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27回 单刀赴会

作者:卧龙生

关中岳道:“这个,兄弟……”

沈百涛接造:“关兄,兄弟要把事情说明白,关兄再作三思。”

关中岳道:“好!你请说。”

沈百涛道:“那督府总护院,掌管督帅府中内外安全,不用说它了;至于那督帅领班捕快,确是一位官位不大,但却权重四省的位置。”

关中岳道:“这个位置,在下如何能够担当得起?”

沈百涛微微一笑,说道:“兄弟已经代关兄想过……”

关中岳啊一声,接道:“你代我想过什么了?”

沈百涛道:“以关兄在武林中的身份地位,足以担当此任了。”

关中岳道:“督帅大人对在下的厚爱,关某人是感激不尽,不过,这么重大的责任,关某人只怕是担负不起。”

沈百涛道:“在下只是把事情说明白,关兄不妨考虑一下!”

关中岳道:“此事容我想想再作决定如何?”

沈百涛道:“好!委状先放在兄弟的身上,等关兄决定之后,兄弟再把委状奉上。”

谈话之间,已然进入花厅。

只见徐督帅背负着双手,站在大厅外面。

关中岳抢前一步,抱拳行礼,还未来得及开口,那徐督帅已抢先说道:“关兄,你多辛苦了。”

关中岳道:“关某人愧不敢当,一切都是刘姑娘的功劳。”

站在徐督帅身后的刘婉蓉,突然接口说道:“关总镖头太客了。”

徐督帅哈哈一笑,道:“你们都是帮我忙的人,看到厅中坐吧!”

关中岳欠欠身,进入花厅。

花厅中早已摆好了酒菜,等待几人入席。

徐督帅道:“大家随便坐。”

当先坐入主位。

刘婉蓉紧旁徐督帅身旁坐下。

沈百涛、关中岳,相对一礼,分宾主坐下。

徐督帅举杯敬酒,饮了一个满杯。

刘婉蓉也陪了一杯酒,笑道:“诸位能吃酒的吃酒,不吃酒的吃饭,吃完饭,我义父还有事和几位相商。”

几句话,使在座之人,都节制了大部分酒量,一餐饭,匆匆用毕。

刘婉蓉回顾了徐督帅一眼,笑道:“义父,关总镖头经验阅历丰富,义父应该和他商量一下。”

关中岳道:“督帅有什么话,只管吩咐,如有用得着关某人之处,关某人万死不辞。”

徐督帅笑一笑,说道:“我接到了葛玉郎的请贴。”

沈百涛怔了一怔,道:“几时送到的。”

徐督帅道:“送到不久。”

关中岳道:“那请贴上,说些什么?”

徐督帅道:“上面有十人联名,请我赴宴!”

关中岳望了望刘婉蓉,刘婉蓉默然不语,关中岳无可奈何,只好接口道:“他们既然约请督帅大人赴会,定然是已有了十分完全的准备,那无疑是天罗地网一般,督帅大人万一无法说服他们,那岂不是……”

徐督帅笑一笑,接道:“这个么,我已经想过了,咱们自然是不能全然无备。”

关中岳道:“刘姑娘极善算计,估计之下,咱们能不能去。”

刘婉蓉道:“可以去。”

关中岳道:“好!姑娘既然觉着可以去,只管吩咐下来,是要些什么人去?”

刘婉蓉道:“我去,你去,加上我义父,咱们三个人就够了。”

关中岳怔了一怔,道:“姑娘,咱们三个人,成吗?”

刘婉蓉道:“兵贵精,而不在多,有咱们两个人,足以对付了。”

关中岳笑一笑,道:“好吧!姑娘如此看得起我关某,关某人万死不辞。”

刘婉蓉笑道:“我义父说的很有道理,不久虎穴,焉得虎子,葛玉郎的联手之人很多,如是我们去的人多,反足以害事,咱们三个人同去,至少,他们会给咱们很充分的说话机会。”

关中岳道:“在下很佩服姑娘的才智,姑娘觉着可以去,大概不会错了。”

刘婉蓉道:“关总镖关夸奖了。”

关中岳道:“不知咱们要见时动身?”

刘婉蓉道:“立时动身。”

关中岳道:“今日晚宴?”

