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闯江湖》

第07章 比武招亲趣事多

作者:卧龙生

“窈窕淑女,君子好述”,爱美本是人的天性,看到美丽的女人,又有那个男人,尤其是“活会”的男人,怎能忍住不追求呢?

要甜头,不怕拳头及棒头!

头可断,血可流,爱情不可不迫求!

自古以来,曾发生多少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以及“吊马子”之“臭闻”,可是从未使凯子们中断“吊马子”的念头。

无论如何,总是男方主动追求女方,那似洪佩丽这个一向高做的“幼齿女”赤身躶体的逼迫这个无名小卒?

边朝洞外退,边叫道:“哇操!你是不是那条筋不对劲了?你真的不怕我修理你吗?”

洪佩丽一见他的慌乱神情,她越觉高兴,因此,她边追边沉声道:“你怕了吗?大英雄,你也有怕的时候吗?”

闻言,心中一火,立即停身叫道:“哇操!怕,舒某人的字典里根本找不到一个怕字。“哇操!我是为你着想,瞧你这付弱不禁风,伤痕累累的模样,你真的经得起我的‘修理’吗?”

洪佩丽紧紧的以双手分别捂住下身及双峰,口中却冷冷的道:“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如果是英雄,就进来干!”

说完,转身行入洞内。

“哇操!”一叫,立即向前踏出一大步。

可是,他旋又站住身子,暗道:“哇操!我只是要杀杀她的傲气而已,我怎能再‘欺负’她呢?”

一个“向后转”立即掠出洞外。

出阵之后,他立即掠上一株树盘膝调息着。

当他再度醒转过来,只觉全身气机盎然,抬目一见四周静悄悄,天色已近黄昏,他不由长长的嘘下一口气。

目光一落在洞口,他不由大骇,几乎当场摔落树下。

匆匆的入阵。将昏倒在地上的洪佩丽抱入怀中,只见她的右侧“太阳穴”汨汨流出鲜血,分明刚自尽不久。

他匆匆搭上她的右腕脉,立即发现她尚有微弱的气息,心中一喜,立即挟着她进入洞内。

匆匆的替她的伤处上妥葯之后,立即脱去自己及她的衣衫,然后硬着头皮开始开展“阴阳和合道气大法”。

双chún贴上她那细小的樱chún,下身一阵徘徊,终于硬着头皮闯入她的“地方”,立即将真气渡了过去。

这是最香艳却又最危险的疗伤理脉道气方法,此时若受到些许的惊扰,两人只有“走火入魔”之途。

这是最耗功力却效果最好最速的方法,若非奇功深厚,又热心救人,别人根本不敢尝试。

所幸洞外有阵式把关,得以安心救人,因此,过了两个时辰之后,她终于被他自鬼门关口抓回来了。

她将双目一张,立即发现自己正被那位“最可恶的人”以“最羞死人的方式”疗伤,不由又羞又急!

一发觉她已醒转,立即喘道:“……操……快……调……息……看看……还有那……儿不对劲……”

那知洪佩丽突然一掌拍中他的“麻穴”,冷冰冰的道:“姓舒的,你想不到会落入我的手中吧!”

说完,搂住他一个“颠龙倒凤”,立即开始“报复”。

“哇操……别乱来……来……你快调……调息……我助你……重破……任督两脉……你快点……停下来呀……”

洪佩丽哼一声,挺动更疾,嘴中不停的道:“我不要重破任督两脉,我只要看你如何出洋相!”

“哇操……我真衰……呀……”

说完,立即恨恨的闭上双chún双目。

洪佩丽得意的格格连笑。

此时的他好似置身于惊涛骇浪的大海中,慾要运功冲穴,那实在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

可是,他在冰穴苦练多年之成就毕竟不同凡响,艰苦奋斗盏茶时间过后,终于冲破了“鬼门关”。

此时的洪佩丽却好似患了伤寒般,不停的颤抖着,根本不知已经恢复了“自由之身”。

当她实在撑不下去,停身歇口气之际,突听哈哈一笑。

风水轮流转,好一个现世报。

洪佩丽想不到他在这种情况之下,仍能恢复行动,大骇之下,四肢一挣,却觉全身已经酥酸无力!

洪佩丽突然大叫一声:“哥……”立即紧紧的搂住他!

