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22回 佛堂魔窟

作者:卧龙生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看来,这座佛堂,似是贵教发号施令的所在。”

白发老妪脸上微现惊愕之色,道:“你是什么人?”

铁梦秋道:“在下江湖上无名小卒,姓名不足以骇人,不说也罢……”

语声突然一转,冷漠地说道:“这佛堂之中,贵教埋伏有多少人手,可以要他们全数出来了。”

白发老妪道:“你满口胡言乱语,什么教不教的,老身听不明白。”

铁梦秋冷笑一声,道:“八卦教,贵教措督帅府中,重起炉灶,使死灰复燃,不过,可惜一件事……”

白发老妪奇道:“可惜什么?”

铁梦秋道:“可惜你们翼还未完全丰满,竟然要轻举妄动,露出了马脚。”

白发老妪暗中运气,猛力一夺竹杖。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老婆婆心中应该明白了。”

白发老妪道:“明白什么?”

铁梦秋道:“你非我敌手。”

白发老妪道:“未必见得。”左手一扬,五指箕张,半寸长短的指甲,形如魔爪一般,直向铁梦秋抓了过去。

铁梦秋左手疾起,拍出一掌,封开了白发老妪的攻势。

两人各用右手抓住竹杖,左手互作攻拒。

片刻之间,相搏五招。

这时,沈百涛已站起身子,冷眼看着两人搏斗,他自知武功相差太远,也未出手帮助。

突然,一声夜枭般的怪叫,那白发老妪弃杖而退。

但她退了五六步后,又停下身来。

铁梦秋已然举起了夺下的竹杖,目睹那老妪停下之后,又缓缓放下竹杖。道:“停下不逃,倒是明智之举。”

那白发老妪左手托住右肘,脸上满是怨毒之色,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铁梦秋竹杖突然一回,但闻啊呀一声,那黑衣大汉,突然摇了两摇,摔倒在地上。

杨四成和那黑衣大汉相对而立,就没有看清楚铁梦秋的那回手一杖,是怎么一个来法。

铁梦秋回杖一击之后,头也未回的逼近那白发老妪,冷冷的说道:“我不喜多费口舌,也不喜多问人话,但我如一旦问了,你就要据实回答,除非不怕死。”

那白发老妪两道怨毒的目光,突然收了回来,垂下头来。

原来,她和铁梦秋目光触接之时,只觉铁梦秋那两道目光,有如利剑,不可遏视。

铁梦秋行近那白发老妪身前,缓缓说道:“看你的武功,在八卦教中,身分定然不低。”

那白发老妪,似是已被铁梦秋的精神震慑,点点头,道:“我是护法。”

铁梦秋道:“佛堂中还有人吗?”

白发老妪道:“有……”

只听一阵哈哈大笑之声,由佛堂中传了出来,道:“朋友,不用逼问一个老妇人,请进佛堂谈谈吧!”

火光一闪,佛堂中亮起了两支火烛。

铁梦秋未转顾,冷冷地对那老妇人,道:“你带路。”

白发老妪一语未发,举步向佛堂行去。

铁梦秋紧跟在老妇身后而行,目光一掠沈百涛和杨四成道:“两位跟我身后。”

杨四成、沈百涛都明白,已经找到了八卦教在帅府中的主要所以,此后所遇,必是武功极高的人,跟他身后而行,便予照顾。

两人同意一心意,不约而同,一起举步,紧随在铁梦秋的身后。

铁梦秋竹杖扬起,护住身子,行入佛堂。

佛堂中黄绫幔壁,供着一座白衣观音大士的神像。

布置很简单,但看上去却有一种肃穆的气氛。

供台前,盘膝坐着一个白髯垂胸,身着八卦道袍的老人。

铁梦秋缓缓向前行近两步,逼近那白髯老人身侧,冷然一笑,道:“阁下不用再耍什么花招了,有什么话,在下希望直截了当地那么说出来。”

竹杖上一加力,把那白发老妪拨开五尺。

白髯老人缓缓站起身子,道:“那很好,不过,你要先回答老夫几个问题。”

铁梦秋道:“在下不想接受任何威胁。”

白髯老人道:“好狂妄的口气。”

铁梦秋嗯了一声道:“大约,咱们本分出胜败之前,阁下不愿回答在下的话。”

白髯老人道:“动剑动刀,以命相搏,未免太煞风景。”

铁梦秋道:“那么?阁下有什么高见呢?”

