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闯江湖》

第03章 浪水鲜血神医工

作者:卧龙生

云中龙目睹那十二名怪人入厅坐定,立即暗骇道,“黄衫会可真有来历,竟能驱使天地十二煞!”

心虽骇异,表现上却仍神色自若的替那位妇人把过脉。

好半晌之后,只见他吁口气,含笑道:“最近比较不曾头晕目眩了吧!”

那妇人感激的道:“是的!全靠神医你悉心诊治,我及我那三位可怜的小孩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报答你?”

“呵呵!你别想那么多,先把身体养好,再好好的养育那三个小孩,只要他们能够安份守己的为人处事,老朽就很安慰了!”

“会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呵呵!很好,很好!老朽今日多加了一样补血葯材,你还是按照以前的方法,组织服用吧!请起。”

那位妇人刚起身,“天地十二煞”中为首那位身穿锦袍,腰横玉带的中年人立即起身拱手,皮笑肉不笑的问道:“神医,在下可否打个岔?”

“呵呵!请说!”

“神医,在下姓夏,远自慕名来求医,可否插个队?”

云中龙瞄了他一眼,呵呵笑道:“阁下气机旺盛,根本没病,若要真格找个小毛病,那就是晦气太重。”

锦袍中年人冷哼一声,神色立刻一肃。

“呵呵!阁下暂别动怒,老朽请教你一件事,你的真气运行至《三焦》之时,是否会有略滞之现象。”

锦袍中年人身子一震,“你……”了一声,一时说不出话来。

“呵呵!请坐!”

说完,他的食中两指,立即搭上一名老者的右腕脉。

锦袍中年人立即似失败公鸡般退回原坐。

突听那位身着红肚兜童子,拉着坐在他右侧的那名妇人叫道:“娇姐,人家饿了,人家要吃奶啦!”

说完,伸手就慾扯开她的衣襟。

那妇人按着他的双手,嗲声道:“波弟,别这样嘛!此地有这么多的外人,让人瞧见了,有多难为情哩!”

“不管啦!人家饿嘛!”

“格格!真拿你没办法,轻!轻点!别把衣服扯破了!”

那童子嘻嘻一笑,双手一阵移动,立即解开妇人的襟结,哇操!里面居然是“真空”哩!有够“豪放”!

那童子嘻嘻一笑,张口含住那又大又白的右rǔ,立即津津有味的吸吮起来,右掌却在她那左rǔ捏捻着。

那妇人立即格格浪笑不已,身子也不住的扭动着。

站在葯柜后面配葯的一名青年,实在看不过去了,立即出声道:“二位,请自爱些,此地并非客栈!”

那名妇人朝他抛个媚眼,嗲声道:“小兄弟,你就行行好吧!我这个小兄弟确实饿坏了,格格,轻点……”

“这……你们可否到外面去呢?”

“格格!小兄弟,你听见了吗?咱们到外面去吧!”

说完,双手兜着童子的臀部,朝外行去。

哪和,半晌之后,厅外檐下居然传来一阵奇异的声音,只要讨过老婆的人一听到那声音,立即知道那两人在搞什么飞机?

柜后那青年一皱眉,就慾出去。

云中龙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那青年立即佯佯的站在柜后。

片刻之后,厅外立即又传来一阵婬声浪语,那妇人的浪叫声音,更是夸张性的提高“音贝量”。

不到半晌的时间,立即引来不少的路人在大门口附近围看及低声议论着,舒啦也闻声跑出来要瞧热闹哩。

可惜,他刚听见“转播声”,立即被闻金花牵回房内了。

云中龙示意那两位青年别冲动,自己也沉着应诊!”

半个时辰之后,房内已只剩下两位真正来求诊之病患,倏听厅外传来那妇人的嗲呼声:“神医,快来救人啦!小弟快‘死’啦!”

云中龙最忌讯的就是这种事儿,此时一听到对方的“求救”,眉头一皱,立即含笑道:“送他进来吧!”

“不要嘛!人家全身酥软无力。你快来帮人家打一针好嘛!”

话声未歇,她已“哎唷”连叫了!

倏见那名衣衫襟褛的中年人嘿嘿一笑,身子一站,边脱破衣,边走出去,迅即传出一声嗲呼:“不要嘛!”

