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31回 教场决斗

作者:卧龙生

紫天君道:“也可以,不过要带上那幅牧羊图,如是我们胜了,取走牧羊图,如是不幸败了,大约武林中再无人打你们的麻烦了。”

一顿,又道:“徐督帅的为人,黑、白两道,人所共饮,本天君此番到开封府来,和督帅大人无关,旨在牧羊图,拿到图,在下立刻走路,拿不到牧羊图,在下也决不会干休,姑娘既要替徐督帅出头,本君也希望把事情限制在牧羊图上,不要把恩怨扯在徐督帅大人的身上。”

刘婉蓉淡淡一笑,道:“天君能如此敬重督帅,足见是一位明辨是非的人物。”

紫天君冷然一笑,道:“刘姑娘,本君的话,已经说得明白了,应该如何,还望刘姑娘早作决定。”

刘婉蓉点点头,道:“其实,牧羊图就不在徐督帅的身上。”

紫天君道:“在哪里?”

刘婉蓉道:“由我保管。”

紫天君突然向前欺进了两步,冷冷问道:“在哪里?”

刘婉蓉道:“我不会带在身上。”

紫天君道:“除非本天君能看到牧羊图,否则在下不会离开帅府!”

刘婉蓉道:“自然要给你看到,不过,你先要约束属下不可妄动帅府中一草一木。”

紫天君道:“照在下观察,帅府早已经有了很森严的戒备。”

刘婉蓉道:“未了解天君的来意之前,我们不得不作准备,不过,小女还是希望在帅府中不与你交手。”

紫天君道:“好吧!我见到牧羊图,就随着你姑娘离开帅府。”

刘婉蓉道:“劳驾稍候片刻。”

紫天君一挥手,高声说道:“我已和刘姑娘互有约言,未得我之命,任何人不得在帅府有所举动,妄动一草一木,当场处死。”

目光转到了刘婉蓉的脸上,接道:“本君恭候,半个时辰,如是姑娘仍不出面,在下就要有所举动了。”

紫天君道:“要不了半个时辰。”

转身行入了暗影之中。

紫天君目光转到,只见四周暗影浮动,似是有不少的人,而且隐隐间还泛出杀气。”

一刻工夫之后,刘婉蓉重行现身。

只不过,左右多了两个人,左面铁梦秋,右面八卦教主。

刘婉蓉手中捧着牧羊图,笑道:“天君原谅,在没有确定天君能否夺去牧羊图之前,恕我不能奉上。”

紫天君笑一笑,道:“那是自然,但姑娘要想一个法子让本君瞧到,是真是假。”

刘婉蓉点点头,高声道:“拿过火把。”

暗影中一个黑衣大汉,快步行了过来。

右手擎起一支火把。

刘婉蓉举起手中的牧羊图道:“天君请看。”

火把熊熊,火焰十分明亮,照在牧羊图上。

那是真真实实的牧羊图。

刘婉蓉道:“天君,看清楚了吗?”

紫天君道:“看清楚了。”

刘婉蓉缓缓收起牧羊图,放在身上,道:“以天君目光的尖锐,定可一眼间,分辨出真假了。”

紫天君道:“那是真的牧羊图。”

刘婉蓉道:“那很好,证明了,我们的心意很诚。”

紫天君望望铁梦秋,蓝小月,道:“你们准备有多少人?”

刘婉蓉道:“说人数,徐督帅辖下有千万铁甲,但和天君决生死,只有我们三个。”

紫天君点点头道:“很有豪气。”

刘婉蓉道:“小妹也希望天君能够把这场武林血战,局限于数人身上,其实,只要咱们数人能够分出胜败,大局已经决定,其他的人,是否参与已经是不大重要了。”

紫天君沉吟了一阵,道:“姑娘之言,倒也有理。”

刘婉蓉淡淡一笑,道:“天君肯同意此事,那是最好不过,但小妹希望天君能够先行决定一下,参与的人数。”

紫天君道:“我和四天王,人数比诸位多两位,希望你们,也选两上补上。”

刘婉蓉道:“不用了,就是我们三个。”

紫天君道:“但不知何处决战?”

