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闯江湖》

第11章 伊人投怀乐陶陶

作者:卧龙生

山不转路转,人不转马转,七绕八绕之下,那辆马车竟然重出山林,重新驰上了官道径朝前冲去!

不过,那两匹马已通体发汗,口吐白沫了!

就好似车厢内的红衣少女全身湿透,颤抖连连一般。

此时,已是未申之交,官道上的行人并不多,不过,在马车前面里余远处,却有一顶软轿由四位大汉扛行如飞而去。

只听那顶软轿内传出一声低喝道:“停!”

四位大汉一齐如一的“立定”,软轿立即凝立于四位大汉的肩上,迎面行来几句旅客见状立即低头疾行而过。

那四名大汉不但生得熊腰虎背,而且相貌狰狞,令人一看,就会想起传闻中的恶鬼厉魅,岂能不怕?

那两名旅客匆匆的越过软轿之后,一见迎面驶来一辆无驾驶的马车,立即骇得朝身右的林中奔入。

忽听那辆马车之内传出女人的尖叫声音,那两名旅客以出了命案,骇得双足一颤,立即倒在树旁。

他们两人外行,不知道那童声音是难得一开的“爽叫”,不过,软轿内之人却是个“行家”,立即传出:“朱四,挡住马车!”

傲立在软轿左后方的那名大汉恭应一声:“是!”忽地向后一转,身子一点,右足一扬,立即勒住车辕。

那两匹马连哼半晌之后,立即因之立定在原地踏步。

舒啦将红衣摆平之后,虽觉“意犹未尽”,由于听见有衣衫破空之声音逼近车前,他立即将身子一蹲。

目光一瞧见自己赤身躶体的模样,他立即匆匆的寻找自己的衣衫,那知,他尚水找到衣衫,马车已被勒住。

他心知对方必有几把刷子,顺手抓起青衣少女那套青衫往身上一套,哇操!太紧了此,实在要命!

他匆匆的脱下青衫,刚换上红衫,只听“绷!”的一声,上衣已被撑破,骇得他慌忙又换上那套青衫。

忽听一声阴险的声音道:“相好的,出来见过面吧!”

舒啦一边将青衣少女的那双皮靴硬往双足塞入,一边自车缝向外一瞧,立即发现四名凶神恶熬已分立在车辕两则。

五丈外停着一顶布幔深垂的软轿,舒啦立即又想起裘依依所坐的那顶软轿,心中立即一阵厌烦。

他立即冷哼一声,掀开“俏立”在车辕上。

四名大汉一见舒啦的满头乱发,虽是一身女衫,不但胸前是一片“飞机场”,连臀部也未具曲线,不由一怔!

舒啦暗道一句:“哇操!真是粗大!”立即朝车辕一坐,双腿倒也仿效名门闺女般并得紧紧的!

忽听软轿内传出妖治的声音道:“小子,你明明是男人为何偏作女人打扮,莫非心理变态?”

舒啦闻言,心知已经“穿帮”,干脆应道:“哇操!是谁规定这套青衫是女人穿的,你躲着不敢见人才心理变态哩!”

一声冷哼之后,轿门一掀,立见一位老妪自轿左侧转过身子,舒啦立即暗道:“哇操!此人好眼熟啊!”

这位老妪正是曾夜探“卧龙葯铺”却被云中龙阵式逼退的黄衫会高手桃花婆婆,难怪舒啦会有点眼熟。

只见她依在轿旁,沉声道:“小子,你很乖!”

“哇操:乖总比疯高级吧!”

朱四立即暴喝道:“小子,你最好对婆婆客气点。”

“哇操!客气?我又不是女人,那来的客气?黑白讲!”

朱四怒喝一声,扬掌端劈!

“哇操!你最好安份些!我正在和你的主子淡活,你不但插嘴,而且又毛手毛脚,难道不怕别人取笑吗?”

桃花婆婆立即格格一笑,道:“朱四,住手!”

朱四恨恨的收掌,却狠狠的瞪着舒啦。

舒啦淡淡的一笑,道:“哇操!老兄,拜托你别对我抛媚眼,我实在受不了你的热情啦!”

朱四气得身子连颤,却不敢吭声。

“格格!小兄弟,听你的言谈,你姓舒吧?”

“哇操!你为何猜我姓舒呢?”

