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21回 寻隐探秘

作者:卧龙生

这时,铁梦秋已然恢复了本来刘婉蓉的面目,英俊飘逸,十分动人,只是有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度。

沈百涛只觉得似曾在哪里见过,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小梅在打量了铁梦秋两眼后,慾言又止,似乎是不敢和他说话。却转望着关中岳道:“老前辈找我。”

关中岳神情严肃地说道:“小梅姑娘,事情发展得很坏。”

小梅点点头,道:“贱妾也感觉到情势紧张,昨夜内宅里,暗流浮动,似乎是大雨慾来。”

对小梅的答复,关中岳微生意外之感,怔了一怔,道:“姑娘昨夜中,有什么行动了吗?”

小梅道:“没有,贱妾一直守在卧房之中。”

关中岳回顾铁梦秋一眼,道:“小梅姑娘,夫人几个随身女婢,是否都会武功。”

小梅道:“据小婢暗中观查所得,夫人身侧,包括洒扫庭院的女婢,计有七人之多,就戏妾的看法,七人之中,至少有三个身负武功。”

关中岳道:“小梅姑娘,这些人,是否都和你姑娘很熟悉呢?”

小梅道:“大家都是女婢,各自有一番可怜的身世,不论是真是假,所以,我们从来不互相探询身世。”

关中岳道:“小梅姑娘,那位徐夫人,是否也会武功呢?”

小海道:““这个,小婢瞧不出来。”

关中岳脸色一变,道:“小梅,咱们是成败与共,你要说实话啊!”

小梅道:“小婢说的是实话,唉,小婢发觉,一个人如果是说实话,反而常常使人不信。”

关中岳回顾铁梦秋一眼,一脸茫然之色。

铁梦秋缓缓站起身子,冷漠地说道:“小梅姑娘,你有为而来,定然是常在夜间出动了。”

小梅略一沉吟,道:“不错,小婢常在夜间出来,督帅中毒之夜,小婢亦来了花厅。”

铁梦秋道:“你发觉了一个穿黑衣的人,他劈了你鬓边的白珠花,是吗?”

小梅点点头,道:“是的,那人的武功,似乎是高过贱妾。”

铁梦秋道:“你无法肯定那是谁,但人家已知道你的身份,是吗?”

小梅道:“应该如此。”

铁梦秋道:“这几日中,姑娘的生活之中,可有异征。”

小梅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的又恢复了平静,道:“贱妾生活得很好!”

铁梦秋冷冷说道:“不见得吧!”

小梅道:“贱妾说的句句实言。”

铁梦秋冷笑了一声,道:“珠花镖暗器,在江湖上十分有名,不知姑娘对这道暗器的手法如何呢?”

小梅道:“家传之学,自觉还过得去。”

铁梦秋道:“姑娘一手能打出几枚珠花镖?”

小梅道:“贱妾火候浅,最多也只能够打出五枚。”

铁梦秋道:“姑娘可否施展一次,让我们开开眼界。”

小梅回顾了沈百涛一眼,道:“就在这花厅中吗?”

铁梦秋道:“不错,就在这厅中,而且就以在下作试镖靶子。”

小梅轻轻啊了一声,道:“这个,不大妥善吧!”

铁梦秋道:“你如能一镖把我打死,那就不会再有人追问你的隐秘,如是打我不死,姑娘也可能以说实话了。”

小梅沉吟了一阵,道:“你怀疑我……”

铁梦秋接道:“姑娘还是先试过镖之后,咱们再谈条件。”

小梅道:“一定要试,贱妾……”

铁梦秋接道:“姑娘只管出手。”

小梅沉吟了一阵,道:“贱妾不明白公子的用心,但贱妾似乎是恭敬不从命了。”

铁梦秋道:“姑娘只管施展,如是伤了在下之命,和你姑娘无关。”

一面说话,一面举行到一面墙壁前面,接道:“姑娘动手吧!”

