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29回 奋战天君

作者:卧龙生

刘婉蓉心中暗道:“如若他们手中的兵刃,果如蓝小月说的一样,倒是一件大为麻烦的事。”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他们手中兵刃,如此歹毒,咱们得早些下手,不要陷入他们的围困之中。”

蓝小月笑一笑,道:“对付十毒人的办法,只有一策!”

刘婉蓉道:“请教高见!”

蓝小月道:“以毒攻毒。”

刘婉蓉道:“这个,我……”

蓝小月接道:“不用姐姐出手,小妹表演两手八卦教的花招给姐姐瞧瞧,你要留关精神对付紫天君,他才是最难应付的人。”

说话之间十毒人已然缓缓向中间逼迫过来。

蓝小月微微一笑,左手伸入左面革囊之中。

刘婉蓉末瞧出她取出的什么东西,蓝小月的右手已递来一颗丹丸,道:“姐姐,含在口中,可避桃花瘅毒。”

刘婉蓉吃了一惊,道:“你施用桃花瘅毒?”

蓝小月道:“十毒人,个个都是用毒高手,如不用厉害的毒瘅对付他们,他们不会害怕,不过,姐姐请放心,小妹自有分寸。”

十毒人对蓝小月似乎早存有畏惧之心,逼近两人三丈左右时,就停了下来。

蓝小月高声说道:“我知你们都是用毒能手,但希望你们在施用毒器之前,多用心想想。”

语声甫落,暗影中响起了一声冷笑,道:“吃里爬外的丫头。”

那人的声音传来之后,场中情势,立时起了极大的变化。

十毒人忽然间一齐奔去了手中的火把。

天色突然间恢复了黑暗。

这等明暗之间,自然造成了一种恐怖的气氛。

刘婉蓉冷冷喝道:“你是紫天君?”

另一个威理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老夫在此。”

话声似是由很远的地方,由内功送了过来,但和第一个发话人,却有着显殊的不同。

蓝小月低声说道:“这才是紫天君,刚才那说话的人,是四大天王中的一个。”

其实,不用蓝小月解说,刘婉蓉也料出了那是两个人。

但闻那遥远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蓝小月,你胆子不小。”

蓝小月低声说道:“这人不但武功已入化境,而且诡计多端,咱们不能不防他一招。”

口中说话,右手探入革囊,挥洒出去。

但闻一阵波波轻响,三丈外地面上,突然爆现出直余点蓝色的火焰。

十余点火焰,分配的十分平均,围绕着两人存身之地,划了一个圆周。

那蓝色火焰,在寒风中摇晃了一阵,火焰突然高长许多,照亮了四周的景物。

这时,十责人已不知何时,退的踪影全无。

蓝个月投出了磷火弹之后,高声说道:“紫天君,我们今宵来此,就是希望和你会面一谈,你不用移恨于我,也不用故弄玄虚,如是咱们谈的好,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如是咱们谈不好,免不了一战……”

紫天君冷冷说道:“咱们动手相搏,不一定非要见面不可。”

这些地方,就瞧出蓝小月比那刘婉蓉的老练了,刘婉蓉还不知该如何处理这局势,蓝小月抢先应道:“你手下四大天王,武功都不相上下,但你已有一王被伤……”

语声一顿,接道:“对付蓝小月,也许不用你天君出手,这位刘姑娘……”

紫天君接道:“她叫刘什么?”

刘婉蓉道:“刘婉蓉。”

紫天君道:“刘婉蓉……刘婉蓉……”

刘婉蓉接造:“你不用想了,想破了脑袋,你也想不出我的来历。”

紫天君道:“你能伤了属下一王,足见高明,不知令师是谁?”

刘婉蓉道:“我不会告诉你,咱们今宵谈的是公事……”

紫天君朗朗一笑接道:“公事!什么公事?”

刘婉蓉道:“我代表任督帅而来。”

紫天君道:“那很好,徐继宗如是聪明人物,就该心中明白,送上牧羊图,我们便立时离开开封。”

刘婉蓉冷笑一声,道:“可惜任督帅没有这个意思,再说,就算他有此用心,我也会劝他打消此念。”

紫天君道:“这些事情发展,都是你姑娘在中间捣乱了。”

刘婉蓉道:“阁下错了,捣乱的不是我,而是你紫天君,堂堂督帅,布政四省,国之栋梁,民间青在,滔滔人间,浮沉宦海,哪里去找这等好官!但你们却凭仗一身武功处处和他作对,这对一个好官,故是一大伤害,对天下苍生又有何益?”

