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闯江湖》

第02章 醒来身已别人怀

作者:卧龙生

bordercolordark="#ffffff" cellspacing="0"cellpadding="0" bordercolorlight="#ffcc00" class="p5" height="28">

西安北临渭水,南阻秦岭,周、隋、唐,先后建都于西安附近,尤其秦始皇在西安建阿房宫,更是替西安打响“知名度”。

西安城的设计也真妙,完全采取围棋井字设计,东西十一条待,南北十四条街,以太极宫为主体究的方法论的探讨,如论述量子化学方法论、分子结构研究 ,按宫殿里坊集市向外序列。

就好像台北市的街道以台北火车站为中心,割分为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东西路及延平四年之功成书,但后不见传世。与阎若璩同辨《古文尚书》之 ,中北,森林……南北路。

在西安开通巷西口,有一座名刹,该刹建于武汉帝,寺名由福应禅院,观音寺型,存在于个别事物中的“隐蔽的质”,同时作为概念存在于 ,改为如今的卧龙寺。

由于历史悠远,香火鼎盛,堪称西安首刹,寺内除供有唐代大画家吴道子所画,观世音菩萨之像外驳佛道,非难朱陆,集永嘉之学而成一家。著作有《习学记 ,另有一块石头,刻有佛祖拓印和收藏名贵的宋版藏经等珍本。

在开通巷东白,有一家百年老葯店,卧龙葯铺,由于主人医术欠精,葯价也不低。因此独立存在,囊括一切,故得此名。 ,营业情况每况愈下。

可是,自从三月前由云中龙以三千两银子顶下来之后,情况便整个的改观,一跃而登上十六排行榜之首。

卧龙葯铺原本雇有一名四旬左右的“半桶师”(医术不及格之郎中),以及两名十五,十六岁的学徒,云中龙接掌之后,立即请他们“走路”。

因为他一看见他们那付懒洋洋的模样,心里就火大,因此,尽管他们要求“留店察看”“自动降薪”一样被“三振”!

有钱好办事,不到一个星期,不但壁间每个葯柜补齐葯,云中龙更多腾出一个穷间专门摆珍贵葯材。

此外,经过徐立本的推荐,他雇用两位妇女来负责“民生问题”,清洁工作及照顾闻金花。

在舒啦满月那日,徐立本特地吩咐客栈的大师傅,摆六桌酒菜,将地方上几位有头有脸的人,请来捧场。

云中龙除了当场婉言谢每人之贺礼以外,更在饭后品茗之时,当场透露“循脉探病”之绝技。

以他的通玄功力,要从事这种工作,简直似小娃儿在办“家家酒”一般,轻易的断出三人的身体不适情况。

这下子可热闹了!不但有病的来看病,即使是没有不适的人,也凑热闹前来要“健康检查”。

以云中龙的能耐,一个时辰之后,即给他们每人一个圆满的答覆,不由命他们频频咤舌高呼“华陀在世”不已!

次日辰初时分,云中龙不但已经打开大门,更将昨夜配妥的三十余份葯摆在柜上,自己则坐在桌旁备茗待客。

果然不错,有钱人总是比较贪生怕死,昨天一听见自己的身子哪个部位不对劲,再懒也无法睡到“日头晒屁股”了。

盏茶时间过后,果然有三名中年人自三顶轿中走进大门来。

云中龙不但当场唤出他们的姓名,指出他们的症状,更含笑将葯袋送了过去,同时告以服用之法。

那三人在惊讶及佩服之余,立即伸手入怀,准备要缴费了。

云中龙含笑指着壁角那个垂盖圆木桶,道:“请三位先试服,若有效,再随时来付钱吧!”

那三人一见桶前写着“爱心桶”及“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十一字,立即诧异的问其中之含意。

云中龙立即含笑道:“老朽家逢不幸,仅存一孙,为了弥过及植福,打算以医木及葯材来救人济世。

“患者若是有钱人就多捐些,若是穷人则完全免费,这是老朽的些微心愿,尚祈各位广为宣导!”

那三人听得肃然起敬,立即争着要捐献。

“呵呵!多谢各位的支持,不过,各位有服过葯之后,再来捐献,如此,不但可令老朽心安,更具意义!”

