,但也不会让他中毒,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不能进食,长期的饥饿只怕他无法承受。”

关中岳道:“可有别的法子么?”

铁梦秋点点头,道:“方法倒有一个……”

沈百涛道:“大夫尽管清说不用担心别的。”

铁梦秋道:“给他一种可保体能的葯物服用,使他活下去,然后,你们想法子找出那下毒的人,或是葯配方,除此之外,就算天下第一名医到此,也是束手无策。”

沈百涛道:“这两策确是对症下葯,不过,都不是容易办到的事,第一,在下想出有一种可保体能的葯物,能够使他支撑下去;第二,大夫不说,在下也知道找出那下毒的人,才是真正的解决之法。”

铁梦秋道:“第一件事,在下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挽手取出一颗淡灰色的葯丸,缓缓说道:“把这粒葯丸,用温水化开,灌下去。”

沈百涛伸手接过葯丸,凝目望去,只见那葯物,不过比黄豆略大一些,心中大感怀疑,低声说道:“这一颗葯丸能支持多长的时间。”

铁梦秋道:“如能让他全眼下这一颗丹丸,至少可保他半个月不用进食,有半个月以上的时间,你们总可以找出那下毒之人。在下告辞了。”

他说走就走,站起身子,向外行去。

关中岳急急一横身子,拦住了铁梦秋,抱拳一礼道:“大夫,有道是打虎打死,救人救活,大夫既然插手了这件事,还望大夫能有始有终。”

铁梦秋沉吟一阵,冷冷说道:“关总镖头的意思……”

关中岳接道:“求你大夫,多发善心,留在这里侯督帅的病势全好再走。”

铁梦秋道:“我的病人很多,不可能留在这里很久。”

关中岳道:“希望大夫能帮助,找出那行凶之人。”

铁梦秋吟了一阵,道:“关总镖头和沈先生,已足应付之能。”

关中岳接道:“在下觉着,王大夫如能倾力相助,我们才有得手之望。”

铁梦秋沉吟了一阵,道:“阁下别把我看的太高了。

语声一顿,目光转在沈百涛的脸上,道:“如是阁下希望我留下,就把督帅府中详细的变化,说出来,在下自信,可以听出个八九不离十来,如是你沈兄讲的有一句虚言,而又被在下听到,在下立时动身离此……”

沈百涛点头,说道:“好吧!我只说明经过,不加自己的意见就是。”

铁梦秋道:“那是最好不过了。”

沈百涛缓缓把督帅中毒之后,身历诸般经过,很仔细地说了一遍。

铁梦秋很仔细地听过,点点头,道:“我到帅府的事,有人知晓么。”

沈百涛应声道:“知晓之人,大都是在下的心腹。”

铁梦秋道:“咱们分头查访如何?”

关中岳道:“悉从遵便。”

铁梦秋道:“在这督帅府中,可有囚禁人的地方。”

沈百涛道:“有!”

铁梦秋道:“里面关的有人吗?”

沈百涛道:“有!”

铁梦秋道:“好!你把我关进去,而且,要你的心腹属下,暗中传诵,说我用错了葯,几乎害了督帅的性命。”

沈百涛点点头,道:“好办法。”

铁梦秋道:“敌暗我明,必要设法子迫使自行出头才是。”

沈百涛道:“第二步呢?”

铁梦秋道:“你在这跨院之中,布置的更严密一些,任何人,不得你允准,都不能进入这跨院禁区。”

沈百涛道:“好!还有第三步吗?”

铁梦秋道:“督帅仍藏在床下,用替身代他,以防不测……”

目光转到关中岳的脸上,道:“就留在这里,不用走开了。”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说道:“好,在下就留在这里。”

铁梦秋目光一掠沈百涛道:“现在,沈兄可以大发雷霆——下令把在下关入帅府牢中。”

沈百涛点点头,把手中葯丸给督帅眼下,重放床下,替身也放好,才一掌击在木案上,大声喝道:“胆大江湖郎中,竟敢随手用葯,来人!给我关起来。”

两个劲装大汉,应声行了进来,望望铁梦秋,又望望沈百涛,不敢出手。

沈百涛指着铁梦秋,道:“你们耳朵聋了吗?我叫把他关起来。”

两个人这一次听的清楚至极,双双奔上,抓住了铁梦秋,道:“大夫,委屈你了。”

一左一右,挟持铁梦秋,向外行去。

沈百涛目睹铁梦秋被挟持而去,低声对关中岳说了几句。

关中岳微微一笑,也低言数语。

沈百涛连连点头,送走了关中岳和杨四成。

一切设计,都进行的非常谨慎,要紧之处,都有沈百涛亲自处理。

当天下午,帅府中已传遍督帅病势转重的消息。

沈百涛神色憔悴,独自喝了两斤二锅头,带着七分酒意,坐督帅病房门前。

申初光景,督帅病情转剧的消息,传入堂内,徐夫人吃了一惊,带两个丫头,急急的奔来了跨院。

沈百涛虽然交代过了几个属下,就算徐夫人也要拦驾,但一品夫人,自有她的威风,两个大汉一现身,还未来得及说话,徐夫人已抢先说道:“告诉沈先生,就说我要看看督帅。”

