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26回 教生受挫

作者:卧龙生

关中岳道:“姑娘怎不生擒他们一人,问明内情。”

刘婉蓉道:“留他们一条路走,他们才不会情急拼命。”

关中岳道:“在下想不明白,这对咱们有些什么帮助。”

刘婉蓉道:“帮忙很大,只可惜咱们少了一个人。”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姑娘之意,可是要咱们摆成四象阵吗?”

刘婉蓉点头一笑,说道:“正是此意,只可惜,咱们缺少一人,说不得只好把赶车的接来充充数了。”

关中岳道:“就算咱们凑足四人,但也需也改装了衣物才成。”

刘婉蓉道:“此事简单,我已查过了,这座大宅院,宿住之人,撤走不久,而且形色仓促,留下衣服不少,两位去找那个车夫来此,我去取衣物好了。”

三人分头工作,不过片刻工夫,已然改装完成。

虽然刘婉蓉和杨四成衣着宽大一些,但室中幽暗,足可掩遮。

刘婉蓉分配了三人的位置,说道:“他们用四角阵对付铁梦秋,只怕那八卦教主也明白难以收效,其中必然有着更为厉害的安排,我已很仔细的查过这座大厅,不见再有埋伏之人……”

关中岳道:“姑娘可能肯定那铁梦秋和八卦教主非来不可吗?”

刘婉蓉道:“自然可以肯定。”

关中岳道:“那四个逃离此地的八卦教徒,难道不会去告诉那八卦教主吗?”

刘婉蓉道:“不会。”

她语声坚定,听得关中岳怔了一怔,道:“姑娘怎能如此肯定。”

刘婉蓉道:“他们不会去见那八卦教主,定然要吃一次苦头了,所以,他们不敢去见。”

关中岳道:“他们到哪里去呢?”

刘婉蓉道:“情势逼的他们非赌运气不可,八卦教主在他们身上下了禁制,但他们又被咱们逼得无法,非要离开此地不可。”

关中岳道:“怕姑娘杀死他们。”

刘婉蓉道:“他们并不是怕死,而是怕咱们揭开他们的人皮面具。”

关中岳啊了一声,道:“为什么?”

刘婉蓉道:“因为,他们认识你关总镖头,你也认识他们,一旦揭穿了,岂不是知晓了他们的身份……”

关中岳道:“他们既然投入了八卦教中,为什么还怕人揭露身份。”

刘婉蓉答道:“八卦教有一宗任何门派都没有的长处,他们最擅长借用其他门派中人,为自己效命。”

刘婉蓉心中已然有些明白,叹息一声,道:“这些人是武林中正大门派的人?”

刘婉蓉道:“不错,也许是少林,也许是武当,也许是已退休的武林高手……”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诸位尽量把兵刃藏于衣服之内,让人瞧出咱们有兵刃,但不能让他们一眼瞧出咱人是什么兵刃。”

几人依照行事,各自坐了方位。

约等了顿饭工夫左右,砰然一声,木门被入撞开。

关中岳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全身青衣的少女,手中提着长剑,闪入大厅。

紧接着人影一闪,铁梦秋也仗剑而入。

一切,都在刘婉蓉的预料之中。

那青衣少女,似是已经受伤,左肩处鲜血湿了半个衣袖。

铁梦秋目光四顾,望了关中岳等四人一眼,道:“我已经剑一留情,你如还不知悔悟,莫怪我取你这命了。”

青衣少女冷冷道:“铁梦秋,你不可逼人过甚了!”

铁梦秋冷冷说道:“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如是我有取你性命的机会时,便再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青衣少女突然举步而行,风摆杨柳似的穿过了关中岳等摆好的四象阵。

铁梦秋低头一顾,淡淡一笑,道:“原来,姑娘在这里没有埋伏。”

青衣少女道:“有备无患,想不到今日果然用上了。”

铁梦秋目光转动,向四下望了一眼,说道:“这室中的桌椅,都早已经移开,姑娘是早有准备的了。”

青衣少女微微一笑,道:“谢谢你手下留情,所以,我也先把此地的埋伏说明,你自己酌量一下,是抗拒,还是弃剑投降。”

铁梦秋道:“就凭这座四象阵吗?”