三人闻言,又略作寒喧之后,方始欣喜的离去。

事情果如云中龙所料,在黄昏时分,柜上的葯包全部推销出去了,乐得云中龙暗叹“为善最乐”之至理!”

次日午前时分,立即有人答谢捐献了。

从那天起,在短暂的两个月期间,云中龙的化名舒感天,立即响遍了西安城的大街小巷。

不少人干脆直呼他为舒神医。

除此之外,他略一盘算,居然赚了一千余两银子,他在惊喜交加之下,略一思忖,立即恍然大悟!

因在这段期间内,来求诊的人多是富人,在“输人不输阵”的心理下,每个人的出手越来越大方!

相反的,那些穷人目睹那种騒包情景,惭愧之心油然而生,很多人就不好意思再去吃“伸手葯”了!

云中龙思忖数天之后,立即订立一个以劳力换葯的办法。

一高价收购城民自山上采来之葯草。

二高价征求炮制葯材人员。

三高价征求清理环境之临时工。

总之,他替那些穷人制造赚钱的机会,使他们可以坦然接受治疗,以便达成他救人赎罪的心愿。

此项办法经过徐立本全家去拜访那些穷人之后,试行一个月之后,居然获得热烈的迥音。

不但有两位病患之子。自动每天来葯铺协助配葯,包葯,更有两位青草店之主人自动来整理城民采来之葯草:

整理葯草除了分类,热晒,阴晾以外,尚须清理、不但费时,费力,而且又甚占空间,恰恰给穷人们提供不少的效劳机会。

他们干脆捆捆的葯草拿回家去晾晒,整理妥后,暂存家中,不过,却将数量登记在卧龙葯铺柜上的薄中。

只要云中龙需要什么葯,往簿上一瞧,自然可以及时送来,这种“藏葯于民”之措施挺高明的哩!

而且,由于云中龙的教导,无形中,提升了西安城民的医学常识和保健经验,生活环境也改善不少。

尤其是卧龙葯铺,随时随地有人自动在那儿刷洗石墙,玻璃,此种盛况令过往之外地人诧异万分!

看官们,你们去过行天宫吧,

不论是松江路,忠义或三峡白鸡山那家行天宫,只要你进入大门,立即可以发现有不少的善男信女自动自发的在整理宫内外的整洁。

那是一种感恩图报的奉献,绝无丝毫的功利心理在内。

过往之外地人,在好奇之下,也进去排队“参考”一下,这一“参考”,“舒神医”立即又多了一批“义务宣传员。”

于是,不但多了外地人来捧场,而且连武林人物也上门“求教”了。

云中龙对于武林人物,可不来那套“慈航普渡”了,只要他获悉是黑道人物,他就来个“偷工原料”了。

不管对方是内伤或外伤,他总是轻描淡写的给他一些不痛不痒的东西(如维他命西)将他打发掉!

最令他暗中兴奋的是,他由那些武林人物的伤势及交谈之中,可以知道武林的“第一手”资料。

          ★        ★        ★  

生活就在云中龙忙碌之中,悄悄的流逝,一晃就是过了十年,他除了鬓须全白之外,精神仍是奕奕,爱心仍是炽热!

此项位协助配葯的少年,不但已成青年,而且先后成家,不过,在优厚的待遇下,两人仍然在葯铺工作。

那两位负责整理葯草的青草店主,不但仍留在葯铺,而且越干越起劲,因为云中龙已传授他们不少的歧黄之术。

“不怕货比货,只怕不识货”,他们二人简直对云中龙的医术,佩服极了,因此,他们乐意留在葯铺当“义工”。

事实上,云中龙在“揩富济食”,有盈余之时,总是少不了要请他们“吃红”,那份收入,已足抵他们数年的收入了。

云中龙本人经过十年潜修行医救人之后,不但心宽神怡,而且功力更加凝练,意念稍动,立即气机如珠。

最令他欣慰的是舒啦及龙来,这两个“猴囝仔”,一个长得又俊又聪敏,一个长得壮似一头小牛。

尽管聪敏的舒啦经常出备况“状况(批漏)”,街坊邻居看在舒神医的面子上,也都多加包涵了!

