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05回 花花公子

作者:卧龙生

方振远道:“不拓奉何人所命?”

黑衣人道:“敝上葛公平。”

方振远道:“花花公子葛玉郎?”

黑衣人道:“不错,敝上要在下通报方二爷一声,你们已然身陷重围,火神万等几隐息江湖的大魔头,都已出动,环守这荒调四周。”

方振远道:“承葛公子的好意,在下这里感激不尽。”

黑衣人淡淡一笑,道:“敝上还交代了在下一句话。”

方振远道:“怎么说?”

黑衣人道:“敝上说,如若方二爷需要援手之处,敝上愿助一臂之力。”

这句话确是有些大出了方振远的意料之外,沉吟了良久,道:“葛公子和虎威镖,素无渊源,想来晕中间定有别情。”

黑衣人道:“方二爷不愧老江湖,眼睛里揉不得一颗沙子,敝上不惜和绿林道上很多度头结仇,自然是不能全无代价。”

方振远道:“阁下可否先说明代价为何?”

黑衣人道:“那位刘事主,有一幅画,想请你方副总镖头跟他谈谈,如若他肯交出来,敝上将尽全力维护资局和他们家人的安全……”

语声一顿,接道:“如是方副总镖头肯转达敞上之意,那是最好不过,如若不肯转达,在下求见那位刘事主,说明利害。”

方振远淡淡一笑,道:“请上复葛公子,盛情心领,至于你朋友想和刘大人谈谈,在下觉着不用了。”

黑衣人道:“那么你方副总镖头代我们转达了。”

方振远摇摇头道:“虎威镖局在江湖上走了数十年镖,可是从没有过劝顾主交出财物的事,这规矩不能坏在我方某人手里。”

黑衣人冷冷说道:“这么说来,方二爷不肯卖敝上的交清了?”

方振远道:“在下说的很清楚,规矩不能坏在我的手里。”

黑衣人道:“这么看来,方二爷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方振远脸色一变,道:“朋友,你讲话要有点分寸,我方某人是把你当个人物看待,你归见贵上时,不妨照直讲,葛公子如是要找我,方某随时在荒祠侯驾。”

黑衣人不再多言,冷笑一声,转身而去。

直持那黑衣人去远之后,杨四成才轻轻叹息一声,道:“二爷,葛玉郎指明要画,大概不会错,这趟镖多灾多难,大约毛病就出在那幅画上了。”

方振远点点头,道:“找出原因就好,总镖头到此之后,咱们也好有个交代。”

杨四成道:“二爷,如若那葛玉郎真的找上荒祠来,二爷准备如何对付他?”

方振远适:“他如真的找上来,那只有放手和他一战,不过,我再三思索,他不会来,如若他要硬取那幅画,咱们能够拦下他的成份不大,他自然用不着这样转弯抹角了。”

杨四成道:“二爷说的是,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葛玉郎找上荒祠,二爷最好不要对他有任何承诺。”

方振远道:“你的意思是……”

杨四成道:“一可避免和他单打独斗,二使他有一些莫测高深。”

两人一面谈话,一面向荒祠行去。

行约两丈,瞥见人影一闪,李玉龙越墙而出,抱拳说道:“给二叔见礼。”

方振远道:“不用多礼了……”

杨四成急行两步,行到李玉龙的身侧,低声接道:“玉龙,想想看,敌人来去情形,有什么可疑的征侯?”

李玉龙沉吟了一阵,道:“没有看到什么异征……”

杨四成接道:“你不用急,要仔细的想想,虽然微之处,亦不能放过。”

李玉龙道:“有一点特殊的地方,就是那些人来势汹汹,但在将近荒祠时,却似是突然遇上了什么惊骇之事,转身逃去,当时,他们离荒祠已经很近,隐隐可见他们慌急的神色。”

杨四成道:“二爷,目下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了。”

方振远嗯了一声,道:“什么事?”