小梅回顾了铁梦秋一眼,发觉他停身之处,大约在一丈左右,正是暗器最有效的距离。

沈百涛虽然强自忍着没有说话,但睑上却是一片讶异之色。

小梅缓缓探手入怀,取出一枚珠花镖,道:“阁下小心了。”

关中岳心中了然那铁梦秋既然胆敢如此,定然是心中有十分把握,但却想不明白,何以那铁梦秋非要小梅对他试几枚珠镖不可。

但闻小梅声喝道:“小心了。”

一扬手,一枚珠花镖脱手飞出。

银芒一闪,疾如雷奔,飞向了铁梦秋。

铁梦秋右手一抬,轻巧绝伦的把一枚珠花镖接在手中。

珠花镖去势极快,铁梦秋的手法更快,只觉得一挥手间,珠花镖就失去了踪影。

小梅闪动了一下星目,道:“好手法。”

喝声中右手再挥,两点白芒并飞,直向铁梦秋飞了过去。

原来,第一枚珠花镖被人接去之的,这次打出了两枚。

铁梦秋举油一挥,两枚珠花镖有如投向海中的沙石,又失去了踪影。

这一次,手法更快,厅中群豪,没有人瞧出他用的什么手法,接去两枚珠花镖。

小梅怔了一怔,道:“阁下果然是有过人之能。”

双手并举寒芒飞闪,五枚珠花镖,一齐出手了。

双方距离不过一丈多些,五枚珠花镖同时飞出,珠花密芒,顿使人有着眼花缭乱之感。

铁梦秋道:“好镖法。”双手同时向前推出。

关中岳心中暗道:“凭藉双手之力,如何能同时接下五枚珠花镖。”

心中念转,五枚珠花镖已同时消失不见。

小梅心头震动了一下,欠身说道:“阁下武功高强,小婢今日大开了眼界。”

铁梦秋神情冷肃,缓缓说道:“姑娘还有什么能够伤人的本领,不妨再施展一些出来,让在下见识、见识。”

小梅睑上泛现出惊愕之色,回顾了关中岳一眼,道:“总总镖头,这位铁先生……”

铁梦秋冷冷接道:“小梅姑娘,不用址上别人,沈大人已经授予了在下全权,处理帅府中事。”

小梅镇定了一下心神,道:“小婢听不懂弦外之音。”

铁梦秋道:“事情很简单,姑娘如是还有什么本领,那就不妨施展出来,最好是能够取了在下的性命。”

小梅道:“为什么?”

铁梦秋道:“如是姑娘不能取在下之命,那就要听从在下吩咐了。”

小梅沉吟了一阵,道:“你要我做什么?”

显然,她已屈服在铁梦秋的冷肃威武之下。

铁梦秋道:“不一定,你只要觉得能够胜了我,不妨尽量的施展,但你答应了听我的吩咐,那就别妄动反抗之念,因为,我不愿出手伤你。”

小梅皱皱眉头,沉思不语。

关中岳和沈百涛,都听得有些茫然不解。

花厅中静了下来,足足有一刻工夫之久,小梅突然回顾了沈百涛一眼,道:“沈大人,宝剑借我一用。”

沈百涛啊了一声,缓缓把手中的长剑了过去。

小梅借过宝剑,唰的一声,抽了出来,道:“我还想试试运气。”

铁梦秋道:“好!姑娘只管放心抢攻,在下决不还手,不过,你只能攻出十二剑。”

小梅道:“够了,如是十二剑我仍然没有法子伤你,我会弃剑受命。”

铁梦秋道:“那么姑娘出手吧!”

关中岳、沈百涛,都不觉地向后退了一步,使厅中的地方,更为宽敝一些。

小梅缓移脚步,逼近了铁梦秋道:“阁下小心了。”

长剑一挥,平好过去。

铁梦秋举步一跨,巧快绝伦地掠着小梅身侧而过。

小梅一剑落空,剑随身转,又一剑横扫。剑光凌成,带起一股寒飙。

铁梦秋一仰身,长剑掠面而过。

小梅的攻势,锐利至极,铁梦秋既不还攻,小梅没有顾忌,剑剑都是横斩。

需知在攻势之中,最难避开的,乃是横扫之势,但横攻之势,也最易留下破绽。

小梅连攻数剑,均被铁梦秋闪避开去,心中一息,剑把连绵而出。

刹那间剑光转轮,闪起一片凌厉的寒芒。

但见铁梦秋的身躯,有如风中飘絮,在剑光中摇动了一阵,突然飘退五尺,道:“姑娘,够了,你已经多攻了两剑。”

小梅收了长剑,叹息一声,道:“你身法高明的很……”

铁梦秋接道:“你已经试过了暗器,长剑没有伤我,应该听我之命了。”

小梅缓缓把长剑还给了沈百涛,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铁梦秋两道锐利的目光,凝注在小梅的身上,打量了一阵,道:“姑娘不像是八卦教中的人。”

小梅淡淡一笑,默然不语。

铁梦秋沉吟了一阵,道:“但在下相信姑娘一定受到了八卦教的控制。”

小梅眨动了一下大眼睛,摇摇头,道:“没有啊!”