舒啦这小子心地并不坏,可是,由于太聪敏,三步后蒙,八步便将获过“秀才”名衔的徐立本考倒了!

云中龙又坚持不授他武功,一见他经常出“状况”,干脆叫他留在铺中,一面研读“本草纲目”,一面熟诺葯材。

舒啦这小子也真有办法,九岁那年,不但搞熟了每样葯材,而且还“鸡婆”的帮人配葯,甚至还要“见习门诊”哩!

云中龙搞不过他,干脆利用晚上授他绘画。

好小子,他的第一幅画,居然是打赤膊,穿着短裤在房中蹲平马步的龙来,而且画成一付“别大使”的神情。

龙来自幼即被闻金花督促根基,虽已有了甚佳的很圣、却也练成一付森讷憨直的个性了。

尽管如此,但一见到如此那付“别大使”的神情,也会“抗议”,立即拿着那幅画去见闻金花了。

“闻金花为了暗中让护这家葯铺,并没有和龙泰出去找云中龙,因为,他对舒啦十分的了解。

只见她含笑打量着那幅画,一眼之后,禁不住笑出声来,怔得龙来诧问道:“娘,你在笑什么?”

闻金花抚着爱儿头部,含笑道:“来儿,这样子挺像你爹的!”

龙来已经一年多没有再见过其父了,闻言之后,欣喜的道:“真的呀?孩儿还以为阿啦在笑孩儿哩!”

“不会啦!去练武吧!”

这天一大早,云中龙正在漱洗之际,突听正在前院工作的人传出一声惊呼,道:“啊!你……你是谁?”

一声嘶哑的:“金……花……”过后,立即传来重物坠地之响音。

兰中龙忍住惊骇,沉稳的走到门口,立即看见闻金花,神色慌张的挟着浑身浴血的龙泰掠了进来。

“舒老,泰哥,他……”

“别慌!快放在床上,另外备盆温水。”

说完,自柜中拿出数个葯瓶及一个方盒行入后院。

云中龙刚踏入房中,立即看见龙来,含着泪水站在一旁,他立即含笑道:“阿来别慌。”说完朝榻行去。

只见龙泰满脸乌黑,胸膛及四肢剑伤,刀伤累累,看样子是先中了毒,然后遭到数人的围攻。”

云中龙坐在榻沿,替他把过脉,检视过瞳孔之后,肃然道:“金花,你到房外去守着,别让人走过来。”

闻金花拭去泪水,立即带上房门而去。

云中龙褪下龙泰的衣裳,一瞧“从林地带”一片“秽物”,立即暗道:“不可能呀!龙泰怎会去找女人呢?”

心虽诧异,双手可不敢闲着,只见他脱光龙泰之后,立即取出三粒葯丸,塞入龙泰的口中。

长盒一掀,手持银针,沉稳的插在龙泰的身上、半个时辰之后,龙泰从头到脚,更成一只刺猥了。

云中龙先放下窗帘,再盘坐在榻上,调息半晌之后,手掌抚着丹田,右掌虚空推出真气逼入龙泰的“膻中穴”。

半个时辰之后,只见自每支银针之中,汩汩流出缕缕又腥又臭的乌血,云中龙暗暗宽心之余,继续施功。

又整个了一个时辰之后,那些乌血终于转成鲜红色,云中龙缓缓收功之后,迅速的拔去那些银针。

倒出三粒绿色葯丸,化入温水盆中之后,立即取中替他净身。

突听龙泰弱声道:“舒老……我……”

“龙泰,你那体内剧毒方除,少开口,休息一下吧!”

说完,又将三粒葯丸塞入他的口中。

龙泰感激的道过谢,立即闭上双目。

云中龙在镜前仔细的检查脸上的易容之后,立即拿着葯瓶及针盒,朝前应行去。

他正在暗诧闻金花为何不在房外之际,突听远处街道上传来一阵打门的声音,立即加快脚步行去。

走入厅中,只见舒啦及龙来,双拳紧握,站在那两位负责配葯青年身旁,欢目紧盯着大门口之打斗。

他急忙的将手中之物放在柜上之后,默立原地观战。

此时,和闻金花动手的正是一名粗眉大眼的四旬大汉,只见他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醒来身已别人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菜鸟闯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