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34回 少林寻宝

作者:卧龙生

铁梦秋简的说明了经过。

这时,宇文敬已除下了易容葯物。

只见他脸色严肃,沉吟了良久,道:“对葛玉郎的为人,老夫有点了解,他的智计比武功功可怕千倍,他如若真正改恶向善,全心全意的帮助咱们,那倒是一个很好的助手,只是其人凭仗智计,野心很大,对他要留心一些。”

刘婉蓉道:“不但老前辈有此想法,就是那紫天君也有此疑,所以他才存心把葛玉郎置于死地,他现在被逼的无路可走,只好和咱们合作了。”

宇文敬道:“所以,咱们也要防葛玉郎一手,对此人,不可太过放心。”

铁梦秋道:“紫天君末灭亡之前,葛玉郎别无选择余地,非和咱们合作不可。”

刘婉蓉目光转到宇文敬的脸上,缓缓说道:“老前辈,紫天君未见现身,四天王,也只有两个露面,晚辈怀疑,他们已经有所行动。”

宇文敬道:“不错,可能是紫天君已率领了部分高手,赶往藏宝之处。”

刘婉蓉道:“老前辈阅历广博,经验丰富,对此事必有高见。”

宇文敬沉吟了一阵,道:“在下已瞧过了关中岳等的伤势,三两天内,大概可以复原,那时,咱人人手可以调配了,再有所行动,不知诸位的意下如何?”

刘婉蓉道:“那时间,会不会晚了一些。”

宇文敬道:“姑娘的意思是呢?”

刘婉蓉道:“我想立刻动身,紫天君用的是金蝉脱壳之计,咱们就给一个迅雷不及掩耳先把紫天君留在开封的人一举击溃。”

宇文敬目光扫掠了铁梦秋一眼,道:“只有我们几个人?”

铁梦秋道:“我想够了。”

刘婉蓉道:“少林派已不可恃,武当和丐帮有他们人看法,我们骤然看起来,人手似乎是单薄一些,但不要紧,我相信,只要我们集中力量,不难一举搏杀他们首脑人物,兵败如山倒,何况紫天君不在此地,主持无人……”

宇文敬哈哈一笑,接造:“诸位这等豪气干云,老朽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铁梦秋道:“事不宜迟,既然决定去了,咱们最好立刻动身。”

宇文敬微微一笑,道:“现在去吗?”

铁梦秋道:“不错,现在去。”

铁梦秋皱皱眉头,道:“天色快要大亮了,为什么不休息一下,明天晚上再去。”

铁梦秋道:“现在他们想不到咱们会去,咱们也用不着躲躲藏藏的去。”

铁梦秋道:“你是说,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去。”

铁梦秋道:“不错!”

宇文敬说道:“攻其不备,铁兄之言,十分有理。”

刘婉蓉略一沉吟,沉声道:“好,咱们立刻动身。”

宇文敬突然取出一副人皮面具,戴着脸上,笑道:“目下还不宜让他们知晓我的身份。”

铁梦秋站起身子,道:“咱们走吧!”

四人鱼惯而行,直扑向紫天君等宿驻之地。

紫天君宿居之地,是城东一座很大的宅院,周围市满了暗桩。

铁梦秋当先而行,沿途上看到了不少人影在夜色中游动。

铁梦秋无法知晓这些人是紫天君的手下,还是丐帮和少林寺中人物,但他们既然没有现身拦阻,铁梦秋也就不予理会。

行近那大宅院三十丈之和,暗影中才拥现出三个黑衣大汉,拦住了去路。

铁梦秋道:“退出去。”

大步向前行去。

三个黑衣大汉,各自手执一把鬼头刀,三刀并举,向铁梦秋劈了过去。

铁梦秋长剑一展,闪起了一道寒光。

尖声惨叫中,三颗人头,并排地滚出了七八尺远。

三把刀随着那滚落的人头,跌落在地上,然后是尸体摔倒。”

宇文敬低声说道:“好快的剑法,区区一生中,见过了不少武功高强的人,见过不少出剑快速的人,但像铁梦秋这样的快剑,区区真还是第一次见到。”

刘婉蓉微微一笑,道:“老前辈,可是觉着这一剑的速度,并无人能够及得吗?”

宇文敬道:“在区区的想法之中,也许有一人可以比媲?”

刘婉蓉道:“什么人?”

