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闯江湖》

第09章 被情所困爽歪歪

作者:卧龙生

接下来的皆是平庸脚色,舒啦瞧得无味,偷偷的打量台右侧那三百余人,心中不由怀疑万分。

因为,那些人虽然也跟着众人喝采,却是被动而为,而且神色之间充满后悔及痛恨的表情。

他立即决定在散场之后,暗中瞧个究竟、

等了一个多时辰之后。老和尚终于出来宣布收场了,众人立即边谈边朝会外行去。

舒啦走出庙门之后,详作内急的奔人远处林中。

他等了盏茶时间之后,立即发现方才离去的那三百余人,每人皆垂头丧气的三三两两重行入内。

只见三十余名黑衣人掠出庙门朝其余之人,方才离去之方向掠去,瞧他们的轻功身法,分明身手不俗。

舒啦心知有异,立即在原地枯等下去。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以后,只见先后有二百余人愤恨不平的跟着那三十余名黑衣人走入庙门,舒啦不由大骇!

他又等了盏茶时间,确定无人再入庙之后,悄悄的飘出树林,然后自右侧墙角掠入墙内啦!

只见六名黑衣大汉,双目炯炯的在广场回来游走巡视,舒啦冷哼了一声,借着花树之掩护悄悄的掠向冰谷。

沿途中,戒备森严,但是在舒啦绝顶轻功小心施为之下,立即被他掩到冰谷人口五丈余远处的一株松树后。

他一见入口处挺立四名黑衣大汉,暗骂一声:“王八蛋!”立即悄悄的掠上枝丫间,凝神运功窃听!

这是一招阴着,所幸那些黑衣大汉不相信有人能够突破重重的警卫,因此,反而松懈不少!

半晌之后,突听远处飘来苍劲的得意笑声道:“嘿嘿,诸位,欢迎你们重回冰台,中毒的滋味不好受吧!”

突听一声暴喝道:“净空,你这秃顶,你不但不守佛门清规,而且还暗算人,你意慾如何?”

“嘿嘿!邱天逵,你别误会净空,他已经蒙佛祖宠召了!”

接着远处立即传出众人的惊呼声音道:“邢天威,是你!”

舒啦暗骇道:“哇操!那位老方丈果然是冒牌货,不过这位邢天戚究竟是何方圣?”

“嘿嘿!不错:老夫正是邢天威,目前任掌东海梦幻岛北字堂,若想活命的人,立即归附本岛!”

一阵暴喝之后,谷中立即传出一阵拼斗声音。

可是盏茶时间过后,在一阵惨叫声音过后,一切重归寂静,显然,那些打算要反抗的人已遭屠杀。

“嘿嘿!各位中了‘蚀心粉’,最好少妄提功力,否则,只好自寻死路,要效忠本岛的人速来服解葯!”

远处传来一阵步伐声。

“嘿嘿!诸位所服之解葯,只能暂时压抑毒势发作.以后必须按月服用,否则,毒发之际,更加痛苦百倍!”

一阵子得意笑声过后,立即恢复平静。

盏茶时间过后,院中那些黑衣大汉相继撤去,不过,冰穴入口却又多了六名大汉来防守哩!

舒啦一看天气已近寅初,为了避免浅露行藏,悄悄的飘下树后,立即朝庙外掠去,半晌即已消失踪迹。

舒啦沿着官道疾驰,尚距城门里途远处,突听一声:“小兄弟!”他立即刹住身子,惊喜的道:“老先生,是你吗?”

一阵低声的哈哈笑声过后,余不悔己现于右侧林前,舒啦一见他的灰败眼神,立即知道他也中了毒。

他正慾开口相询,余不悔已低声道:“小兄弟,随我来!”

说完,转身朝林内行去。

舒啦跟随他行入二里远之后,立即发现有三余十人盘坐在林中空旷处,匆匆一瞥,他不由轻咦出声。

只见那痊清丽出的钱幕兰、丑妇人、孔详、小西施及二三十名曾在冰谷中见过的老中年人赫然在场!

余不悔未待舒啦发问,立即说道:“小兄弟,咱们三十余人皆来自同一个地方,想不到却全部中了毒。”

舒啦思绪电闪,大胆的猜道:“老先生,你们是黄衫会的人吗?”

“高明!果然高明!难道一向不服人的姑娘会对你心服口服!”

“姑娘?谁?”

“她姓洪,名叫佩丽,你记得吗?”

