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36回 元凶授首

作者:卧龙生

双手深入怀中取出了几瓶葯物,双手一挥,投入山洞之中,接道:“现在,诸位应该相信老夫的为人了。”

铁梦秋剑眉微耸,道:“老前辈这番表示,用心何在呢?”

宇文敬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礼贤下士时,如是当时身先死,一生真伪有谁知。两位不可逼人太甚,留我一步后路走吧!”

刘婉蓉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弃葯明心,或已有所改变,但我们仍然希望对老前辈有一份了解。”

宇文敬笑一笑,道:“会的,适当的时机之内,我会对刘姑娘和铁大侠说明内情……”

目光突然转到宋长志的身上,道:“狂风起了吗?”

宋长志道:“快啦。”

宇文敬笑一笑,道:“宋兄,请带路进入狂风峡中如何?”

宋长志略一沉吟,道:“诸位可是想早些寻得宝藏么?”

宇文敬道:“那有什么不好。”

宋长志道:“但此刻夜色幽暗。”

宇文敬道:“咱们有此困难,别人也是一样,阁下请带路吧!”

宋长志道:“狂风峡,是一段很危险的行程,请诸位紧随在下身后。”

宇文敬道:“如何一个危险法?”

宋长志道:“到时间,老时自会招呼诸位。”

举步向前行去。

群豪鱼贯相随,紧追身后。

转过两个山角,宋长志突然提高了声音,叫道:“诸位小心了,现在咱们要横过一个石桥,下面绝壑千丈,那是天然的险境,千百年来,桥上已生满了青苔,滑溜得很,诸位小心一些。”

果然,话说完不久,群豪都行在一座石桥上。

说它是座桥,其实是一根石梁,横过了一道深谷。

夜色幽深,无法瞧到谷底,但觉谷中有着阵阵寒气,直冒上来。

宋长志说的不错,那石梁上,生满了青苔。

铁梦秋暗中算计,这石桥大约有两丈多些,虽然人从桥上行过,但仍是无法肯定这石桥是人工所造,或是天然生成。

渡过石桥,又绕过两个弯,耳际间隐隐传来了风啸之声。

蓝小月低声说道:“姐姐,大概到了。”

宋长志冷冷地说道:“记着,现在开始,咱们进入了毒蛇集居之区,虽是刚刚入春季节,但这地方毒蛇委实太多,我们每走一步,就可能踏着一条蛇的尾巴。”

刘婉蓉听说,虽未惊叫出来,但却全身微微在发抖。

蓝小月伸出手去,握着刘婉蓉的手,道:“姐姐,咱们走在一起。”

就这一阵的工夫,夜色中,突见几点绿芒不停闪动。

宇文敬心中一震,道:“宋兄,这地方除了蛇群之外,还有些什么?”

宋长志道:“大约会有一些猛虎、狮、豹之类的凶兽。”

宇文敬道:“宋兄瞧到了没有?”

宋长志道:“瞧到了,那也许是两头虎,或者是两只豹。”

宇文敬道:“看来来兄很轻松。”

宋长志道:“诸位既然一定要夜入狂风峡,咱们只好碰碰运气了。”

铁梦秋道:“宋长志,不论前面是刀山,还是油锅,只要你敢去,咱们都可奉陪。”

宋长志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宋某人,今天不幸而死,那也只好认命,不过……”

铁梦秋道:“不过什么?”

宋长志道:“诸位最好别要我死,狂风峡中,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我宋某。”

一面说话,一面举步向前行去。

这时,夜色幽暗。视线不明,山道崎岖,行之不易,足底毒蛇,旁侧猛兽,多好武功的人,行走来,也有些提心吊胆。

忽然间,一声厉吼,绿芒一闪,一阵腥风,直扑过来。

宋长志走在前面,首当其冲。

但他早有戒备,右手一抬,竹杖击出。

这一击力道甚猛,挟起了一股啸风之声。

就在他竹杖出击的同时,寒芒一闪,冷飙掠颈而过。

竹杖快,那寒芒更快,宋长志感觉一股热血,喷了一头一睑。

惨吼声中,一物砰然摔在地上。

宋长志轻轻咳了一声,道:“谢啦。”