想不到她会呼出那声亲蜜的“哥”,立即怔住了。

一见她已紧搂着自己昏昏睡去,在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之后,他也侧躺在地呼呼入睡了。

翌日午后,醒来之后,一见她还在自己的身边含笑酣睡,立即悄悄的爬起身子,同时以衣衫盖在她的身上。

目光一落在她血迹殷然的“地方”,他立即倒出两粒葯丸放在她的身边,然后起身着路而去。

入城之后,他进入一家客栈,将酒菜叫入房间,好好的洗个澡,吃饱一顿之后,方始重回洞内。

他一见她在熟睡,立即盘坐调息。

那知,当他重又回转之后,立即发现洪佩丽衣衫完整的坐在自己身前丈余外凝视自己,羞得他立即原式未变的疾退出五丈远处,洪佩丽立即被这份神功看呆了。

舒啦观察全身,一见毫无不适,立即暗自庆幸道:“哇操!好家伙!没有被她搞鬼!吃我豆腐!善哉!善哉!”

他立即转身朝洞外行去!

“你……你可否等一下?”

“哇操!她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舒啦立即停身不动。

那知,等,等了半晌,她毫无下文,舒啦立即转头道:“哇操!你把我叫住,难道就是要我罚站吗?”

洪佩丽低头轻声道:“我……谢谢你!”

一哇操!不敢当!你以后对我客气些,我就心满意足了!”

“……”

“哇操!她还有吗?”

“没……没有!”

“哇操!你我走了!”

洪佩丽慌忙抬起头道:“你能不能放我出去洗个澡?”

“哇操!好吧!不过,你别忘了你的脑瓜子亮晶晶的,还是等我替你买顶帽子之后,再走吧!”

说完,缓缓向前行去。

洪佩丽缓缓的跟着他走出阵外,抬头久别的大自然幕色,她不由自主的张口长啸出声。

舒啦淡淡的一笑,立即朝林中射出。

洪佩丽凝视他的背影半晌,才掠到远处,一块巨石旁,脱去衣衫,以雪擦身,匆匆的洗了起来。

好半晌之后,她匆匆的穿妥衣衫,然后走回阵外仔细的研究阵式以及自己方才走出来之情景。

参详好半晌之后;她正慾入阵,突听哈哈一笑,“哇操、别进去了!先吃点东西吧!”

她回头一瞧,立即发现他手提两大包东西,疾掠到自己的身前,她不由自主的娇颜抹霞垂头不语。

将那包衣衫送给她,然后打开纸包取出食物打开酒壶塞,毫无顾忌的边吃边饮着哩!

洪佩丽将那顶小狐皮帽戴在头上,掠到石后,换上那件皮袄。只觉颇为合身及暖和,不由心中一喜。

她提着包袱,走回身前,低声道:“谢谢你!”

“哇操!挺合身的!你的身材挺标准的哩,我带了一壶茶,两个大梨,你先解渴吧!”

洪佩丽闻言,心中一阵激荡,几乎想当场投入他的怀中,好好的哭一场,可是,立即又忍了下来。

她一口气将那壶温茶喝光之后,立即拿起削好的梨子细咬着,那甘甜之味道,使她觉得还逾仙果。

吃完那两个大梨之后,只听她低声道:“谢谢你!”

“哇操!别客气!你已失踪甚久,早点回去吧!对了,这件皮袄内有两张银票,你留着用吧!”

说完,立即开始撤去那阵式。

洪佩丽一见袋内果然有两张一百两银票,她再也忍耐不住了,只见她低位一声,立即投向舒啦。

舒啦正慾闪躲,乍见她神情,立即抱往她的双肩,保持距离,以策安全的道:“哇揉!你怎么啦!”

“我……我……没什么?”

轻轻一挣,立即转身退到一旁。

舒啦除去阵式之后,轻声道:“那间破庙已被烧得精光了,人也死了不少,你就别再去了!”

说完,拾起包袱朝肩上一挂,就慾离去。

却听她低声问道:“你要去那儿?”

“哇操!我也不知道!反正到处逛一逛?”

“你是不是愿意帮我去抓一条蛇?”

“哇操!你敢抓蛇呀?”

“不错!”

“哇操!时值寒冬,群蛇皆在冬眠,怎么可能会出来呢?”

“不!那条蛇与众不同,它不但不冬眠,而且还大肆活动,我为了抓它,才会落入那个畜牲之手中的!”