宇文敬道:“那位镖旗主人。”

几人谈话之间,已然到了那宅院大门外。

突然劲风扑面,暗影中跃飞出两个人影,分由左右扑了过来。

铁梦秋走在最前面,却未拦阻两个扑来的人影,一闪身,避了开去。

两个人影,挟带着一片寒芒和金刀劈空之声,猛冲而至,铁梦秋一闪避开,两人收势不住,直向宇文敬冲了过去。

原来,宇文敬紧追在铁梦秋的身后。

宇文敬施一个很奇怪的身法,巧妙无比的避开了两把交叉而来兵刃。

但闻唰的一声,兵刃划空而过,接着是蓬然一声大震。

回顾看去,两个朴击而来的是黑衣人,早已被拦腰斩作两段。

也许是刘婉蓉的剑法太快,两个黑衣人被杀之后,尸体仍然向前冲了有五四心远,撞在了一起,才落着实地。

再看刘婉蓉时,长剑仍在鞘中,似乎是根本没有拔剑一般。

宇文敬笑一笑,道:“剑法快速至此,已登上乘境界,但出剑还有烟火气,所以还未到至善之境,遇上了一流等级的高人,快剑手法,就失去了效用。”

铁梦秋微微一怔,道:“不错,我们师兄妹的剑道,还差一段火候。”

宇文敬哈哈一笑,道:“够高明了,老夫只不过是随口批评几句,两位不要放在心上。”

只听呀然一声,两扇紧闭的宅院大门,突然大开。

这变化大出常情,当先而行的铁梦秋也突然停下了脚步。

宇文敬枪上一步,和铁梦秋并肩而立,凝目向门内望去。

只见门内一层层茫茫白气,似是云雾,也好像燃起的香烟。

这时,天色虽近黎明,但夜色还未消退,那片茫茫白气,遮住了视线,使人无法瞧出门同的景物。

铁梦秋冷笑一声,长剑护胸,就要往门里硬间,却被宇文敬一把拉住,说道:“铁大侠,不可造次。”

蓝小月本来走在最后,此刻却抢前两步,一扬右手。

三道蓝芒,应手飞出,射入门内实地之上。

但闻波波波三响,三道蓝光,落地后化成三团火焰,有如三盏蓝色的灯光。

蓝色的灯光,在茫茫的烟气中,火焰大受限制,但仍可年清四周三尺以内的景物。

三才蓝色火焰,照射之下,茫茫烟气中亦未见什么可疑之处。

铁梦秋一侧身,准备冲入,又被宇文敬一把拉住,低声说道:“紫天君不会和咱们开玩笑,也不会故弄玄虚阻咱们,这片茫茫白气,散去极缓,决非天然景象。”

刘婉蓉低声道:“老前辈的意思是……”

宇文敬道:“我想它可能是特别配制的一种毒烟。”

刘婉蓉倾耳静听了一阵,不闻有什么动静,似乎是宅院中对这片茫茫烟气,寄望很大,似是这烟气足可拦阻几个,闯入宅院,不禁一皱眉头,说道:“老前辈,他们很希望咱们会进入这片烟气之内。”

宇文敬说道:“不错,所以,他们一直伏兵不动。”

刘婉蓉道:“不过,这一片茫茫烟气,决非毒烟。”

宇文敬道:“何以见得。”

刘婉蓉道:“这片烟气,仍然在散消,如是毒烟,咱们早该中毒了。”

宇文敬沉吟了片刻,道:“姑娘觉着它是什么呢?”

刘婉蓉道:“它一定有作用,作用何在,一时无法了然。”

蓝小月道:“咱们去捉他们两个人来试试看。”

铁梦秋道:“对啊!怎么早想不起来。”

人影一闪,消失不见。一片刻之后,只见铁梦秋左右双手。各持了一个黑衣大汉行来。

一这时,蓝小月打出的三点蓝色火焰,忽然全皆熄灭。

那茫茫的烟气中,登时又恢复了目光能及的景象了。

铁梦秋扶起左手扶来的大汉,拍活他的穴道,推入那茫茫烟气之中。

只听一阵尖厉的惨叫之声,传了过来。

那是极端痛苦下的声音,死亡前的呼叫。

铁梦秋呆了一呆,道:“是什么东西伤了他。”

宇文敬一皱眉头,道:“蓝姑娘,再打出一点火光瞧瞧,那人是怎么死的?”

