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旗》

第08回 铃镖退贼

作者:卧龙生

沈百涛双手接过木盆,点点头,道:“大英雄的气魄,果然不同,关总镖头既然瞧出了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宝物,竟然毫无贪得之心,单是这等清风明月的胸襟,就非常人能及了。”

关中岳轻轻叹息一声,沉声道:“这本非我之物,在下知是不便强占,不过,我想奉劝沈兄几句话!”

沈百涛道:“好!关兄只管清说,兄弟洗耳恭听。”

关中每道:“这幅牧羊图,是一件宝物,但也是一个招惹灾祸的不祥之物,它招引的人物,都将是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督帅虽然统率百万雄兵,但也无法防止武林中第一流高手进出帅府……”

沈西涛道:“闻兄良言,字字金玉,兄弟已深记心中,回到帅府,我自会把此事奉告督帅,由他裁决,应该如何处置这幅牧羊图。”

关中岳淡淡一笑,道:“兄弟话已经说完了,当该如何?是督帅和沈兄的事了!”

沈百涛点头一笑,大步而去。

关中岳高声说道:“沈兄好走,恕关某人不送了?”

沈百涛道:“不敢有劳。”

话落日,人也走出了镖局。

关中岳目睹沈百涛去远,缓缓回过头来,目光盯在方振远的脸上,接道:“此物由什么人指名送你?”

方振远摇摇头,道:“这个,兄弟确实不知,我已经苦苦思索了很久,实在想不出是什么人,会把此图送我。”

关中岳道:“无风不起浪,看他写那几句话,分明和你是熟人,至少,你们见过面,你再仔细的想想看?”

方振远沉吟了良久,摇头苦笑一下,道:“兄弟实在想不起来。”

关中岳轻轻拍拍方振远的肩膀,道:“兄弟,图从何来,是一大关键,你慢慢的想想看,你如若无法从旧友中想出内情,不妨从一路的见闻上着手。”

方振远顿觉脑际间灵光一闪,道:“如若有可疑之处,那该是唯一的可疑了。”

关中岳道:“什么可疑?”

方振远道:“小弟在途中救了一上身中剧毒暗器的少年。”

关中岳接道:“那是何模样?”

方振远道:“一个英气逼人的俊美少年,但对人态度却十分冷漠,小弟救了他的性命,他连一句感激之言也未说过,不留姓名,就飘然而去。”

关中岳轻思了一声,道:“还有什么特异之处吗?”

方振远道:“有,他骑了一匹白马,那白马似是已到了通灵之境,驮主求救,眼泪横流,如非那白马驮他而来,其人必死于毒发之下,埋身于大雪之中。”

关中岳点点头,道:“名驹本有救主之能,那少年定然大有来历的人了。”

语声一顿,道:“除此之外,路途之中,还有什么特异之处么?”

方振远道:“没有了。”

关中岳点点头,道:“好!咱们都一夜未眠,上半天,大家都好好的睡它一觉,有事咱们午后再谈吧。”

也不待别人接口,转身自去。

方振远、林大立、杨四成等,望着关中岳缓缓前去的背影,但却无人敢出口呼叫。

半日匆匆,申初光景,群豪又齐集大厅。

关中岳换了一件蓝缎长袍,外罩黑缎子团花大马褂,回顾了群豪一眼,道“如若事情顺利,今晚上咱们前身北上……”

目光转到林大立的脸上,接道:“马加草料,二更时备鞍相候。”

林大立一欠身,道:“属下遵办。”

关中岳目光又转到杨四成的脸上,接道:“四成,你告诉大豪,玉龙等,不许出去游荡,局里也要严作戒备。”

杨四成一抱拳,道:“属下知道。”

关中岳又望着方振远,笑道:“兄弟,你要坐镇镖局,目下情势看来简单,实极复杂,葛玉郎随时可能造人来镖局闹事,那位送牧羊图的高人,也可能来此看你,如若他真的来了,最好你能款留佳宾,和我见上一面,如是他一定要走,不愿见我,也请他留下姓名。”

方振远道:“小弟尽力留他。”

关中岳道:“好……好……”

连说几个好字,接造:“我未回来之前,如若葛玉郎有什么约书到此,你们别作决定,等我回来,再作商量。”