紫天君冷冷喝道:“住口,臭丫头,老夫何许人物!难道还要听你这小丫头教训吗?”

刘婉蓉道:“你可不听,但我一定要说……”

回顾了蓝小月一眼,接道:“拿这位蓝姑娘说吧!她亦是一教之主,何以会解散了八卦教呢!”

紫天君冷冷哼道:“蓝小月吃里爬外,甘愿放弃了一教之主的高位,成为公门鹰犬,那是自甘下贱的人。”

刘婉蓉淡淡一笑,道:“你又错了,蓝姑娘仗着易容之艺,混入督帅府中甚久,她应该有很多杀死任督帅的机会,但她却没有下手,你们知道这原因何在吗?”

她说话的声音很高,似是有意让全场人听到。

紫天君道:“不错,老夫倒要问问这个丫头,为什么不下毒手?”

刘婉蓉道:“我可以代她奉告,因为她被任督帅伟大的人格所感召,不忍施下毒手,数年以来,她对任督帅,早已有了敬慕之心,所以,才弃暗投明……”

刘婉蓉冷笑一声,接道:“徐继宗敢这般胆大妄为,大约就是你们这伙人的怂恿,正因为他是难得的好官,老夫并末存伤害他的用心,但此刻情形不同了。……”

刘婉蓉道:“你要怎么样?”

紫天君道:“杀了他,老夫倒要见识一下,你们用什么能力,保护他的安全。”

刘婉蓉道:“竟敢存心杀害朝廷的命官,实是胆大妄为,你们这些乌合之众,当真敢和国家大军对抗。”

紫天君哈哈一笑,道:“姑娘可是觉着千军万马,就能够困住老夫吗?”

刘婉蓉道:“困不困得住你,那并非重要,但你们又能成什么气候,杀害好官,残暴良民,千万以上之人都要被你们一已私慾所害,单就江湖正义而言,武林中义侠之士,也容不得你们。”

紫天君冷然一笑,道:“好狂的口气,放眼当今武林,敢对老夫如此说话的,迄今还找不出第二人。”

刘婉蓉道:“大仁无畏,大勇无惧,那些怕你的人是因为他们个个存有私心,所以才怕你,如是他们都是光明磊落的英雄,他们就不怕你了。”

紫天君冷冷说道:“这样说来,你是光明磊落的英雄了。”

刘婉蓉道:“至少,我不怕你。”

紫天君阴森的一笑道:“老夫要奉劝你姑娘一句话。”

刘婉蓉道:“什么话?”

紫天君道:“一个人只能死一次。”

刘婉蓉道:“这个,就算三尺童子,也明白其中之理,用不着阁下说了。”

紫天君道:“老夫倒要称量一下,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道行?”

刘婉蓉道:“我既然敢来,早已把生死置于度外,不过,我也要奉劝我阁下一句话。”

紫天君道:“好!你说。”

刘婉蓉道:“咱们动手相搏,你如是一剑把我杀死,或是一掌把我劈了,世间少了我一个刘婉蓉这样的无名小卒,自然是算不了什么?但如不幸,你杀不了我,对你紫天君一世的英名,却影响不小。”

紫天君微微一怔,冷笑道:“老夫不相信,杀不了你。”

刘婉蓉道:“那你就只好试试了。”

紫天君缓步而行,向刘婉蓉身前逼来。

他每向前走一步,就带来一股浓重的杀气。

蓝小月那等人物,也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刘婉蓉神色凝重,翻腕抽出了背上的长剑。

紫天君逼近刘婉蓉身前五步左右时,突然停了下来,两道森寒的目光,盯注在刘婉蓉的脸上,阵阵杀气,由紫天君身上散落出来。

刘婉蓉心中暗道:这人的武功,果然已到了不可思议之境,刀不作势,已然杀气逼人。

原来,那紫天君右助之间,挂了一把不足两尺的宽刀,金色的刀柄,金色的刀鞘,在蓝色的磷火照耀之下,闪动着金色的光芒。

紫天看双目在刘婉蓉脸上瞧了一阵,突然说道:“老夫见过了世间无数的美女,但你确是韵致最好的一个,你不太美,但却有着一种莫可言喻的动人风韵。”

