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24回 少林僧侣

作者:卧龙生

葛玉郎接道:“这么说来,督帅大人是不可能交出牧羊了。”

徐督帅轻轻咳了一声道:“我会交出去的。”

葛玉郎听得怔了一怔,道:“督帅肯交出来,那实是远离是非的明智之举,不知督帅大人有什么条件?”徐督帅微微一笑,道:“我已经遣人去请少林寺中僧侣,准备把牧羊图交给他们。”

葛玉郎呵了一声,道:“督帅大人准备挑起一场武林纷争了。”

徐督帅道:“本座并无挑起武林纷争之意,但如情势变化的非得一场恶斗丕可,那要得诸位自己多想想了。”

葛玉郎沉吟不语。

徐督帅轻轻咳了一声,道:“名传千秋,身不过百年,本座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许多人竟然为财富而死。”

葛玉郎道:“人为财死,自古皆然,哪里不对了。”

徐督帅道:“一个人生不过数十年,能吃多少粮食,花多少银子,我想你葛公子,早已不必再为衣食忧了。”

葛玉郎微微一皱头,默然不语。

徐督帅接道:“但葛公子仍然极为觊觎那笔财富,纵然你如愿以偿,你又如何用那金很呢?”

葛玉郎轻轻叹息一声,道:“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纵然不能立不朽功业,传名干代,至少应当行心之所安,仰不愧天,俯不作地,最坏的,也不能做那些深夜自扪,抱撼终身的事。”

葛玉郎双目眨动,瞧了那徐督帅一眼,缓缓说道:“大人,你有没有胆气。”

徐督帅立道:“什么胆气?”

葛玉郎道:“大人的说服之力,葛玉郎十分敬服……”

徐督帅接道:“过而能改,仍是完人,不管葛公子过去如何,但此刻如能放下屠刀,本座愿与公子论交。”

葛玉郎淡淡一笑,道:“大人盛情可感,葛某人只怕高攀不上

语声一顿,道:“葛某人受了数十位江湖高手之托,来此劝说督帅,实为督帅的官声太好,他们不愿轻易冒犯。”

徐督帅点点头,道:“盗亦有道矣!”

葛玉郎道:“听督帅一番良言,实有发人深省之处,但这些话,只请出诸大人之口才感人至深,如是要在下转述一遍,只怕是很难有预期之效。”

徐督帅道:“葛公子的意思呢?”

葛玉郎道:“在下愿邀云集开封的高手,和大人一会。”

徐督帅道:“你的意思是要和他们谈谈?”

葛玉郎道:“不错,大人的胆识,风仪,都足以眼众,也许能在一席酒筵之下,使群豪归心。”

徐督帅沉吟一阵,道:“葛公子愿意如此帮忙,本座十分感动。”

葛天即适:“咱们就此一言为定,在下告辞.两三日内一我再来奉告督帅。”

葛玉郎一拱手.道:“本座恭候佳音。”

葛三郎一抱拳转身而去,片刻间,走的踪影不见。徐督帅目睹葛天即去远之后,才回顾了关中岳一眼,笑道:“关总缥头,这位葛玉郎来此的用心何在?”

关中岳道:“葛天即乃当代江湖后起之秀,以他的年岁,已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自然要有点真才实学才成,但最厉害的,还是他那深沉的心机,狡猾的诡计,至于他此番前来,可算得满载而旭,这可证明他对督帅大人的为人,早已了解得十分清楚了。”

徐督帅啊一声,道:“关总镖头已可确定,他邀我赴宴之事,是一场大大的阴谋吗?”

关中岳道:“自古以来,宴无好宴,会无好会,葛玉郎请督帅趁他的酒筵,自是别有用心的了。”

徐督帅道:“本座觉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葛玉郎既然替我安排了这个机会,本座倒极愿去见识一下”。

关中岳道:“督帅大人,可是觉得当真能够说服他们吗?”

徐督帅道:“本座未存此想,但我觉得说服一个,就可减少一个敌手,如惹能够使他们顾及到万民安危,咱们就多了一个帮手。”

关中岳道:“督帅大人,果然是一代清官,为了苍生万民,不顾自身安危,的确叫人感动。不过,此事不可轻率从事,必得一番周密的计划才成。”

杨四成道:“照在下的看法,此事,必需得一个人答允帮忙才成。”

关中岳道:“什么人?”

