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35回 独得骊珠

作者:卧龙生

这时,正来到一片平广的草地之上。这是山峰下一片草原,最近的山坡,也在三十丈外。

刘婉蓉停下脚步,道:“这地方很好,三十丈内无处可以掩藏身子,也是一片很好的高手决斗的所在。”

探手从怀中,取出一块发黄的织绢,摊在草地上。宇文敬道:“老夫什么都想到了,觉着这在摩下院,不可能是藏宝所在,只是未想出,竟是放着一幅指示图。”

刘婉蓉道:“晚辈进入少林寺后,也有同感,这座规模宏大的名刹,已然屹立了千百年,决无人能在这座寺院之内,埋藏了大批宝藏,而不会被僧侣发觉……”

语声微微顿,接造:“进入达摩下院之后,晚辈更是失望,因为,我瞧到了下院建筑,虽经多次修正,但仍有不少唐瓦床砖,那证明了达摩下院,亦非近百年内所建。后来,我看到了殿前那个铁鼎,在夕阳斜照下的倒影,有此像赶关的牧鞭,这才启发了我,咳!如是咱们来的时刻不以,也没有收获了,所以,一件事的成攻,幸运占了很大的原因。”

宇文敬道:“如若没有姑娘这么缜密的思想,有图也等于无图。”

蓝小月突然接口道:“妹妹,这幅图画的很明白,但它又是什么地方呢?”

刘婉蓉道:“所以咱们要仔细研究一下……”

捧起那发黄绢帕,仔细地瞧着。

突然间,刘婉蓉像发现什么隐秘一般,伸手撕下绢帕一角,搓成碎末,撒在草地上。

宇文敬目光转动,只见这平广的草地四周,已然出现了很多装束不同的人物。

这都是紫天君的手下的人。

宇文敬很快的认出来,一个穿着土布长衫的老者,是飞刀王吴胜。

十几个穿着各种不同衣服的人,围近了四个人身侧。

铁梦秋低声说道:“宇文先生,咱们要如何对付这些人。”

宇文敬缓缓说道:“已到了澄清大局的时刻,诸位不用手下留情,此刻多杀一个强敌,日后,咱们就减少一份阻力。”

铁梦秋沉声说道:“这一片平原,不失为一处好战场。”

转身向飞刀王吴胜迎去。

那斜阳照射下,铁梦秋俊美的脸上,泛现出浓重的杀机。

蓝小月突然疾行两步,紧紧追随在铁梦秋的身后。

铁梦秋迎向飞刀王,脸上浓得的杀气,使人生出颤栗的感觉。

吴胜有些沉不住气了,突然一振双臂,身上的土布长衫,突然片片碎裂,落了一地,露出来一身黑色劲装。

腰间横束的宽阔皮带中,插满了二十四把柳叶飞刀。

紧追上飞刀王身侧的四个大汉,剧的一声,拔出了身上的兵刃。

那是四把鬼头刀,厚背薄刃,闪闪生光。

铁梦秋缓缓拔出腰间的长剑,道:“你是百剑王吴胜。”

吴胜道:“不错。”

铁梦秋道:“你应该跟在紫天君的身侧的,不应该一个人来。”

吴胜双手摸皮带上的飞刀,道:“天君大驾,就在附近,随时可以赶到此地。”

铁梦秋道:“希望他能快些赶来,只要再晚一盏热茶工夫,你就死定了。”

吴胜一皱眉头,道:“只怕未必见得。”

他口中虽然说的很硬,但神情用词之间,已有些畏惧的模样。

铁梦秋浓烈的杀机,已先声夺人。

铁梦秋长剑平胞举起,脸上的杀气,更见浓烈,缓缓说道:“吴胜,你可以放飞刀了,我要你死的瞑目,但我不会耐心的等着你,现在,这已是你唯一抢先的机会了。”

飞刀吴胜,本是位纵横江湖,杀人无数的凶徒,但此刻,却完全被铁梦秋的杀气震慑。

吴胜双手微微颤抖着,突然间一扬腕,两柄飞刀,脱手而出。

他号称飞刀王,用飞刀的手法,实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两道闪电一般的白光,分别飞向前胸。

