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28回 功寒贼胆

作者:卧龙生

刘婉蓉微笑道:“形势逼人,那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任督帅突然接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是阁下愿放弃私见,为万民苍生,共襄盛举,本座愿出面,化解你们之间的恩怨。”

白衣人冷笑一声,大步向外行去,刘婉蓉、关中岳,一前一后保护着任督帅行出雅室。

雅室外是一座不大不小的院落,此刻,已然站满了人。

数十位武林高手,执着兵刃,数排横列,拦住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葛玉郎说的不错,那男的正是铁梦秋,女的果然是八卦教主。

不过,此刻的八卦教主,穿着一件谈青色的劲服,青绢包头,未施脂粉,打扮朴素之极。

短短一日之间,她似乎是完全变了一个人般。

她背上插着长剑,静静地站在铁梦秋的身侧。

铁梦秋剑已出鞘,剑刃上,还不停向下滴着鲜血。

白衣人冷哼一声,道:“你们闪开。”

数十个手执兵刃的大汉,纷纷移向两侧。

白衣人大步而上,直逼到铁梦秋身前五六尺处,才停了下来,道:“是铁梦秋?”

铁梦秋冷冷地哼一声,道:“不错。”

白衣人冷冷道:“很好,听说阁下剑术上造诣极深……”

铁梦秋接道:“不信,你就试试……”

白衣人道:“果然是很狂,你可知道老夫是何许人吗?”

铁梦秋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白衣人心中气怒至极,高声说道:“老夫白衣阎王常显。”

铁梦秋道:“啊!你是四天王的白衣阎王。”

常显道:“不错,你小子也知道?”

铁梦秋道:“我听说四天王中,属你最小,你神气个什么劲呢?”

常显所极,啊了一声,不怒反笑,道:“阁下好大的口气啊!”

铁梦秋一向很少讲话,此刻却似是很有说话的兴致。淡淡一笑,道:“听说四天王各有所长,你是以玄冰气功见长。”

常显不再说话,缓缓举起了右掌。

这时,他原本苍白的脸上,更见苍白,白得像一片雪。

一股浓重的寒意,由常显的身上,散发开来,使得接近他的人,都不觉向后退去。

站在铁梦秋身侧的八卦教主,突然向前两步,拦在铁梦秋的身前,低声道:“铁兄,小妹先挡他一招。”

铁梦秋末置可否,肃然而立。

常显道:“教主数日之前,还和我们杯酒结盟,共为上君效命,想不到啊,数日不见,你竟自食诺言,变节向敌。”

青衣女淡淡一笑,道:“我不是八卦教主,别这样叫我,那八卦教主,昨天已经死去。”

常显道:“你还好好的活着啊!”

青衣女道:“不错,我还活着,但活的是蓝小月,已不是八卦教主,咱们杯酒结盟的事,我已经不复记忆了。”

葛玉郎突然接口说道:“八卦教呢?”

蓝小月道:“解散了,从此以后,江湖上再无八卦教这个派。”

葛玉郎道:“你蓝小月一口气出卖了八卦教中所有属下。”

蓝小月道:“你错了,我没有出卖任何人,散散八卦教,也不是我蓝小月的意思。”

常显道:“你是一教之主,你不上决心,又有谁能解散八卦教?”

篮小月道:“八卦教中所有的人,我们研商之后,大家都觉着,在江湖上为非作歹,不但有负一生,且将遗臭万年。因此,一致同意,解散了八卦教!”

葛玉郎道:“贵教中有在下不少朋友,不知他们现在何处?”

蓝小月道:“走的走,散的散。也有很多人,暂离开封……”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要讲的话,我已经说完了,希望你们别再问我。”

常显冷笑一声,道:“女人的话,当真是不可信任。”

蓝小月出奇的冷静,望望阎罗王常显,淡淡一笑,道:“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对吗?”

葛玉郎望望铁梦秋,又望望蓝小月,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铁梦秋冷冷接道:“你明白什么?”