“嘿嘿:真的不要吗?”

“格格:快点啦!人家不要让你这么慢嘛!”

“嘿嘿!好妹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老么,去清清场免得那些家伙把眼睛看成门鸡眼了!”

一声“嘿嘿!”阴笑之后,红影一沟,那位童子已朝大门扑去。

惊呼声中,那些人吓得彼此推挤,争慾逃走,立即乱成一团。

哇操!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怎么可能让他们免费再欣掌“活春宫”下集呢?真是一群蠢鸟!

所幸这批人命中驻定有贵人相助,就在那童子奔出之际,只见云中龙呵呵一笑,一双银针疾射而出。

锦袍中年人嘿嘿一笑,右掌一招,打算吸住那双银针。

“不伯货比货,只怕不识货”,那双银针被云中龙贯注了“金牌马力”,岂是对方所能任意招唤!

只见它毫不偏差的扬长而去,而且紧咬着那童子的“命门穴”,吓得他只好刹住身翻滚而去。

起身之时,却见发梢正插着那双银针,吓得他怔在当场。

厅中那九名中年人的脸色更深沉了!

云中龙却毫不在乎的继续替人诊治。

只有厅外那对男女戏鼓正紧,忙着火拼不已。

盏茶时间之后,那位童子持着那双金针,瞪着双眼,大步行入厅中,看样子要与云中龙理论一番哩!

云中龙视若无瞎的提笔开处方。

忽听锦袍中年人沉声道:“老么,别让神医见笑,坐下!”

“嘿嘿!老大,这枝银针乃是神医吃饭的本钱,小弟只是要将它还给神医而已!”说完,脱手掷出。

那支银针立即飞向柜后右侧那名青年的胸口。

云中龙呵呵一笑,右掌朝它一招。

“休!”一声,那双银针柔顺的停在他的手中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厅中那十人立即暗叹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只见云中龙呵呵一笑,道:“夏老大,劳你们久候了,请!”双目却朝柜后那两名青年一扫!

二人立即朝后院奔去。

锦袍中年人嘿嘿一笑,唤句:“老二!”

立见一位儒士打扮的中年人,应声走到桌前,将手中礼盒轻轻放在桌上,阴恻恻笑道:“区区薄礼,聊表寸心,神医万勿见笑。”

说着,伸手揭开礼盒盖子。

突见霞光四射,盒中赫然是六个龙眼般大小的夜明珠。

这份礼确是太重了,一个夜明珠价值千金,何况是六个。

“呵呵!诸位如此厚待,想必有所指教?”

一面说着,一面暗瞥盒中右侧之拜帖。

“黄衫会主”!哇操!果然就是他!

只见锦袍中年人嘿嘿干笑道:“神医言重了,区区几个珠子,算不了什么,只能表达我们会主对神医仰慕之诚而已!”

“呵呵!无功不受禄,在下无法收受,不过,贵会主若有何指教,阁下尽管说明只要在下能力所及,定当效力!”

“哈哈!太好了,神医真着快人快语,敝会主身染微恙,特命在下十二人前来登请神医慨赐援手。”

“呵呵!贵会主向不亲驾来此呢?难道小铺不值她来此?”

倏听一阵银铃般笑声自厅外传出,只见那妇人边扣襟结边扭腰摆臀走入厅,而且径走到桌前。

只见她朝桌上一坐,嗲声说道:“神医,敝会主是何等的尊贵,万一来到此处遭遇什么意外,你能负责吗?”

“呵呵!颜姑娘言之有理,奈何老朽疏懒已惯,从无外诊之例,你们十二人何不保护贵会主来此呢?”

“格格!神医,你真的不肯去吗?”

“呵呵!请多包涵!”

“格格!这葯铺如果被烧光了,你也不肯去吗?”

“呵呵!若真如此,老朽更加不肯去了。”

“如果我们硬拖着你去呢?”

“呵呵!先拖看看再说吧!”

“格格!神医,你真的软硬不吃吗?”

“不错!老朽就这付强脾气,诸位,请吧!”

“神医,赏给奴家一个面子,好不好吗?”说话之间,已解开两个扣结,立即露出一截雪白的酥胸。

“阿呵!颜姑娘,老朽已经不喜此道,免了吧!”

