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闯江湖》

第12章 连杀三女乐叭叭

作者:卧龙生

在白居易的长恨哥中有段:“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这一历史上有名的华清池,即座落于临潼驴山之麓。

这座华清池乃是由秦始皇时代启建,当时筑屋砌石,号称为“神女汤泉”,专供秦皇浸沐。

汉武帝泡出滋味,立即加以修整。

到了唐玄宗之时,沾了杨贵妃之光,大力扩建,计有十八所汤池,不但占地甚广,规模亦甚宏伟。

其中以杨贵妃专用之华清池芙蓉汤设备最完善,不但极尽华艳,而且池中还砌了多处垫台。

这些池台除了提供杨贵妃展露她的美色以外,更是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碗床、碗架、碗台、碗……”

当时的唐玄宗每年十月一日前往报,一直享受到快要过年非回去朝廷主持“团拜”不可,他才忍痛离去。

至于,他忍什么“痛”,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天,正是大年初二,乃是民俗“回娘家”日子,华清池空无一人,连管理员,也回娘家了。

晌午时分,突见一道人影迅疾飘入清华宫,仔细一瞧,哇操!原来就是那位“失恋”的舒啦。

瞧他双眉紧皱,分明尚被情所困。

他在长生殿,集灵台等地绕了一圈之后,立即走向华清池,乍见那些袅袅冒烟的温泉,他立觉全身一痒。

这些时日,他一直郁郁寡欢,生活起成颇不正常,他也不知道有几天没有洗澡了。因此,立即将包袱放在池旁。

匆匆的脱光身子之后,立即下池。

池水正温,令人心舒神爽。

舒啦坐在一块垫石上面,好好的搓去身上泥垢之后,立即在池中来回穿游,淤闷之后情为之一畅!

盏茶时间之后,他正陶醉于其中之际,突见池旁俏立着一位妖治少女以及一位妖治美妇,他不由一怔!

他正慾游上池旁,一见她们赫然站在自己的衣衫旁,双目紧盯着自己,他立即俊颜窝红的捂住下身。

这两人正是裘依依及季叮当,她俩原本和方志一起抵达此处,为了男女有别,方志便在里余外的池中浸泡温泉。

她俩则久幕华清池之艳名,因此,特别走过来要见识一番,那知却见到舒啦这位俊人儿!

两人皆是“过来人”,悄悄的打量舒啦的胯下之物,产即欣喜若狂,裘依依正值狼虎之年,春心不由激荡。

季叮当秉承她的騒浪血统,早已全身火烫了!

此时,若拿“温度计”去量她的体温,一定非把“水银”冲出来不可!

裘依依突然心中一动,取出书图一瞧,立即发现池中之人居然是席绣绣口中的如意郎君舒啦,她立即一怔!

季叮当凑头一瞧,险些惊呼出声!

母女以传音细商半晌,立即决定由季叮当以身相诱,只要能够“横刀夺爱”成功,就可活活的气死席绣绣。

主意一定,季叮当立即暗暗计划如何令舒啦臣服在自己的石榴下,想着!想着!娇颜已是通辽了!

那对媚目异采连连,呼吸也为之急促起来。

此时,一见舒啦的窘迫神情,二女立即格格浪笑着。

那对被紧束在劲装内的双峰立即拼命的颤动着。

看情景,它们似慾冲破困笼,投奔自由哩!

好半晌之后,裘依依才收住笑声,悄然离去。

她是要找方志发泄*火了!

至于方志会不会“大胆犯上”或“欺上瞒下”,那就只能留待稍后分解了,咱们还是先谈谈“华清池之战”吧!

舒啦一想到自己赤身躶体的被人“观光”,心中实在有够窝囊!有够窘迫,不由暗责已太没有“敌情观念”了。

他一见到季叮当,立即想到她那被那群雪熊围攻的情景,脑海中立即浮现她那丰胰的胴体!

心中不由为之一荡!

俗语说:“人一走运,心想事成”,现要什么,就有什么?舒啦刚想起季叮当的胴体,立即看见她在脱衣了。

半晌之后,那具胴体傲然呈现在池旁了。

舒啦只觉全身一热,身子立即向后转!

季叮当格格一笑,身子一纵,“刷!”一声,立即射落在舒啦的身边,池水不溅,端的是好水性!