刘婉蓉道:“教场,那里已经有了准备……”

突然沈百涛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大人,你……”

徐督帅宏亮的声音,打断了刘婉蓉未完之言,道:“人家铁大侠,和此事无关,竟然挺身而出,为四省数千万人拼命,我身为四省都巡按,岂能畏缩不前,如是这一战。咱们不幸败了,我也不忍见四省千万饥民饿毙,只有一死谢罪了。”

转目望去,只见徐督帅青袍便某些靴,缓缓自府中行了过来。

他虽非身负武功之人,但那步履之间的气势、风度,自成威严,令人肃然起敬。”

紫天君那等人物,也看得微微颔首,抱拳一礼道:“督帅大人。”

徐督帅拱手一笑,道:“本帅不会武功,不能执剑和诸位一决,但小女婉蓉,代父出敌,铁大侠、蓝姑娘仗义相助……”

突闻一阵哈哈大笑,接道:“大人,别忘了还有丐帮黄某一份。”

回头望去,只见丐帮黄帮主手中握着一条六尺九寸的青铜律,身后面站着两位丐帮中的长老。”

徐督帅点一点头,道:“本座虽然不知江湖中事,但想诸位,都是江湖上第一等人物,这一场火并下来,不论胜负属谁,就武林而言,都是一种损失。”

紫天君冷笑一声,道:“大人说的不错,但此事还要大人帮忙,如果大人能够下令拿出牧羊图,一场武林中罕见的搏杀,就可以立刻停了下来。”

徐督帅道:“那牧羊图上财富,关系着四省千万百姓的安危,本座如何能轻作答允。”

铁梦秋突然接口说道:“紫天君,撇开那幅牧羊图不谈,我们早晚也免不了一场冲突。”

紫天君冷哼一声,冷冷道:“在下听说江湖上出了一位年轻的高手,出剑如风,想来,就是你阁下了。”

铁梦秋道:“江湖上能人辈出,出剑如风的,未必就是在下。”

紫天君道:“至少,阁下是其中之一了。”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我是否出剑如风,无关紧要,反正咱们要有一场搏杀。”

紫天君道:“你好大的口气。”

铁梦秋回顾了徐督帅一眼,道:“大人请回室休息。”

徐督帅摇摇头,道:“不行,我要跟同你们去瞧瞧!”

铁梦秋道:“大人,最好不要去。”

徐督帅道:“为什么?”

铁梦秋道:“紫天君如是胜了这场搏斗,那也许还可遵重约言,如是他不幸而败那就很难遵守约言,只怕要向督帅大人下手。”

徐督帅笑道:“这一点,本座不怕。”

紫天君冷冷说道:“好狂的小子,先接本君一刀试试。”

真的拔出金刀,准备出手。

刘婉蓉道:“慢着,咱们到教场去好好的打一个生死存亡出来。”

紫天君道:“好!我在教场之中候驾。”

一招手,接道:“咱们走!”

当先转身向外奔去。

百剑王、紫天君等,紧追在身后离开了帅府。

混入督帅府中的人,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眨眼的工夫,人已走完。

铁梦秋低声道:“师妹,劝劝督帅大人不要去,他们花样太多,咱们防不胜防。”

刘婉蓉道:“你都无能劝阻,我又能如何?再说留在府中也是一样危险。”

徐督帅笑道:“铁大侠,不用替我担心,婉蓉说的不错,他们如是要杀我,不论我在哪里,都无法躲过他们……”

神情突然间转变的十分严肃,接道:“如是教场中一战,你们不幸败了,牧羊图为人取走,本帅也不忍亲眼看饥民哀号,个人生死,实已不关重要,如是你们胜了,紫天君折忌而逃,哪里还有杀害本座的余力。”

铁梦秋沉吟了良久,道:“督帅大人,既然决定要去,在下也.不便再行劝阻,多带一些人手保护就是。”

目光一掠刘婉蓉、蓝小月、黄帮主等,接道:“咱们先走一步吧。”

走字出口,人已飞跃而起。

蓝小月、刘婉蓉等振袂而起,急迫身后而行。

铁梦秋行出帅府,直奔教场。

只见百支以上的火把,分市场中四周,火光熊熊,耀如白昼。

铁梦秋突然停下脚步,道:“师妹,有一件事,小兄先得说明。”

刘婉蓉道:“什么事?”

