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23回 力败强敌

作者:卧龙生

两个人掌来掌往,极尽变化之能。

黄衣女叱一声,掌法疾变,双掌翻飞,连环攻出。

铁梦秋一直站在原地不动,双掌闪电拍出,阻挡那黄衣女的攻势。

黄衣女一连攻出了十余掌,始张未能把铁梦秋逼退一步。

两人变把极快,不大工夫,已然对拚了四十余招。

徐督帅一侧观战,只觉这两人掌来掌往,搏斗的十分迅快,只是奇怪两人的掌势,何以竟会不接触在一起。

但关中岳等行家,却是看的大为震骇,只见两人在一招攻拒之间,常包有数招不同的变化,就拳掌招数而言,好已经是至高成就了。

铁梦秋武功高强,几人早已知晓,但那八卦教主,亦有如此高强的武功,倒是大大的出人意料之外。

搏斗之间,黄衣公突然飞身退开,伸手取下脸上金色面具,微微一笑,道:“你武功果然高强,无怪乎口气那样狂妄。”

铁梦秋转头看去,只见那黄衣女,眉如翠带,目似秋水,娇丽动人,竟然是一位绝无仅有的俏丽佳人。

此刻,她嘴带微笑,脸儿生春,艳丽中,更添了几分动人的娇媚。

室中人都被那黄衣女的艳丽所动,不觉间,都多瞧了她几眼。

铁梦秋轻轻咳了一声,低沉声道:“可惜啊,可惜。”

黄衣女道:“可惜什么?”

铁梦秋道:“可惜,你姑娘这等才貌人物,竟然会沦为八卦教中首脑。”

黄衣女淡然一笑,道:“八卦教的首脑,有什么不好,总比你六扇门里的鹰爪子,强的多了。”

铁梦秋脸色一变,道:“姑娘认为在下是公门中人,那只好擒你送官治罪了。”

黄衣女笑一笑,道:“你武功诚然很高,是我出道以来,仅遇的高手,不过,要想生擒我么,只怕还不太容易。”

铁梦秋道:“咱们已试过拳、掌,姑娘可以亮出兵刃了。”

黄衣女道:“急什么,咱们谈一会,再动手不迟。”

铁梦秋冷然一笑,道:“在下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你斗口,姑娘还是请亮出兵刃吧!”

黄衣女冷然一笑,道:“这么说起来,咱们是非要打一场不可了。”

铁梦秋右手一探,长剑出鞘,道:“姑娘说的话太多了。”

黄衣女脸色一变,妙目中神光暴射,右手一按腰间机簧,冷然说道:“你武功诚然高强,但也不用狂到这等程度,厅内狭窄,要打咱们到厅外去打个明白出来。”

铁梦秋横剑拦住了那黄衣女,却回头望了徐督帅等一眼,道:“诸位请保护徐大人退出厅外。”

关中岳等应了一声,保护着徐督帅,退出了大厅。

黄衣女扬一杨柳眉儿,娇媚地道:“你怕我伤了他。”

铁梦秋道:“八卦教诡计多端,在下不得不防着点儿。”

仗剑后退,跃出大厅,接道:“姑娘可以出手了。”

黄衣女回顾两上青衣女婢,低言数语,追出大厅。

铁梦秋道:“姑娘出手吧,在下不耐再等,如是姑娘不肯出手,在下只好占去光机了。”

黄衣女道:“你步步逼我出手,看来咱们除了打上一场外,别无和解之道了。”

右手微一用力,那软软垂地的长剑,突然笔直的立了起来。

那软剑长逾六尺,抖直起来,比起铁梦秋手中的兵刃,长了一半还多。

关中岳等一侧观战之人,瞧的心中震骇不已,暗道:“不见她作势用力,长剑已然笔直,想不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竟然有此等内力。”

只听那黄衣女冷哼一声,道:“小心了。”

长剑一探,灵蛇出穴一般,斜斜点了过来。

这一招来势甚怪,若点若劈的,使人无法料定她攻的方位。

铁梦秋长剑一挥,陡然间,光影绕身,人影顿杳。

只闻一阵金铁交鸣,那黄衣女手中的软剑,被那泛起的剑光,震荡开去。

没有人看清楚铁梦秋用的是什么身法,只见那一团白光,震荡开黄衣女的剑势之后,突然向前滚去。

黄衣女娇叱一声,道:“好剑法。”