葛玉郎道:“如非你阁下的影响,蓝小月决不至于解散了八卦教。”

刘婉蓉突然一挥手,示意关中岳,保护着任督帅行了过去,和铁梦秋等合在一处,笑道:“你们已失了一个很大的机会……”

常显道:“现在也还不迟。”

刘婉蓉道:“你们人群虽众,但却无法和我们抗拒,再说,徐大人如若再过半个时辰还不回去,三千铁骑,即将追踪至此了。”

阎罗王睑上一片白,白得全无表情,叫人无法瞧出他心中所思。

只见他缓缓向前行了一步,目光凝注到刘婉蓉的脸上,道:“你刚才想和我动手打架,是么?”

刘婉蓉道:“怎么样?”

常显道:“现在你是否还想和我动手?”

刘婉蓉道:“好吧!你要赌一点什么才好。”

常显冷笑一声道:“这个由你姑娘出题目吧!”

刘婉蓉道:“你输了,我要在你身上,下一点禁制,永远听我之命。”

常显道:“好!如是姑娘败了呢?”

刘婉蓉答道:“你说吧!”

常显道:“作我侍妾丫头。”

刘婉蓉道:“可以,但我不会输。”

这时,常显的脸色肌肤,完全有如冰雪一般,看上去全无人色。

常显踏上一步,正待出手,突闻铁梦秋叫道:“慢着。”

纵身一跃,挡在刘婉蓉的身前,肃然说道:“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要和女人动手,要打,咱们两个打!”

长剑一挥,划出一股剑气,逼得常显身不由己地向后退了一步。

刘婉蓉嫣然一笑道:“铁兄……”

铁梦秋道:“阎罗王常显一身玄阴气功,已到炉火纯青之境,这门恶毒武功,掌上的寒气极重,你恐怕不是他的敌手!”

刘婉蓉道:“但我已和他订了赌约,出口之言,总不能不算啊!”

刘婉蓉道:“你们还没有开始赌,自然是不算了。”

刘婉蓉摇摇头,道:“铁兄的好意,小妹十分感激,但我不能接受。”

铁梦秋道:“为什么?”

刘婉蓉道:“因为家师是武林第一奇人,我如是说了不算,岂不是弱了他老人家的名头。”

铁梦秋道:“姑娘的口气,太大一些吧!令师是第一奇人,未免太小觑天下英雄了。”

刘婉蓉道:“现在,咱们不争论这件事,等小妹先制报了阎罗王,咱们好好的谈。”

铁梦秋道:“一个人要是自取其辱,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刘婉蓉道:“铁,可是怕小妹败阵之后作人家的丫头吗?”

铁梦秋收剑而退,道:“你一定要我苦受,在下只好不管了。”

刘婉蓉微微一笑道:“你有一个法子,可以保我清白。”

铁梦秋道:“什么法子?”

刘婉蓉道:“我如是不幸败在人手,你就一剑把我杀死,那不是保了我的清白!”

铁梦秋道:“以命作赌。”

刘婉蓉道:“女孩子家,清白重过生命。”

刘婉蓉冷哼一声,向后退去。

关中岳目光转到常显的身上,道:“你可以出手了。”

常显道:“你小心了。”忽然一扬右手,劈出一掌。

他的掌力看上去,并无如何强大的威势,但掌未近身,已有一股寒意,直逼过来。

刘婉蓉娇躯侧转,避开了掌力正面,突然飞出一指,点向常显腕穴。

常显冷哼一声,连发三掌,一股奇寒掌力,怒浪排山般,直涌过来。

任督帅站在一侧,感觉那强大掌力中,余寒之气,有如深冬北风,寒侵肌肤,不禁大吃一惊,忖道:这是什么掌力,竟能眨骨生寒,此等武功,又是如何练成的?

心中念转,人却已被逼的连连后退了数步。

关中岳一面提聚真气,人却疾快地向前行了两步,扫在任督帅的身前。

手横金背大环刀,全神戒备。

铁梦秋、蓝小月,四道月光,凝注着场中的搏斗形势。

只见刘婉蓉身如飘花飞絮一般,在常显的掌力下盘旋飞舞。

这时,方圆万余之内,都是奇寒侵肌的寒气,但那刘婉蓉竟然是若无其事一般。

转眼间,两人已动手搏斗了四五十个回合。

常显凌厉的攻势,突然转弱了下来,原来改采守势的刘婉蓉,却突然反守为攻,掌提并施,忽拍忽点,攻势愈来愈见凶猛。

铁梦秋目睹场中搏斗的形势。脸上逐渐泛现出惊愕之色。

突然间,人影交错,乍合即分。

耳际间响起了一声闷哼。紧接着,是刘婉蓉娇笑之声,道:“承让了!”