铁梦秋道:“那么清姑娘打开你头上的秀发。”

小梅征了一怔,但在铁梦秋两道锐利的眼睛逼视之下,只好缓缓打开了头上的秀发。

铁梦秋道:“姑娘自己找找看,你那头发之中,可有什么东西。”

小梅在铁梦秋的目光逼视之下,变的十分柔顺,依言在头上搜索了一阵,。摇了摇头,道:“没有东西。”

铁梦秋道:“那么姑娘解下裙带。”

关中岳、沈百涛听得一怔,正待出言阻止,小梅已依言解下裙带。

铁梦秋冷冷说道:“在这里了。”

一探手,从沈百涛手中,取过长剑。

铁梦秋他的动作快速至极,沈百涛但觉手中一轻,兵刃已到了铁梦秋的手中。

所有的动作连在一起,只见寒光一闪,铁梦秋又把剑还到了沈百涛的手中。

铁梦秋劈出一剑之后,人却突然转过身去。冷冷说道:“姑娘请自己瞧瞧看。”

连小梅自己在内,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听得铁梦秋的话,才凝目向下礁去。

只见提在手中的罗裙,缺了一块,那一块已被铁梦秋的剑势,挑落在地上。

这时,太阳已升过三竿,金黄的光芒,照入花厅,厅中景物,纤毫可鉴。

关中岳、沈百涛、小梅、六只眼睛,齐齐向地上望去。

只见那跌落在地上的一片裙子,钉了一块奇形状,似图非图,似字非字的东西。

小梅啊了一声,道:“这是什么东西。”

伸手捡了起来,仔细地查看。

关中岳、沈百涛,都不得不对那铁梦秋另眼看待了,只觉他知晓的太多,使人有着一股神秘的味道。

小梅抬起头,瞧瞧了那铁梦秋,道:“这个是什么?”

铁梦秋道:“姑娘当真的不知道吗?”

小梅道:“小婢真的不知。”

铁梦秋道:“姑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至少可以瞧出那像了?”

小梅道:“像一个八卦图。”

铁梦秋道:“不错,这是八卦教的标识,姑娘听过八卦教吧?”

小梅摇摇头,道:“小婢没有听人说过。”

铁梦秋缓缓向前逼近了两步,道:“姑娘,你如再借词推搪,不说实话,那就别怪我手段太毒辣了。”

小梅道:“我当真的不认识这幅图案。”

她似是已经完全失了镇静,一面答话,一面急得流下眼泪。

铁梦秋一皱眉头,伸手取过小梅手中的布片,仔细地瞧了一阵,道:“是八卦教中的符咒……”

抬头望了小梅一眼,接道:“姑娘衣裙上几时被人钉了这样一副图案。”

小梅道:“我不知道。”

铁梦秋冷冷说道:“那能在衣裙上钉下符咒的人,自然是和你十分接近了。”

小梅突然伸出手,抱着头蹲了下去,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关中岳急道:“这是怎么回事?”

铁梦秋回顾了一眼,道:“八卦教中的符咒之力。”

关中岳道:“符咒真能制人吗?”

铁梦秋冷笑一声,道:“在下不相信……”

关中岳接造:“这个小梅姑娘,可不像是装做的。”

铁梦秋道:“她是真的疼,但在下想其中必然别有原因,决不会是符咒之力……”

仰起脸来,长长吁一口气,道:“一向被武林视为诡异、神秘的八卦教,想不到竟然在督帅府中死灰复燃。”

沈百涛快行了过来,低声说道:“铁兄,八卦在帅府中复活?”铁梦秋道:“不错,大江南北,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八卦教的消息了,但在帅府,却是第一次发现。

沈百涛道:“八卦教中弟子,身上是否都佩有标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寻隐探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