铁梦秋冷冷道:“用不着谢,我们还要凭仗宋兄带路。”

宋长志突然间挥动竹杖,贴地扫出,但闻不停的沙沙怪响,地上的蛇群,四面分逃而去。

又行约里许左右,耳际间,突然响起呼呼风啸之声。

宋长志停了下来,道:“到啦,再走十丈,就进入狂风峡。”

但几人停身之处,却感觉不出有风。

怔了一怔,刘婉蓉不解地问道:“怎么我们觉不着。”

宋长志道:“造物神奇,这里偏偏生了一座石山,拦住那股急风。”

刘婉蓉道:“咱们可以进去吗?”

宋长志道:“可以,不过,就在下经验而言,今夜风很大。”

刘婉蓉道:“我们既然来了,不论风势如何,也该进去看看。”

宋长志道:“那股风不知从何处吹来,强劲的很。”

刘婉蓉道:“天象地理,自有原因,我相信那狂风总有停息之时。”

宋长志不再言语,举步向前行去。

铁梦秋看他举步落足之间,走的十分小心,扎实。心中暗道:大约那股风势,强劲得很。

十丈距离,转眼即过,转过一个山壁,立时感觉,强劲的风力,迎面吹到。

身上的衣服,立刻猎猎作响。

宋长志道:“这只是余风余威,咱们还未进风口。”

那股迎面而来的风,吹得人喘不过气,吹得人大有乘风慾去之感。

没有人讲话,但心底却有着同一的感受、风力余威尚且如此,如若正式的强风,不知激烈到什么程度了。

宋长志仍然走在前面,只不过每一步他都走的十分小心。

盈耳的呼啸,使人有着置身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

每向前行一步,感觉中那风势就强了一级。

风势太大,而且间有夹杂着细小的沙粒,吹得人双目难睁。

对峡谷的景物,只有隐隐分辨。

宋长志侧过身子,道:“现在,咱们还没有正面对着风势。”

铁梦秋道:“咱们既来,就算那风势真把人吹上天去,咱们也该试试了。”

说完,大跨两步,越跨宋长志,道:“在下带路。”

侧身向前行去。

峡口并不宽,铁梦秋不得不举起袖子,挡在脸上。

所有的人,都把气沉丹田,用力稳住身子,猛烈的风势,似乎随时能把人吹上天去。

宇文敬沉声说道:“走过去,到山壁下面。”

群豪冒着强烈绝伦的风势,行到了对面的山壁下面。

山壁的遮挡之下,果然,风势小了一些。

铁梦秋道:“如此强风,不停吹袭,如何能查看峡中形势。”

刘婉蓉道:“我看这风势一定有停息的时刻,要不然,当年那人怎能把宝藏理于这狂风峡中。”

蓝小月接道:“小妹觉着这地方,极适宜和紫天君的决战,搏杀了紫天君,再找宝藏不迟。”

刘婉蓉道:“宇文老前辈的意思呢?”

宇文敬道:“蓝姑娘说的很有道理,目下咱们重要的一件事,不是找到宝藏,而是要先对付紫天君,不解决紫天君,找到宝藏,咱们也是无法到手。”

刘婉蓉举手理一理鬓边的散发,缓缓说道:“老前辈预测那紫天君必来,但不知能否测知他见时来。”

宇文敬沉吟了一阵,道:“明天午时不到,天黑时分定然可以赶到这狂风峡外。”

刘婉蓉道:“老前辈准备如何对付他们?”

宇文敬道:“擒贼擒王,如若能一举击伤了紫天君和四大天王,树倒猢狲散,那些人,就不敢再和咱们作对。”

铁梦秋道:“紫天君和四天王,都不足畏,难缠的是那十大毒人,这狂风峡风势劲急,似乎不适宜用毒,只要十大毒人能不出手,兄弟和蓝姑娘自信能够搏杀紫天君和四天王。”

宇文敬略一沉吟,道:“铁兄弟,四天王非你之敌,但是紫天君一身武功,实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铁梦秋接道:“我知道,所以,我要和蓝姑娘联手,才能除他。”

宇文敬望了望蓝小月一眼,道:“两人的联手,有这样大的力量吗?”

