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燕归来》

第09回 浴血夜战

作者:卧龙生

杨梦寰点点头,又取过一枚银针,比照那大汉部位,刺入了宫天健的身上,一面问道:“疼不疼要据实而言。”

宫天健道:“两处都很疼,但以后者为最。”杨梦寰道:

“老前辈请忍耐一下,在下经过了极仔细观察,老前辈恢复武功的可能,希望甚大。”

言罢出室而去,顺手带上了两扇本门。

邓开宇悄然的追上来,道:“杨大侠,你看他可有恢复武功的希望么?”

杨梦寰道:“现在是五十时五十的机会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他伤穴和经脉之间的肌肉那般疼苦,证明伤势并未扩展。”

邓开宇道:“那银针可要取出?”

杨梦寰道:“暂时不要。”

邓开宇道:“杨大侠可要休息一会么?”

杨梦寰点点头道:“我很疲累。”

邓开宇看杨梦衰疲累异常,把他带进了一处房间,道:

“那黑衣大汉呢?”

杨梦寰道,“好好看管,明日午时,我去瞧他们两人银针伤害之情。”

邓开宇道,“我记下了,杨大侠休息吧!”转身向外行去。

杨梦寰道:“邓兄,请留步。”

邓开宇道:“杨大侠还有什么吩咐?”

杨梦寰道;“准备二十斤上好的陈醋。”

邓开宇道:“记下了。”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次日天亮时分,邓固疆召集了八个精明的家丁,每人给他们一封书信,说道:“你们小心了,不论如何都要想法把这书信送到指定地点。”

八个劲装大汉齐齐对着邓固疆一抱拳道:“堡主放心,我等……”邓固疆挥手道:“你们去吧!”八个劲装大汉鱼贯出了敞厅。

邓府大门早已备好了八匹快马,马上带着兵刃、干粮。

八匹马离开了邓家堡,分别就道,分奔向八面所在。

且说杨梦寰虽然内功深厚,但因打通那宫天健的受伤脉穴,消耗真力过多,亦有着疲累之感,这一调息静坐,一直打坐了四个时辰,才清醒过来。

睁眼看去,只见阳光满窗,已经是日升三竿的时分。

杨梦寰伸展一下双臂,急急打开室门,奔了出去。

邓开宇早已在室外等待,满脸焦急之容,想是早已来了许久。

杨梦寰低声问道:“怎么?可是宫老前辈伤处有了变化么?”

邓开字道:“银针处红肿,已有两个时辰了。”

杨梦寰啊了一声,急急奔向宫大健的房中。

只听一阵轻微的呻吟声传了过来,杨梦寰奔进宫天健的身侧,低头看去,果见银针刺入之处,红肿甚高。

再看那黑衣大汉时,却是毫无异征。

细查两人落针之处。并无错误。

杨梦寰略一沉吟,迅快的拔下那宫天健和黑衣大汉身上的银针,伸手摸去,只觉宫天健头上高热烫手,不禁一呆。

回目望去,只见那黑衣大汉圆睁着双目,忍不住低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那黑衣在汉道:“我很好。”

杨梦寰凝目沉思了一阵,道:“你那足厥阴肝经和四处经外奇穴,可有变化?”

黑衣大汉道:“除了感觉难通之外,别无异样之感。”

杨梦寰回头去,伸手按在宫天健的背后“命门穴”上,低声对邓开宇道:“有劳邓兄去请我那童师姊来一趟好么?”

邓开宇应了一声,急急奔去。

杨梦寰外貌之上,虽仍保持着镇静之容,但内心之中却十分紧张,只因这变化大大的出了他意料之外。

他长长吁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宫老前辈……宫老前辈……”

他一连呼叫了数声,宫天健才缓缓睁开双目,望了杨梦寰一眼,道:“杨大侠,老朽恐怕是不行了,杨大侠的盛情,老朽心领了。”

杨梦寰道:“老前辈但请放心,杨梦寰当尽我所有之力,定要恢复老前辈的武功。”

宫天健苦笑一下,道:“杨大侠不用多费心了,我自己明白……”

一阵步履之声打断宫天健未完之言,邓开宇、童淑贞联袂奔了进来。

童淑贞打量了宫天健和那黑衣大汉一眼,道:“杨师弟找我么?”