杨四成道:“有一个高人,在暗中相助咱们,那位高人惊退了群寇,而咱们不用勉强想法子见人家了。”

加快脚步,走入荒祠,一面接造:“要他们分班防守,今夜明月映雪,除非是已到飞行绝迹境界的高手,大约都逃不过监视,遇上警兆时,要他们尽快的通知我。”

李玉龙一欠身,道:“二叔放心。”

方振远进入荒祠,和衣躺在地铺上,闭目休息。

一宵匆匆,未再发生事故。

第二天也一天平安,并未发生一点麻烦,荒祠宁静,似乎周围所有的人,都已经撤走。

刘大人憋了一天,到太阳下山时,再也忍不住,说道:“方爷,你这一天不见动静,如若是有人来,应该早来了。”

方振远道:“再等一夜,我们总镖头明日中午大概可以到,他一到咱们就立刻上路。”

刘大人道:“小女夫家,和下官交谊极深,他既然求我在年前赶到,下官不愿使他失望,请你方爷转告伙计们一声,年前能到开封府,同来的伙计们,我每人加送三十两银子。”

方振远道:“三十两银子,不是少数目,大人有此德意,他们定然感激,不过,敝局总镖头,已然得到飞鸽传书,定然会找来此地,算行程,明日午地前定可赶到,如若路上不再发生事故,咱们赶紧一些,可让你刘大人在开封赶上午夜饭。”

刘大人道:“但愿如此。”

方振远苦笑一下,道:“刘大人,我方某人再三拖延,不肯上路,是为了你们全家人的安全,实对你刘大人说吧”!目下这荒祠四周,布满了等着劫镖的人。”

刘大人道:“他们要什么?方爷你弄清楚了没有?”

方振远道:“牧羊图是其中之一。”

刘大人道:“除了牧羊圈外,还有什么?”

方振远道:“目下,在下还不明白,不过,你刘大人心中应该有数。”

刘大人摇摇头,道:“我确定想不出来。”

方振远道:“这就为难了,我们受雇之时,实不知你刘大人带些什么?但要动手打劫之人,却是早已处心积虑,暗中打听得明明白白。”

刘大人苦笑一下,道:“到此为止,大约你方副总镖头,还是对下官不太相信。”

方振远道:“大人言重了,方某不是不相信你刘大人,而是目前情势诡异,方某人也有些不解内情,不得不问清楚了。”

刘大人轻轻咳了一声,道:“这么办吧,如若方爷能和他们见着面,你不妨和他们谈谈,看看他们要什么?只要是我们拥有之物,下官愿意拿出来,小女说的不错,钱财身外之物,何况他们要取之物还不是钱财,这些东西,纵然确有珍贵之处,也对我们无用。”

方振远道:“纵然大人准备交出他们所要之物,在下也不能答允……”

刘大人接道:“方爷,这和你们镖局无关,是我自愿给他们。”

方振远道:“大人纵有此心,也希望能稍侯时机,以此作为交换。”

刘大人道:“好吧!咱们决定明日午时上路,遇上敌人拦路时,下官就交出他们需要之物。”

虎威镖局的总镖头,是不能在明日午时之前赶到,方振远心中实无把握,当下不再多言。

刘大人也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一宵易过,第二天近午时分,仍未见总镖头赶到。

刘大人不再客气,拉下脸对方振远道:“方爷,就在下所知,你们江湖上的人物,讲的话一诺千金,昨夜你已答应了咱们午时动身。”

方振远望望天色,果然已到正午时分,点头说道:“好吧!大人既然坚持非走不可,咱们只好走了。”

回顾了李玉龙一眼,道:“玉龙,叫他们套车,备马。”

李玉龙欠身一礼,立刻吩咐几个超子手备马套牢。

这几个趟子手动作十分熟练,不大工夫车马备齐。

方振远轻轻咳了一声,道:“请令正和令媛上车,咱们立时动身。”

刘大人招呼书童,丫环扶夫人、小姐上了车,道:“方爷,如是途上遇上强人,他们要什么,你招呼我一声。”

方振远道:“好吧!不过,在下有几句话,不得不事先说明。”

刘大人道:“什么事?”

方振远道:“大人交出他们需要之物,换你们夫妇、父女之命,我们虎威镖局的人,不吃这个……”

刘大人接道:“方爷,如是来人武功很强呢?”