舒啦立即“哇操!红配绿,狗臭屁,好绝的名字。”

“哈哈!如此说来,咱们也不是外人了,小兄弟,你就是舒神医之孙吗?怪不得你没有中毒!”

舒啦闻言,立即恍然大悟道:“哇操!我想起来了!你曾经与爷爷冒雨打过架,对不对?”

“咳!咳!不错!说来惭愧!老夫竟然妄想胜过令祖,小兄弟,你的身上是否有解葯?”

舒啦闻言,立即暗道:“哇操!黄衫会的人也不是好东西,我是不是应该把解葯交给他们呢?”

他这一犹豫,立听钱幕兰道:“余老,咱们与舒公子素未谋面,怎可向他索取解葯呢?等是等姥姥来吧!”

“这……可是,每日午时毒势发作之时的痛苦

“余老,别多说了!”

舒啦闻言一窘,立即倒出一把葯丸交给余不悔,道:“每人一粒,服后立即调息,希望能够有效!”

说完,转身就慾离去。

“小兄弟,你……”

“方才我入庙中发现一件事,那位净空方丈乃是东海梦幻岛北字堂堂主邢天威所乔扮的。”

“他们乃是将‘蚀心粉’抹在椅上,目前已有五百名高手被迫加入梦幻岛,你们以后可要小心些!”

说完,飘然离去!

“冬!”一声,余不悔双膝长跪在地,颤声道:“小兄弟,谢谢啦!余不悔今后必有一报!”

舒啦道:“算啦!”身子已掠出三十丈余外。

钱幕兰美目异采突闪,迅速低头不语!

次日黄昏时分,舒啦刚离开客栈,随着人群走向飞龙寺之际,突听耳边传来:“小兄弟,请借道!”

话声方起,一位紫衣大汉已擦身而过。

舒啦由他的背影立即认出他是余不悔,立即缀在他的身后,折入了一条偏僻的巷道里面啦!

只见余不悔将卑鄙的包袱交给舒啦道:“小兄弟,为了预防万一,你不是易过容再去飞龙寺吧!”

舒啦轻身道过谢,一见四下无人,立即脱去身上的蓝衫,穿一套青衫,同时覆上一张薄皮面具。

余不悔仔细的瞧了一阵子,点头道:“行啦!小兄弟,敞会将于三日之后除去邢天威,你若不便,请提早避开!”

说完,飘然离去。

舒啦将蓝衫内之物放放袋中,将蓝衫收回包袱之内,立即走入人群,跟着他们来到了冰谷。

他一见台前右侧坐了四五百名神色异常的人,左侧亦坐了三百余人,不由暗暗替黄衫会担心不已!

这一夜,先后有十余人上台,虽然打斗激烈,却没有“活宝”上去表演,因此,缺少了喜剧效果。

散场之后,舒啦隐在林中,一发现又有二、三百人被迫回来“报到”,他在暗叹之余,立即回客栈休息。

所幸,第四天及第五天分别只有百余人入股,舒啦回到客栈洗过澡之后,立即陷入沉思。

第六天,舒啦一进入冰谷,立即发现气氛不对,因为,在台前左侧居然在空满,另有百余人无位可坐。

经过二十余名小和尚的“劝说”,右侧座位上方始有二百名大汉默默的站起身子,不过,他们立即被“安排”站在入口处。

舒啦立即和那百余名新来的人坐在右侧座位上。

他仔细一瞧那百余人在就座之前,皆先以右掌朝椅上一抹,立即知道他们的手中皆已抹过解葯。

心中略安,立即含笑瞧向台上。

盏茶时间过后,老和尚又在乐声中观身,同时做过开场白,然后含笑坐在台上的那张椅上。

一声清啸过后,台上已经立着一位美艳佳人,只见她年约三旬,圆圆的脸,虽不能说是貌似天仙,却也够格称为美人儿。

只听她脆声道:“姑娘姓程,名叫翠仙,广东人氏,今年三十,今日专程来此领教贵地的绝艺,请多指教!”

说到此处,忽然从台上跃上一人。

瞧他相貌平庸,身子却结实有力,只见他先向程翠仙拱拳行礼,然后对台下拱拳道:

“在下姓廖,名叫明,湖北人氏,今年三十二,今日路过此地,想以战会友,请程姑娘高抬玉手,多加指教!”