杨梦寰道:“请问师姊一件事。”

童淑贞道:“什么事?”

杨梦寰道:“天机真人那遗留剑诀之上,可有疗伤之法。”

童淑贞道:“似有记载,但我却一心习练剑术,未曾细读。”

杨梦寰道:“师姊可否把那剑诀给兄弟瞧瞧,我只要瞧疗伤篇。”

童淑贞道:“师弟纵是要阅读全篇,我也万无不给之理。”探手从怀中取出一本黄缎封面的册于,递了过去。

杨梦寰目光一瞥,只见上面写道:天机剑诀四个字,封皮甚新,字迹似出自童淑贞的手笔,显然是重新装订,心中暗自奇怪,此等奇书,把它装订的这样新,岂下是故意要人注目,心中在想,口中却是无暇去问,匆匆翻到了疗伤篇,仔细读去。

童淑贞暗道了声:惭愧;忖道:我纵然不刁医道,也该瞧瞧那疗伤篇中记些什么?这剑诀在我身上藏厂数年之久。竟然还有未看之篇。

杨梦寰看的十分仔细,那疗伤篇不过仅仅两页,杨梦寰看了半个时辰之久,还不释手,显然是在逐字逐句的推敲、思索。

但闻宫天健长长叹息一声,道:“杨大侠,不用为老朽多费心了。”

杨梦寰全神贯注在剑诀疗伤篇,根本未听见宫天健说的什么?

童淑贞看那宫天健状甚痛苦,忍不住伸出手去,点了他两上穴道。

邓开宇静静的站在一侧,一脸愁苦,默然不语。

童淑贞低声说道:“少堡主不用忧苦,我师弟既然答应了,定然会尽他心力。”

余音未绝,突听室外叫道:“少堡主,少堡主……”声音充满惊恐之情。

邓开宇急步奔了出,问道:“什么事?”

只听那人答道:“大厅上放了四颗人头……”

童淑贞听得心中一动,急急追了出去,紧追邓开宇的身后,出了地窖,直奔大厅。

只见宽敞的大厅中一张八仙桌上,并放着四颗人头,血色犹新,分明是被杀不久。

每一颗人头都压着一张信简,但封简早已被鲜血染红了。

两个家丁呆呆的站在厅门后面,动也不动一下。

童淑贞望着那四颗人头,低声问道:“少堡主可瞧得出是什么人?”

只听一个苍凉的声音接道:“邓府家下,老朽派出的传信之人。”

童淑贞目光一掠那四个人头,道:“老堡上派出了几个家丁?”

邓固疆道:“八个,”童淑童道:“八个人死了四个。”

邓固疆纵步行近那八仙桌边,伸手取过左首人头下压的一封函简。

鲜血透湿中,隐隐可见子迹,写的是:少林掌门方丈亲启。

童淑贞探过头去,瞧了一眼,道:“老堡主和那少林方丈相识?”

邓固垢摇摇头,道:“从未见过,老朽要借重杨大陕的身份,函邀诸大门派,和天下几位英雄一齐会聚于邓家堡童淑贞道:“我师弟可有这等声望么!”

邓固疆道:“杨大侠身受天下武林同道敬仰,虽坚辞盟主,实则仍有着盟主之实。”

只听邓开宇叫道:“这两个家丁都被点了穴道。”

童淑贞霍然转过身去,急步行了过去,看了两人一阵,疾出两掌,拍活了两人的穴道。

原来邓开宇早已发觉两人的穴道被点,亦曾施展推宫过穴手法,企图拍活两人穴道,但因两人穴道是被一种很奇异手法点中,竟然无法解得,这才呼叫童淑贞出手解开两人穴道。

只叫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传了进来。

邓开宇心中一凛,暗道:难道又出了事么?身子一闪,疾快的迎了出去。

只见一个家丁,满脸惊慌之色,直向厅中冲来。

邓开宇一挥手,低声对那家丁问道:“什么事?”