两个大汉相互望了一眼,道:“夫人悄侯,我们去给夫人通报。”

徐夫人道:“沈百涛既然在此,那就不用通报了。”

举步向室中行去。

两个守门大汉,虽然早有着沈百涛之命,也不敢拦阻徐夫人。

徐夫人直奔入正厅,但行至厅门口处,却为面带酒意,当门而坐的沈百涛拦阻了去路。

沈百涛微闭双目,似是已沉沉睡去。

徐夫人微微一皱眉头,低声叫道:“沈先生,沈先生……”

沈百涛霍然睁开醉眼,望了徐夫人一眼,站起身子,道:“夫人……”

徐夫人接道:“听说督帅又病情转剧了……”

沈百涛道:“夫人由何处听来此讯?”

徐夫人怔了一怔,道:“消息传入内堂,这隐秘自然是由守卫这跨院中人传出来的了。”

沈百涛似是酒意还未全醒,啊了一声,道:“夫人来此作甚?”

徐夫人道:“探望督帅,我要看看他是否病情转重了。”

沈百涛道:“不错,转重了,所以,在下喝了很多的酒。”

一面说话,一面却暗中打量了两个随行而来的丫头一眼。

这两个丫头,都在十五六岁之间,生的都很俏丽,但沈百涛却发觉这两个丫头,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人。

但闻徐夫人说道:“你已经尽了心力,我想该变变法子了。”

沈百涛道:“如何一个变法?”

徐夫人道:“我要把督帅移回内堂,传令开封府文武百官,为督帅延请中基,一面快马递秦章,呈报当今。”

这一连串的说话,使得沈百涛心头大大一震,酒意消退了不少,沉吟了一阵,道:“夫人,这作法……”

徐夫人接道:“我觉着应该如此,我不能让自己的丈夫,死的不明不白。”

沈百涛道:“徐夫人怎知督帅一定会死呢?”

徐夫人脸色微变道:“沈百涛,你不能断章取义。”

沈百涛淡淡一笑,道:“夫人自有主张之权,不过,督帅在神志还未清醒之前,夫人只好忍耐一二了!”

徐夫人道:“他自中毒至今,一直末清醒过,要他神声清醒,那要等到几时?”。

沈百涛低声说道:“夫人,请不用担心,属下已……”

目光停在徐夫人身后两个丫头的身上,突然住目不言。

徐夫人回顾了两个女婢一眼,道:“你们退开去。”

两个女婢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徐夫人目睹二婢去远,神倩转变得十分严肃,说道:“沈百涛,你虽然是徐督帅最相信的属下,也是他最器重的朋友,但别忘了我是他的妻子,我和他荣辱相共,生死同命。”

沈百涛连连点头,道:“夫人说的是,在下也正要告诉夫人,督帅已经清醒过一次,而且进了一碗参汤。”

徐夫人面色泛惊之色,缓缓说道:“这话当真吗?”

沈百涛道:“属下怎敢欺骗夫人。”

徐夫人道:“让我去瞧瞧他好吗?”

沈百涛抬头望了望天色,道:“他熟睡不久,夫人最好不要打扰他,明天,督帅可能恢复神志,夫人明日午时再来如何?”

徐夫人沉吟一阵,道:“我去瞧瞧他,不惊动他就是。”

沈百涛抱拳一揖,道:“夫人,请相信在下,明日午时再来。”

徐夫人神情严肃的说道:“沈先生,你可以看他,我就不能瞧瞧么。”

沈百涛道:“此时此情,属下也不敢不去惊扰,这一切都是为督帅好,夫人必可体谅这点苦衷。”

徐夫人怒道:“我自己的丈夫,我就不能随便望,谁又能体谅我的苦衷,沈先生,你做事未免太过分了。”

沈百涛道:“督帅清醒之后,属下愿受夫人责罚。”

徐夫人道:“我听说你找了一个江湖郎中,下错了葯,可有此事?”

沈百涛道:“那是属下故布的疑阵,其实那位郎中的用葯,已使督帅清醒过来……”

徐夫人啊了一声,接道:“这话当真吗?”

沈百涛道:“在下怎敢欺骗夫人,只是此事要十分机密,不可轻易泄漏出去。”

徐夫人道:“那郎中被你关在帅府的石牢之中,不知是真是假。”

沈百涛道:“不错,他被我关了起来,若不如此,只怕他也会遭遇凶险。”

徐夫人道:“原来你是在保护他。”

沈百涛酒意似是渐渐清醒过来,若有所觉地苦笑一下,道:“夫人,你请回吧!在下已经说的太多了。”

徐夫人点点头,道:“明日午时,我要来此探望丈夫。”

沈百涛道:“属下将在此恭侯。”

徐夫人点点头,转身而去。

沈百涛直送徐夫人离开跨院,掩上院门,才直入督帅的病室。

一个身着黑衣的守卫大汉,由门后门出,低声说道:“沈兄,不论那人如何高明,但我们这一好一坏的消息,必将引起他很大的关心,料想他今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妙手奇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