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闯江湖》

第04章 浪子天助得奇宝

作者:卧龙生

只见那株“千年雪芝”不但通体泛白,而且汁满慾滴,那十二粒小果更是殷红似血,令人直掉口水。

“阿啦,你先吃点野味,让我来招呼它!”

说完,自怀中取出一个方盒。

舒啦刚将一块肉脯塞入口中,立即看见方盒内摆了十余支亮晶晶的玉针,立即轻咦一声。

“呵呵!阿啦,你可别瞧不起这十五支玉针,它们一共价值两万黄金,耗了半年才打制而成的哩!”

“哇操!这么贵呀!何必这么浪费呢?”

“呵呵!‘千年雪芝’已具灵性,慾取其精华,必须使用这种古玉针,否则,必会流失不少的灵气。”

说完,取出玉针,迅速的刺入它的头,喉及心口。

立见它不住的轻颤着。

舒啦瞧得心生不忍了?忙道:“哇操!爷爷,别伤它了!”

“呵呵!阿啦,你是不是心生不忍了?你瞧仔细点!它正在高兴哩!它正在为可以大展身手而高兴哩!”

“千年雪芝”虽已成形,却无鼻眼,因此,舒啦也无法确信云中龙之话,只好奇的瞧着它。

云中龙微微一笑,迅将十二支玉针插在十二粒红果与芝体相接之处,立见那些红汁流向芝体。

洞内立即弥漫着浓冽的香味。

云中龙呵呵一笑,抓起一只鸡腿边嚼边道:“阿啦,再过一个时辰,你就可以取用这些汁液了。”

“爷爷,谢谢你!”

“呵呵!两年多不见,你就变得如此的客气啦!”

“哇操!爷爷,若非你的栽培,我那有今日的成就呢?爷爷你可知道,我可以从冰穴跃起丈余了哩!”

“阿呵!果然进步很快,等一会,你吃下千年雪芝至少可以跃起十丈。”

“哇操!十丈?爱说笑。”

“呵呵!不但如此,届时这套衣衫不知道会不会太窄或太短哩!所幸,你还要在此练剑,还可以另买新衫。”

“哇操!爷爷,你没有发烧吧?”

“呵呵!爷爷乃是一代神医,怎会发烧呢,咱们等着瞧吧!”

“对了,爷爷你有没有去找徐爷爷他们呢?”

“有呀!他们都很好,你瞧这是徐爷爷写给你的信哩!”

舒啦接过信来一瞧,信中皆是勉励之语,欣喜得一看再看,双目浮泪,身子轻轻的颤抖不已。

云中龙瞧得暗叹道:“此子如此多情,又长得如此的俊逸,不知会迷倒多少的少女哩!”

洞内立即静了下来。

好半晌之后,云中龙一见“千年雪芝”已是通体粉红,立即含笑道:“阿啦,你把衣衫脱掉,回去冰穴去吧!”

说完,自壁间取出一个空的绿色小瓶。

只见他将插在他心口那支玉针插出,一道汁液立即源源不绝的射入浮瓶中,即弥洞内着清香的味道。粗云中龙虽然见多识广,在此情景之下,亦禁不住轻颤着。

盏茶时间过后,那株“千年雪芝”已变成一张枯皮,云中龙立即将半瓶玉汁液提到冰穴旁。

“阿啦,汁液入腹之后,全身胀疼万分,你可要忍着点,记住,一定要调息十二周夭,张嘴吧!”

舒啦将嘴一张,立觉一股清凉,香醇的汁液顺喉直下,迅速的到达腹部,他不由暗道:“哇操!怎么是凉凉的?”

“哪知,他的念头未消,一股磅礴气功自丹田涌出,全身百骸立即感觉发出一股火烫的热流。”

“呵呵,快运功!”