舒啦刚慾游开,立即被拉住左脚,他不由“哇操!”一叫。

季叮当双足一蹬,立即游到舒啦的身,右臀朝他的虎背一挽,整个的身子立即贴上舒啦的胸膛。

双足一瞪,两人立即浮出水面。

“哇操!你要干什么?”

“格格!我的贵妃,你是皇上,你说,我该做什么?”

“哇操!你别乱来!小心你的方志知道了……”

“格格!果然是你!你可真狠心呀!先把人家气得要死,又要视人家被那群畜牲欺侮,害人家的这儿留着疤痕哩!”

说完,游到一座台旁,将身子站在上面,牵着舒啦的右手至她的臀部来回的按捏抚摸着。

舒啦按捏抚摸她那又细又白,又圆又翘的臀部,只觉一阵阵异样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呼吸不由一促。

嘴巴一张,却说不出话来。

那座台甚高,只距水面般尺,台面好似一张床,远处居然另外砌着一张石枕,设备可真齐全。

季叮当将他按倒在石床上,贴伏在他身上撒娇道:“你打算怎么赔人家吗!方志已经把我甩掉啦!”

说话之中,全身一扭动,频对舒啦施加“压力”。

“哇操!你可要想清楚点,若非少爷我及时出面解救,你如果没被那群雪熊生撕活吃,早去看“娘‘太太’了!”

“呸!人家不依你啦!”

口中不依,身子却依得更紧!

而且,一个不小心,便把下身也依进去了!

且说裘依依离开华清池之厅,立即朝前掠去,半晌之后,即已来到了“朝阳池”,只见方志正在泡中浸饱着!

方志叫声:“夫人”,立即神色一变!

裘依依目泛*火,格格笑道:“入此清华宫,无殊步入逍池仙境,不必分什么谐级身份好吗?”

说完,径自脱去衣衫。

“夫人,这……这不妥吧!”

“格格!有何不妥?”

“夫人,我……”

“格格!别顾忌那么多,只要咱们的口风紧些,有谁会知道呢?”说完,立即掠入水中,朝他游去。

方志曾在岛中见过裘依依与岛主苟合之事,心知她既已色相大发,自己若再不识相,只有自取其辱!

何况,她的武功比他还高半筹哩!

他强作欢笑,与她在池中戏耍盏茶时间过后,两人立即在池旁仿效野鸳鸯结下露水姻缘了!

此时,正是季叮当被舒啦磨得死去活来之时刻,当方志匆匆的“交货”之时,季叮当魂入地府了。

裘依依正在兴字头上,一见方志已经“不支”,恨恨的将他推入池中之后,立即再度掠向华清池。

方志受此羞辱,神色大变,思虑再三之后,将身上的腰牌放在裘依依的衣旁之后,立即含恨离去。

这一去,空门之中,又多了一位高僧。

裘依依抱着吃剩剩余饭的心理掠向华清池之际,骇然看见舒啦含着冷笑挺立在池旁。

舒啦暗聚功力于掌上,一掌击中她的“死穴”之后,喃喃自语道:“是你一直‘吵’着要‘死’的,不能怪我!”

他将她的尸体拖上岸之后,仔细洗净身子,方始离水穿衣,同时将季叮当身上的银票“没收”了。

“哇操!她们反正已经用不到这些银子了,我就替你们布施布施,说不定能够减轻你们的罪行哩!”

他匆匆的掠行清华宫一周,未见方志的人影,他在纳闷之时,便将她们的尸体埋在林内深处。

他一见天色已晚,取出裘依依帮她们带来的干粮祭过五脏广之后,立即躺在长生殿案后休息。

史记载注:“范翟相秦,铸铁千里,通于蜀汉”,华阳国志载:“诸葛亮相蜀,齐自石架空,为飞梁铸铁。”

古铸铁乃是历代王朝对西陲用兵之军事用铁,由于道路险阻,以当时而言,确是一个艰苦而伟大的工程。

在古铸铁有一褒城,乃因皇封其子为褒侯而得名,不过,它能扬名于古今中外乃因褒以之故。

昔年,楚王为博褒以一笑,烽火战诸侯,一笑倾城,不需表述,不过,今日却在褒城发生一场大拼斗。

晌午时分,舒啦肩挂包袱,走过石门,正慾来瞧瞧这个扬名于古今中外的褒城之际,忽听一阵杀斗声音。

他心中一动,立即飞去。

褒城乃是山谷下一个土城,居民并不多,舒啦由上往下一瞧,立即看见有三十余人在浴血拼命。

由地上的百余具尸体及重伤人员来看,双方的拼斗已经持续甚久,战况可真惨烈异常哩!