在杀机笼罩之下,他竟忽然谈论起女人的风韵来。

刘婉蓉被他说的微微一怔,不知如何答复。

以紫天君的身份,说出每一句话,都有着极大的分量,自非信口开河。

刘婉蓉深处闺阁,有生以来,第一次听人这么面对面的夸赞她。

但她是镖旗主人苦心寻得,全力培育的弟子,她是有着极佳而不为常人容易瞧出的天赋,和过人的才慧,她从未在江湖上历练过,但在恩师传授武功时,详为解说江湖中事,所以,对江湖中事,并非陌生。

但闻紫天君冷笑接道:“人性中有一个最可怕的缺点,那就是爱美,因此,老夫改变了杀你的心意。”

刘婉蓉恢复了常态,淡淡一笑,道:“你未必能杀得了我。”

四顾一眼,接道:“四周的光亮太淡了,如想好好打一场,最好要他们燃起一些火把。”

语气中,充满着强烈的挑战意味,而且光明正大,不容人反驳。

紫天君冷笑一声道:“你的豪勇胆气,老夫很佩服……”

提高了声音,道:“燃起火把。”

但见火光闪动,片刻间,四周亮起了十余支火把。

紫天君目光移注到蓝小月的身上,接道:“你背叛了老夫,当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蓝小月道:“天君技冠群伦,已达超凡入圣之境,何苦为一些金银珠宝,正式和官府为敌……”

紫天君冷笑一声,接道:“住口,老夫不容人背叛,也最很人背叛,不论你口才如何,也难说服老夫,不取你的性命。”

刘婉蓉道:“有件事,我想和天君赌一赌!”

紫天君微微一怔,道:“赌什么?”

刘婉蓉道:“赌赌蓝姑娘的运气,你如能先取了我的性命,再想法子对付蓝姑娘。”

紫天君道:“你不知天高地厚。”

刘婉蓉接道:“我如是心有畏惧,也不来这里了,不过,我们这次来这里的用心,并未准备和你动手。”

紫天君道:“那么你们来此的用心何在呢?”

刘婉蓉道:“要来说服你,放弃取得牧羊图的用心!”

紫天君仰天大笑一阵,道:“你们想的太如意了。”

刘婉蓉道:“我们并不是全打的如意算盘,我们来此之时,已经想到了,你紫天君未必会听从我的劝告,所以我们亦准备和你紫天君动手一战。”

紫天君冷冷说道:“你是否听说了老夫不会杀你!”

刘婉蓉摇摇头,道:“不是,我们动手之时,阁下自然是可以杀我。”

紫天君冷冷说道:“老夫不杀你,但我们有一个动手的条件,不知是否答允?”

刘婉蓉道:“说说看吧!”

紫天君道:“我们动手三招,你只要能接得我三招,我就放你离开。”

刘婉蓉道:“好!如是我接待下来,你要如何?”

紫天君道:“放你离此,而且连蓝小月也一齐放走。”

刘婉蓉道:“如是我败了?”

紫天君道:“如是你败了,你就留在我的身侧,不许离开。”

刘婉蓉怔了一怔,道:“留在你身侧干什么?”

紫天君道:“干什么你就不用管了,一切听老夫之命行事。”

刘婉蓉道:“这个,这个……”

紫天君接道:“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你如是败在老夫手中,你就没有抗拒老夫之能,老夫可把你作为待妾,也可以作为侍婢。”

刘婉蓉道:“那还不如你把我杀了的好。”

紫天君冷冷说:“如你是自信有能力和我一战,为什么不敢和我赌上一赌?”

刘婉蓉沉吟了一阵,道:“好吧!你出手吧!”

这时,刘婉蓉也感受到了那紫天君神色上涌出的杀气,觉出了那紫天君确有着过人的武功。

只听紫天君冷冷说道:“你准备好了,老夫要出手了。”

刘婉蓉突然间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奋战天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