白髯老人道:“咱们先对十掌,不论何人攻出,都以十招为限。……”

铁梦秋接道:“何必限于十招,而不一举间分个高下出来。”

白髯老人道:“老夫见识过你的武功,十招之后,如是还不住手,必然打入十分凶险之境,老夫还有事请教,不愿在话还未说明之前,彼此有人受伤。”

冷冷喝道:“小心了。”

右手一抬,拍出一掌。

铁梦秋左掌疾挥,突穴斩脉扫向那老人腕穴。

白髯老人哈哈一笑,道:“果然是好武功。”

右手收回,左掌拍出。

铁梦秋弃去竹杖,挥掌抢攻,双方以快打快,争抢先机。

原来,两人一动上手,就感觉到十招之内,谁也无必胜的把握,只有尽量抢快,希望在十招限度之内,自己能多攻出一招。

十招搏斗,瞬息即完。

两条缠斗的人影,忽然分开。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阁下占先了。”

白髯老人脸上一热,道:“你身手果然高明,我先你出手,你竟能十招内攻出五招。”

铁梦秋道:“现在,咱们可以谈谈了。”

白髯老人道:“老夫先出手,让你行问话。”

铁梦秋道:“看你这身衣服很像八卦教主。”

白髯老人淡然一笑,道:“八卦教主,如若只有区区这点本领,八卦教如何还能振兴。

铁梦秋啊了一声,道:“如何才能见到贵教的教主。”

白髯老人摇摇头道:“朋友,你来的太晚了一些,敝教主天亮时分离开了此地。”

铁梦秋道:“这么说来,在下和责教主实是无缘了……”

白髯老人接道:“对!咱们八卦教中,就讲缘份二字……”

铁梦秋道:“我自有办法,让贵教主到处找我。”

白髯老人道:“有这等事,老夫想不出用什么办法?”

铁梦秋道:“报仇,我要他找我报仇。”

伸手从沈百涛身上取过长剑,横在前胸,道:“你们有多少人,叫他们一起出来吧,在下希望这一场搏杀之后,责教中再无弟子,在帅府中惹是生非。”

沈百涛低声道:“铁兄,找他们要救治督帅的解葯。”

铁梦秋道:“恶人性弱,越是表面上凶残无比的人,越是怕死,在下见识得太多了,所以,咱们不能予他们施展诡计的机会,到时间,他们自会求饶。”

长剑回转,指着那身穿八卦袍老人,接造:“我已经说过了,你们可以召集属下群攻,也可以两人联手,但如果你们不肯联手,在下也不感激,我数到五字,如是无人攻我,在下就先发制人。”

也不管别人的反应,自己数了起来。

五字声落,长剑已突然递出,攻向那白髯老人的前胸。白髯老人心中原想,铁梦秋数完之后,无人理会他,定然会再谈谈斤两,却不料他说杀就杀,一剑直刺要害。

慌急中,袍袖一挥,拍出一股潜力,人却疾向旁侧跃出。

铁梦秋笑一声,剑尖颤动,问起两点寒芒,追踪刺到。

白髯老人大吃一惊,忖道:这是什么剑招,怎的如附骨之蛆,随形之影。

心中念转,人却一跃八丈。

脚落实地,铁梦秋人剑已跟踪而至,剑尖寒芒,逼上前胸。

铁梦秋冷冷道:“我就要用这一剑杀死你。”

白髯老人双掌连挥,拍出波波强风掌力,人却满堂乱闪。

不论他如何转身跃动,那长剑一直盯住他,稍一停步,剑尖就逼上前胸、后心等要害。

杨四成、沈百涛冷眼旁观,目睹铁梦秋的剑势,不禁心头骇然,只瞧的呆在当地。

那身着八卦道袍的老人,飞跃了一阵之后,自觉无能避开那如影随形的剑势,突然停了下来。

铁梦秋长剑震动,挑开了那老人身上八卦道袍,剑尖直点在肌肤之上。

白髯老人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一招是什么剑法?”