杨四成道:“铁梦秋”关中岳道:“不错,铁梦秋……”

回顾了徐督帅一眼,道:“大人,此事最好不要先作决定,等见过铁梦秋之后,和他谈谈,再作决定不迟。”

徐督帅笑一笑,道:“铁大侠身有要事待办,咱们也不能因为他事务繁忙,就不再办事,和他谈谈可以,但却不能为他事忙,咱们就停下事情不办”。

谈话之间,又有一个黑衣大汉,奔来花厅。

沈百涛瞧出是自己的属下,急急迎了上去,低声说道:“什么事?”

黑衣人低声说道:“有两个少林僧侣,求见督帅。”

沈百涛一愕道:“少林僧侣。”

黑衣人道:“两个和尚,坚请面见督帅,属下无法,只好通报进来。”

沈百涛沉声道:“你可曾问过,他们是什么身份?”

黑衣人道:“这个属下未曾多问。”

沈百涛转身入花厅,低声说道:“禀督帅,少林寺两位僧侣求见。”

徐督帅道:“快些请他们进来。”

徐督帅站起身子,迎向厅门口处。

少林僧侣,在武林之中,极受尊敬,关中岳,杨四成等齐齐站起身子,迎了过去。

两个灰袍僧人,衣履上满是尘土,显然是兼程赶来。

在首一个取下身上戒刀和黄布包袱,放在厅门口处,合掌宣了一声佛号,道:“不敢动劳诸位施主迎接,贫僧有礼了。”

语声微微一顿,又接道:“哪一位是督帅徐大人?”

徐督帅一拱手道:“本座徐断宗。”

这时,右首僧侣,也放下了手中的禅枝。合掌当购,道:“弊方丈接到了大人的手谕,但寺务绕身,一时间无法动身,稍作交待之后,即刻起程,先遣贫僧等赶来回复督帅大人一声。”

徐督帅笑道:“有劳两位大师了。”

左首僧侣应声道:“督帅官声清明,敝方丈极是敬佩,命我等先向督帅致敬。”

徐督帅道:“为国尽忠,事所当然,贵方丈过奖了……”

微微一笑,接道:“两位大帅长途跋涉,备极辛劳,请入厅中稍息,我先替两位准备斋饭。”

两个灰衣僧侣,欠身而入,并坐一处。

徐督帅引见过关中岳等群豪,接道:“两位大师怎么称呼?”

左首僧侣道:“贫僧铁行。”

右首僧侣道:“贫僧铁道。”

关中岳一抱拳,道:“两位大师,都是铁字辈的高僧,在下失敬了。”

铁行、铁道同声说道:“关总镖头威名远播,贫僧虽居少林,亦久闻大名了。”

关中岳哈哈一笑道:“两位大师过奖了。”

书童送上面巾,铁行、铁道净过面之后,合掌说道:“敝方丈交待我等,大人如有差遣,但请吩咐。”

徐督帅道:“两位大师千里赶来,先请休息一下,进过酒饭,我们再谈正事。”

片刻之后,素斋齐上,两个僧侣,另行坐了一桌。”

铁行,铁道同时端起一杯香茗,说道:“贫僧等受的苦戒,酒亦不能沾chún,以茶代酒,敬诸位一杯。”

铁道大师饮干杯中香茗,回顾了关中岳一眼,道:“关总镖头,阅历丰富,见识广博,贫僧敢问一声目下开封府的情势如何?”

关中岳道:“头阵风雨已过,目下是二度大风暴前的暂时平静。”

铁行大师道:“听关施主的口气,似乎是诸位经过一场风暴了。”

关中岳道:“不错,我们已经和八卦教中人动了一次手。”

铁道大师奇道:“八卦教?”

关中岳道:“不错,八卦教。”

铁道大师道:“八卦教早已不在江湖存在,哪里还有八卦教呢?”