“哇操!你被蛇咬中了?”

“不是!我是吸入它喷出的雾气而中毒的!”

“哇操!会喷雾气的蛇,太好啦!咱们去候瞧。”

洪佩丽一见他肯同往,心中一喜,抓起一只鸡腿,边啃边朝前掠去,由那踉跄的步法,可见“禁区”之伤势未愈。

舒啦也抓起一只鸡腿,边啃边尾随其后而去。

洪佩丽走入官道,略一辨认方向,立即朝左侧掠去。

两人奔驰一个多时辰以后,立即又穿入一片树林中。

穿出树林之后,二人来到一块山壁前。

只见相隔十丈的一片雪壁上,有斗大的一个个洞穴,洞穴周围不但没有一点雪迹,连附近的山石都发暗灰色。

舒啦暗自惊心道:“哇操!这蛇好毒!”

洪佩丽低声道:“那蛇不怕掌力,最好以指力或暗器制它,如果它吐雾过来,马上用真气吹回,不可用掌力迫散以免中毒。”

“哇操!我知道!”

说完,挖出一团雪,将它分出数十块雪粒。

洪佩丽见状,立即也捏了三十余块雪粒。

半个时辰之后,只听洞内深处传出翻腾之声,

洪佩丽立即低声道:“小心!那条怪蛇马上要出来了!”

“哇操我知道:你的行动较不方便,如果有险之时,别忘了要赶紧躲到我背后!”

洪佩丽心中一荡,双目又一湿!

忽听洞内发出“嘘!嘘……”之声,她急忙收摄心神仔细瞧向洞口,一身的功力已经“总动员”了。

忽听“嘘……咦!”连声自洞内传出,声音极为难听,令人胃肌生寒,弱小之人一定早就晕倒了。

如此叫了一刻,只听一声极尖的尖叫,遂见洞内一条怪蛇,舒啦一瞧,不由心中暗暗一愣。

只见那蛇一身的光白鳞,只有小指粗细,尾巴上竟然分出两个尾钩,却殷红似血,不住晃动。

蛇头却有半个拳头大,成三角形,上面一对小眼,开合之间,绿光闪烁,口中的红信吞吐不已!

它一出洞,立即仰头张嘴,只见附近的积雪,似被刀割般连成一条白泉,纷纷落入它的口中。

那两排其黑无比的细牙,不由令舒啦一凝!

他立即想起自己在冰穴内“出恭”之时,就是被一条白蛇咬中“话儿”,吓得屎滚尿流哩!

想不到时隔七年余,居然冤家路窄的在此见面,舒啦立即提聚全身的功力准备除去它哩!

洪佩丽悄悄的抓起三块雪粒,抖手掷去,立见它们分别打向“白仙”怪蛇的头、身及尾部。

舒啦暗道一声:“好手法!”双手立即抓一把雪粒。

“白仙”未待那三块雪粒及身,尖叫一声,白影一闪,立即射落向雪地上,一团白雾也脱口喷出。

舒啦叱道:“哇操!”双手一抖,“叭……”连响之中,立即将“白仙”掷落出十余丈外的雪地上。

洪佩丽喝声:“好功夫!快闪避毒雾。”

舒啦“移步换宫”身把飞矢投向“白仙”,右手一扬,一股绝大的劲力,已经向“白仙”卷去。

“白仙”见状,猛一长身,如一条飞龙般跃起七八丈,同时将尾后双钩,夹着劲风扫了过来。

“哇操:畜牲,你也会打架呀!很好!”

“你……小心些!”

舒啦早已闻得一股腥气,因此,迅速的使出“矫龙退浪”向右前方掠去,右掌一记“拍石惊山”向蛇身横拍过去。

“白仙”,自恃刀枪不入,毫不躲闪,蛇头半转,正慾反咬过来,只觉腹尾一阵奇疼,全身忽地一旋。

嘴一张,一团自雾立即喷了出来。

洪佩丽喝声:“让我来!”立即把毒气吹回。

“自仙”落地之后,立即盘身狞视着两人。

舒啦抓起雪粒,源源不绝的掷去,逼得它到处躲闪,口中尖叫不已,一团团的白雾到处飞喷着。

“哇操!你揍它,我来收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比武招亲趣事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菜鸟闯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