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30回 高人隐士

作者:卧龙生

跨院中一片静肃,良听不到回应之声。

但那黄一飞仍是肃然而立,神态十分恭谨。

蓝小月低声说道:“黄帮主,人好像不在这里呢?”

黄一飞道:“他在这里,蓝姑娘耐心的等一会吧!”

蓝小月道:“如若他在,为什么不答应黄帮主的呼叫。”

黄一飞道:“他也许还在睡觉。”

蓝小月不再多言,心中却暗自盘算道:“黄一飞如此肯定,定然有所根据,不知何人,住在一座庙中,他能得丐帮黄帮主如此推崇,那也算是一个怪癖人物了。”

两人又停了一刻工夫之久,才听到一声轻咳,紧接传出来一个沉重的声音,道:“和你同来的一位姑娘,是什么人?”

黄一飞道:“八卦教的教主。”

蓝小月急急接道:“八卦教已经解散,不存于江湖,晚辈叫蓝小月。”

一面留神四顾,发觉那声音,从跨院中一个紧闭的木门传了出来,道:“好!你们进来吧?”

黄一飞回顾了蓝小月一眼,慾言又止,举步向室中行去。

蓝小月很想问明内情,但目下的情形,又无法开口,只好紧迫在黄一飞的身后。

那紧闭着的木门,突然大开,但却不见开门的人。

黄一飞神态恭谨地行入门内。

蓝小月也受了黄一飞的影响,缓缓行入了门内。

那是间不大的房间,房里面只放着一张床,除了那木床之外,再无任何摆设。

一个满脸病容的人,拥被半卧。

房中的布设简单,一眼之下,即可看得清楚,显然是那人在床上飞跃而下,开完木门之后,又跃上了木床。

黄一飞神态恭敬地一抱拳,道:“打搅尊驾了。”

那人摆摆手,道:“不要紧,室中没有椅子,两位只好站着了。”

蓝小月心中暗道:“这不是废话么?没有椅子坐,自然要站着了。”

黄一飞恭声说道:“在下遇上了一件难题,特来请教?”

那满脸病容的大汉,打量了蓝小月一眼,蓝小月也仔细瞧了那人一眼,这一仔细打量,就瞧出了毛病来了。

只见那病人,年龄很奇怪,像三十多岁,也像四十多岁,说他五十岁,也不算错,但如说他三十岁,也很叫人相信。

病容大汉,瞧过了蓝小月之后,目光才转到黄一飞的身上,道:“黄帮主遇上了什么难题?”

黄一飞道:“关于紫天君的事情。”

病容大汉沉吟了一阵,道:“你是说,金刀紫天君?”

黄一飞道:“据说此人武功高绝一代,手中金刀能斩人于三丈之外,不知这传说是真是假?”

病容大汉道:“不错,一点也不夸张,据说他已练成了前人未有的力气,能够相隔数丈斩人于刀下。”

黄一飞道:“金刀紫天君已到了开封,眼看就要造成了一场大劫,阁下难道坐视不理。”

病容大汉道:“帮主的意思……”

黄一飞接道:“在下的意思是希望阁下能够为天武林同道着想。”

病害大汉轻咳一声,缓缓说道:“你们希望我做些什么?”

黄一飞道:“希望阁下出面对付葛玉郎。”

病容大汉摇了摇头,说道:“金刀葛玉郎武功绝世,就算我肯出现面,也不是那金刀葛玉郎的敌手啊!”

黄一飞道:“但就在下所知,当今武林之世,只有阁下是唯一可以抗拒那金刀葛玉郎的人了。”

病容大汉摇摇头,道:“在下无法答允帮主之求。”

黄一飞并未动怒,反而微微一笑,说道:“阁下既是不愿亲自出面,那么就清阁下指示一条明路如何?”

病容大汉沉吟了一阵,道:“可以,不过,我不能立即答复帮主。”

黄一飞道:“几时能够答复?”

病容大汉道:“两个时辰之后。”

黄一飞道:“就此一言为定,两个时辰之后,在下再来讨教。”

病容大汉挥手,道:“恕我不送了。”

黄一飞回顾了蓝小月一眼,道:“蓝姑娘,咱们走吧!”

