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闯江湖》

第06章 艳遇太多伤脑筋

作者:卧龙生

姚倩玉麻穴被制,挨了将近一个时辰,只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阵阵的冰上的心头,她立即开始胡说八道了。

舒啦何会见过这种放浪的神情,因为席绣绣无论多舒服也只是含蓄的低声呻吟而已,那似她这么大嘴巴呢?姚倩玉又挨了盏茶时间之后,她竟开始掉泪了。舒啦愣了一下,旋又暗骂道:“哇操!活该折衷主义把各种对立的观点完全偶然地拼凑起来的一种 ,谁叫你来招惹我的,我今天若不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你以后不会变乖啦!”

于是,他继续的惩罚她。

而且,为了避免看见她那楚楚可怜的掉泪神情,他干脆闭上双眼,来个眼不见为净。

在怜房旁耳的那位少女,方才乍闻师父不吭声,立即打算要到隔房去看个究竟,可是,一听战鼓又开,她立即打消主意。

她又听了一阵子,实在再也“受不了!”啦!于是,整理一下衣衫,打开房门,干脆到外面去散散心了!

舒啦根本不知尚有人在旁妍,他一直“执法”到将自己库存的“子弹”胡乱轰出之后,才缓缓的停车。

酒意倏醒,他立即伏在她的身上。

姚倩玉却一直睁着那对媚目到阴曹报到了!

她乃是黄衫会东西南北四堂中之西堂堂主,一向以媚术及阴功在会中广结善缘,因此,得以登崇高的堂主宝座。

此次,她奉会主之令,率领三十余名高手分批前来支援东堂弟子与梦幻岛高手的斗哩!

想不出“师出未捷身先死”,而且是脱阴而亡,含笑归土,这只能怪她平日玩弄男人,以致玩火自焚。

当天黄昏时分,姚倩玉之徒张雪蓉一见天色已经不早,深怕耽误大事,立即硬着头皮上前敲门。

舒啦听见敲门声音,悚然一醒。

只觉头痛慾裂,他刚慾揉太阳穴之时,立即发阶姚倩玉的神情有异,伸手凑近她的鼻端一察,不由神色大变!

他立即跪落在榻前!

低头一看自己居然浑身赤躶,匆忙抓起衣靴匆匆的穿着。

张雪蓉一听房内传出穿衣声音,以为姚倩玉已经起床,立即放心的回房,准备与师父去和堂中高手会合。

舒啦穿妥衣靴之后,不敢多看姚情玉一眼,悄悄的打开窗扉,一见四周黝暗,暗道一声:“天助我也!”立即飘掠出去。

等到张雪蓉发现姚倩玉已死这时,舒啦已经在百里之外而且似闪电般朝前疾驰而去了。

哇操!他并不怕光明正大的杀死人,可是,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风流官司,他可不敢惹,只好溜之大吉了!

一直跑到子夜时分,他觉得满身大汗之际,一见自己置身于无人之旷野,立即吁了一口气,停下身子。

他一见地上积雪甚厚,立即掠到一块巨石后面,匆匆的剥光身子之后,立即抓起雪块擦洗着身子。

阵阵冰凉使他痛快万分,情不自禁哼着歌儿。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洗得正爽,哼得正乐之际。远处传来衣袂急破空之声,他立即匆匆的擦拭身子。

当他穿妥皮靴之后,立见两位黄衫大汉向远处掠来,以他们的身法,大概只够烙列为“乙下”。

舒啦曾由席绣绣的口中知道,她就是黄衫会的高手围攻才会身负重伤,而且险些被季昭伦姦污。

因此,他对黄衫会的印象实在恶劣透了。

只见他迅速的穿妥衣鞋,将包袱朝左肩一挂,立即喃喃自语道:“哇操!三更半夜,竟还有人趁着送死。”

声音方落,立即传来两声轻咦?接着传来“刷!”的一声细音,舒啦冷冷一笑,估量对方扑近石旁,立即左掌一伸,两指点向对方的鼻骨。

那人的武功也不赖,不但硬生生的止住身子,而且连忙错步挪开半步,立即避过“鼻孔开花”一危。

舒啦身子一掠,左手点向对方“太阳穴”,右脚脚尖却点向他的左腿“气海穴”,不但其势甚疾,而且隐内劲制动。

对方迅速将右足后带,一式“矫龙翻浪”已掠到舒啦的身后,右手更疾抓向舒啦的背后“命门穴”。

“哇操!好功夫!”