关中岳道:“八卦教死灰复燃,根据地就在这督帅府中。”

铁道大师道:“当年贫僧追随寺中几位长辈,对付过八卦教徒,对八卦教中的鬼蜮伎俩略知一二,不知关施主是否和他们教主见过。”

关中岳道:“第一回合的搏斗之中,我们稍占优势,八卦教中的主要人物,已被逐离帅府,至于八卦教主,我等也照过一面。”

铁道大师道:“就贫僧所知,数十年前的八卦教教中主要首脑,都已伏诛,这次领导八卦教的,必然新的人手。”关中岳道:“恐所出了大师意料之外,那位八卦教主,是一位很年轻的姑娘。”

铁道大师怔了一怔,道:“年轻姑娘。”

关中岳又问道:“八卦教中人,是否极善用毒?”

铁道大师沉吟了一阵,道:“不会,八卦教中人,不会用毒。”

关中岳道:“这就大不相同了。”

铁道大师道:“怎么说?”

关中岳道:“新崛起的八卦教中人,极善用毒,而且用毒之法,花样百出,叫人防不胜防。”

铁道大师道:“这就和原来的八卦教大不相同了……”

语声一顿,接道:“关施主,八卦教可是被施主和属下镖师,把他们逐离此地吗?”

关中岳道:“在下不敢掠美,并非是我关某之力。”

铁道大师道:“那是什么人?”

关中岳道:“一个姓铁大侠客。”

铁道大师道:“能够逐退八卦教之人,定然是一位非常人物,在武林之中,应该是极有名望的才是。”

关中岳道:“话是不错,事实上,那位铁大侠,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也没有什么名望,但他却有极高强的武功,过人的智慧。”

铁行大师道:“有这样一位人物,还望你关总镖头,替我们引见一下”

关中岳道:“那是自然,铁大侠回来之后,在下自然会替两位大师引见了。”

铁道大师问道:“那位铁大侠,现在到哪里去了?”

关中岳听得暗暗奇怪,忖道:“这两位和尚,一直追问铁梦秋,不知是何故……”

付思之间,徐督帅已抢先开口,道:“大师,贵派掌门什么时间,可以赶到开封。”

原来,徐督帅听了一阵,也觉得这两个和尚苦苦追问铁梦秋的下落,有些不对,急急开口,把话岔开。

铁道大师合掌说道:“详细的日子,贫僧无法确定,但快则明日,至迟不会超过三天。”

铁行大师道:“就贫僧所知,敝方丈已在寺中选了很多好手,普及上下三代弟子,俟他到了之后,自然有万全之策。”

徐督帅道:“两位大师进过斋饭之后,就暂访在花园客房中休息,我已经交代过他们,替两位打扫客房。”

铁道大师说道:“敝方丈亦曾说过,如果是督帅府中不方便留宿出家人,则要我等到相国寺中挂单。”

徐督帅道:“我已为你们准备了很多房舍,就算是再来上百十个人,也可以住。”

铁行大师道:“贫僧等恭敬不如从命了。”

徐督帅道:“理当如此。”

一直不开口的刘姑娘,突然启齿说道:“两位大师可是从少林寺中来吗?”

此话间的突兀,关中岳等都听得为之一愕。

铁行大师道:“不错,贫僧等来自少林寺本院。”

刘婉蓉道:“两位大师一路辛苦,请用过斋饭后,早些休息去吧!”

这两句话,似是有很大的含义,不但听得徐督帅为之一愕,就是连多识广的关中岳,也听得茫然不知所措,只觉那刘婉蓉话中有话。

再看铁道、铁行,两位大师脸色一片严肃,虽未怒形于色,但心中不悦,却是看的出来。

两个僧侣不再说话,一时之间,花厅中寂然无语。

铁行、铁道,表面还保持相当的涵养,略略进了一些斋饭,放下筷子,齐齐站起身子,铁道大师合什行礼道:“大人,出家人,恐不便在府中留宿,我们还是寺中挂单的好。”

徐督帅道:“已为大师备好休息之所,两位就请暂时屈驾留此,等候贵掌门的佛驾。”

铁行大师道:“师兄,大人既然如此吩咐,我瞧咱们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铁道大师道:“师弟说的也是……”

抬头一顾刘婉蓉,接道:“女施主,在帅府中是……”

刘婉蓉道:“我在帅府中掌理文案。”

铁道大师啊了一声,道:“贫僧失敬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少林僧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