蓝小月望望那病大汉一眼,才紧随黄一飞身后而行。

蓝小月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耐不住,低声道:“黄帮主,那一脸病容的中年,是什么人?”

黄一飞大感惊讶的,说道:“怎么?你不认识他。”

蓝小月道:“从未晤面。”

黄一飞道:“风尘奇土,病诸葛宇敬先生,姑娘应该知道吧!”

蓝小月道:“原来是他,倒是听人说过。”

黄一飞道:“此人乃是武林中智多星,而且有一身莫测高深的武功,不但在下认识他,就是少林掌门也和他熟。”

蓝小月道:“我只是听说过这个人,似乎他很少在江湖上走动。”

黄一飞道:“他居无定所,一年四季到处为家,不过,他认识的人,却都是一派门户的首脑。”

蓝小月道:“帮主的意思,不是一派掌门,那宇文敬就不肯和他们论交?”

黄一飞道:“大概是这样吧!至少,我知道和他来往的人,都是一派掌门。”

黄一飞似乎是有着沉重的心事,就在附近找一个僻静的所在,枯坐等候。

看情形,他对那字文敬有着很高的信心,也似乎是唯一的希望。

两个时辰过后,黄一飞带蓝小月,又赶到了字文敬那里。

宇文敬拥被而坐,也似乎是在侍候两人。

黄一飞一抱拳,道:“宇文先生,我们如约而来。”

宇文敬道:“我已等多时了。”

黄一飞道:“宇文先生是否想出了路子?”

宇文敬道:“在下想到了,这世间,只有两个人,可以对付葛玉郎。”

黄一飞道:“什么人?”

宇文敬道:“镖旗主人的传人,和少林寺的罗汉阵。”

黄一飞道:“镖旗的传人,听说已中江湖上出现,不过,流落何方,目下无人知晓,但少林中僧侣,倒有不少赶来开封。”

宇文敬道:“那很好,但你最好见一下少林方丈,排出罗汉阵来,专以对付金刀葛玉郎。”

黄一飞道:“这么说来,宇文先生是决定不出手了。”

宇文敬道:“我说过,在下出手也不是那甚玉郎的敌手。”

黄一飞道:“先生决意袖手,在下也不便多言,我这里告辞了。”

宇艾敬一挥手,道:“怨我不送。”

黄一飞、蓝小月转身向外行去。

两个人一先一后,一口气走出了五六里路,才放缓了脚步。

蓝小月回头望了黄一飞一眼,道:“帮主,你和这位宇文敬先生认识了多久了。”

黄一飞道:“十几年了。”

蓝小月道:“帮主是不是看清楚了。”

黄一飞怔了一怔,道:“看清楚甚吗?”

蓝小月道:“他是不是真的宇文敬?”

黄一飞道:“怎么,姑娘对他有些怀疑吗?”

蓝小月道:“据我所听,那葛玉郎手下,有两位得力属下,极精易容术,而且能说各种方言。”黄一飞问道:“姑娘可是怀疑那位宇文敬先生么?”

蓝小月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不能不小心一些……”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帮主带了好多人手?”

黄一飞道:“如是丐帮要召集开封府内所有弟子,至少可得百人。”

蓝小月道:“丐帮以追踪和监视敌踪,扬名江湖,小妹望帮主能作一番安排。”

黄一飞道:“可要监视那病诸葛宇文敬么?”

蓝小月道:“自然,不止宇文敬,而是所有开封府中的武林人。”

黄一飞道:“好,我立时传命下去。”

蓝小月道:“黄帮主手掌大权,主持这一场正邪大战,第一件重要的事,必需是耳目灵敏。”

黄一飞道:“姑娘说的是,但不知第二件急务,又是什么?”

蓝小月道:“帮主要设法和少林寺中人接触,先把少林寺和丐帮中力量结合起来。”

黄一飞点点头,道:“在下希望八卦教也能遣派出一部分高手来。”

蓝小月道:“这个么?不劳你帮主吩咐。”

黄一飞道:“有一件事,在下得先要向姑娘说明。”

蓝小月道:“什么事?”