“格格!当今武林乃是黄衫会的天下,连各大门派也不敢对黄衫会无礼,只有你舒少侠够资格不敬本会?”

“哇操:你们原来是黄衫会的人呀!我想起来了,你叫做桃花婆婆,你曾去过卧龙葯铺,对不对?”

“格格!不错!舒少侠,你可真是好记性!”

“哇操!事情一说开,没事了吧!我要走啦!”

“慢着!舒少侠,请你再听老身一言!”

“哇操!请说!”

“舒少侠,老身首先代本会坐主向你致谢,感谢你救了姑娘的一命,另外,老身亦代本会会主邀你到我会一游!”

“哇操!不敢当!在下生性懒散,不喜欢刻意的人为安排,他日有假格过贵会,必会入内拜访的!”

“这……舒少侠,本会会主的确是诚心企盼你的光临!”

“哇操!在下的心意已决,请你毋须多言!”

“这……舒少侠,你是否因为朱四方才对你无礼……”

朱四闻言,立即神色若土。

“哇操!你别误会!我目前实在没胡心情去拜访洪会主,这样吧!咱们找个地方喝酒,我请客,你们出钱,如何?”

桃花婆婆格格一笑。立即走到轿前伸手肃客道:“请!”

“哇操!不敢当:还是你上座吧!”

“格格!少侠乃是本会的贵宾,理当上轿,老身尚需先去替你准备两套衣衫哩!”说完,果真起身离去。

舒啦轻哼一声,只好朝轿前行去。

四位大汉早已各就各位,立于轿前左侧的朱三,立即躬身掀起轿廉,恭声道句:“舒少侠,请:”

“哇操!谢啦!”

半晌之后,软轿平稳的向前奔去。

舒啦坐在轿内,一瞧那些豪华布置,立即将身子靠在软绵绵的背垫,忖道:“哇操!想不到我舒啦也有今日!”

软轿驰出老远之后,只见林中跑出那两名旅客,两人低语片刻,立即好奇的走到马车左侧。

两人悄悄的将车布掀起一角,一见到里面居然仰躺两名一丝不挂的少女,而且酣睡不醒,二人不由双目一直。

“哺答”两声,两条口涎突然下坠!

两人朝四周瞧了一阵子又咬耳细商一阵子之后,立即钻入车厢内,只见他们兴奋万分的自包袄内取出一条毛巾来。

“喳!”的一声,立即将它撕开。

然后颤拌着双手,先后将二女的双手邦紧。

红衣少女二人昏睡如泥,任由他们摆布。

“哈哈!阿隆,咱们可真艳福不浅哩!你快将马车赶入林中吧!”

“哈哈!好好!不过,我比较呷意这个《小贵妃》!”

“哈哈!行!行!反正咱们可以轮着玩啦!”

不久,马车果然再度启行,不过,在前行里余远之后,立即折入右侧一条小径,径自朝山上驶去。

入林三丈远之后,那位旅客一众右侧林中有一块五六十坪的空地,他立即将马车驶往该处。

他可真有经验,为了避免马匹失控,立即解下他们的鞍绳、邦在两棵树旁之后,立即跑回马车。

另外一名旅客已经“办完事”,只见他钻出车厢,竖起拇指道:“上等货!又挺嫩的!真棒!”

“真的吗?太好啦!”

半晌之后,车厢立即又开始抖动,异响亦再度响起。

另外那名旅客依在远处一棵树旁,拿出干粮肯了一阵子之后,禁不起*火的冲动,立即自车厢内抱出红衣少女。

匆匆的脱去主衫之后,他立即将她放在雪地上,大刀阔斧的厮杀起来,树林之中立即扬“原野二重唱”。

半晌之后,车厢内先安静了下来。

“哈哈!阿添!你开始第二炮啦?”

“哈哈!难得遇上这种上等好货,怎可浪费呢?”

“哈哈!有理!待会我来试试这个‘小辣椒’!”

“哈哈!你那位《小贵妃》爽吧?”

“妈!有够诂!你待会一试便知!”

于是,这两位自认为艳福无穷的老包就不要命的接连“交换阵地”,进行“雪地大会战”。

一直到黄昏时分,在冰寒雪地及二位老包的行动刺激下,红衣少女悠悠的醒了过来啦!