右手一探,那六尺软剑,有如神龙舞空一般,突然间,折成一个圆周,迎向铁梦秋攻来的一团白光。

徐督帅摇摇头,叹道:“这是什么剑法,我经历了不少的战阵,却从来未见过这样的打法,当真是看的人眼花缭乱。”

关中岳道:“在下也认不出他们用的什么剑法,但这一定是最好的剑法,决然是不会错了。”

徐督帅笑一笑,道:“他们两个人都很年轻,但却练就了这样的一身武功,这大概就是天份,资质异于常人了。”

关中岳道:“武功如要练到他们这等境界,单是资质一项,已然无法配合,除自身的禀赋之外,还要有师承,始无良师,纵是不世奇才,也无法练得这等本领。”

两人在谈话之间,场中的搏斗,又有了很大的变化。

只听那黄衣女大喝一声,腾身而起,人若长虹疾射,直飞上一株高大的古柏之上。

黄衣女并未在古柏上面停留,略一借力,直向外面飞去。

铁梦秋也随着飞身而起,追了下去。

徐督帅低声说道:“关兄,他们打出胜负了没有。”

关中岳苦笑一下,道:“他们搏斗很激烈,在下也未瞧出,是否已分出胜负,不过,铁大侠稍占优势,大约是不会错了。”

徐督帅道:“八卦教主不败而逃,其中必有阴谋了。”

关中岳道:“是的,照常情而言,不败而退,必然是别有安排。”

徐督帅实有着过人的胆识,微微一笑,说道:“此地还有八卦教中的两个女妖,是否要把她们拿下。”

语声甫落,突然一声冷笑起自身后,道:“徐断宗,你已身陷重围,还敢大言不惭的拿人,当真是不知死活了。”

就这几句话的工夫,两侧破烂不堪的厢房之中,陡然涌现出二十余个身着黑色劲装,胸绣八卦,手执兵刃的大汉。

关中岳、杨四成、李玉龙、于俊、林大立,小梅姑娘等也同时亮出了兵刃,站了一个圆周,把徐督帅护在核心。

徐督帅倒是十分沉得住气,游目四顾,只见那些人卦教徒,胸前绣的八卦,颜色都不相同,以红为主,亦有金色和白色,想来,那是表达出在教中的身份。

一个年约五旬,胸绣金色八卦的老者,突然向前行了数步,冷冷说道:“敝教主算无遗策,料定你会来。”

徐督帅道:“贵教主果然是一位非常的人物,可惜她未走正途……”

淡淡一笑,又道:“你们一人作孽犯罪,抓到了杀头一死也就罢了,如是要聚众造反,那是祸连九族,罪诛三代的大逆。”

那黑衣老者冷笑一声道:“你们作官的,都有一张利口,可惜,老夫不吃这个。”

关中岳冷冷喝道:“无知匹夫,督帅大人好言相劝,是为尔等开一条自新之路……”

黑衣老者纵者大笑道:“关中岳,你那虎威镖局开的不错,为什么竟甘为六扇门中爪牙。”

关中岳道:“阁下既然认识我关某人,想来定非无名之辈了。”

黑衣老者道:“你不用拿话激我,你关总镖头,认不出在下,那只怪你眼拙,这时间,不是把杯论交。用不着套什么交情。”

关中岳一扬手中金背大环刀,笑道:“朋友,你准备单打独斗呢,还是要群打群殴。”

黑衣老者道:“八卦教自有教规约束,不受江湖上规戒束缚。”

关中岳沉声说道:“四成,你们退到大厅中,保护督帅。”

李玉龙一展雁翎刀,当先向厅中移动。

林大立、于俊、小梅、杨四成,紧护着徐督帅向厅中行去。

关中岳大刀一摆,直冲向黑衣老者,道:“朋友,可敢和我关某人一决胜败。”

黑衣老者手中执着一把据齿刀,杨刀一挥,道:“四面抢攻,生擒徐断宗者,教主有重赏。”

四周环伺的黑衣人,应声发动了攻势,刹那间刀剑并举,寒芒波涌,分由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关中岳大喝一声,金背大刀卷起一阵凌厉的刀风,攻向那黑衣老者。