舒啦由双方的兰衫和黄衫一瞧,即知必是梦幻岛及黄衫会的人在拼斗.他冷笑一声,暗叫:“狗咬狗,一撮毛!”

他正慾离去,突然看见一名铁塔般的红脸大汉,他失声叫句:“泰叔!”立即扬手叫道:“住手!”身子一纵,立即朝谷下掠去。

激斗中的双方已近强弩之末,突听舒啦那声晴天霹雳的暴叫,人人心神大乱,纷纷扬首打量着舒啦。

舒啦连使“云中龙现”,“龙落平沙”飘落在地面之后,立见双方皆洪手颤声道句:“舒少侠!”

舒啦怔了一下,一见龙泰猛使眼色,他立即淡淡的道:“各位好!你们继续拼吧!我严守中立!”

双方怔了一下,自动去抢救伤者及掩埋尸体,龙泰扶着身受数伤的闻金花走了过来。

舒啦一见他们负伤累累,立即掏出几粒葯丸递给龙泰,道:“大叔,先服下葯丸再上葯吧!”

说完,径直走到一家民宅檐下凝立不语、

他知道龙泰夫妇等一下一定又会向他提起席绣绣一事,他很尊敬龙泰夫妇,他绝对不能动怒!

可是,那种扇心之疼,却令他难受至极:

果然不错:过了半个时辰之后,现场的尸体已经埋在远处的山谷下,双方之人已经准备离去。

只见一名黄衫老者走在舒啦身前五尺远处,停身拱手道:“老朽代表黄衫会会主竭诚欢迎舒少爷赴会一游!”

舒啦拱手还札道:“以后再说吧!”

黄衫老者低声的应道,“是!”立即率众离去。

龙泰朝一名老者低语数何之后,那老者立即欣喜的边朝舒啦拱手行礼,然后率众离去啦!

舒啦一见龙泰夫妇行了过来,立即勉强笑道:“大叔,大婶,你们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闻金花立即颔首道:“好呀!咱们吃点东西吧!”

居民们自从昨夜起一直是大门紧锁,因此,舒啦在一家客栈大门外递了好半晌,仍然无人敢来开门。

他心中一火,双掌按在门板,真力暗透将门栓震断之后,径直打开大门叫道:“快开灯,否则,一把火烧光!”

躲在厅内的中年掌柜及两名小二,只见大门无人自开,又见龙泰夫妇的伤势,不由骇得全身一阵乱抖!

此时一听舒啦的吵叫,中年掌拒立即吩咐道:“万顺,隆德,你们先开门应付他们一下,我马上出来!”

说完,没命的逃回后院。

两名小二只有十六、七岁,一见老板已经开溜,对方又盛怒万分,两人只好硬着头皮打开厅门。

厅门一开,立即跪地求饶!

舒啦掏出两锭银子抛了过去,道:“一锭定酒菜,一锭算小费,动作要快,如果太慢,小心即揍!”

两名小二的额角突然碰见一锭银子,立即惊喜交加的拿起银子,惶恐的瞧着舒啦。

舒啦瞪了他们一眼,叫道:“哇操!你们听不懂吗?”

“懂!懂!”

“哇操!那还站在为儿干什么?”

“我……我……”

舒啦将双掌轻轻后挥,“啪!”“啪!”两声,那两个小二各抚着右颊,好似见到鬼一般,疾奔向后院。

舒啦三人入厅坐定之后,立即叫金花含笑道。“舒啦,想不到你的武功会高到这种境界!”

“哇操!不敢当:仅能自卫而已!”

“舒啦,你有没有见过来儿?”

“有的!是在徐爷爷家见面的!”

“他有没有向你提起二位姑娘之事?”

“有的!”

“那你已经去过梦幻岛啦?”

“没有!”

“为什么呢?”

“大婶!我……我有苦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连杀三女乐叭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菜鸟闯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