方振远点点头,道:“小弟记下了。”

谈话之间,厅上已摆上了酒菜。

关中岳当先坐了首位,群家相断入座。

关中岳举起酒杯,先敬了每人一杯,道:“但求天如人愿,咱们虎威镖局,好聚好散。”

林大立站起身子,道:“总镖头一离开封府,我就结算银子,遣散伙计,局里的人,大都回家过年去了,也可省去一番依依难舍的别情离绪。”

说罢,举杯一饮而尽。

关中岳道:“你坐下说。”

大林立依言坐下。

关中岳道:“你散了开封分局,分望能到京里去一趟。”

林大立适:“属下明白,散了开封分局,属下就即刻赶到总局。”

关中岳虽然酒量宏大,但要应付晚上督帅的招宴,吃酒不多。

他对酒不饮,群豪也难畅怀。

一席酒吃了一个多时辰。才吃了四五瓶阵年花雕。

太阳落下,天色黑了下来,厅中已掌起了灯光。

关中岳站起身子,道:“现在时刻着不多了,你们断经吃吧!不过,不能尽量,要随时保持着清醒。”

方振远站起身子,道:“大哥放心,小弟会提醒他们。”

关中岳取下壁上挂的皮帽了,举步向外行去。

群豪直送到镖局门外。

关中岳大步而行,奔督府公馆。

距督府还有半里之遥,沈百涛已大步迎了上来,道:“有劳关兄移玉。”

关中岳一抱拳,道:“沈兄如此远迎,关某如何敢当。”

沈百涛道:“督帅还在和几位官场中人应酬,咱们先到府里坐……”

关中岳睑色一变,突然说道:“站住。”

话出口,人也跟着向前奔了一步,伸手向那叫化子背上抓去。

那叫化子身子突然向前打了一个前栽,正好避过了关中岳的一抓。

叫化子避过了一击之后,脚步突然加快速度。

沈百涛眼看关中岳突然出手,一把抓那叫化子,不禁为之一怔,但看那叫化子一栽避开了关中岳的一击,心中突然一动,暗道:“这叫化子竟也是身负绝技的人物,这门避一招之势,自然无比,如是稍为大意之人,非要被他瞒过不可。

但闻关中岳说道:“阁下既已露出真象,似是已不用跑了,如再不站住,你要真的施展,作怪关某金铃飞镖无情了。”

那叫化子应声停了下来,回头笑道:“关大爷的金铃镖非同小可,你要真的施展,岂不是要我叫化子的命吗?”

关中岳冷冷说道:“阁下什么人?”

口中问话,人已加快行了过去。

那叫化子向后退了两步,道:“要饭的嘛,这世间又何上千万。”

这时,关中岳已然逼近那叫化子身前四五尺外,停了下来。

沈百涛呼的一声,由那叫化子身边掠过。拦住了那叫化子的去路。

同时,撮chún轻啸。

那叫化子冷笑一声,道:“阁下准备招呼四下的埋伏,收拾我叫化子吗?”

沈百涛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朋友,可是监视帅府很久了。”

叫化子冷冷说道:“我不用暗中监视,只要打眼一瞧,就能看出这四面设下的埋伏。”

沈百涛嗯了一声,道:“朋友好服力啊!”

那叫化子冷然一笑,道:“夸奖,夸奖。”

关中岳目光转到那叫化子的脸上,缓缓说道:“朋友是丐帮中人?”

叫化于淡淡一笑,道:“关总镖头,你是大有名望的人物,自然是认不得我这个小叫化子的了。”

关中岳道:“你朋友,既肯露面,想必是对我关某人有所指教了。”

叫化子道:“关总镖头果然是眼睛里揉不了一颗小沙子,指教实不敢当,但却有几句话,奉轻你两句。”

关中岳道:“洗耳恭听。”

那叫化子,先重重的咳了两声,清清喉咙,道:“关总镖头,你是盛名远播的传人,江湖上黑、白两道中人,大都对你关总镖头,十分敬重仰慕,虎威镖局这些年能够平安无事,一半是靠你关总镖头率领着众多武功高强的镖头打出的威望,一半是武林中朋友敬重你的为人,对你们虎威镖局多方的忍让,因此,叫化子放胆了多说几句,虎威镖局犯不着再为人守家护院。”