“功”字方停,一道掌劲已自云中龙的右掌贯入舒啦的“百会穴”,立即他周身冒出一阵热气。

汗如雨下,白烟直冒。

冰穴四周迅速的溶华着。

冰水“咕噜”一直响,翻滚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舒啦好似在洗“三温澡”般罩在一片烟雾之中,四尺面积的冰穴已拓展至丈余了。

云中龙收回右掌,吁了一口气,立即掠到石床上调息。

方才,他为了替舒啦引导那股“洪流”及贯通任督两脉,确实耗了不少的功力,当然要赶快“辅给”。

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当他再度醒转之后,一见舒啦仍然盘坐在冰穴中,那些烟雾已经消散,他立即仔细瞧着舒啦。

只见舒啦一呼一吸之间,气息悠长,肤色白里透红,配上原本俊秀的五官,端的是一位绝代美男子。

即使是云中龙也自觉形秽。

有此一念,反而更加坚定他归皈三戒大师之决心。

只见他悄悄掠过这冰穴,重回石洞,收回那些玉针之后,立即将它塞入绿色小瓶中,准备炼制灵葯。

他将绿色小瓶收妥之后,立即自包袱中取出一本线装书,然后,盘坐在石床仔细的阅读着。

此次,他重入武林,默察之下,发现“黄衫会”不但正在暗中扩展势力,梦幻岛居然也有些企图。

偏偏他们双方皆在寻找“舒神医”及“云中龙”以便增添势力或雪耻仇恨,使云中龙忌怕万分。

于是,他陷于好预啦客栈,将自己的武功予以“改头换面”,经过年余的多力,倒也颇有成效。

此时,他再阅读一遍之后,满意的合上书瞑目休息。

次日黄昏,云中龙将那只烤鸡及那些卤味温热之后,坐在冰穴旁边啃鸡腿瞧着舒啦看。

突见舒啦俊眉一掀,他知道他已闻到香味了,立即呵呵笑道:“阿啦,试试看你能跃多高?”

舒啦颔颔首,身子一动,立即原式不动的朝上射去。

“碎!”一声,只见他撞到洞顶,“哎晴”一叫,立即飞身下来,朝下一看自己居然距地那么远,他立即喊道:“爷爷,救命呀!”

云中龙微微一笑,右掌朝上翻,斜地一托,

舒啦只觉自己被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一托,立即轻飘飘的斜飞出去,刹那间已飘落在地上。

舒啦抬头瞄了被自己撞凹之顶壁一眼,不敢相信的叫道:“哇操!这是真的吗?太令人不敢相信了”

“呵呵!还有更惊奇的哩!把农衫穿上看看。”

舒啦依言捡起那套蓝衫,往身上一套,哇操!长度,宽皆挺合身,简直比定制还合身!

他立即惊喜万分的瞧着自己与云中龙。

“呵呵!阿啦,千年灵芝之神奇功效不但使你提早长大成人,更使你拥有一甲子以上的功力啦!”

舒啦欣喜的跪在地上,连连叩道道谢。

云中龙但受他的跪叩之礼,然后扶起他道:“阿啦,你先坐下来听我解说运功使力之诀窍吧!”

说完,似“带动唱”般边说边比画示范着。

舒啦原本就聪敏过人,服下“千年雪芝”之后,神智更清,领悟力更强,盏花时间过后,立即领悟出窍门。

只见他似飞鸟般在洞内四处纵跃,双掌随意挥动,地上的坚冰块立即被他“修理”得面目全非。

云中龙任他“疯”一个时辰之后,含笑道:“好了,阿啦你就饶了这些冰块吧!再揍下去,这座山非垮不可!”

舒啦连翻两个跟头之后,飘落在云中龙的面前,欣喜万分的叫道:“哇操!真好玩,有够好玩。”

“呵呵!别贪玩,往后多的是机会,吃点东西吧!”

“哇操!爷爷,你这一提,我真的‘八堵妖’了哩!”

说完,抓起鸡胸一阵子急啃猛嚼!

云中龙含笑道:“阿啦,从明天起,你必须在三年之内学会拳脚功夫,兵刃暗器及长空点穴你吃得消吗?”

“哇操!我不怕,挺好玩的哩!”

“阿阿!有志气,事实上,万变不离宗,一条通,就条条通,而且自由的武功挺好玩的哩!”

果然不错,在三年之后,江湖上冒出了一位“啦风少侠”,他的名叫做舒啦,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轰动武林了。

时值隆冬,天上下着鹅毛大雪,小镇之中,天寒地冻,又近黄昏,因此,路上行人只有小猫两三只。

一身蓝衫,肩挂一个小包袱的舒啦,终于重回人间了,他兴致勃勃的左看右肩,丝毫未见寒意。

过往行人皆身穿袄,头戴皮帽,仍然禁不住冷的缩首前进,乍见仅着薄衫,却神采飞扬的舒啦,纷纷诧视不已。

舒啦暗笑他们“古井水鸡”,径自走入“郎多客栈”,抬目一瞧,只有一位中年掌柜及一名小二,不仅失声一笑。

那中年人乍见客人上门,立即含笑道:“快去帮少爷把坑烧热些!”

