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06回 卸下重担

作者:卧龙生

关中岳征了一怔,道:“怎么回事?”

方振远道:“属下刚才做了一件事,不知是对是错?”

关中岳道:“什么事?”

方振远轻轻叹息一声,把刚才经过之情,很仔细地说了一遍。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按理说,这事情不能算错,不过……事情过去,也就算了,方兄弟也不用再想它了。”

杨四成道:“关键在那幅牧羊图,不知它究竟有什么珍贵之处?葛玉郎和万昭不惜翻脸动手,而且又甘冒和咱们虎威镖局结仇之险。”

方振远道:“杨镖头刚才说过,如是那幅牧羊图关系太大,可以想法把它留下。”

关中岳摇摇头,道:“兄弟,你已在那字据上签了名字,如何能够言而无情呢?铁掌金环四个字,不能留给江湖朋友们口实。”

方振远道:“属下惭愧得很。”

关中岳笑道:“为了虎威镖局的信誉,咱们可以把牧羊图,放给葛玉郎,不过,咱们也可以再把它夺回来。”

方振远道:“夺回来?那岂不是更费事吗?”

关中岳道:“多费一点事也不要紧,交给葛玉郎是咱们兑现承诺,再夺回牧羊图,是为了虎威镖局的威名!”

杨四成道:“甚玉郎在两招之内,伤了火神万昭……”

关中岳啊了一声,道:“他用什么武功在两招内伤了火神万昭?”

方振远道:“施用暗器,火神万昭一身的火器,恶毒无比,葛玉郎抢了先机,施用暗器,先伤了万昭。”

关中岳道:“原来如此。”

目光一顾方振远,道:“关于花花公子葛玉郎其人,我听闻甚多,除了喜欢勾引女人之外,其他事总还肯留人一步……”

杨四成道:“万恶婬为首,只此一桩,已非正派人物了。”

关中岳笑道:“他本来不是正派人物,但我的说过他除了一身高强的武功之外,还有一种很特殊的本领,讨人好感。”

方振远道:“不错,他确有这份能耐,他闯入刘小姐的闺房,依照常情,那位刘大人,对他应恨之才对,但那位刘大人不但答应了给他牧羊图,而且言行之间,对那位花花公子,还有着大为赞赏之意。”

关中岳沉吟子一阵,道:“听说此人,有着多方才能,机智、成功,都是第一流的人物,后起的江湖人物中,此人算得一支奇葩,只可惜,他未能行入正路。”

方振远缓缓说道:“总镖头对葛玉郎的为人,似乎知晓不少。”

关中岳道:“他到过北京,而且托人带信给我,希望和我见上一面,可惜的是我有事他往,未能和他会晤。”

方振远道:“他在京没有闹一点事?”

关中岳道:“这就是花花公子葛玉郎聪明的地方,他到了北京城,竟然能使神不,鬼不觉,除了他要会,想会有人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方振远道:“这件事很多年了。”

关中岳道:“就是去年的事,那时,他已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号,听说,除了我之外,他还会过另外两个人。”

方振远道:“什么人?”

关中岳道:“会的另外两个人是谁,我也不大清楚,不过,如若仔细存心追查,也就不难查出,但当时,我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如今想来,似乎是有些疏忽了。”

方振远沉吟了一阵,道:“总镖头是否觉得,和这牧羊图有关?”

关中岳道:“很可能,葛玉郎近年广结善缘,据说,交了不少朋友,看样子,他似乎是有所谋图作为。”

杨四成道:“那牧羊图是一个关键了。”

关中岳道:“目下,我们还不能达作论定,但对于那幅牧羊图,我倒是探得了一点内情出来。”

方振远精神一振,道:“总镖头可否踢告。”

关中岳未立刻回答方振远的问话,反口问道:“你见过那幅牧羊图么?”

方振远道:“见过,可惜的是小弟才慧浅薄,无法瞧出那牧羊图的隐秘。”

关中岳道:“那幅图称谓称牧羊图,顾名思义,那幅图上画了很多的羊了?”