“格格!奴家不相信。”

说话之间,身子倏地向后一翻,两道掌劲同时疾罩向云中龙。

其余的十一人见状,右腕一振,将预扣在袖中的各式各样淬毒暗器囊衣云中龙的周身大穴及退路。

云中龙冷哼一声,真力透体而出,左掌一挥一旋,右掌曲指一挥,厅内立即传出“砰砰!”两声。

那妇人落地之后,正慾趴起身,倏觉“期门穴”一疼,一股血箭立即冲喉而出,人也摔落在地。

锦袍中年人喝声:“扯活!”挟起那妇人疾冲而出。

“呵呵!诸位慢走,老朽不送了!”

他叫别人慢走,方才被他吸入手中的那些暗器却“热情的”朝“天地十二煞”的身上“打招呼”了!

“天地十二煞”不愧是黑道中数一数二的“角头老大”只见他们右掌朝后一伸,接回暗器之后疾速而去。

这一仗,天地十二煞简直碰了一鼻子的灰,尤其那妇人既留下了“浪水”又留下鲜血,可真是太巧啦!

云中龙呵呵一笑,道:“各位,请慢走,这六个夜明珠老朽暂时保管,咱们那儿碰上,就在哪儿算吧!”

那十二人奔若丧家之犬,哪敢吭声或逗留半步呢?

云中龙刚收妥那六个夜明珠,立即看见那两名青年走了出来,他立即含笑道:“你们没事吧?”

“还好,神医,想不到你会有如此精淇的武功哩!”

“呵呵!那只是练着玩的,不过,既已遇上这些人,老朽想回避一段时期,免得牵连无辜之人。”

说完,自柜中取出早已封妥一两份纹银送向二人。

那二人慌忙退身,双手连摇,婉拒那份厚礼。

“呵呵!这是你们辛苦的代价,收下吧!老朽尚有他事待理哩!”

二人连连道谢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云中龙回到房内,一见到闻金花牵着舒啦及龙来低声细语,二小双目通红,心知她已萌离意。

他尚未开口,舒啦已唤声:“爷爷!”立即抱着他低位着。

“呵呵!阿啦!你在伤心什么呢?爷爷方才又打胜仗,而且还没收六个漂亮的夜明珠,你要不要瞧瞧呢?”

“不!不要!爷爷,大婶他们要走了哩!”

“呵呵!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过一段日子就又会重逢了,何况,咱们也要出去玩一玩的。”

“哇操!爷爷,咱们也要离开这儿呀?”

“是呀!否则,一天到晚被那些坏人闹来闹去,万一连累到别人,那岂不是很难过吗?”

“哇操!爷爷,那咱们要去哪儿呢?”

“玩呀!到处玩呀!”

“哇操!太好啦!咱们可以邀徐爷爷,徐奶奶,徐伯伯,徐叔,还有天哥,义哥,停姐他们一起去。”

“呵呵!不行!不行!万一在中途遇上那些坏人,爷爷一个人可无法照顾得来,你说该怎么办?”

“哇操!好可恶,坏蛋,王八蛋,爷爷,教我武功好不好?”

“呵呵!练武很苦哩!你还记得阿来为了练武,受了多少的活罪吗?何况,你自白嫩嫩的,吃得了苦吗?”

“可以啦!爷爷,我可以向你保证啦!”

“呵呵!好吧!咱们离开此地以后再说吧!”

“爷爷,咱们何时离开此地呀?”

“大概在今夜吧!”

“爷爷,那我该去向徐爷爷他们道别了!”

“不行,现在一定有坏人在暗中监视我们,你一出去,如果不是被抓去,也会连累到徐爷爷他们,对不对?”

“那……那……”

“呵呵!别慌,你可以写信呀!咱们把信托邻居转给他们,等咱们回来之后,再向他们道歉吧!”

“好吧!我马上写。”

“呵呵!别急,先呷饭吧!”

黄昏时分,一对陌生的六旬老夫妇,弓腰驼背的上门来求诊,正在厅中品茗的云中龙立即起身相迎!

那两人刚坐定,立见闻金花自后行出,那位老者立即将右手拇指一竖,同时发出一声低咳。

闻金花神色一喜,却径自走到前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浪水鲜血神医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菜鸟闯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