任督帅根本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听得了刘婉蓉的笑声,才转头望去。

只见刘婉蓉和常显相对而立,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但闻刘婉蓉娇声一笑道:“姓常的,你是否准备守约?”

常显缓缓举起右手,按在前胸之上,道:“我受了伤?”

刘婉蓉道:“我知道,那是很重的内伤,如不早些医治,只怕对你有是不利!”

常显答非所问地道:“所以对咱们相约之言,无法立刻兑现了。”

刘婉蓉道:“你想赖约了,是吗?”

常显道:“在下并无此意,但所受内伤,又必须及时养息。”

刘婉蓉道:“老实说,你被点中的一指,也就是我下的禁制。

如若不作及时疗治,七日之后伤势扩大,你便会吐血而死。”

常显啊了一声道:“你下手很重?”

刘婉蓉道:“我怕你事后反悔,所以不得不下手重些。”

常显睑上是一片讶异之色,道:“你点中我一指不错,但如果说受了很重的内伤,在下就难相信了!”

刘婉蓉道:“你自然不会相信,但你如运试一下,就知我所言非虚了。”

常显缓缓向后退了五步,运气一试,发觉内腑之中,果有暗伤,不禁脸色一变。

刘婉蓉淡淡一笑,道:“信了吗?”

常显道:“在下果然是受了内伤。”

刘婉蓉道:“咱们相约之言,是否还要算,听凭你自作主张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常显很难作答,沉吟了良久,仍是答不上话。

刘婉蓉嫣然一笑,道:“我知道你想变卦,不过,我要先行警告你一句话,那就是你受的伤害,如若不能够及时早作治疗,只怕是很难有痊愈之望,而且,发今之世,能够医好我独门手法的人,绝无仅有。那就有说,你如打算不守信约,必须要用生死作一次赌注。”

常显神色肃穆,缓缓说道:“我说过的话,自然要算数了。”

刘婉蓉道:“你自愿认帐,那就请过来吧!我要医好你的伤势。”

阎罗王常显,纵横江湖,叱咤风云,几时受过这等屈辱,但形势逼人,又不得不听命行事,只好依言行了过来。

他整个身躯,都在微微颤抖,举步维艰,有加负重千斤一般。

刘婉蓉笑一笑,道:“闭上眼睛。”

常显道:“为什么?”

刘婉蓉道:“因为赌败了,从此之后,为我之仆,要你闭上眼睛,你闭上眼睛就是。”

常显长长叹息一声,闭上眼睛。

刘婉蓉突然举手一掌,拍在常显的右肩之上,道:“好了。”

常显睁开双目,道:“这就是疗伤吗?”

刘婉蓉摇摇头,道:“不是,我又在你身上加了一种禁制。”

常显怒声接道:“狡猾的丫头。”

刘婉蓉道:“好没有礼貌的仆人。”

常显冷哼一声道:“你说话不算,叫我如何能守信约。”

刘婉蓉道:“咱们说好的,谁败了,谁认命,你现在已别无选择,除了听我之命外,只有死亡一途。”

常显道:“我虽然听你之命,但身上的禁制未除,岂不是随时有死亡之危?”

刘婉蓉道:“我轮流点你身上十二要穴,每三天换一个,你不但不会死,也不会的失去一身立阴功力,但如你三天不见我面,那就只好让伤势发作,尝尝死亡滋味了。”

脸色突然一寒,接道:“听我第一道令谕,动手生擒葛玉郎。”

常显听得怔了一怔,呆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葛玉郎哈哈一笑,道:“好啊!刘姑娘很照顾我。”

他中口虽然说的十分轻松,但内心之中,却紧张异常,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功寒贼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