刘婉蓉道:“是的,不过,葛玉郎要咱们早些去,这中间,就有文章了。”

关中岳站起身子,道:“既是如此,请督帅大人起驾吧!”

徐督帅道:“我换件衣服就走。”

起身行入内室。

关中岳低声道:“刘姑娘,督帅大人的病情如何?”

刘婉蓉道:“她病的很厉害,不过,咱们无法帮助她!”

关中岳啊了一声,道:“为什么?”

刘婉蓉道:“那必须对症之葯,咱们无法使葯物对症,所以,就无法疗治她的伤势。”

关中岳还待接口,徐督帅已更好衣服,大步行了出来,道:“咱们走吧!”

刘婉蓉问道:“帅府中的事,你不要交代一下吗?”

徐督帅道:“百涛都清楚,不必交代了。”

沈百涛道:“大人,属下……”

徐督帅摇摇头,接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劝说我了。”

徐督帅不敢多言,应了一声,退下一侧。

徐督帅道:“在我那书案中间的抽屉之中,我已有了很完善的说明,如是在明日天色入夜之后,我还未回来,你就打开那个抽屉,照我的吩咐行事吧。”

沈百涛欠身应道:“属下遵命。”

徐督帅一笑,道:“婉蓉,咱们走吧!”

行出帅府,大门外早已备好了三匹健马。

徐督帅攀鞍踏镫,上了马背,一提缰绳,向前奔去。

刘婉蓉、关中岳,一齐跃上马背,紧随徐督帅的身后而行。途中,关中岳低声问道:“姑娘,咱们要到哪里去?”

刘婉蓉道:“葛玉郎会接我们。”

关中岳笑一笑,道:“姑娘神色平静,似乎是已经胸有成竹。”

刘婉蓉摇摇头,道:“没有,他们有些什么准备,我一点也不明白,咱们只有见机行事。”

关中岳哈哈大笑,道:“姑娘这份镇静,实叫我关某人惭愧的很。”放开胸怀,提缰向前奔去。

刘婉蓉微微一笑,探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技开瓶塞,倒出一粒丹九,道:“关总镖头。”

关中岳回顾了刘婉蓉一眼,问道:“什么事?”

刘婉蓉缓缓把一粒丹九,递了过去,道:“收看这一粒丹丸。”

关中岳伸手接过,道:“这葯丸有何用?”

刘婉蓉道:“暂存身上,如是此番前去,葛玉即不讲江湖道义,仗凭人手众多,留难咱们,必有一场恶战……”

关中岳道:“希望姑娘凭着才慧,不让局势闹到动手之局,不论姑娘武功如何高强,只怕也无法兼顾到督帅大人的安全。”

刘婉蓉道:“贱妾自然是不希望闹到那等不堪收拾之高,但咱们也不能不作最不的打算,准备应变。”

关中岳啊了一声,道:“姑娘给在下这颗葯物,和应变有关吗?”

刘婉蓉道:“这颗葯物,食用之后,可使你精神一振。”

关中岳道:“是一种保持全能的葯物。”

刘婉蓉说道:“但这葯物,不会伤害到人的身体。”

关中岳道:“多谢姑娘的厚赠了。”

刘婉蓉笑一笑,道:“关总镖头好好地收起,如若感觉到体能不支时,就把它服用下去。”

关中岳道:“在下记住了。”

三匹马又向前行了一阵,斜刺里突然冲过来一匹快马。

关中岳一提缰绳,冲到了任督帅的身前,拦住了那匹快马。

马上,坐着一个全身黑衣的大汉。

黑衣人赤手空拳,未带兵刀。

关中岳右手一推,一股暗劲,涌了出去,逼住了那黑衣人的来势,冷冷说道:“阁下走路不睁眼吗?”

黑衣人笑一笑,道:“你是虎威镖局的关镖头。”

关中岳道:“正是关某。”

黑衣人抬头望了任督帅一眼,道:“这一位是徐大人了?”

任督帅道:“正是本座。”

黑衣人道:“在下奉了葛公子命而来。”

任督帅说道:“我们正在找他,葛公子现在何处?”