黄一飞道:“本帮中高手,大部分要到明天才能赶到。”

蓝小月沉吟了一阵,道:“目下牧羊图,还存在帅府之中,对方第一目的,是要取图,取不到牧羊图,他们纵然有庞大的实力,也无法妄动,敌势虽大,但主动却操诸在我。”

黄一飞道:“姑娘步请回帅府,在下要召集帮中弟子,分布耳目,顺便也要和少林僧侣会一下面。”

蓝小月点点头,道:“帮主主持大局,应该有一个发号施令的地方!”

黄一飞道:“姑娘觉得应该设在何处?”

蓝小月道:“姑若咱们要集中实力,自然应该集中在帅府之中。”

黄一飞道:“这个,在下要仔细想想才成,我不能把大叫化,小叫化子,全都集中在帅府中去啊!叫化子出入帅府,那将是一场干古奇闻了。”

篮小月笑一笑,道:“说的也是,等我回去和刘姑娘研商一下,再作道理,咱们日落之前,在帅府见面。”

黄一飞道:“好,就此一言为定,在下在日落之前,定当赶到帅府中去和诸位会面。”一抱拳,转身而去。

蓝小月回到帅府,立时去见刘姑娘。

刘婉蓉似乎也想到她要来,早已在闺房中,摆好香茗点心等候。

蓝小月走进门,刘婉蓉已迎了上去,道:“妹妹辛苦了。”

蓝小月道:“一切很顺利,既不劳心,也不和人动手,怎会干苦,不过……”

刘婉蓉道:“不过什么?”

蓝小月道:“不过小妹觉著有些奇怪。”

刘婉蓉道:“什么事,坐下再说吧,今天事情不忙,咱们有时间多谈些事。”

蓝小月依言坐下,刘婉蓉亲手捧上香茗,道:“先吃杯茶,再谈你的经过不迟了。”

蓝小月喝完了一杯香茗,缓缓说道:“妹妹你知道病诸葛宇文敬这个人吗?”

刘婉蓉摇摇头,道:“不知道,小妹从来求在江湖上走动过所以,对江湖上事,可说一点也不知道。”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妹妹你忽然提出这件事来,那人定然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了?”

蓝小月道:“病诸葛宇文敬的人并非奇怪,但他却是个很有名气的人!”

当下把与黄一飞同往荒庙的经过,详说一遍。

刘婉蓉道:“这么说来,那位宇文敬是一位很不简单的人了。”

蓝小月道:“听黄帮主的口气,似乎是少林寺中方丈,如遇了什么难题,也要向他请教。”

刘婉蓉流吟了一阵,道:“有这么一个人物,咱们得设法找出他的底细才行。”

蓝小月道:“关中岳江湖阅厉甚深,也许他会知道这人。”

刘婉蓉沉吟了一阵,道:“不错,一个葛玉郎,已够咱们对付了,如若是再加上一个病诸葛宇文敬,那就更为麻烦了。”

蓝小月道:“丐帮的黄帮主自然是正正派派的人,宇文敬能得黄帮主那样敬重,想来,不会是葛玉郎中一伙人了。”

刘婉蓉道:“他能受黄帮主那样敬重,自然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物了,所以,咱们要把他的底子早摸清楚。”

蓝小月道:“要不要找关中岳来?”

刘婉蓉道:“你吃些点心,咱们就去见他,我想葛玉郎就会有所行动,今夜里不来,明夜必来,这一战很重要,希望能够借机会剪除他们一些羽翼。”

蓝小月道:“妹妹决定了,和他们在此地决战吗?”

刘婉蓉道:“目下情形,主动之权,完全操请在敌人的手中,咱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凭借那牧羊图,布置下一处陷阱。”

蓝小月接道:“堂堂帅府,怎能作武林人物决战之用。”

刘婉蓉道:“情势逼人,咱们别无选择,这件事我已和督帅大人谈过了。”

蓝小月接道:“督帅同意了。”

刘婉蓉道:“督帅大人亦觉别无选择,既不能调集军马围剿,也不能和他们约定决战的地方。”

蓝小月道:“那是说督帅大人同意了。”

刘婉蓉道:“是同意了,我早暗中把府中的女婢从仆,遣出府外,暂居民宅,目下在府中之人,除了沈百涛一手训练的护卫兵之外,就是虎威镖局的趟子手,还有一部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高人隐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