青衣少女道:“他们四人,可以合力拒你十把以上,我就有充分的时间,开放出这大厅中的埋伏了。”

铁梦秋笑一笑道:“那是些什么埋伏?”

青衣少女道:“一共有三种之多,八卦教中的邪门玩艺江湖闻名,你铁大侠,应该早已有耳闻了。”

铁梦秋道:“江湖传闻,未必可信,再说,对于那些鬼域伎俩,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青衣少女道:“世间有一种会飞的蜈蚣,不知你铁大侠听说过没有。”

铁梦秋道:“金翅蜈蚣。”

青衣少女道:“对,金翅蜈蚣,不但是天下各种毒蛇克星,而且它本身亦含蕴着一种奇毒,只要被它咬中了一口,除了服一种特制解葯之外,必死无疑。”

铁梦秋道:“在这座大厅中,埋伏有金翅娘蚣吗?”

青衣少女冷冷道:“不错,不知道你是相不相信?”

铁梦秋道:“那金翅蜈蚣,乃极为稀少之物,你纵收罗的有,相信也不会多。”

青衣少女笑一笑,道:“别忘了,我说过这大厅内有三种理伏,那金翅蜈蚣,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笑了。”

铁梦秋道:“还有两种毒物,亦必是世间罕闻罕见之物了。”

青衣少女道:“一种很普通,但它的数量却很宠大。”

铁梦秋道:“毒蜂。”

青衣少女道:“一种特别饲养的毒蜂。”

铁梦秋点点头,道:“八卦教中人,也许可以办得到,还有一路什么毒物?”

青衣少女道:“这一个恕不奉告,但我说出了两种,你自己能否抵挡,也该有个决定了。”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但有一点,姑娘应该自作忖思一下。”

青衣少女道:“什么事?”

铁梦秋道:“你是否有足够放出毒物的时间,别要毒物未放身先丧……”

青衣少女道:“如若我安排这座四象阵,能够一阻你的长剑攻势,我就有放出毒物的机会。”

铁梦秋突然举起长剑,道:“你试试吧!也许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关中岳感觉到那举起的长剑上,透出一股剑气,直逼过来,心中暗暗忖道:“他举剑之间,就能透出这一森寒的剑气,内功之精深,实已到了惊人的境界。”

那青衣少女目光一顾黑衣人道:“你们给我站起来,合力挡他一招。”

刘婉蓉缓缓站起身子,淡淡一笑,道:“叫你姑娘失望了,你安排在这里的四个人手,都已经离开了!”

青衣少女呆了一呆,道:“你是谁?”

刘婉蓉道:“小妹刘婉蓉,如教主不太健忘,你应该还记得我。”

她这一现身,关中岳同时抛开了脸上黑布,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青衣少女怔了一怔,道:“他们呢?”

关中岳道:“走了!”刘婉蓉笑一笑,道:“这叫人算不如天算,你教主安排的虽然很好,可惜,你棋差一着,落得了一败涂地。姑娘应该早来一步的,可惜你来晚了。一着失错,满盘失输。小妹奉劝你认命算了。如若你意气用事,那徒然招致败亡。”

铁梦秋缓缓收起长剑,目光投注在刘婉蓉的脸上,道:“原来是刘姑娘。”

刘婉蓉笑一笑,道:“铁大侠,难得你还记得我”。

铁梦秋道:“刘姑娘深藏不露,何以又陡然间改变了心意。”

刘婉蓉笑道:“人总是会变的,现在,我变了。”

铁梦秋笑一笑,道:“刘姑娘的心机,实叫在下佩服得很。”

刘婉蓉笑道:“铁大侠夸奖了。”

目光转到那青衣少女的身上,道:“教主,人到矮檐下,怎能不能低头,教主如是还不能见机而作,就只会溅血当场了。”

铁梦秋举步行了过来,冷冷说道:“铁某人出道以来,对你是唯一手下留情的人,你如不知进退,那就别怪在下手下无情了。如果留下你是一祸患,那就不如杀了你以绝后患了。”

刘婉蓉笑一笑道:“铁大侠说的不错,教主目前已然全无反抗之力,除了谈和之外,只有死之一途了。”

青衣少女道:“我如拚着重伤人死,放出毒物,你们也将陪我断魂此地。”

刘婉蓉笑一笑,断然道:“你没有机会的,教主。”

青衣少女怒道:“为什么没有?”

