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07回 义承重任

作者:卧龙生

关中岳点点头,道:“也好。”

举向外行去。

林大立追上关中岳,同人正厅。

两人还未落座,镖局伙计已带着一个身着长袍的中年汉子,进入厅中。

他身着便服,无法瞧出他的官阶,而且面目陌生,从未见过。

但有一点林大立可以确定,那就是来人亦是位会家子,两边太阳穴高高突起,而且是一位内外兼修的高手。

当下抢先一步,抱拳说道:“兄弟林大立,是虎威镖局开封分局的首座镖师。”

长抱中年人拱手一笑,道:“兄弟慕名已久,只是公务匆忙,无暇拜会……”

目光转注到关中岳的脸上,说道:“这一位想是关总镖头了。”

关中岳一抱拳,道:“正是区区在下,请教朋友大名。”

中年大汉笑道:“兄弟沈百涛,一向追随督帅,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关总镖头,只怕是未曾听过的了。”

关中岳心中暗念,沈百涛,沈百涛,这名字果然是陌生得很。

口中却说道:“沈兄追随督帅,品带加身,光耀门捐,才是学武人的正当出路,兄弟很是饮慕沈兄的了。”

沈百涛微微一笑,道:“关总镖头名满天下,能够交交兄弟我这吃公事饭的朋友,沈某就已觉得三生有幸了,这饮慕二字未免用的太重了……”

哈哈一笑,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兄弟这番来此,想麻烦关兄一事。”

关中岳神情持重地道:“沈兄但请吩咐。”

沈百涛道:“兄弟请关见到督府一行。”

关中岳长长吁一口气,道:“沈兄,关某想先向清楚一件事。”

沈百涛道:“兄弟知无不言。”

关中岳道:“那很好,兄弟想向沈兄,请我关某到督府,是以私人身份邀约,还是督帅之命。”

沈百涛道:“事情是督帅吩咐的,但兄弟久慕关兄之名,觉得遣派军卒,到此奉请,只怕作了你关兄的威名,因此,兄弟毛遂自荐,亲自来此邀请关兄一行。”

关中岳淡淡一笑,接道:“关某很感激沈兄一番好意……”

语声一顿,接道:“此刻就动身吗?”

沈百涛道:“不错,督帅现在府中侯驾。”

关中岳道:“好!关某吩咐他们几句,立刻动身。”

沈百涛微微一笑,道:“兄弟在厅外等候。”

转身步出大厅。

关中岳回到大厅,看到了方振远一眼,神情严肃地说道:“方兄弟,事情似乎是愈来愈复杂了,督帅权重一方,手握生杀大权,随地给咱们栽一个罪名,虎威镖局就得关门,这一趟督府之行,自是不能不去的了……”

方振远叹息一声,道:“小弟无能,抵这趟镖,竟然牵扯出如许麻烦。”

关中岳道:“这不能怪你。”大步向前行去。

沈百涛微微一笑,抢先一步,带路行出镖局。

一路上关中岳本问一言,那沈百涛未多作解说。

直待行近督府门外,沈百涛才停下脚步,低说道:“关兄,有道是穷不和富斗,民不和官斗,见着督帅时,还望关兄能忍耐一二!”

关中岳道:“督帅乃当朝一品大员,封疆列土,威高信重,兄弟一介草民,怎敢冒犯。”

沈百涛笑道:“兄弟相信督帅肯请关府第相见,决无恶意,只要关应付得体,就不会有麻烦了。”

关中岳抱拳笑道:“还望沈兄美言一二。”

沈百涛欠身还利,道:“关兄名重武林,督府中虽然戒备森严,也不能叫他们伤了关兄的颜面。”举步行入府中。

大不工夫,督府便门大开,沈百涛快步迎了出来。低声说道:“督帅在二堂接关兄,兄弟前面带路。”

关中岳紧随沈百涛的身后,行入督府,借机会目光微转,打量了督府之中形势。

但见庭院宽敞,绿瓦回廓,每一座门前都有着一个军卒和便服的大汉把守。

沈百涛身份似是不低,那些守门的军卒和便装大汉,都对他执礼甚恭。

穿过了三重庭院,到了一座白玉为阶,气势万千的厅堂前面。

两个站在厅门前面,身着黑色劲服,腰中佩刀的大汉,快上不迎了上来,拦住了关中岳的去路,道:“阁下身上的兵刃、暗器,请留在室外。”