铁梦秋道:“真刀真枪的搏命,在下如是没有几分把握,岂敢随便夸口。”

宇文敬道:“果真如此,那就简单了。”

铁梦秋说道:“兄弟最担心的,还是那十毒人,峡中狂风,虽从一个方向吹来,但如诸位细心一些,都可感到风被山壁挡后回流,如是十大毒人的毒物,被风吹得满峡激荡,谁也难逃性命。”

宇文敬道:“铁大侠的意思呢?”

铁梦秋道:“先解决十大毒人。”

宇文敬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蓝小月道:“对付这等凶残的人物,实也不必用光明手段。”

刘婉蓉道:“小妹亦有此意,但在狂风峡周围设伏,偷袭暗算十大毒人,至少也要把他们剪除大半,然后再在狂风峡中和他们一决胜负。”

蓝小月突然斜目望着宋长志,道:“你准备怎么办?”

宋长志道:“我说过,两边都不帮助,我要坐山看虎斗,等候谁胜了,我就帮胜者去找宝藏。”

刘婉蓉道:“你相信紫天君胜了能放过你,你就躲起来吧!”

宋长志道:“老朽的看法,诸位人数虽少,但胜算较大。”

刘婉蓉道:“如是你肯帮助我们,我们胜算多些。”

宋长志道:“要我如何帮助。”

刘婉蓉道:“我们要一段一段的设伏,你地形熟悉,只要告诉我们,带我们去埋伏之地,你就算帮了大忙。”

宋长志沉吟了一阵,点点头道:“就明了狂风峡四周的形势。

计议好了设伏之法,众人紧贴着山壁,盘坐调息。

天色黎明时分,耳际间风声更大,简直像怒海浪滔,大有拔山而去的气势。

几人虽然躲在风力吹袭不到之处,但听到这等气势,也不禁为之骏然。

铁梦秋心中暗道:“这风势如此劲急,走出峡谷也非易事,如何能够出谷设伏。”

天色破晓时刻,风力突然转弱。

刘婉蓉站起身子,道:“风快减弱,咱们该行动了。”

几人虽然在狂风峡中停了一夜,但对风势的来处,仍是一无所知。

但刘婉蓉心中明白,此刻,不能找到宝藏,也不能把峡中形势查的太清楚,宋长志说有了不帮忙,宇文敬居心难测,只有在敌势压境,宝藏本现这前,几人还可以保持个微妙的团结。

所以,刘婉蓉不提寻宝的事,却当先起身,行入峡谷。

晨曦中,景物清楚可见。

峡谷中处,怪石林立,矮松遍生,刘婉蓉临时又改变了主意,决心集中力量,埋伏峡口,便于相互支援。

五个人,布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阵势。

天色过了中午,仍无动静。

宇文敬取出携带的干粮,分给了来长志一些。

突然间,咱起几声尖厉的啸声,紧接着对面山峰上,出现了几条人影。

宋长志低声说道:“这紧天君果非凡响,竟然找到此地。”

宇文敬隐在石后,监视着敌踪,仍然不理会宋长志。

但见人影愈来愈多,而且,直向狂风峡行了过来。

宋长志暗中数计一下,不下三十余人。

来人,在石桥对面停息片刻,鱼贯而过。

宋长志道:“如若咱们有几个弓箭手,守侯石桥,再好的武功,也难越雷池一步。”

宇文敬淡淡一笑,道:“你该退回狂风峡了,再过一阵工夫,只怕很难走了。”

宋长志道:“我要留这里看热闹。”

就在两人说几句话的工夫,来人已然逼到了五丈左右。

紫天君背插金刀,越众而前,打量前面的地理形势。

宇文敬、刘婉蓉隐身之处,都经过很仔细的选择,加上了人手的伪装。

所以,紫天君虽站在一个很高大岩石上,仍然无法瞧得见几人。

只见紫天君举手一招,一个身着猎装的大汉,飞身跃上了大岩,欠身作礼。

紫天君道:“前面就是狂风峡了,对吗?”

那大汉欠欠身,道:“不错,属下已经很仔细地问过了。”

紫天君道:“刘婉蓉他们,可能躲在狂风峡中吗?”

那大汉道:“这个属下无法断言,不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元凶授首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