黑衣人道:“在下车命而来,替诸位带路。”

任督帅一摆手,道:“那就有劳了。”

黑衣人一转马头,向前奔驰而去。

任督帅回顾了关中岳一眼,纵马直追那黑人。

只见那黑衣人转过了两条大街,在一处高大的宅院门前停了下来。

关中岳皱皱眉头,忖道:想不到他们竟然把宴会摆在城里面。

黑衣人打了一个口哨,两扇紧闭的木门,突然大开,一提缰绳,快马直驰入宅院内去。

任督帅抬头望望那高大的宅院,脸上泛现出一片讶然神色。

刘婉蓉纵马追了上来,道:“这是什么人的住宅?”

任督帅道:“张知府的住宅,想不到啊……他竟和江湖人物勾结。”

一面说话,一面纵马直入宅院。

几个青衣人,迎了上来,接过几人健马。

那木门也同时关了起来。

甚玉郎带着满脸笑容,由二门内迎了出来,道:“大人赏光。”一面抱拳作礼。

任督帅挥挥手,道:“葛公子之约,本座自然要按时而来。”

葛玉郎道:“大厅之上,已经备好了酒宴,数十位江湖高手,都等待着瞻仰督帅的丰采。”

闪到一侧,长揖肃客。”

刘婉蓉、关中岳齐齐加快脚步,分待在任督帅左右,进入二门,向厅中行去。

葛玉郎挥挥扇,道:“刘姑娘,你是真人不露相啊!葛某被姑娘瞒的好苦。”

刘婉蓉道:“此一时,彼一时,葛公子不用回忆过去的事。”

葛玉郎潇洒一笑,道:“姑娘才慧达,装作的惟妙惟肖,放眼江湖上,能够瞒过我葛某人双眼的人,真还不多。”

刘婉蓉道:“人说你葛玉郎口甜如蜜,能使无数的少女为你倾倒,今日一见,果然不错。”

葛玉郎道:“姑娘夸奖了。”

刘婉蓉道:“可惜我刘婉蓉心如古井,葛公子只怕要大失所望了。”

葛玉郎微微一笑,道:“葛某人一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姑娘也许会改变心意,垂青葛某。”

刘婉蓉道:“那你就试试看吧!”

谈话之间,已然走进大厅。

只见厅中摆着五桌酒席,布成梅花形,四面桌上,都已坐满了人,居中一桌,主位上坐了两个长衫的老者,客位首席,以及两侧的席位,都还空着。

任督帅缓步行到首席,坐了下去。

刘婉蓉、关中岳,分坐左右两侧。

葛玉郎摇着折扇,潇洒地行到刘婉蓉的身侧,坐了下去,道:“葛某人奉陪姑娘。”

刘婉蓉微微一侧娇躯,道:“葛玉郎,希望自重一些。”

葛玉郎微生一笑,说道:“葛某人不敢唐突美人。”

刘婉蓉突然间变得神色十分冷峻,缓缓说道:“葛公子,你花花公子的名声,在江湖上并不太好。”

葛玉郎道:“我葛某人,本来就不是好人,如是硬要让人家说我如何的好,那岂不是逼人说出违心之论。”

刘婉蓉淡淡一笑,道:“你葛玉郎油头粉面,自命风流,但如是不能拿捏的恰好其分,那就变成自甘下流了。”

这几句话说的很重,葛玉郎脸色一变,笑容尽失,挥近折扇,未再多言。

关中岳却借机会打量了两个并坐在主位上的长衫老者一眼。

只见睑上神色冷肃,有着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忽然想起两个人来,顿觉心头一沉,道:“两位可是冷面双侠……”

右首长衫老者冷冷接道:“关总镖头不用奉承,江湖上都称呼我们兄弟叫冷面双魔。”

右首长衫老者道:“你关中岳镖局开的太大了,竟然保镖保到官府中了。”

关中岳尴尬的一笑,说道:“两位太夸奖关某人。”

左首老者冷冷说道:“我不明白,你关中岳为什么硬要插手到这个漩涡中来。”

关中岳道:“两位已经离开江湖甚久了,此番竟然也重新出山,想来定然是有重要的大事要办了。”

左首老者怒道:“老夫在问你的话,你倒反问起老夫来了。”

关中岳道:“问问也不妨啊!”

任督帅接道:“关总镖头是应本座之邀到此,诸位不用怪在他的头上。”

左首老者打量了任督帅两眼,只觉他有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单刀赴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