那家丁你声说道:“后花园出了事情……”

邓开宇低声说道:“快退回去,别让老堡主知道。”

那家丁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邓开宇凝神听去,邓固疆正在向两个家丁讲话,悄然奔向了后花园中。

园中花木繁茂,假山旁水声潺潺。

邓开宇目光一转,只见假山旁,一株高大的花树上高吊着两具尸体,不禁心中一惊,急急奔了过去,两人早已气绝而死。

这两人面貌熟悉,邓开宇目光一转,已瞧出是邓府家丁。

邓开宇缓缓伸出手来,正想去解那尸体下来,突听一声娇脆的呼声道:“邓少堡主……”

邓开宇如被毒蛇咬了一口,急急转身望去,只见一个头梳双辫,身着青衣少女站在七八尺外。

这意外的变化,反使邓开宇目瞪口呆的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青衣少女目睹邓开宇惊愕之情,不禁嗤的一笑,道:

“你很害怕么?”

邓开宇如梦初,暗中提聚了一口年气,道:“你是什么人?”

那青衣少女格格一笑,道:“多情使者。”

邓开宇吃了一惊,道:“你是多情仙子的属下?”

青衣少女道:“不错。”

邓开宇道:“来此有何见教?这两人可是你伤的么?”

青衣少女格格一笑,道:“仙子多情,特差使者来奉告邓少堡主一事——”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多情门下,素不妄杀,少堡主问的未免太唐突了。”

邓开宇想到多情仙于那娇美如花的容貌,有如雾中之花,使人看不真切,但却留给人最深切的怀念,不禁心神往驰。

多情使者不见邓开宇回答问话,忍不住又道:“少堡主心中可是仍然怀疑么?”

邓开宇镇静一下心神,说道:“在下相信姑娘不会说谎,但不知寒舍两个家丁,是何人所伤?”

多情使者道:“我看到一老一少,两个黑衣人,背了两具尸体,送了进来,妾身本想出手拦阻,但后来一想,妾身此来旨在传警,如若和人动起手来,岂不是露了真象么?因此就隐身在花树丛中,等待着少堡主前来。”

邓开宇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要来?”

多情使者道:“妾身想这两具吊起来的尸体,定然会被人发觉,家了不敢隐匿不报,少堡主岂不是定要赶来。”

邓开宇道:“姑娘机智过人,佩服,佩服!”

多情使者道:“好说,好说,多情门下十二花娥,妾身该算是最差的一个了。”

邓开宇道:“姑娘此来传警,不知赐教何事?”

多情使者道:“少堡主和我家仙子有过一面之雅,汕于最是念旧,不忍眼看一场杀劫临头,不闻不问,特遣小婢赶来通知少堡主一声,准备应变。”

邓开宇道:“什么事?”

多情使者道:“三日之内,邓家堡将有大变,妾身来意已然说明,就此别过了。”

邓开宇道:“请使者转告仙子,就说我邓开宇感激莫名,他日相逢,再当面致谢意。”

多情使者微微一笑,道“妾身原话转告,一字不减,”纵身而起,一跃丈余。

邓开宇一抱拳道:“恕不远送。”

遥闻多情使者答道:“不敢劳驾。”余音在耳,人已到花墙之外。

邓开宇放厂了两个尸体,仔细查看,都是被内家重手法一击毙命,想那出手之人,武功定然不弱。

回目望去,只见花园门口站着两个邓府家丁,当下举手一招,两个家丁急急奔了过来。

邓开宇低声说道:“快把两具尸体埋起,暂时不要告诉老堡主。”

两个家丁应了一声,背起两具尸体大步而去。

邓开宇匆匆离开后院,直奔大厅。

这时邓固疆和童淑贞仍然守在大厅之中,那桌上人头早已收去。

只听邓固疆道:“但望另外四人能够平安把信送到,想他们在五日以内,就可以赶回来了。”

邓开宇暗暗叹息一声,忖道:只要能有一个把信送到,那就算不错了。

心念转动间,人已悄然步入大厅。

邓固疆目光转,室了邓开宇一眼,道:“什么事情?”

邓开宇心念老父精神负担已重,目下暂时不宜再加重他的负担,当下说道:“有一位姑娘来访,孩儿己打发她去了。”

邓固疆道:“那里来的姑娘?”

邓开宇道:“多情仙子差遣来的使者。”

邓固疆道:“她说些什么?”

邓开宇心知兹事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浴血夜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雨燕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