蓝小月应声抬手,又打出一道蓝色的火焰。

蓝光着地,化成了一团蓝色的火焰。

茫茫的烟气在蓝光耀眼之下,隐隐约约可见景物。

只见那穿着一身黑衣劲装的大汉,倒在地上,双臂、双腿,都直挺挺的伸着,似乎是早已气绝而逝。

宇文敬、铁梦秋、刘婉蓉都凝聚了目力,向里探看。

片刻之后,每人都变的十分肃然。

原来,他们都未瞧出那黑衣人伤在何处。

铁梦秋伸手抓起了另一上黑衣大汉,解开他身穴道。

铁梦秋长剑出鞘,压在那人的肩头之上,冷冷说道:“走入这片白色烟气之中,那是唯一可能之路,左右前后,你都将死于我的剑下。”

黑衣大汉望望烟气中同伴的尸体,无限惊怯的说道:“我去……”

铁梦秋接道:“你没有机会选择。”

暗运内力,剑上劲力突增,那大汉在身不由主之下,进入了烟气之中。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惨叫,那大汉似是受到了一次力,身子向后退来。

铁梦秋道:“什么事。”

那大汉道:“我的腿。”

忽然全身一阵抖颤,向地下栽去。

宇文敬失声叫道:“好恶毒的布置。”

铁梦秋道:“先生瞧出了什么名堂了?”

宇文敬点点头,道:“吸血白蜘蛛。”

刘婉蓉道:“从未听说过的毒物?”

宇文敬道:“中原武林道上没有,它产于南疆,但亦不多见,因为它每日要吸食动物之血,才能生存。”

铁梦秋道:“先生,可知晓对付它的办法?”

宇文敬道:“用火烧烧看。”

这时,蓝小月从袋内摸出一包东西,笑道:“诸位见笑了。”

右手一挥,撒入那片茫茫烟气之中。

突然间,烟气内,暴闪起一片火光,整个的白烟笼罩之内,都是一片绿色的火焰。

宇文敬低声说道:“咱们向后退一点,严警戒备,别要毒物跑出来伤人。”

铁梦秋等人都依言向后退了一步。

但见那漫起的火光,熊熊燃烧,不过一盏茶工夫,火消烟散,那片茫茫的白烟,散飞净尽。

这时,天色已然大亮,火场中景物清晰可见,除了两具尸体,还在燃烧之外,有着点点黑珠,想是被火烧死的毒蜘蛛。

打量了一下形势,铁梦秋突然飞跃而起,跃落到二门前面。

刘婉蓉拨着场中的燃烧灰尽而行,一面流目四顾,终于被她瞧了出来,院落四角,有不少冒出地面的竹筒,想是来造烟气之用。

但闻砰然一声,铁梦秋一脚踢开了二门。

奇怪的是,也不见有人现身阻住。

二门,是一个很大的天井院,四面都是厢房,但所有的厢房门窗,全都关闭着,广大的天井院中,也不见一个人。

刘婉蓉、蓝小月、宇文敬鱼贯行入。

这时,阳光普照,景物清明。

铁梦秋缓步行入院中,高声喝道:“紫天君,我们已经救走了徐督帅,而且,又因来找你阁下算帐,你如是稍有英雄气概的人,应该现身出来,大家面对面以决生死。”

他这面连声呼叫,但四面紧闭的厢房,却是全无动静。

宇文敬沉声喝道:“诸位小心了。”

右手一场,一团黑光,直飞出去。

那团黑光,足足有拳头大小,击在木门上,响起了一声,砰然大震。

屋檐上瓦落尘飞,那紧闭的木门,竟被震动。

铁梦秋心中暗道:“这个不知用的什么暗器,竟有着如此的威力,一击之下,门裂瓦落,力逾千钧。”

只听蓬然一声,那黑光击开水门之后,嵌在迎面的小墙地上。

那是一枚乌黑油不的铁蛋。

木门撞开,厢房中仍然是全无动静。

刘婉蓉一皱柳眉儿道:“检查所有的房间。”

长剑一挥,当先劈开了一扇木门。

铁梦秋、铁梦秋各自挥剑,劈开厢房。

所有的厢房中,都不见人影。

刘婉蓉轻轻叹息一声,道:“他们走了,这是空城计,那吸血白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少林寻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