方振远道:“各式各态的羊,和一个手执长鞭的牧童。”

关中岳道:“兄弟,你仔细的想想看,那幅图上,有什么可疑之处?”

方振远道:“小弟仔细的瞧过了,却是瞧不出任何可疑之处?”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据说那幅图上,暗藏着很深奥的玄机,是一位前辈奇人所绘,其中含有他毕生的心血和成就。”

方振远道:“那是他把一生的武功和成就,都绘在好牧羊图上?”

关中岳道:“也不是这么简单,听说那图上含有玄机,如是无法解得图中之秘,纵然取得那牧羊图,也是无用。”

方振远道:“如若那牧羊图上确含有隐秘,那实是一种极高的智谋,小弟看的十分仔细,但却一点也瞧不出来。”

关中岳道:“如若能说动刘大人,那把牧羊图拿出来瞧瞧,也许可以瞧出一点名堂。”

方振远道:“此事不难,我去见见那刘大人,也许可以说动。”

关中岳道:“这件事不能勉强,也不能威吓人穿,只能淡淡的提一提,答不答应,那是人家的事情了……”

语声一顿,接造:“叫人想不明白的是,那幅牧羊图,怎会落在刘大人的手中。”

方振远道:“小弟也曾问过他,他也无法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似乎是,这幅图,是别人委托他带往开封。”

关中岳道:“什么人委托他呢?只要那人和武林中有关,我们就可以找出来龙去脉了。”

杨四成道:“总镖头觉得这件事很重要吗?”

关中岳道:“如若那牧羊圈,和武林中事,牵扯上关系,那幅图的价值,就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了。”

杨四成道:“照总镖头的说法,这幅图已经和武林人有关了,咱们是否要查出内情。”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如若我料断不错,不但万昭和葛玉郎要劫这趟镖,就是正大门派的人物,只怕也有人会过问此事。”

杨四成道:“总镖头之意,可是说正大门户中人,也会有人抢镖吗?”

关中岳道:“很难说,他们纵然不至于下手他抢劫,至少会曾问此事。”

方振远似是未料到,这趟镖竟然是闹的天下武林皆知,当下说道:“这么说来,这一趟镖,是保的哄动天下了。”

关中岳轻轻叹息一声,道:“我先到前面瞧瞧,你们慢慢走吧!”

方振远道:“总镖头清吧!”

关中岳道:“我在前面等你们。”翻身上马,纵骑而去。

他胯下之马,乃千里神驹,奔行神速,转眼之间,已走的踪影全无。

方振远望着关中岳远去的背影,沉思不语。

行约十余里,只见关中岳站在道旁一株老榕树下等候。

关中岳牵马上路,李玉龙和于俊,急急赶来见礼。

关中岳挥挥手,道:“你们守着镖车。”

两人应了一声,欠身退下。

关中岳低声说道:“大哥,瞧到了什么?”

关中岳松开手上马缰,宝驹自随身后而行,亦用极低的声音道:“我见着了花花公子葛玉郎。”

方振远吃了一惊道:“大哥和他动过手了?”

关中岳摇摇头,道:“没有,我们谈的很好,他已替咱们除去了万昭两道埋伏,伤了万昭七个属下。”

方振远道:“如若那葛玉郎说的句句真实,那确也叫刘大人说对了,盗亦有道。”

关中岳暄:“他说的不像假话,他手下的燕山五鬼,也被伤了两个。”

方振远道:“那么,这份人情债,咱们是背定了。”

关中岳道:“葛玉郎告诉我,不用对他存一点感激之心,他不惜和人结仇替咱们开道,用心只在保护他的牧羊图。”

方振远啊了一声,道:“看来,倒不像传言中那等歹毒之徒了。”

关中岳沉吟了片刻道:“兄弟,如若葛玉郎没有骗我,大约赶到开封会的途中,不会再有大麻烦了。”

方振远道:“问题是那葛玉郎的话,是否可以相信。”

关中岳道:“所以,咱们自己也要有准备才成。”

方振远道:“咱们要如何准备。”

关中岳道:“我走在前面,如若遇上可疑之处,我就先行搜查一遍,然后,再用咱们镖局子的暗记联络,你们照我留下的暗记行事。”

方振远道:“听凭总镖头吩咐。”

关中岳轻轻叹息一声,道:“我既然到了,不能让顾主再受到一点惊骇,也希望能在他们愿望之下,及时赶到开封。”

方振远道:“总镖头,有一件事,小弟还未向总镖头报告。”

关中岳道:“什么事?”