刘婉蓉道:“一个铁梦秋已经够你对付了,何况,目下还要加上我!”

青衣少女听得冷然一笑,道:“你,你!也算一个人物吗?”

刘婉蓉笑一笑,道:“教主,你别说得那样难听……”

青衣少女冷冷接道:“难听,除了铁梦秋之外,放眼云集在开封府高手,又有几人能是我手下之敌。”

刘婉蓉道:“也许我可以接你几招?”

青衣少女道:“你如能单独接下我三招,那就算你命长了。”

刘婉蓉笑一笑,道:“教主,咱们打个赌如何?”

青衣少女道:“赌什么?”

刘婉蓉道:“我接你三招,如是你把我击败了,我就放你离开这里。”

青衣少女双目一亮,冷冷说道:“你能做得了主吗?”

刘婉蓉笑一笑,道:“自然做得了主,但如是你败了呢?”

青衣少女道:“那就听凭你的处置了!”

刘婉蓉道:“你束手就缚,听我之命?”

青衣少女道:“好吧!就是如此!”

刘婉蓉缓缓脱去身上穿的宽大黑衣,笑道:“你可以出手了。”

青衣少女冷冷道:“不要慌,你说的我无法相信!”

刘婉蓉道:“那要如何你才肯相信?”

青衣少女道:“要铁梦秋说一句话。”

刘婉蓉点点头,缓步对铁梦秋行了过去。

铁梦秋神情冷漠,两道目光凝注在刘婉蓉的脸上,一语不发。

刘婉蓉行到了铁梦秋身前两尺左右处,才欠身一礼,道:“铁大侠,请你帮个忙。”

铁梦秋似是极不喜爱女色,那刘婉蓉生的桥柔清丽,有如水中白莲,但铁梦秋却缓缓把目光移往屋顶之上,道:“帮什么忙?”

刘婉蓉道:“你答允作个保人,我要和八卦教主比试三招。”

铁梦秋轻声道:“她武功高强,你不是她的敌手。”

刘婉蓉道:“那就放她离开。”

铁梦秋道:“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刘婉蓉道:“两人相搏,我有一半取胜的机会,你为什么没有一点信心?”

铁梦秋皱皱眉头,道:“刘姑娘,你是千金之躯,帅府的少夫人,还是站在一边看热闹,动手相拚的事,你最好别插手。”

刘婉蓉道:“我已是自由之身,帅府的少夫人,岂能插手江湖搏杀之事,督帅已替我解除婚约,这一点,你不用担忧了。”

铁梦秋嗯了一声,道:“这么说来,你是一定要找这一场麻烦了。”

刘婉蓉道:“只要你答允作呆,我就可和这位八卦教主赌一下。”

铁梦秋剑眉耸动,俊目放光,颇有不胜其烦,但又无可奈何之概。

刘婉蓉倒是轻松得很,望也不望那铁梦秋一眼,接道:“你答应了没有。”

铁梦秋道:“姑娘可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吗?”。

刘婉蓉道:“大不了我被她杀了,严重什么?”

铁梦秋她缠的没有法子,摇了摇头,道:“好!你们睹一次”。

八卦教主接口道:“铁梦秋,我如果赌胜了呢?”

铁梦秋道:“赌胜了,就任你离开此地。不过,天涯路长,错开今天,我自信仍能追上你。”

八卦教主道:“那就只好走着看了。”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好吧!你们赌。”

让开大路,站在大厅一角。”

显然,在他想象之中,那刘婉蓉非输这一赌不可。

八卦教主似是也有着必胜的信念。笑一笑,道:“刘姑娘,你准备了。”

刘婉蓉道:“我早就准备好了,教主只管出手。最好,你能多用一些功力,一旦小妹封架不及,被你击中,希望能一下死去,免受活罪。”

八卦教主道:“难得你有救我一片好心,决然不会杀你。”

刘婉蓉笑一笑,道:“我瞧你不用这样仁慈了,须知你只有三把机会,三招不中,你就丧失了八卦教主的身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教生受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