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燕归来》

第10回 待机一决

作者:卧龙生

这时那一侧观战的黑衣人,似是瞧出便宜,彼此望了一下,突然向童淑贞扑了过去。

邓开宇心头大急,厉喝一声:“鼠辈敢尔!”正待纵身去援,忽听童淑贞轻叱一声:“找死!”微闭的双目突然睁开,长剑一抖,寒虹急卷而出。

但闻两声惨叫传来,两个当先冲近童淑贞的黑衣人,齐齐被拦腰斩作两截。

这石破天惊的一剑,使接续扑到的黑衣人骇然止步,不敢再擅越雷池。

邓开宇迈开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暗道:她重伤之后,仍有这般的武勇,如非内功绝佳,实难如此。这时突闻得一种关厉悠长,似哨非哨,似啸非啸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寒湘突然一振折扇,道:“撤退。”右手一挥,当先跃起。

七八个黑衣人,紧随在王寒湘的身后,登上屋顶。

只听箭风破空,一排署箭射了过去,又有两个黑衣人被钢箭射中,由屋面上跌了下来。

两个奇装大汉,正和杨梦寰斗到生死关头之处,闻到那关厉的声音,突然疾攻两招,逼开杨梦责掌势,疾奔而去。

这般来如潮水,蜂涌而至,去如飘风,眨眼不见。

杨梦寰站在屋面上,望着两个奇装大汉远去的背影,也未追赶。

惊天动地的一场恶战,重归静寂,留下的只是遍地尸骸,斑斑血迹。

杨梦寰跃下屋面,解下脸上的青帕,低声对邓开宇道:

“强敌已退,今宵不会卷土重来,少堡主请命他们打扫庭院,收拾残骸吧!”

邓开宇口中连声答应,心中却狐疑不定,暗道:来敌并无溃败之征,而且就势而论,敌强我弱,不知何以会忽然撤走……

杨梦寰神情严肃,缓步走到童淑贞身侧,道:“师姊受伤了么?”

童淑贞微微一笑,道:“一点皮肉之伤,不碍事的……”微微一顿,接道:“决战胜负未分,强敌何以撤走?”

杨梦寰低声说道:“有人暗中帮助我们,挡住敌人的后援高手,只怕他们的后援伤亡甚重,才行撤离。”

童淑贞奇道:“什么人能帮助咱们?”

杨梦寰道:“现在我也不知,师姊先请养息一下伤势……”

沈霞琳衣袂飘飘的行了过来,接道:“敌人都退了。”

杨梦寰道:“都退了,你扶着童师姊到房中去坐息一下,我去瞧瞧,还有没有残敌未去。”也不待沈霞琳答话,转身飞奔而去。

他心有所念,直向地窖奔去。

这衙守地窖的弩箭手,大都是邓府家丁,早已识识杨梦寰,开了铁门,抱拳相迎。

杨梦寰走近宫天健养伤密室,举手一推,木门应手而开。

凝目望去,只见宫天健盘膝闭目而坐,似正在运气调息,不禁惊的一呆。

他回手关上木门,缓步走进宫天健的身侧,只觉他呼吸均匀,分明伤势已愈,心头更是震惊,忍不住低声叫道:“老前辈。”

宫天健缓缓睁开双目,望了杨梦寰一眼,淡淡说道:“杨大侠。”

杨梦寰只觉他说话的口气十分生硬,似是突然在两人之间划了一条鸿沟,征了一怔,道:“老前辈的伤势好了些么?”

宫天健道:“贱躯已然大好,不敢有劳杨大侠的费心。”

杨梦寰轻轻咳了一声,道:“老前辈的……”

宫天健接道:“老朽此刻正需运功,调息,不便多言。”说罢,闭上双目,不再理会杨梦寰。

杨梦表连碰了几个钉子,心中有异,但对方既不愿说话,多问也是无益,转脸望去只见揭来用作试验的那黑衣大汉,早已不知去向,不禁叹息一声,起身向外行去。

宫天健睁眼望着场梦寰的背影,慾言又止,暗自一叹,重又闭上双目。

这时老堡主邓固疆已为人抬入了地窖之中,地窖中高燃着四支巨烛,照的一片通明。

沈霞琳白衣上溅满了斑斑血迹,紧蹙着秀眉,站在邓固疆身侧,一看到杨梦寰,有如见到救星一般,急急说道:“寰哥哥,快来瞧瞧邓堡主的伤势,他伤的很重。”

杨梦寰急急走了过去,仔细瞧过了邓固疆的伤势,低声说道:“不要紧,好好的休息治疗,不难复元。”

沈霞琳展眉一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杨梦寰心中堆集了无数的疑问,急慾要求得证实,正待行出地窖,忽见邓开宇喘着气奔了进来,急急问道:“杨大侠,家父的伤势如何?”