“哇操!免!、免!我怕热!”

“热?小兄弟,此地半夜挺冻的哩!”

“哇操!越冻起好,掌柜的,贵宝店的生意似,乎和店名不合理!”

“唉!天寒地冻的,有谁肯出远门呢?少爷,我听你的腔调,似乎是南方人,怎么跑到此地来呢?”

“哇操!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打算走遍全国,遍历名山大岳,见见各地的风光。”

“有志气,不过,近年来,仇杀抢劫诈骗事件甚多,少爷你既年轻又只身在外,可要多加小心些!”

“哇操!掌柜的,多谢你好心提醒,替我送些酒菜来吧!”

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

“哇!太多了,这……”

“剩下来的就算小费。”

说完,随着小二进入一间清静的上房。

小二离去之后,舒啦立即把两窗户大天,同时脱下蓝衫,袒胸享受着寒风及雪花灌胸的清凉快感。

抬目遥望着天际的半轮月及点点寒星,鼻闻院中寒梅之清香,他只觉心旷神抬,立即脱口吟道: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

香脸半开娇旎旄”当庭际,玉人浴出新状元。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玫地。

共赏金樽沈绿蚁,莫辞醉,此夜不兴群花比。”

突听:“少爷,你是怎么啦?找死呀!”

舒啦回头一见小二以木盘托着酒菜边打寒噤,边走边来,立即笑道:“哇操!小二,你们这儿的‘空调设备’很够准哩!”

小二苦笑一声,酒菜放在桌上之后,急忙跑了出去。

舒啦哈哈一笑,坐在桌旁,边饮边食其乐融融!

酒虽不好,却后劲甚足,不一会他己满身大汗,干脆也将过膝中裤脱去,仅着短裤吃喝起来。

这顿饭吃到初更,他正慾掩窗休息之际,突听远处街道传来:“小子,别逃!”“大哥,给他死!”他立即精神一振!

脑海中却忽然忆起爷爷临别时的吩咐:“设法混入梦幻岛,其余之事,尽量少管!”他立即关上窗扉。

哪知,不久之后,大厅中却传来小二的惊叫声音道:“掌柜的,不好啦!有一个死人跳进来啦!”

“哇操!死人不会跑呀!没知识!”

倏听一声暴吼道:“小鬼,滚开!”

接着,又是一阵打门及桌椅毁损的声音。

舒啦再也按捺不住了,匆匆穿上蓝衫,立即提着空酒壶,打开房门,半晌即已来到厅中。

只见一位身材纤细,身手带滞的年轻人被三位满脸横肉的黄衫大汉围在当中,左支右绌,情况甚险。

“哇操!小二,还有没有酒呀!”

掌柜的原已躲在柜下,闻言之后,忙起身挥手道:“少爷,你先回房,酒马上会送去的。”

“哇操:掌柜的,你们这儿还有这种‘现场秀’呀!你是不是因为我没有买票,不准我看呀!”

“不……不是啦!你先回房吧!”

“哇操!挺好看的哩!”

说完,抓起柜上的一把花生,边剥食边观看,心中却暗道:“哇操!爷爷说得不错,黄衫会果然不是东西!”

“突听那名纤细少年喝声:“我与你们拼了!”双掌一供一式“开天辟地”经朝近前一名大汉疾劈而去。

那名大汉冷哼一声,向侧一闪。一式“神龙摆尾”就慾朝那少年的右肋劈去,舒啦立即将一片花生壳弹去。

“砰!”一声,那位大汉没将神龙的尾巴摆妥,却将自己的屁股摆倒在地,立即“哎唷”叫。

另外两名大汉慌忙收招瞧向舒啦。

“哇操!你们怎么不打了,挺好看的哩!”

右侧那名大汉弓下身子,问道:“田兄,你怎么啦?”

田姓大汉红着脸道:“潘兄,我的麻穴被制,请帮个忙?”

潘姓大汉低头一瞧,果见田姓大汉的腰眼上面“粘”着一片花生壳,立即取下花生壳,同时一掌挥去。

田姓大汉不但没有应掌起身,反而惨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哧得潘姓大汉慌忙收掌起身。

舒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浪子天助得奇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菜鸟闯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