关中岳报用心听那中化子说完话,才缓缓说道:“多谢你朋友指教,关某人十分感激,但虎威镖局中人,都是安善良民,我们自有苦衷。”

沈百涛冷冷地接道:“朋友暗中监视帅府动静,你必是准备有所作为了。”

那叫化子突然转过脸来,望着沈百涛缓缓说道:“阁下叫沈百涛。”

沈百涛征了征,道:“不错。”

那叫化于淡然一知,道:“叫化子懒得和你多费口舌,告辞了。”突然飞身而起,一跃两丈多高,斜斜向一侧飞落。

沈百涛沉声说道:“朋友往哪里走!”

飞身而起,直追过去。

那叫化子哈哈一笑,回手拍出一掌。

沈百涛内劲外吐,扬手接下一掌。

但闻波然一声,双掌接实,那叫化子借着沈百涛掌劲推送之力,快速的隐入暗影之中,沈百涛却被那化子一记掌力,震得向后退了两步。

沈百涛冷哼一声,再次纵身而起,却被关中岳伸手拦住,道:“沈兄,不用追了。”

只听一阵劈劈啪啪和闷哼之声,传了过来,中间还夹杂着兵丸落地的声音。”

关中岳一皱眉头,道:“这是什么声音?”

沈百涛道:“在下这四周设下了埋伏,大约是他们动手拦他。”

关中岳轻轻叹息一声,道:“沈兄,看起来,事情愈来愈麻烦了。”

沈百涛沉吟了一阵,道:“那叫化子,是不是丐帮中人?”

关中岳摇摇头,道:“不太像是丐帮中人。”

沈百涛道:“咱们进入府中谈吧!”

关中岳不再多言,举步随在沈百涛的身后,行入帅府。

沈百涛把关中岳让入了一认偏雅室中,亲自倒了一杯茶,道:“关兄,先喝一杯茶,兄弟还有事奉告。”

关中岳接过一杯茶,道:“沈兄,兄弟不愿多管,吃过饭后,兄弟立刻带入北上了。”

沈百涛轻轻叹息一声,道:“关兄,兄弟确实极少和江湖中人物交往,这番被势所迫……”

关中岳一摆手,打断了沈百涛的话,道:“你有督帅作后台,非万不得已,武林中人,也不会惹你的。”

沈百涛沉吟了一阵,道:“说来说去,就是为那幅牧羊图了。”

关中岳道:“这是兄弟的看法,但沈兄不妨再多考虑一下。”

沈百涛轻轻叹息一声,道:“兄弟答应关兄,去和督帅说明,交出那幅牧羊图,但希望关兄能够多留开封两天,把此事办个清楚。”

关中岳一皱眉道:“我已再三向沈兄说明,不愿插手这件事,而且过了督帅宠召的宴后之后,兄弟即连夜北上。”

沈百涛沉吟了一阵,道:“兄弟不愿因这一幅牧羊图在帅府之中,闹的天翻地覆,但我和江湖中人,甚少往来,想借仗关兄在江湖上的声誉,召请云集在开封的武林高手,验明正身,烧去这幅牧羊图,免去他们日后再来因拢帅府。”

关中岳轻轻咳了一声,问道:“你要烧了牧羊图。”

沈百涛道:“此图已然掀起风波,留在世间,只怕无法制止彼争此夺而闹出流血惨剧。”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督帅肯答允吗?”

沈百涛道:“这个兄弟去说,如是督帅不肯答应,兄弟决不强留关兄,如是督帅答应了,还望关兄成全此事,这固然是给兄弟帮忙,实也是替江湖做了一件好事。”

关中岳沉思了良久,道:“好吧!如若沈兄能够说明督帅,兄弟就多留它两天。

沈百涛道:“关兄一诺千金,有这一句话,兄弟就放心了。”

谈话之间,瞥见一个黑衣人,大步行了过来,直入室中,欠身说道:“督帅请沈爷到花厅暖室会面去。”

沈百涛一摆手道:“知道了。”站起身子,接道:“关兄请吧!”

两人鱼贯而行,直奔花厅。

此时,夜空如洗,万星闪烁,寒风中花香芬芳,扑鼻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铃镖退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镖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