铁梦秋右手一挥,手中的长剑,突然扩散成一片护身剑光。

两柄飞刀,有如投在一片坚壁之上,啪啪两声,全被击落地上。

铁梦秋长剑前起了一片光幕似的护身剑气。

飞刀王连绵而至的飞刀,全部被击落在地。

片刻间,飞刀王手中二十四把飞刀,已全部用完。

铁梦秋击落了最后一把飞刀后,缓缓说道:“吴胜,你还有什么压箱的本领,可以施出来了。”

飞刀王右手一松腰间的活扣,一把缅铁软刀,已执在手中。

铁梦秋长剑斜垂,道:“小心了。”

陡然间,欺身而上。

飞刀王软刀疾展,冷芒如电,舍弃铁梦秋,直取蓝小月。

铁梦秋长剑震起,人剑合一,寒光电射,横空而过。

但闻当的一声,剑刀触接,响起了一声金铁交鸣。

吴胜奔向蓝小月的刀势,生生被震了回去。

铁梦秋剑势越过了吴胜,突然又回身倒射。

这是剑术中罕见的奇招。

宇文敬不自禁声地赞道:“好剑法。

但闻一声惨叫,随着环飞的剑气,冒出来一股红光。

飞刀王一条握刀的右臂,被齐肩斩断。

断臂和吴胜手中的一把缅铁软刀,笔直地飞了出去,飞到了四五丈外,才跌落在实地之上。

铁梦秋剑势回转,冷森的剑锋,抵在吴胜的前胸之上,道:“紫天君来不及救你了。”

这时,站在吴胜身侧的四个大汉,突然大喝一声,四把刀,齐齐向铁梦秋的前胸要害。

蓝小月突然欺进一步,长剑划起一道冷芒,迎向四个大以的刀尖。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传入耳际。

紧接着是两声惨叫传来。

原来,蓝小月和铁梦秋练地剑法之后,全练的阴手剑招。

这剑招和铁梦秋联合起来,固然是阴阳合壁,极尽凌厉,若是单独的运用起来,也是隆毒至极的剑招。

所以,蓝小月在一剑招开了四人的刀尖之外,剑把已顺势伤了两个人。

四个执鬼头刀的大汉,一下子有两个受伤倒地,另外两人,不禁为之一呆。

这些人,虽不是武林第一流的高手,但却是久经战阵的人物。

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蓝小月这样的阴手的剑招,攻袭之外,大大的出了人的意料之外。

蓝小月一剑得手,第二招连续攻出

两个大汉感觉到剑势由下面向上撩起,不禁为之一呆,急急沉刀一封。

但见蓝小月剑上闪起了两朵剑花,突然由两人的刀中划过。

又是两声惨叫传来,两个大汉各中一剑,倒摔在地上。

阴手剑招,极尽恶毒,两人中剑之处,都是关节要害。

颓然倒坐地上,难再挥刀迎敌。

蓝小月轻轻松松的,收拾了四大汉,只不过两三个照面,连自己也不禁有些惊奇。

飞刀王睑上泛出汗水,冷冷地说道:“蓝小月,你原来一直是深藏不露啊。”蓝小月淡淡一笑,道:“是又怎样了。”

铁梦秋剑上微微加力,冷锋刺了吴胜的前胸半寸。

血,沿丰剑锋流下来。

刘婉蓉突然向前一步,道:“飞刀王,现在你只有一个活命的机会了。”

吴胜冷冷说道:“要杀只管下手,姓吴的不怕死。”

刘婉蓉道:“紫天君待你有什么好处,值得你替他卖命。”

吴胜征了一怔,道:“这个不关你们的事,铁梦秋,你为什么不加点劲,吴某人决不会在你剑下求饶。”

宇文敬冷冷地说道:“紫天君控制了他的命,所以,纵然紧天君把他们瞧作奴仆,他也不敢生出背叛之心。”

吴胜听得神色一变,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什么人?”

宇文敬笑道:“我是谁,无关要紧,要紧的是老夫说的话是不对?”