方振远道:“那是我们的事了,不用你刘大人关心。”

刘大人碰了一个软钉,不再多言,伸手放下车帘。

方振远接道:“玉龙,你和大豪走到车子前面。”

李玉龙应道:“小侄领命。”带着张大豪快步向前行去。

扬四成低声说道:“二爷,真的要走吗?”

方振远道:“你在荒祠显眼的地方,留下咱们镖局的暗记,就说中午上路要来人一路追下去。”

杨四成道:“属下领命。”就荒祠大门处,留了暗记。

车出荒祠,走上官道,不过也就里许左右,瞥见三个身背兵刃的大汉,一字排开了,拦在路中,挡住了去路。

李玉龙一挥手,篷车停了下来。

方振远未待李玉龙回禀,已然快步赶到车前,道:“玉龙,回去守车。”

原来,方振远早已安排好了应变的准备,是以敌踪一现,立时间各就本位。

但闻一阵马嘶轮转,五辆篷车立时在雪地上围成了一个圆圈。

方振远缓步行近三人之后,举手一挥,道:“在下方振远,三位朋友拦住镖车,想必有事见教?”

他心中明白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事情既然到了头上,解说也未必有用,索性大楼大样的摆出一副副总镖头的派头。

三个大汉年纪都在四十上下,左首一人,背上斜插背虎头双钩,居中一人,背插雁翎刀,右首一人腰围十三节亮银软鞭。

居中一人向前走了两步,道:“久闻铁掌金环方二爷的大名,今日有幸一会。”

方振远赤手空拳,双手抱肘,淡淡一笑道:“不敢当,恕在下眼拙,瞧不出三位朋友的来路。”

居中大汉道:“方爷乃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咱们是江湖上无名小卒,你方爷自然不认识了。”

方振远冷哼一声,道:“朋友,大腊月天寒地冻,三位大约不是找我方某人聊天的吧。”

居中大汉笑道:“咱们奉命而来……”

方振远道:“三位奉何人之命?”

居中大汉道:“火神万昭,听万爷说,他已和方爷照过了面。”

方振远道:“不错,但不知万昭要三位转告我方某什么事?”

居中大汉道:“万大爷说,他和虎威镖局,从无过节,不愿为一点小事揭破脸皮,从此成仇……”

方振远哈哈一笑,接道:“那很好,万大爷能有这番心意,方某人很感激,请诸位代方某致谢一声,就说方某人送过这趟镖,定当持柬拜山,面谢万大爷这番雅意。”

居中大汉道:“方爷,兄弟还有余言奉告。”

方振远道:“好!方某洗耳恭听。”

居中大汉道:“万爷虽有此心,但他却心怀苦衷,希望方爷鉴谅。”

方振远道:“鉴谅什么?”

居中大汉道:“方爷保这趟人头镖的顾主刘大人,有一幅图画……”

方振远冷冷道:“牧羊图?”

居中大汉道:“不错,方爷都清楚了。”

方振远道:“嘿嘿,那幅牧羊图么……可惜只有一幅。”

那居中大汉口齿十分伶俐,淡淡一笑道:“方爷,牧羊图如在这世间,有个十幅八幅,火神万大爷,也不会求你方爷帮忙了。”

方振远心中一动,暗道:“刘大人究竟带些什么东西,似乎是来人都很清楚,何不惜这机会,探问一下。”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那幅牧羊图么?已被别人下了定,如若除了牧羊图外,还有代替之物,在下或可帮助万昭一个忙,向顾主美言一二。”

居中大汉怔了一怔,道:“什么人定下了牧羊图?”

方振远道:“告诉你朋友,只怕诸位也没有那个胆子去问他。”

居中大汉道:“我等也许没有,但万大爷和他几位朋友,决不会含糊,方二爷清说吧。”

方振远道:“花花公子葛玉郎,三位大约都听人说过吧?”

三个人都听得脸色一变,沉吟了一阵,仍由那居中大汉说道:“方二爷一言九鼎,咱们相信你方二爷不会说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花花公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