关中岳威震北六省,闯荡江湖,经过了无数的大风大浪,督府中气势虽威严,关中岳仍然保持镇静的神情,微微一笑,解下身上的十二枚金铃镖和一把随身匕首。

沈百涛低声道:“这是规矩尚望关兄勿怪。”

关中岳道:“理该如此。”

两个拦路大汉接过匕首和金铃镖,立时让开了路。

沈百涛举步而行,一面低声说道:“督帅就在厅中,兄弟陪关兄进厅。”

关中岳道:“多承关照。”

步上石阶,进入厅堂。

关中岳目光锐利,抬眼一顾,立时垂首而行。

就在那匆匆一瞥之间,已然约略的瞧清楚了厅中形势。一个身着皮袍,外登团花马褂,足登福字黑缎履,五旬左右,留着满口黑髯的人,坐在厅中一张雕花木桌左面,右面是一个身着青袍,外罩海青马补的中年人。

关中岳和那青袍人在北京会过一面,正是雇请虎威镖局保护南下的顾主,刘大人。

只见沈百涛前两步,对着那穿皮袍的黑髯人欠身一礼,道:“库督帅,关中岳带到。”

那皮袍老者轻轻咳了一声,放下手中的水烟袋,轻轻一挥左手,沈百涛立时悄然退到身后而立。

关中岳枪上一步,拜伏地上,垂首道:“草民关中岳,叩见督帅大人。”

皮袍人道:“你起来,这是私邸,不用行大礼了。”

关中岳道:“谢大人。”站起身子,垂手低头而立。

皮袍人打量了关中岳一眼,目光转到刘大人的身上,道:“刘年兄,你见地这位关总镖头吗?”

刘大人笑道:“小弟在京里虎威镖局中,见过一面。”

皮袍人微微笑道:“关中岳,听说你生意做的很大,在北六省地面上设了很多分局。”

关中岳道:“那是朋友帮忙,使草民创立的虎威镖局得以维持,大人明鉴。”

皮施人嗯了一声,笑道:“你名气很大,我记得年前京里兵部周侍郎,到开封来,还提过你的名字。”

关中岳不禁吃了一惊,道:“周大人说草民什么?”

皮袍人笑道:“他说你交游广阔,名气响亮,北六省地方,都知道你的大名。”

关中岳道:“大人夸奖了。”

皮袍人道:“你既然有这样大的名气,江北地面上的江湖人物,大约都和你熟识了?”

关中岳道:“票督帅,草民谈不上和他们熟识,道不同不相为谋,草民是生意人,和江湖上人物很少来往。”

皮袍人嗯了一声,道:“好!那咱们就谈谈生意吧!”

关中岳听出口气不对,抬头看去,只见督帅原本带有笑容的一张脸,此刻,却突然变的一片冷肃,不禁心头一震。

他究竟是历经生死,见过风浪的人物,虽然很少和官场扣人来往、但忙中不乱,急急抱拳过顶道:“督帅言重,草民斗胆,也不敢冒渎督帅的神威,督帅如有需用草民之事,但请吩咐一句,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皮袍人大约很爱听关中岳这几句奉承之言,脸上又绽现笑容,道:“那很好,如此说来,我倒要请你帮个忙了。”

关中岳屈下一膝,道:“督帅言重了,草民担受不起。”

皮袍人哈哈一笑,道:“你能在江湖上闯出这样大的名气,确也有些道理,为人很痛快,但皇帝不差饿兵,大年下,你们镖局里的人,大约也要歇歇冬……”

语声一顿,接道:“来人啊!拿三百两黄金赏赐。”

一个亲兵,应声而出,手托一个玉盘,玉盘放着黄澄澄三十根金条子。

关中岳望了那盘黄金一眼,忖道:果然是重赏,出手黄金三百两,督帅的气势,与众不同。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督帅赏赐,草民不能受,有事但请吩咐,但得草民力能所及,无不答允了。”

沈百涛突然接口说道:“关兄受了吧!督帅南征北讨,亲冒矢石,战功显赫,国之栋梁,因此对咱们习武人,有一份特别的爱惜。”

关中岳明明知道这三百两黄金收下来,肩头上必将落上一副无法推辞的千斤重担,但沈百涛已用话点明,不受也不成了,只好硬着头皮,接下玉盘黄金,道:“督帅厚赐,草民受之有愧,”

皮袍人点头一笑,道:“你们学武的人,讲求的是肝胆义气,这一点,我常听沈百涛谈起。”

关中岳心中一动,暗道:他以督帅的身份,直呼沈百涛的名字,两人的交情,又似非主从的关系了。

但闻皮袍太轻轻咳了一声,接道:“其实这件事,也和你们虎威镖局有着关系!”