话声方扬,左足疾赐对方小腹,跟着一低头,张口向对方的右手一咬,立即咬断对方的食中二指。

那人不由惨叫出声。

舒啦张口一喷,那两节断指疾射向对方之胸口及喉结,右掌迅速的拍向对方的“气海穴”。

立听另一人说道:“沈兄,小心!”

对了,那人躲得过那两根断指,却躲不过打向“气海穴”的那一掌,“砰!”一声,他立即摔倒在地。

苦练一、二十年,仗以为恶的那身功夫,立即似气球戳破一般迅即消失,立即听见他传出一声厉吼!

舒啦哈哈一笑,骂句:“哭叹!”双手如同怪鸟般,抓向含怒疾扑而来的那人之面部及前胸。

那人不避反进,双手猛抓向舒啦之双手。

舒啦一见对方的双掌尽成乌黑,心知对方必练过毒掌,倏地收掌挫身,右腿疾扫向对方的下腿。

那家伙的动作颇快,“飞花过墙”疾飞掠向舒啦的头顶,到了他的头顶之际,突出右足踢向舒啦的颈头。

舒啦倏地朝雪地一坐,右掌抓住对方挥掌抓来,心知已经无法躲闪,心一狠,立即将右掌一扬,准备捞本。

“哇操!这么凶呀!”

舒啦的右掌抓住对方的足踝之后,一拗一堆。

“客!”一声,那人立即带着惨叫疾摔倒在地上的那名大汉身上。

聚满毒功的右掌立即按在对方的腹间。

受伤倒地的那家伙也真衰,只见他惨叫一声过后,立即捂腹在地上翻滚,面孔随着一阵阵的惨叫声音逐渐泛黑。

另外那人一见误伤自己人,慌忙取出解葯。

舒啦骄指一点,立即制住他的麻穴。

右脚尖一挑,将他踢仰倒在地之后,立即一掌废了他的武功。

那人神色狞狰道:“小子,你是谁?为何下此毒手?”

舒啦:“因为你穿黄衫,所以才揍你!”

“你……你敢对黄衫会不敬?”

“哇操!黄衫会算老几?你们好好的享受冷气吧。”

说完,身似闪电般即逝。

那位身中毒掌的家伙;原本已经气若游离,乍见这种惊人的武功,凄厉一叫之后,立即一命乌呼哀哉。

另外那人右踝被扭断,麻穴又被制,一看雪一直往自己的身上飘落,他立即哧得直喊救命。

可惜,时值深夜,四周根本没有第三者,因此,在翌日黎明之际,旷野之中立即多了两个“雪人”。

此时的舒啦正坐在一家小吃店内啃着包子,大口大口的喝着酸辣汤,享受着乡野的小吃口味。

突听坐在右墙角那会议坐头传来:“妈,阿东,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你听过和尚要和尼姑成亲吧?”

“干!真有此事吗?”

“妈的!当然有啦!我待会儿还要送一车酒去哩!”“干!是那家破庙的花和尚及騒尼姑。”

“虚!小声点,那些人全是高来高去,挥手即可伤人的厉害人物,若被他们听见了,小心你这条小命!”

“阿龙,你是指不归谷的那些人呀?”

“对呀!”

“阿龙,你慢慢吃,我还有事!”

说完,匆匆的离店而去。

舒啦暗骂一声好小鬼,道:哇操!和尚要和尼姑成亲蛮新鲜的哩!我可要去瞧瞧热闹“哇”!

他立即默默取用包子,直等到那名名列阿龙的中年人离去之后,他才朝掌柜问道:“掌柜的,你可知道不归谷何处?”

掌柜先朝两侧看了一下,才低声道:“公子,不归谷的和尚都不是好东西,你别去惹麻烦吧!”

“哇操!我只是想去看看那件鲜事面已!”

“唉!那位尼姑原本是一位侠女,不知为了何故,竟会落入那些和尚的手中,你一介书生,何必趟这个浑水呢?”

“哇操!你怎么会知道此事呢?”

“今夜,不归谷喜事的料理乃是由我及另外三人负责,我去送菜单的时候曾经见过那位侠女,她已被扮成尼姑了,唉!”

“哇操!竟有这么可恶的事!”

掌柜一见他的双目突然变得光亮逼人,心中一凛,立即低声道:“公干,你若无其他的吩咐,我须去准备料理了!”