程翠仙耳然一笑,道句:“接招。”玉手一扬“春风怒放”夹着一股劲风,疾卷向廖明面门。

廖明不敢硬接。往旁一纵,避过那一拳之后,一个大转身,“乌龙探爪”疾抓向的胸前。

程翠仙娇叱一声,双掌含怒疾劈,一口气攻出十余掌,迫得廖明连连后退,狼狈不堪哩!

突见她清啸一声,“蛇女迷魂”“迥风追影”一招袭向他面门的,另外一招劈向他的右肩。

廖明情急之下,一招“混元一气功”疾切向她的面门。

电光石火之中,突见廖明在切近她的面门之际,突然化掌为指,摘下程翠仙头上的那朵花。

程翠仙那掌却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肩上,只听一声闷哼廖明已被劈昏在老和尚的前面了。

夹听一声暴吼:“好狠的婆娘!”一位手持两头雪亮钢杆棍魁梧大汉已掠上冰台。

老和尚简即喝道:“慢着!先救伤者再说!”

说完,简即朝那两名小和尚招手!

突见昏倒在台上的廖明,身子暴射而去,双掌一扣,竟然抓住和老和尚的双脚,台下不由一哗!

程翠仙双掌连扬,数蓬毒针疾射而去。

那位魁梧大汉却将那双杆棍朝自台后奔来的十余名脑手掷去,然后,疾扑向老和尚。

杆棍一落地,立即“轰”的爆炸,那十名黑衣人在惨叫声中已有八人被炸死,其余诸人亦重伤倒地。

老和尚双脚被扣,疾伸右掌朝廖明一劈,“砰!”一声,廖明的胸口如中巨许,立即惨叫吐血。

不过,那双手仍然紧扣住老和尚的双脚。

老和尚刚出掌,一见毒针袭到近前,立即将身子一侧,硬以左肩迎住了那些毒针。

一声闷哼过后,他立觉全身一麻,正慾翻身逃逸之际,魁梧大汉的两道如山掌力已经袭到!

“啊!啊!”惨叫声中,他已连喷鲜血。

程翠仙右足一踹,鞋尖之毒匕已踢入老和尚的胸口,立即结束他的罪恶人生,立即大骇的失声暴喝。

坐在台前左侧的五百余名黄衫会高手却突然起身,双手连扬之下,漫天的暗器蜂涌而去啦!

现场立即传出一阵阵惨叫。

接着,就展开一场大混战。

远处立即传来一阵厉啸,六十余名黑衣人各持兵刃前来支援,一时杀声震谷,骇人心神哩!

舒啦首次见到这种大规模的肉搏战,暗道:“哇操!我的妈呀!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溜喔!”

他立即功行全身,双掌猛挥,口中喝道,“挡我者死!”足足的为了盏茶时间,才被他冲出谷外。

他一见衣衫及双掌沾了不少的鲜血,心知自己方才一定伤了不少的人,不出神色一变,打个寒襟。

抬目一见那些和尚,已经惊慌四散逃去,他干脆掠上一株松树,打算先“隔山观虎斗”一阵子再说。

掌声隆隆好似焦雷连响。

掌劲相互冲击,震得地动山摇!

惨叫声音源源不绝,好似人人已经杀红眼,陷入疯狂境界,令舒啦不由心惊胆颤的瞧自己身上的血迹。

他恶心的脱下那套青衫将它塞在枝亚间,然回换回蓝衫,同时也摘下那粘答答的面具哩!

只见面具上面沾了二十余滴血迹,舒啦依稀记得那些挡住自己出路者负伤之情景以及惨叫声音!

他情不自禁的又打了一个寒噤!

突听一阵“轰……”连响,只见冰谷内飞雪、鲜血及残肢溅喷出半空中。蔚为另一景观。

一阵惨叫及骇呼声音响起。

冰谷四周护墙悉数被震垮,即使是舒啦所隐身之那株大松亦被震得连根拔起,倾倒掉在后殿屋詹。

舒啦被震得内心狂跳,双耳雷鸣,暗叫一声:

“我的妈呀!身子一掠,立即轻飘飘的落在后殿屋顶。

少数未及离去的和尚哭爹喊娘的边奔摔倒,不但痛哭流涕,而且没命的向庙外奔爬而去。

前后只有半个盏茶时间,方才那些恐怖的拼斗声音全部停止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寂然,死一般的寂然!

舒啦正慾跃到现场去看个究竟,慾然心中一动道:“哇操!不对!那些引爆火葯的家伙尚未现身哩!”

果然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被情所困爽歪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菜鸟闯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