她一见这位不长眼的家伙,竟然在“揩油”,她立即神色一变,远远的一瞧青衣少女也是这种情景,她不由暗怒不已!

那位旅客乍看她醒来,就慾起身。

红衣少女双手一挣,“砰”一声,那条毛巾立即应声而断,右掌一拍,立即制住他的“麻穴”,同时,将他打飞出去。

“砰!”一声,那位老包一头栽进雪地。

另外那位老包魂飞魄散,正慾逃走,亦被盛怒的红衣少女制住穴道,打入雪地“面洞思过”。

红衣少女伸掌在青衣少女的“膻中穴”轻揉一下,低声喝道:“青姐,你醒醒!事情不大对劲了!”

青衣少女醒来之后,一见自己赤身躶体的躺在雪地中,远处另有两位男子躶身倒系而立,不由一怔!

“青姐,这两个可恶的家伙,竟敢揩油哩!”

“他呢?”

“不知道!去问问那两个家伙吧!”

两人立即掠到那两位老包的身旁,分别将他们自雪地“拔”起来之后;双手一捞,两对耳朵应手而下。

两人疼醒过来,一见到二女双手分持血淋耳朵,冷若冰霜的情景,吓得就端“向后转”逃走。

那知,双足及双手居然不听使唤,吓得他们二人急忙出声求饶,血水及眼泪立即混淆在一起。

只听红衣少女冷冰冰的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姑娘,小的姓镇,名叫顺隆。”

“姑娘,小的姓田,名叫有添。”

“哼:是谁叫你们做这种事的?”

镇顺隆忙道:“姑娘,小的该死,小的二人原本要赶往西安,可是,在发现姑娘美貌若天仙之后,就……”

“哼!车上的另外那人呢?”

“走了,坐着一顶豪华软轿走了!”

“哼!快说出事情的经过。”

这两个老包为了求饶,立即一五一十的将当时的情景说了出来,听得二女神色大变,立即陷入沉思。

舒啦之威名,.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如雷贯耳,想不到自己二人却希里华啦的冒犯了他,这该如何的善后呢?

可怕的是武功骇很的桃花婆婆,及她那四位护法亦在附近,若让他们再度遇上,自己二人岂有命在?

这两人一直心计过人,武功亦有独到之处,略一思忖之后,只见红衣少女掠上车厢半晌,已经取出两把钢剑。

镇顺隆二人见状,立即高叫求饶!

二女抽出钢剑,不约而同的先割去他们二人的“国防重地”,接着又削去他们的双肢,双眼及舌根。

二人疼昏在地,鲜血四溅。

这就是贪色纵慾的惨报。

红衣少女二人稍泄心头之恨,正慾回车厢着衣之际,突听一声:“站住!”接着四位大汉自十余丈外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疾掠而来。

接着传来一阵“嘿嘿……”得意笑声。

二女相视一眼,只见青衣少女将手中钢剑朝雪地上一掷,叹道:“红妹,束手就缚吧!动手反遭其辱!”

红衣少女默默的点点头,亦抛去手中之剑。

四位大汉挺立在二女周围丈余外,双目紧盯着二女,些许的慾望隙然流露,胯下亦有些“异样”了。

只听远处传来一阵“格格”笑声之后,道:“朱大,你们四人可要怜花惜玉,别毁了这两位如花似玉的香玉啊!”

立听一一阵雄浑的应喏之声。

红衣少女二人慌忙跪伏在地道:“请前辈饶命!”

“格格!难得呀!真是难得,堂堂的《梦幻岛》高手居然会向老身求饶,老身怎么敢当呢?”

“前辈,你若不反对,晚辈二人愿为贵会效命!”

“格格!很好!很好!你们先好好的陪他们四人再说吧!”

二女神色一喜,恭敬的道过谢,立即起身低头不语。

朱大四人边脱去衣衫,边以传音交换过战略之后,立即含着冷笑走向二女,二女的心头立即浮现一丝不详的预感!

不到半个时辰。朱大及朱二已经先后满意的“交货”,退到一旁去休息,准备进行“第二轮攻势”。

二女被舒啦轰垮之后,已经元气大伤,又遇上镇顺隆这两个“色鬼”的揩油,因此,一直没有好好的休养过。

朱三及朱四皆在闭目养神,朱大及朱二昂“逞凶”,亦未注意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伊人投怀乐陶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菜鸟闯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