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03回 风雨慾来

作者:卧龙生

方振远点点头,伸手从怀中摸出烫金大红帖子道:“如若老夫没有走错,应该是这座饭庄了。”

那大汉瞄了红帖子一眼,道:“店小二有眼不识泰山,你老大人不见小人怪,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了。”

方振远轻轻咳了一声,道:“朋友是……”

那大汉道:“小的只不过是听差,敝东主和几位朋友早已在楼上恭侯了。”

方振远目光一转,不见李玉龙在场,心中暗忖:这孩子大概未混进来,口里却说道:“劳驾带路了。”

那大汉转身向前行去。

方振远缓步而行,一面流目四顾,打量店中形势。这一来,害得大汉也不能走快。

登上二楼,只见二楼厅堂,桌椅大部收了起来,五六丈见方的二楼大厅,只中间摆了一桌酒席。

五个大汉分坐着下首,横位,空著名席首位。

方振远登上二楼,很留心的打量了一下四面楼角,看到没有埋伏,才举步向前行去。

五个人一齐站了起来,齐声说道:“方二爷久违了,咱们虚位以待。”

方振远打量了五人一眼,除了觉出其中两个有些面熟之外,另外三个,全无印象,缓步行近客席,一欠身,道:“方某人恭敬不如从命,这里告坐了。”

当下坐了下去。

一面分别打量几人。

只见左首一个短须如前的大汉道:“方二爷快人快语,在下十分佩服,来!我先敬二爷一杯。”

端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

原来,这方桌上早已摆好了四个冷盘,斟满了酒杯。

方振远望了酒杯一眼,笑道:“方某不善酒,有负诸位情意。”

那短须如前的大汉哈哈一笑,道:“二爷多疑了。”取过方振远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方振远借这一阵工夫,已经仔细的看清了五人,这五人虽然生的面像各异,但除了对面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一对小眼睛如封似闭,叫人莫测高深之外,其余四人,都是粗腿大臂的人物,纵然武功上有些成就,也是门外功夫,刚猛的拳脚功夫,心头略宽,淡淡一笑,道:“请恕我方某人眼拙,记不在哪里会过五位高人了。”

右首一个横眉竖目的大汉,冷哼一声,接道:“方二爷是大镖师,自然是记不起咱们江湖上无名小卒了。”

方振远一扬双眉,哈哈一笑,道:“言重了,方某能有今日,还不是全靠诸位捧场,如有失礼,方某这里赔礼了。”

言罢,起身抱拳一个罗圈揖。

然后,落了座位,接道:“方某因担有镖务,不能和诸位多作盘桓,但五位这份情意,方某已身领心受了,诸位如有事,请当面吩咐,但是方某人力所能及,方某决不推辞,如若别无见教,方某想就此告退了。”

那坐在对面,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的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冷笑一声,缓缓说道:“方副总镖头,也是经过风浪,见过世面的人物,就这样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不觉得太简单吗?”

方振远看他双目一睁之下,两道眼神,冷电一般,炯炯逼人,心中暗道:此人内功不弱,对他倒要留心一些。

心中念转,右手却拿起昌烟袋上吊的镰子,取出火石纸屑,波有一声,打起火头,抽了一口烟,笑道:“方某已经说过,诸位有事,请当面吩咐,方某人能担当,决不推辞,如是方某人担待不了,虎威镖局还有总镖头顶着,诸位有什么事,只管说吧!”

那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淡淡一笑,道:“你方副总镖头既然挑明了,咱们兄弟,也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虎威镖局和咱们无过节,不过,贵镖局这趟镖的顾主,和我们兄弟,却结过梁子,咱们兄弟,奉帖邀请方二爷来,也就是希望虎威镖局能卖我们兄弟一次交情。”

方振远心中暗道:好啊!转到点子上了。心中有备,嘴里笑道:“贵兄弟,想要方某人如何卖这交情呢?”

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呵呵一笑,道:“只是方二爷闭闭眼,给我们一顿饭的时间!”

方振远心中一动,暗道:难道我们果然用的调虎离山之计,另外还有人手?心里打转,口里轻轻咳了一声,道:“诸位既然点明了,还望说个清楚,是杀人还是越货!”