铁梦秋道:“我未必一定能胜过紫天君,但师门有一招‘玉石俱焚’的武功,师父不知指点过师妹没有?”

刘婉蓉道:“没有。”

铁梦秋道:“我学过,我相信那一招,可以和葛天即同归于尽……”

刘婉蓉急道:“师兄你……”

铁梦秋摇头拦住了刘婉蓉的话,接道:“我能和当今黑道中第一高手,拚个同归于尽,死而何憾,只是未能见师父一面,稍感不安,但小兄相信,紫天君一死,四天王等斗志,必然大打折扣,你们足可胜过他们。”

刘婉蓉道:“师兄,如若对付紫天君没有把握,咱们联手和他决战。”

铁梦秋摇摇头,道:“不行,小兄这一战,不论胜败如何,必然轰动江湖,如若咱们联手而战,日后,必将留为江湖笑柄。”

刘婉蓉长长叹息一声,放低了声音,接道:“师兄,等一会动手时,小妹不便阻拦于你,希望你多珍重,师父如是不在世间,他还有很多遗命要你完成。”

铁梦秋笑一笑,道:“小兄决不轻作牺牲就是。”

举步向场中行去。

这时,徐督帅也到了教场,关中岳、方振远、李玉龙、于俊、沈百涛、林大立,及百名弓箭刀手随护身侧,坐在点将台上。

点将台下,五丈左右处,站着紫天君。

四天王带着兵刃,一字儿排列在紫天君的身后。

铁梦秋神情清洒地行到点将台,抱对徐督帅一揖,道:“草民此番和紫天君一场决斗,不论胜败如何,希望大人不要让官军出面干涉。”

徐督帅点点头,道:“我明白你们江湖中事,本帅答应你不让官府中出面。”

铁梦秋道:“多谢大人。”

站起身子,缓步向紫天君行了过去。

相距还有一丈左右,停了下来。

紫天君缓缓拔出金刀,道:“你要和本座单打独斗么?”

面对人称武林第一高手的紫天君,铁梦秋也丝毫不敢大意,一伸手,拔出长剑,平横胸前,道:“是的,在下领教天君刀上奇招。”

紫天君冷冷说道:“可以,不过,你得先拿出牧羊图来。”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天君如若胜过了在下,牧羊图自然奉上。”

紫天君道:“如若咱们要君子之战,那就该有一个君子作法了。”

铁梦秋道:“何谓君子之战。”

紫天君道:“把牧羊图放在场中胜者取图。”

铁梦秋道:“天君很小心……”

紫天君接造:“老夫此番下山,完全为了那牧羊图,自然要小心一些了……”

仰天打个哈哈接道:“如是咱们不用君子手法,那也行。”

铁梦秋道:“怎么算不用君子手法。”

紫天君道:“双方各就所有,一拥而上,暗器、兵刃,任凭施展,一场混战,厮杀之后,自有胜负之分。”

铁梦秋冷冷说道:“天君之意,可是说混战之中,你阁下一定能胜吗?”

紫天君道:“不错,你不信咱们就混战一场试试。”

这时刘婉蓉、蓝小月联袂走了上来。

刘婉蓉取出牧羊图,道:“放在何处,你才能放心。”

紫天君道:“就放在旁边,胜者取走。”

刘婉蓉笑一笑,道:“拿来木案。”

两个教场夺卒,应声抬过一张木案。

刘婉蓉把牧羊图,放在木案之上,用匕首钉住一角,道:“好了吗?”

紫天君哈哈一笑,道:“好!咱们以几阵作注,以分胜败?”

铁梦秋道:“在下觉得,最好不用别人动手了,你我先决第一阵。”

紫天君道:“如是咱们分出胜负,那就再没有第二阵了。”

铁梦秋道:“不论胜负属谁,动手就难免有伤亡之虑,如是我们两个人一阵能分出胜败,似乎是也用不着别人牺牲了。”

紫天君仰天打个哈哈,迫:“你好狂,但也使老夫有些欢愉之感。”

铁梦秋道:“这话怎么说?”

紫天君道:“很多年来,江湖上从没有人和我讲过这样的话,使老夫感觉到后继无人,今日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教场决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