方振远道:“数十年没在江湖上出现过的‘盘龙’镖旗,此刻却出现在江湖之上,而且就在那位刘姑娘的蓬车内。”

关中岳怔了一怔,道:“此事当真吗?”

方振远道:“小弟没有亲眼看到,话是葛玉郎的口中说出来,但仔细的想一想,这话不错,葛玉郎施用调虎离山之计,把我调开了客栈,他却乘机闯入了客栈之中,制服了咱们镖局里的几位镖头,那时,他一可以从容取走牧羊图,但他临时改变主意,赐赠丹丸,未取走一针一线。”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葛玉郎自愿放弃了强取暗抢的手法,甘愿和咱们逐敌立约,自非无困的了。”

方振远道:“还有一桩事,小弟亦是想不出它的原因何在?”

关中岳道:“嗯!你说说着?”

方振远道:“我们守在一座荒祠之中,万昭带人逼近荒祠,分由数面齐至,似有动手之意,但却不知何故,又突然一齐撤走,此事来的突然,小弟思索甚久,仍是想不出它的原因何在?”

关中岳道:“火神万昭,和他的属下,未入荒祠,也未见过那‘盘龙’镖旗,这似乎是和那镖旗无关了。”

方振远道:“正因如此,属下才想不出它的原因何在?”

关中岳道:“照这等情形而言,似乎是有人在暗中相助,惊退了万昭。”

方振远道:“小弟也这么想,可能是葛玉郎玩的手法,但后来我仔细想一想,又觉得情形有些不对,如若是葛玉郎,他定然会讲出来,但他却只字未提。”

关中岳道:“你当时是否瞧出了一点征侯?”

方振远道:“没有,如是真有人暗中帮助我们,那人的武功,必然是极为高强。”

关中岳显然对此事,亦无法作答,沉吟不语。

方振远道:“大哥,提到了正大门派中人,也可能卷入这场漩涡,可能是哪一位正大门派中人暗伸援手……”

关中岳道:“四面白茫茫,最是不宜藏身,不论那人是何身份,但他能在不现身形之下,惊退万昭,自非泛泛之辈了。”

方振远道:“小弟亦作此想,但我始终想不出他是何许人物,为什么要对我们帮忙。”

关中岳略一沉吟,道:“也许他和葛玉郎的用心一样,只求保护那幅牧羊图。”

方振远似乎是突然这间想起了一件十分重大之事,忍不住说道:“大哥,小弟有一个奇怪的感觉,似乎是刘大人还收存了一份极为珍贵之物,其名贵之处,也许不在那幅牧羊图之下了。”

关中岳道:“那是什么呢?”

方振远道:“这个小弟不知,我也没有证据,只是隐隐的有此感觉。”

关中岳仰脸望天,沉思了良久,道:“如若刘大人那一件珍藏,也和咱们武要人物有关,事情就有些不同了。”

语声一顿,接道:“不管那刘大人如何的可疑,咱们也应该把他送到开封府去,然后,再作计议,我想走在前面,如若路上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不在途中等你们了。”

方振远道:“大哥之意,可是说路上如无变化,咱们在开封府见了。”

关中岳道:“照目下情势而言,我想不用和那刘大人混的太过熟悉。”

方振远道:“大哥既有此想,那咱们就在开封府见。”

关中岳翻身上马,低声道:“你们要多多费心一些。”

一提缰绳,健马如飞,向前奔去。

方振远看着那葛玉郎的背影消失之后,才回头对杨四成道:“四成,要他们放快速度,咱们要兼程赶路。”

杨四成一欠身,道:“二爷不要上车吗?”

方振远道:“不用了,我要走在前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卸下重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