舒啦取出一块碎银放在柜上,立即含笑离去。

半购之后,他已经在一家客栈中调息了。

午后时分,满天飞雪停了,舒啦走出房间步入大厅正向小二询问,赴“不归谷”之路,突听一名大汉叫道:“要看热闹的人跟我走吧!”

立即有人则道:“田兄,你是不是要去看和尚娶尼姑?”

“是呀!田兄,你没有接到喜贴呀?”

“有呀!可是,我怕会发生意外哩!”

“哈哈!你是不是怕其他的尼姑会看上你呀?”“妈的,别笑我啦!走吧!”

舒啦心中暗喜,立即远远的跟着那两名大汉出城而去。

沿途之中,行人三三两两,一边低声议论和尚尼姑之鲜事,一边朝西行去,舒啦却含笑不语、走了好一阵之后,天色已近黄昏,众人已经走入一道两旁峭壁插夭的狭谷之中,不久,立即发现远林中有一庙舍。

张灯结彩、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入林之后,有两个小和尚含笑迎接众人,舒啦随着他们东转西转的走了半晌,立即到达庙门口。

那虽已没落,规模气派倒也不小,庙门口人多声杂,和尚、道士、道姑、尼姑还有俗家,简直是出家人大聚会。

那些出家人乍见舒啦的俊逸出群风采,不约而同的盯着他。

舒啦视若无睹的进了大殿,只见筵席大摆,约有二十余桌,菜饭甚佳,不但全是荤莱,而且每桌各有一罐酒。

座上食客多半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出家人,有的猜拳,有的喝酒,令舒啦瞧得十分的刺眼。

舒啦一见随从而来的那些城民并未入殿,而自己却冒然行入,为了面子,他就选了一张和尚桌坐下。

同桌已有七个大小和尚,一个个已经喝得面红耳赤,勾肩搭背,原形毕露,那有出家人之庄严神情。

他不由暗道:“哇操!是从那儿冒出这批不守清规的出家人呢?”

那七个和尚一见舒啦入座,纷纷立起,双掌合什道:“阿弥陀佛!小施主快来饮食……我佛慈悲舒啦暗道一声:“我佛慈悲!”表面上也把双手合什道:“慈悲!慈悲!大家喝酒……慈悲……”

那七名和尚哈哈齐笑,重又入座。

立即有一名和尚替舒啦斟了一杯酒,道:“小施主,喝杯喜酒吧!”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舒啦暗调真气,干了一杯酒之后,含笑道:“大师,多谢你替我斟酒,我敬你一杯!”说完,一饮而尽。

那名和尚哈哈一笑,当然也二话不说了。

舒啦左手持着酒壶,右手持怀,一口气打了一个通开之后,方才举著挟菜,边嚼边道,“哇操!好酒呀!好菜!”

那七名和尚见他年纪轻轻的,竟有如此好的酒量,立即纷纷向他敬酒,敬到后来,居然变成拼酒了。

舒啦仗着功精湛,来者不拒,每当体内酒箱成分超过“警戒线”,他就悄悄的将酒自右脚心逼出。

因此,连拼半个时辰之后,他尚未醉,那七名和尚已经东倒西歪了。

突听一声佛鼓,满殿立即鸦雀无声。

接着田内殿走出一道一尼手持红烛。

他两走到殴前将红烛插妥之后,退立两旁。

跟着又走出一群净衣女尼及道士,只见他们各执佛器立定之后,立即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半晌之后,吹打皆停,立见内殴走出一对满面笑容的老道尼,舒啦不由暗诧道:“哇操!难道是他们要成亲?”

倏听全殿如雷般的喝采起来,只见一位二十几岁左右的年轻和尚穿着黄袍红袈裟,手持一根彩线行中。

另一头牵着一位娇小玲瑰,玉手纤纤,头蒙红中的尼姑。

两人走到殿中,面对众人千咳一声笑道:“贫道今天非常高兴,贫道的小大,与静困师大的爱徒承佛祖的旨意成婚……”

“哇操!和尚也有孩子呀!”

只听老僧道:“非常感谢各位光临,佛门弟子能够亲上加亲是件可喜的事,所以我非常高兴,十分的高兴!”

“哇操!”一大堆的废话,此事要是由真正的佛家弟子听到,不把肺气炸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艳遇太多伤脑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菜鸟闯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