铁梦秋道:“这叫如影随形。”

白髯老人道:“剑如其名,果然是神效卓著,老夫在江湖上行走五十年,未见过这等剑法。”

铁梦秋道:“不幸的是,老前辈在花甲之后,遇上了这档子事。”

声音突然间变的冰冷,道:“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死,一个是说出实话。”

杨四成凝目望去,只那铁梦秋脸上一片冰冷之色,叫人瞧不出他心中是否真的有杀人之意。

那白髯老人望了白发老妪一眼,缓缓说道:“你的意下如何?”

白发老妪道:“什么意见?”

道袍老人道:“咱们是说实话呢,还是殉教一死。”

白发老妪沉吟了一阵,道:“在教中身份,你比我高出很多,这应该如何,自然要你决定了,和老身无干。”

道袍老人道:“老夫如若殉教一死,只怕你要泄漏教中隐秘,所以,你要死在我的前面,老夫才能放心。”

那白发老妪淡然一笑,道:“我要如何一个死法呢?”

道袍老人道:“自碎天灵要穴,或是一头撞在墙壁上,都可以致人死命。”

白发老妪叹息一声,道:“老身活了这把年纪,实是死不足惜,不过,老身觉得这死法,对老身而言,难免是太冤枉一些。”

道袍老人道:“这么说来,你是准备情急拼命了。”

白发老妪望了铁梦秋一眼,接道:“老身已领教过这位年轻朋友的厉害了,那确实比我们高明的多,老身自知非她之敌,所以虽然情急,但却无法拼命。”

道施老人冷哼一声,道:“你说了半天,敢情是有些怕死。”

白发老妪轻轻咳了一声,道:“老身不甘就此一死。”

道袍老人怒道:“你这等轻藐教规,老夫日后见得教主,定要……”

白发老妪淡淡一笑,道:“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再见到教主了。”

道施老人怒道:“为什么?”

白发老妪道:“你如不泄露教中之秘,这位年轻人决不会放过你,你如是泄露了教中之秘,教主岂能容你。”

闻到那道袍老人冷笑一声,回顾了铁梦秋一眼,道:“阁下如想知晓八卦教详细内情,在下极愿说出。”

铁梦秋道:“那很好,我洗耳恭听。”

道袍老人冷然一笑,道:“不过,是有一个条件。”

铁梦秋道:“杀了你的属下。”

道袍老人道:“不错,杀了她,我才能毫无顾忌地说出八卦教中内情。”

白发老妪双目中暴射出恶毒的光芒,冷冷地望了道袍老人一眼,道:“如是你能泄露八卦教的隐秘,老身又有何不敢说出来呢?”

突闻一阵急促的步履声,传了过来。

杨四成双笔一振,疾奔向佛堂门口,准备挡住来人。

铁梦秋却淡淡一笑,道:“杨镖头,不用拦他们。”

杨四成应了一声,退到一侧。

只见一个身着素衣的中年妇人,急急奔入了佛堂。

沈百涛心头一震,欠身说道:“夫人。”

来的正是徐夫人,身后紧跟着两个劲装执剑的少女,但却停步佛堂外面。

徐夫人冲入佛堂。

铁梦秋默默不语,静观局势的变化。

徐夫人望望那白发老妪,道:“梁妈,你真是八卦教中人?”

梁妈似是恢复了冷静,淡淡一笑,应道:“不错。”

徐夫人急急接道:“梁妈,我要解葯。”

梁妈道:“什么解葯?”

徐夫人道:“打救督帅的解葯。”

梁妈道:“夫人,交出解葯,夫人怎么发落我们。”

徐夫人道:“放你们走,不管在帅府中有多少人,我担保不伤害你们。”

梁妈望望铁梦秋,摇摇头,道:“这个人,我不认识……”

目光转到沈百涛的身上,接道:“先生,这些人都是你请来的吗?”

沈百涛笑一笑,接道:“不错,都是我请来的,如果没有这些人,在下早就已死于夫人的佛堂了。”

徐夫人冷冷说道:“不论你怎么想,但有一件事,最为重要,那就是救助督帅要紧。”

沈百涛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佛堂魔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