关中岳暗中盘算,这顶帽子已经套在头上,不顶起来,已不可能,看来只有顶起来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大人有什么吩咐,还清明白赐示,草民也好斟酌一下,奉复大人。”

皮袍人回顾了身后的沈百涛一眼,道:“百涛,我看还是你和关总镖头谈谈,结果如何,给我一个回话。”

沈百涛欠身应道:“属下遵命。”

举步行近关中岳,说道:“关兄,咱们厢房谈谈吧!”

关中岳站起身子,躬着腰退出大厅,随在沈百涛身后,进入了厢房之中。

沈百涛笑道:“关兄请坐,兄弟虽然追随督帅甚久,但自信仍未失武林人的本色。”

关中岳打量了厢房形势一眼,缓缓把手中玉盘放在木桌之上,道:“沈见,这三百两黄金,兄弟听沈兄之命,但关某确实用不着这笔黄金,原物转赠沈兄。”

沈百涛微微一笑道:“金银事小,不过,这是督帅赐于关兄之物,关兄虽然是用不着,但也不妨带回镖局赏给属下。”

关中岳沉着声说道:“这件事,咱们暂时放下不谈,督帅比番召见关某,想瞩有一件很重大的事情了。”

沈百涛道:“督帅已约略的提了一句,他说请关兄帮忙,就凭这句话,已足见督帅对关兄的看重了。”

关中岳苦笑一下,道:“这中间,仗凭沈兄美言,兄弟这里先谢过了。”

沈百涛道:“关兄威名,江湖上谁不敬慕,兄弟略效微劳,理所当然耳。”

关中岳心中暗道:人说江湖上诡诈万端,极难对付,但官场中的人物,更是心机深沉,难作预测了。心中念转,口中说道:“督帅大人手下,有沈兄这等人物,兄弟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需要兄弟效劳之处了?”

沈百涛微微一笑,道:“如是此事和关全扯不上关系,督帅也不会找关兄了。”

关中岳道:“那是说刘大人失去的牧羊图有关了……”

话出口,已知说的太快,露了口风,但已无法改口。

沈百涛双目中神光一闪,道:“关兄已知晓那牧羊图失去的事了。”

关中岳略一沉吟,道:“兄弟听到一点风声,但却不敢确定,也不知详情。”

沈百涛淡淡一笑,道:“事情坏在是有一张字据,落在督帅的手中,那字据虽然是刘大人手书,但却有贵局方副总镖头的署名。”

关中岳哦了一声,道:“督师怎么说?”

沈百涛道:“出身宦门,不知江湖中事,看到了贵局副总镖头在上署名一事,大为震怒,要下令封闭贵镖局,拘提贵局镖师,审问内情。”

关中岳道:“督帅在人一品大员,自然是有这等的大手笔了,但敝局总也该有个罪名吧!”

沈百涛笑道:“慾加之罪,何患无词,何况,那字据现在督帅手中,这是不折不扣的勾结盗匪,合谋顾主的通匪大罪。”

关中岳目光一转,盯注在沈百涛脸上,仔细瞧了一眼,只觉沈百涛脸上透着精干之气,是一位很难对付的人物,当下哈哈一笑,道:“沈兄的看法呢?”

沈百涛道:“兄弟的看法,和督帅自是不同,就江湖信诺义气而言,这事很普通,署上名字,也不过见证之意,但公门却不是这等看法,督帅虽是统兵的将军,世袭的爵位,但他南征有功,皇思浩荡,加官晋爵,封赐监察官、豫、陕、甘的总督,圣赐上方剑,先斩后奏,位至极品,布政四省,关兄久居就都,耳目甚灵,当知兄弟所言非虚了。”

关中岳道:“督帅官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义承重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