杨梦寰低声叹道:“无性命之危险,但他一条腿的经脉已断,只怕这一条腿难有复元之望。”

邓开宇黯然说道:“那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在下适才巡查宅外,发现了很多可疑的事。”

杨梦寰淡淡一笑,道:“什么事?”

他为人忠厚,虽然早已料到,但却不愿一语揭穿内情,败了人的兴致。

邓开宇道:“在下在宅外发现了甚多遗尸,那些尸体都是伤在兵刀和拳掌之下,不是弩箭所伤……”忽然住口不言。

杨梦寰微微一笑,道:“很多么?”

邓开宇道:“很多,而且三面都有,不下二十具,不知是不是杨大侠所杀?”

杨梦寰道:“不是,你心中早已知道不是我所杀的了。”

邓开字被杨梦寰一语揭穿了心中之密,不禁脸上一红,说道:“不知何人有这等武功,赶来援手,却又不肯现身相见。”

杨梦寰道:“那些遗尸伤势不同,自然不是一个人出手伤的了。”

邓开宇道:“不错。”

杨梦寰本待说出有人混入府中地窖,疗治好官天健的伤势,慾待出口时,突然又改变了主意,淡淡一笑,道:“我那童师姊呢?”

邓开宇道:“童姑娘在厅中坐息。”

杨梦寰造:“她伤的如何?”

邓开宇道:“一点皮肉之伤……”

忽听呀然一声,木门大开,宫天健脸色肃穆,缓步走了出来。

邓开宇先是一惊,继而喜道:“宫叔叔的伤势好了?”

宫天健点点头,望了邓固疆一眼,道:“你爹爹伤的很重么?”

邓开宇道:“杨大侠说,只怕要残去一腿。”

宫天健回顾了杨梦寰一眼,淡然说道:“那也未必……”目光转注到邓开宇的身上,接道:“你爹爹神志可还清醒?”

邓开宇怔了一怔,只觉这亲如父兄的义叔,口气突然陌生起来。

沈霞琳接道:“他伤势很重,我点了他的穴道。”

官天健口中嗯了一声,望着邓开宇道:“告诉贤侄也是一样,令尊醒来之后,请贤侄转告于他,就说他待我数十年的情意,在下牢记心中,日后定当设法图报,贤侄珍重,为叔要去了。”

邓开字虽是听得清清楚楚,但心中却仍是不信,忍不住问道:“什么,它叔父要走了?”

宫天健道:“正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为叔的时间不多,不能等你爹爹清醒了。”

邓开宇一脸茫然之色,瞪着一对眼睛,望着宫天健,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只因这事情太过突然,虽然是摆在眼前的事实,邓开宇仍不敢相信。

宫天健轻轻叹息一声,道:“为叔的留下一点物件,在我坐息二十年的房中,为叔去后,贤侄再去取来。”言罢,转身而去。

邓开宇急急说道:“宫叔父当真的要走么?”

宫天健回头笑道:“自然是当真去了,贤侄多多保重。”

邓开宇突然一抱拳,恭恭敬敬的说道:“宫叔纵然一定要去,也请能够等家父醒来再走,免得家父责怪起来,小侄担待不起。”

宫天健道:“时间迫急,我必需立刻就走,令尊只怕不是一时片刻可以醒来的。”

杨梦寰突然接口说道:“邓兄,宫老前辈意志如此坚决,想必是有不得已的苦衷,邓兄也不必强留了。”

邓开宇望望宫天健,又瞧瞧杨梦寰,一脸茫然之色,不知如何开口。

宫天健双目精光暴闪,凝注在杨梦寰的脸上,脸上神色极是奇异,似怒非怒,似忧非忧。

杨梦寰一抱拳,道:“恭喜老前辈神功尽复,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宫天健轻轻叹息一声,道:“杨大侠,保重了,老朽就此别过,异口相逢何处?为敌为友?那就很难说了。”转身大步而去。

杨梦寰高声说道:“但愿人长久,在下不送了。”

遥闻宫天健道:“有劳贤侄代我向令尊多多致意,就说我宫天健人去心留,恩情常在!……”声音逐渐远去,终至消失不闻。

邓开宇眉宇间一片茫然,回头望望杨梦寰道:“这是怎样回事?”