留山羊胡子的老者,似是这五人中的首脑,开了口就一直由他作主答话。

只见他端起面前的酒杯,说道:“冲着你方二爷,咱们弟,决不伤人。”

方振远嗯了一声,道:“那是越货了,就方某所知,刘大人并未带多少金银财物,诸位劳师动众而来,只怕会大感失望。”

留山羊胡子的老者,脸色一变,道:“这不用你方二爷费心,兄弟说过了不伤人,如是言不由衷,有如此杯。”

但见他手中托的酒杯,突然片片碎裂。

方振远望了那碎裂的酒杯一眼,哈哈一笑,道:“朋友好俊的内功,咱们聊了半天,方某还未清教朋友贵姓!”

留山羊胡子的老者冷冷一笑,道:“兄弟么!苗一堂,江湖上无名小卒,方兄大概没有听人说过吧!”

方振远心头一振,道:“燕山五义……”

苗一堂咳了一声,接道:“方振远你不用奉承,咱们一向被人称作燕山五鬼,这五义之名,咱们兄弟当受不起……”

语声稍顿,又造:“五年之前,虎威镖局,大宴江北道上水旱两路英雄,咱们五兄弟也接到了贵镖局的请帖,和你方二爷见过一面,因此,咱们兄弟五人故人具名相邀,但方二爷贵人志事,早已记不起咱们五兄弟了。”

方振远大抽了两口旱烟袋,喷出一片浓浓的蓝烟,笑道:“贵兄弟息甚久,想不到这次重又出山了。”

苗一堂道:“方二爷,燕山五鬼都是直来直往的人,做了人家的从个,也无法掩去江湖上有友的耳目,虎威镖局眼线广布,对咱们五兄弟的事,想必早有所闻了。”

方振远点点头,道:“方某人倒也听过,贵兄弟投入了花花公子阴阳判葛玉郎的麾下。”

苗一堂道:“不错,咱们五兄弟都是葛公子的从仆。”

方振远虽然极力保持镇静,但脸上仍然微微变色,吸了一口烟,道:“那么葛公子,也到了磁县城了。”

苗一堂道:“敝东主也许已到了方二爷住的客栈。”

方振远霍然站起身子,冷冷主道:“诸位的调虎离山之计,如愿以偿了。”

苗一堂也跟着站了起来,道:“方二爷,来不及了……”

来人正是花花公子葛玉郎。

葛玉郎目光转到方振远的脸上,道:“阁下是虎威镖局的方副总镖头吧!”

方振远一抱拳,说道:“不敢不敢,在下方振远。”

葛玉郎道:“贵属下杨四成转托在下奉告方兄一声,他们现在客栈,恭侯你方副总镖头。”

方振远啊了两声,站起身子,道:“葛公子见过敝局的杨镖头了。”

葛玉郎道:“不错,在下还去过贵局歇马的客栈,也见过了那位刘姑娘。”

方振远心头鹿撞,但表面上却又不得不强自镇静,道:“葛兄,也见过那刘大人人。”

葛玉郎摇摇头,道:“兄弟一向不喜和男人交往,尤其是官场中出身的男人……”

哈哈一笑,接道:“在下和那位刘姑娘谈的很好,刘姑娘和若没有骗我,她名字叫作刘婉儿,对吗?”

方振远听过那刘夫人叫过刘婉儿的名字,知他说的不错,心头更是震骇,忖道:如若那刘姑娘受了什么羞辱,虎威镖局的招牌算是坏在我方某人手中,还有何颜再见总镖头,倒不如和他一决生死,血溅又一村,也比活着好过些。

心中主意暗定,气势顿然一壮,冷冷说道:“那位刘姑娘病的很厉害。”

葛玉郎道:“不错,在下还替那位刘姑娘把过脉,送了她一粒疗病的丹葯,在下离开客栈时候,她的病势已然轻了很多。”

方振远嗯了一声,道:“葛公子名震江湖,光顾敝局歇马的客栈,自非无因吧?”

葛玉郎笑道:“方兄猜的不,中若没有事,在下也不会赶来荒僻的磁县城来。”

方振远道:“葛公子赶来此地,只怕和微局也有些关连吧!”

葛玉郎笑道:“那是因为贵局接了这趟镖,不过……”

方振远接道:“不过什么?”