吴胜突然长叹一声,默然不语。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此人执迷不悟,不用和他多费口舌了。”

刘婉蓉笑一笑,道:“师兄,放了他吧!你杀了他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放了他,要他有机会多想自己,多想人生。”

铁梦秋收了长剑,道:“飞刀王,你去吧!希望我们在和紫天君一场决战中,别再见你。”

飞刀王吴胜,撕下一块袍角,包扎一下右肩的伤势。

虽然他内功精深,早已经运功止血,但断臂之痛,岂易忍受,转身行去时,有着一种举步艰难之感。

吴胜的背影,还未消失,十个黑衣黑裤,手中执着个葫芦的怪人,分由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敢情飞刀王吴胜的出手,只是争取布置的时间而已。

蓝小月道:“十大毒人。”

在十大毒人之后,各有两个黑衣少年相随,总计三十人,每人手中都捧着一个葫芦,却未带别的兵刃。

刘婉蓉皱皱眉头,道:“老前辈,那些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葯?”

宇文敬道道:“十大毒人,各具用毒之能,那葫芦中自然极毒之物,咱们不能硬拚。”

就这说上几句话的工夫,十大毒人已然缩小了包围圈子,再加上二十个黑衣少年,填补留下的空隙,构成了一个很严密的包围。

铁梦秋道:“咱们再不突围而出,难道守在此地等死吗?”

宇文敬吸一口气,沉声说道:“照常情而论,那葫芦之中,不是毒水,就是毒粉,咱们留心两件事,不要让它扑入鼻中,溅在身上。”

铁梦秋听得一皱眉头,忖道:“不论是毒水毒粉,都是极难闪避。”

心中念转,口中却低声对蓝小月道:“不论他是多么恶毒,但它中人之后,总要一段时间,才可能发作,是么?”

蓝小月道:“是又怎样?”

铁梦秋道:“咱们如若被情势逼的非要出手不可,咱们两人联剑出手,用快速的剑招,取几人之命。”

蓝小月点了点头,柔声说道:“我跟着你行动就是。”

刘婉蓉暗中估算目下形势,那些黑衣人,相距在三四丈外。

这是最难应付的距离,不管自己有什么行动,对方都可以来得及对付。

十大毒人,在武林中,都是大有名望的人,武功非同小可,再加那一身用毒之能,碰上一个,已够麻烦,如今十人合力,再加上那二十名弟子相助,想闯此关,实非易事。

只见十大毒人,一齐动作,拔开了葫芦上的塞子。

二十个黑衣少年,紧接着也拔开葫芦塞子。

高举起手中葫芦,作出攻袭之势。

宇文敬生恐十大毒人的举动,激怒了铁梦秋等,向外硬间,急急说道:“诸位不可任性轻易出手,镇静应变,找机会再行出手。”

但闻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紫天君带着三位天王,及三位弟子,在数十高手的护拥之下,疾奔而至。

铁梦秋心中突然泛起了一丝希望,想到了葛玉郎,他假扮紫天君最为喜爱的三弟子麻通,就跟在紫天君的身侧。

情势险恶逼人,他应该出手相助才是。

但闻紫天君威重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你们困在毒阵之内,纵然是神功绝世,也无法闯过毒阵,只要我一声令下,诸位都将死于这毒阵之内。

宇文敬冷冷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只管开过来吧……”

他精通各地方言,这几句话,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连铁梦秋知他身份,也听不出一点破绽。

紫天君道:“你是什么人?”

宇文敬道:“咱们谈条件,用不着通姓名。”

紫天君道:“条件很简单,你们在达摩下院中取到的一幅图,可否交出来。”

宇文敬睛一沉吟,道:“可以,但不知什么代价?”

紫天君道:“放你们三条命。”

宇文敬微微一怔,道:“我们明明四个人,怎会只有三条。”

紫天君目光一掠蓝小月,道:“留下她,老夫生平最恨背叛我的人,这位八卦教主蓝小月,虽然未投身于我门下,但已和我联盟,想不到,她竟卖了我。”

蓝小月搏杀了飞刀王吴胜的从人之后,信心大为增加,她相信自己在剑招上长进了很多,阴手剑法,确是一种极为恶毒的剑法,当下微微一笑,道:“好!要你那些毒人让开一条路,放走他们三位,我留在这里恭候教益。”

刘婉蓉笑一笑,道:“小月,这不能意气用事,咱们如若付出了代价,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个人在这里。”

蓝小月略一沉吟,道:“好!一切听凭姐姐处理就是。”

刘婉蓉目光转到紫天君的脸上,道:“我们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独得骊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