杨梦寰轻轻叹息一声,道:“详细的内情,我也说不出来,但他可能是受了威胁。”

邓开宇道:“宫老前辈风骨鳞峋,决不会屈服于人的威迫之下。”

杨梦寰道:“也许有了承诺!”

邓开宇接道:“这就可能了,他为人极守信诺,一言应承,终身信守,可是他二十年来未离开寒舍一步,又怎会对何人有所承诺呢?”

杨梦表沉吟了一阵,道:“不论他是受人威胁,或是为了信守承诺,但匆匆的离此他往,决非早有存心。”

邓开宇道:“变化就在伤势转好之间。”

杨梦寰凝目望着那通往地窖的暗门,道:“这座地窖,共有几条可通之路?”

邓开宇道:“三条,一条正道,一条通往中院一座堆放杂乱之物的室中,还有一条除了家父和宫叔之外,连在下也不知道。”

杨梦寰道:“在咱们拒挡强敌之时,有人混入这地窖之中,替宫老前辈疗好伤势,要他答应离开此地,你说他可会答应?”

邓开宇道:“他日日想着恢复武功,也许可能答应。”

杨梦寰道:“如是那人很快的医好他的伤势,使他恢复神功,而且让他运气相试,果非虚言,但却最后留下一处大伤,说明在一定的时间内,赶往某处,再替他疗好最后一处大伤,如是过了时刻,那恢复的神功,即将再行失去,此等要挟,你说他去是不去?”

邓开宇道:“自然要去。”

杨梦寰道:“那人告诉他不得泄露一语只字,他就不会对咱们说了!”

邓开宇道:“这个自然。”

杨梦寰道:“这就是了,在咱们拒挡强敌之时,有人混入了这地窖之中,替宫老前辈疗好了伤势,并且和他相约在某处会面。”

邓开宇道:“正是如此,杨大侠料事如神,叫人好生佩服。”

语声微微一顿,道:“可是那人是谁呢?能有这等能耐。”

杨梦寰道:“世间能有如此能耐之人,除了一位妙手渔隐萧天仪医道通神外,那是只有寥寥几人可数。”

邓开宇道:“你说是多情仙子?”

杨梦寰道:“除了那赵小蝶,还有一位朱若兰姑娘,再就是陶玉,那朱姑娘出身金枝玉叶,气度、胸襟都非常人能及,不论做什么事,都是正正大大,陶玉又决不会有这等耐心救人之举。”

邓开宇道:“这么说来,定然是那多情仙子了?”

杨梦寰道:“在未有确实证明之前,在下也不敢断言,但不论是谁,咱们都得有点消息。”

邓开宇和场梦寰谈话之际,突然想起同来邓家堡的柳远来,那柳远自从进了邓家堡后,就再未见到过他,急急说道:

“那位柳兄呢?”

杨梦寰道:“柳见被兄弟派了出去,为了怕泄露机密,一直未对邓兄说起。”

邓开宇叹道:“杨大侠为武林拥称盟主,果有非凡之才,平稳之中,另有精巧安排。”

杨梦寰道:“令尊留在此地养息伤势,咱们到外面瞧瞧去吧!”

他为人深藏不露,事后才能发觉他过人才华,邓开宇知此言必有深意,当下吩咐了地窖的家丁,好好照顾老堡主,随在杨梦寰身后行去。

出了地窖大门,杨梦寰竟然折向后花园中行去。

邓开宇也不多问,紧随身后而行,穿过了几重厅院,进入了后花园中。

杨梦寰直行向花园一角,在一棵高大的白杨树前,突然一握真气,直飞起两丈多高,探手一挥,抓住了一根垂下的树枝,微一借力,人已翻了上去。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一轮红日,破地而出,景物清楚可见。

杨梦寰动作迅快,片刻间已然登上了高大白杨树顶。

邓开宇心中暗道:他到邓家堡来,不过两日夜的时光,大部份时间都在为宫叔叔疗伤,又赶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待机一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雨燕归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