葛玉郎道:“不过,你方副总镖头可以放心,贵局这趟镖,大约不会有人敢去动它了。”

方振远心中一动,暗道:难道那刘姑娘又露了一手,使这位名动江湖的大魔头,也缩手不前。

口里却故意说道:“葛公子的意思是……”

葛天郎接造:“方兄明明知晓了,不知还为何多此一问。”

方振远道:“方某实是有些不解,还望葛公子明白的说出来吧!”

葛玉郎道:“如若本公子不敢动你们虎威镖局这趟镖,天下能够动你们这趟镖的人,只怕选不出几个了,不过,本公子要说明一件事!我葛某不动这趟镖,决不是畏惧你们虎威镖局。”

方振远淡然一笑,道:“不管为什么,你葛公子能够不沾手这趟镖,在下仍然感激不尽。”

葛玉郎回顾了追风侠一眼,道:“方副总镖头先请吧!在下和这位秦兄,还有一些事情要了断一下了。”

方振远站起身子,一抱拳,道:“在下恭敬不如从命,方某人先走一步了。”

追风侠一欠身,道:“秦某不送了。”

方振远道:“不敢有劳秦大侠。”

花花公子葛玉郎缓缓站起身子,道:“见着贵局杨镖头时,请代在下致歉言,适才在下下手重了一点。”

方振远道:“只要你葛公子未让他们落下残废,事情包在方某身上。”

葛玉郎微微一笑,道:“甚某人在江湖上结仇很多,再多上几个仇人,也不会放在心上,在下是不愿得罪刘姑娘而已。”

方振远轻轻咳了一声,道:“在下告辞了。”

转过身子,大步下楼而去。出得又一村饭庄门外,一个长髯汉子大步迎了上来,低声说道:“二叔,我是玉龙,又一村门禁森严,小侄混不进去。”

方振远道:“不用去啦,咱们回客栈去。”

方振远虽然已从那花花公子葛玉郎的口中,听出了杨四成等虽然受惊,但却无恙,可是仍然放不下心,带着李玉龙匆匆赶回客栈,直奔后面跨院中去。

只见杨四成和于俊,正站在院子里讲话。

两人一瞧到方振远,一齐迎了上来。

于俊欠身叫了一声二叔后,退到一侧,杨四成却接口说道:“二爷,花花公子葛玉郎和来过客栈……”

方振远接道:“我知道了,刘家有什么损失?咱们的人,可有伤亡?”

杨四成道:“说来惭愧的很,属下和葛玉郎动手不过三招,就被人点了穴道,张镖头也遭制服,于镖头和几个趟子手,都被他折扇打中了穴道,详细的情形,属下未能眼见,据刘大人告诉我,他们并无损失。”

方振远仰脸望天,长长吁一口气,道:“四成,这趟镖,咱们算丢了面子,虎威镖局几十年的威名,也算被咱们一手断送了……”

话音微微一顿,接道:“叫他们准备一下,咱们今天下午就走,快些把这趟镖送到开封,我向总镖头认罪辞职。”

杨四成低说道:“二爷不用生气,花花公子葛玉郎,乃江湖上盛名极著的人物,就算总镖头亲自押解这趟嫖,也是一样……”

轻轻咳了一声,接道:“不过,葛玉郎这一来,证实了你二爷心中之疑。”

方振远道:“什么事?”

杨四成道:“那位刘姑娘,不仅是一位身负绝技的人,而且极富谋略智计,咱们一个趟子手亲眼看到他进了刘姑娘住的房内,但很快就退了出来,然后,解开了属下的穴道而去。”

方振远沉吟了一阵,道:“无论如何,咱们这个跟斗栽的很大,我去和刘大人谈谈,他有着一位身负绝技的女儿,实在用不着咱们再滥竿充数,能够立时解镖,咱们就不用到开封了。”

杨四成道:“刘大人如若是不答应呢?”

方振远道:“那咱们只有硬着头皮,送他们到开封了。”

杨四成道:“好!方爷去和刘大人谈谈也好,也许那位刘大人,真的还不知晓自己有一位身负绝技的女儿。”

方振远道:“好!,你叫他们准备上马,我去见见刘大人,不论他是否准许我们解镖,我们都要上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风雨慾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