杨四成、于俊、李玉龙、林大立、小梅姑娘,也同时挥动兵刃,分挡四面攻势。

林大立、杨四成久走江湖,经验丰富,一面挥动兵刃,阻挡敌人攻势,一面招呼李玉龙、于俊等人缩小圈子,几人兵刃,布成一道铁网光圈,把徐督帅围在圈中间。

关中岳却离群独战,金背大刀展开威猛绝伦的攻势,希望能够早些制服那黑衣老者。

但那黑衣老者亦非弱者,手中锯齿刀,刀重力猛,而招术亦十分纯熟,精奇,关中岳一连攻出了十几刀,都被那黑衣人封避开去。

但那黑衣人哈关中岳一抡急攻,逼得全无反应之力,心中暗震骇自。

关中岳一轮猛攻,“未能伤得那黑衣人,立时改用守势,一面暗中瞧看了围攻徐督帅的情势一下。

只见那杀掉激烈,四周围攻的黑衣人,似乎个个都是高手,攻势猛烈至极,不禁大急。

就这一失神间,那黑衣老者手中的锯齿刀,趁隙反攻,一刹时,刀聚银波,汹涌而至,阵阵刀气,直逼过来。

关中岳吃了一惊,赶忙收住心神,全力运刀拒敌。叮当三声金铁大震,两人硬拼三刀。

三刀三拼之下,关中岳才把那黑衣老者的攻势拦住。

不待那黑衣老者有还手缓气的机会,关中岳突然举刀在向划出一个半圆形的图案,刀走偏峰,攻出一招。

这一招,正是他在那藏宝图中悟出的一招,奇幻莫可预测。

那黑衣老者一怀神间,关中岳手中刀光如波,涌了上来。

来势有如层波巨浪,给人一处不知如何招架的感觉。

忽然间,剑风急至,两个黑衣人,突然由两侧攻了过来。

这两人适时而至,可是,做了黑衣老者的替死之人。

但闻两声惨叫,两个黑衣人后中兵刃被那层起的刀光震开,

一个被拦腰斩作两段,一个被劈去了半个脑袋。

两具尸体,在刀势旋动的劲力带动之下,打了两个转身,才倒地死去。

这一招,奇诡如幻,使得那黑衣老者,瞧的一呆。

如非两个执剑人适时攻至,黑衣人自知也无法躲过这变化莫测的一刀。

关中岳杀了两个黑衣人后,哈哈一笑,道:“阁下的运气好,两个替死的人,及时而至,救了阁下之命,但运气一事,素不可求,阁下再接我一刀试试”。

右手单刀平胸,又在身前划出一个图案。

这当儿,突闻一声闷哼,传了过来。

关中岳回头看去,只见林大立右臂上中了一剑,鲜血如注,湿了半条衣袖。

林大立左臂中剑,斗志仍甚坚强,右手单刀,疾攻两招,迫退了两个近身的黑衣大汉。

细看形势,已对杨四成大大的不利。

十余个黑衣人联手合击的攻势,已逼使杨四成等陷入了十分危恶之境,虽然,几人仍能保持着一个环护徐督帅的圈子,但那圈子,已在强敌的压力下,愈来愈小。

小梅和林大立,都是暗器能手,但在强敌急攻的压力之下,已使两个人无法抽出手来,施用暗器。

关中岳突然掌在胸前划出一个半圆形的圈子,大叫一声,连人带刀直飞过去。

这一刀具有无与伦北的威势,应声响起了一声惨叫,猛攻小海姑娘的两个黑衣大汉,一个被生劈刀下。

小梅感受的压力顿减,剑交左手,右手摸出了四枚珠花镖来,一扬手,四点寒芒,闪电流星般,脱手而出。

她暗器的造诣,本已十分精纯,在极近的距离下,更具威势,只听两个黑衣大汉,同时闷哼一声,四枚花镖全部射中。

一个黑衣大汉,被射中左肩,另三枚珠花镖,全中身上。

身中三镖,两中要害,那大汉闷哼一声,向后退去。

但那左肩中缥的大汉,却更为激发凶性,不退反进,手中长剑,展开猛锐无比的攻势,欺身直上,凶悍无比。

本来,关中岳杀了一人,小梅姑娘的珠花镖,双伤了一个,杨四成等感受到压力,应该大大减少才对,但这些黑衣人,并非是普通的江湖人物,如若是一对一的放开手打,任何一个人,都可和杨四成等打一个平分秋色,多两倍以上的人数联手合击,这些人,又都学过联手之法,彼此配合,又都恰当无比,更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力败强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